新诗馆:马高明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55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马高明简介

(阅读:1449 次)

马高明(1958-),祖籍山东淄博,中国文化报社主任编辑,诗人,文学翻译家,编辑家,文化项目策划人。著有诗集《失约》、《危险的夏季》等;译诗集《荷兰现代诗选》《希腊诗选》等;编著《国际诗坛》(1-6期)、《外国现代派百家诗选》、《西方女子诗选》等;大型文献《中国新时期地方文化发展概览》、《中国新时期优秀文化设施图典》、中国文化事业与产业发展研究系列丛书(包括《中国演出业创新与发展研究》、《中国文化设施建设与经营管理研究》)等。其诗歌作品被译为英、德、西班牙、荷兰、瑞典、希伯来等多种文字。自1986年起,应邀赴荷兰、爱尔兰、以色列、希腊、美国等国家参加国际诗歌节、国际作家会议等活动。1992年访美期间,接到老布什总统亲函祝贺,并被授予美国荣誉公民称号。1993年被列入英国剑桥大学《世界名人录》。

马高明的诗

(20 首)

猎物

多少年前
我曾追逐过一只野兔

草丛俯下身体
使奔跑的形象
格外突出

阳光若明若暗
呼吸时有时无 

草丛突然耸起 
黑红的血沫溢出眼珠

多少年后
那一声枪响
还常常使阳光下的镜子
陷入孤独


二十八岁

二十八岁的手破不开胸口 
二十八岁的年龄是变态的年龄
我很忧郁,二十八岁 

二十八岁的神经被女人随意编织
二十八岁的暗锁寻找钥匙
二十八岁的黄昏没有太阳可落 
二十八岁的陌生人在黑夜观赏花朵
二十八岁的神农架传来枪声 
二十八岁的信件从不署名
二十八岁的月亮是金币的广告 
二十八岁的海岸只袒露礁石
二十八岁的脚印秘密围拢枯树
二十八岁的短裤是唯一的礼物
我真忧郁,二十八岁 

二十八岁的影子拖着我 
二十八岁的床板抬着我 
二十八岁的蜡烛嫁给鳄鱼
二十八岁的黄叶不分四季
二十八岁的鞋子高抛向天空 
二十八岁的蝙蝠一头扎进鞋里 
二十八岁的山涧长眠一具裸尸 
二十八岁的房间挂满她的衣饰……
我忧郁极了,二十八岁 

二十八岁的忧郁二十八颗钉子 
二十八岁的忧郁结结实实


断言

首先可以肯定。

所以我们才很接近
我们才敢于互相接近

所以我们的合影
才总是那么柔和

所以我们都喜欢黑夜
黑夜里没有白色的花朵

但是你仍有必要
戴上近似白色的口罩

以防红晕浮现时
让我闻到血腥味

所以夜才这般辉煌
占尽了所有的颜色!


天地之间

太阳是一具最诱人的尸体……
它起来,我们随之起来,
它落下,我们随之落下。

像突然打开拥挤的太平间,
整个世界翻出鱼肚白色,
挂着钥匙的人们开始流浪。

黑夜没有锁!
远山的黛色欺骗了湖水,
人们纷纷关闭周围,打开自己。

但是开阔地上有人做着
鬼打墙的游戏。他们固执地相信
手中握住的
是另一个星球上消失的月亮。

睡去的人们能不能醒来?
他们在梦中敲响的每一扇门
有没有人打开?

如果有人企盼,在鸡叫之前
手已经植入另一个身体,
而北斗七星依然是北斗七星 

这时海面就会无限扩张,
直到美人鱼的呼叫找不到岸 
找不到船,虽然是在希望的领海……

但是,但是
太阳是一具最迷人的尸体。


节日

你走向河边
那是秋天
那是买不起彩色笔的季节

你没有忘记家
家很遥远

哭声
从远方传来
也向远方传去……


仲夏行为

在七月的阳光下
我们生病
复原的机会在夜晚 
当我们观察蚊虫
接近壁虎
在七月的阳光下
我们高声呓语
我们的耳膜被当作鼓皮
传染的机会在夜晚
床板咯吱咯吱的响声
使我们咤异
天地有多远
在七月的阳光下
我们高烧
我们在黑市抢购
没有刻度的体温表
我们和我们虚脱的影子
被饥饿的鹰眼扫瞄
在七月的阳光下
我们高烧不退
退烧的机会在夜晚
男男女女捉对儿梦游
所有的裤子不翼而飞

在七月的阳光下
世界……太平无事。


生机

我是我的病 
我是我自己的凶手 
我暗杀自己
为暗杀自己设下重重埋伏 

我无辜 
我的无辜用酒杯可以量度
我铸成大错 
我的过错敢于面对慈母

我无法笑出声
更无力哭诉 
是夜半咬破的手指
涂改了我心中爱情的地图
我是矛 
我是盾 
我是糊涂
我是我自己拼命捶击的破鼓
让我死去吧……

让我死
让我在黎明的升旗中死
让我在黄昏的鸦噪中死
让我在台风眼中死
让我在地平线上死
让我猝死
让我凌迟死
如果我不再是强盗
让我以强盗的逻辑死……

活成不朽僵尸
死成永恒之树


海伦娜,给我一枝蔷薇花

为什么走进希腊
便走进了一个神话……
除了你
所有的人都沉入地下,
而我变成了廊柱
我的象征,你的家;
在迷迭香君临的花园里 
新长出了一枝蔷薇花
新长出了一叶叶牵挂……
蔷薇花,你是我的海伦娜。

希腊,希腊 
你是我的天下 
我的路,我的床榻;
蔓延到枕边的蔷薇枝 
你是我的护照
你是我的绿卡。
我日日航行在爱琴海 
我夜夜定居在伯罗奔尼撒……
蔷薇花,我的海伦娜。

我到过科林斯 
我去过斯巴达;
我嫉妒奥德修斯
我热爱荷马。
我从没见过迷迭香 
我从没去过希腊……
但是蔷薇花,你是我的海伦娜。

黄昏播种
黎明发芽;
左手是三角帆
右手是雪青马;
乳香树在长 
常春藤在爬;
一颗心在我脉管里流浪
一只白鸽在你肩头安家;
洪水冲决了乳房
头发燃烧成火把……
哦…蔷薇花,我的海伦娜!

我从神话中偷走了她 
我的蔷薇花。
希腊,希腊
是你让我步入了神话……
愿你日日光照她 
夜夜浇灌她
那么希腊一一 
我就是你的天下,
我就是神话,
我就是你
我就是希腊……

蔷薇花,你真是我的海伦娜!


为狂欢所容

风的后面隐藏着鬼的眼睛
蒲公英半醒半睡飞向断层
绝壁上蛤蟆公主嚼着天鹅肉
狂卷沙滩拾贝少年取代鱼鹰
礁石上的布鞋等待涨潮
蝙蝠的眼睛充血俯冲……
这一切都不为狂欢所容

兵的盾牌向敌人飞去
一队女兵脱下裙裳献给英雄
宝塔上藏着一位千古老道
于是有声音从坟茔里溢出
一种语言在任何地方都有回声
但语言也不为狂欢所容

揉碎眼珠目睹核桃木燃烧
香味留在锅里鸭子独步青云
一百年后回到家乡发现失望
失望的脚抽筋勾引江湖医生
谁走到雾霾中心谁就会理解落日
太阳不圆也不方太阳仅仅是欲望
我们活着只是为了死去得更无价值
死亡的手指笃笃敲响肋骨敲响沉钟 
但死亡也不为狂欢所容……

前途远大的棺木不愁伯乐
遭遇响尾蛇无需再拿它做吊绳 
艺术家夹着画板等着外汇 
伤兵五十年如一曰寻找断腿
烈女的影子恰好指着你的私处
滚下山的衣扣道破了她的隐衷……

但这一切都不为狂欢所容!


春天

我在蜘蛛的绿血中找到了春天
郁郁葱葱,一片又一片
哦,我找到了春天。

冬天的床单就要融化
惊动死人的就是春天
春天,漂亮的假牙在书柜里生锈
哦,让我们尽情地咀嚼春天

谋杀,用一件钝器 
追捕的行动就是春天
蜘蛛撒开密实的网 
一切依然清晰可辨
春天从蜘蛛里破腹而出 
春天的菜肴色香味俱全 
哦,让我们纵情地消化春天


小夜曲

孩子们睡熟了
纷纷爬上
自己梦中的树

没有谁
打开过窗户

灯火
用渐渐微弱的语气
交谈


海的女儿

避暑的季节已经错过。
穿着透明游泳衣的
少女,搁浅后 
平静地等待浪花
在她高耸的胸脯上
灿然开放,随即 
凋谢。轮船已去往一处
不明的海域,
岸上的人们
忘记了海……
……


灭点

我竭力分辨,终于
看清了一只雪狐 
细节因放大而模糊
星星迸飞
搅乱了夜空的棋谱 
又重新聚拢
固定,奄奄一息
床依然是一块 
漂流的浮冰 

……那是夏天
阳光纤细的手指
轻轻扒开
封闭希望的眼帘
让你看见猛犸象 
奔跑在野人的梦中


昏晨

哭脸与笑脸在街角相遇
通报去世的名人 

把每一对男女拽上床铺的 
是不耐烦的黄昏

梦中没有人捡到 
在梦外丢失的年龄

呻吟声早已被闹春的猫 
吃得一干二净 

清晨,从每一道门
溢出昨晚幸福的体液……


四月的闲话

合欢树还没有忘记冬天,
杨花柳絮已经尽情飞散。
四月,是乱穿衣的季节,
情人的表情也乍暖还寒。

我独自坐在阳台上,
点燃一支半截的烟;
楼下开阔地的野花丛中,
一只可爱的猫咪忽隐忽现。

小姑娘三两成群嬉闹着经过,
几个老人默默地回忆着童年;
也有一个年轻的乞丐,
仔细研究着每一张脸。

四月,是乱穿衣的季节,
我的衣服依旧怀念冬天;
睫毛上的积雪因而迟迟不化,
不过,四季的循环也许是欺骗。

四季之外还有一个季节,
有一回我无意中曾经看见:
那是一个没有水和火的世界,
没有老人,甚至也没有童年……


翻过这一页

一生中
我内心的风景
总是被骚动与死寂
交替占领
从没有微风
拂动如瀑的长发
让我沉重的头
在温柔的肘弯中
长睡不醒……

我常常爬上天空
俯瞰云朵巨大的阴影
在地面上攒动
如不动的伤疤上躁动的补钉
也潜入水底
和鱼对视,一样呆滞
它们一动不动或一瞬即逝

一棵长久失修的植物
是我,我是一部分篱笆
不知围拢的是墓地
还是人家
乌鸦君临的寂寞
蜗牛喘息的恐怖
是我,我不是篱笆
一座停止生长的建筑

我渴望,
渴望四月微风吹来的病
传染我,在四月里
无声地宣战
和自己,背对鲜花
我渴望,翻过这一页:
大脑皮层的坏死
四肢的喧哗……


准备阶段

我的脚下突然深不可测。
我恐惧,我对我的决定
生出无限狐疑。

跷跷板的另一端过于沉重。
灌木绕开我生长。
我还来得及反悔……

无意中飘来的花园碎片
使我醒悟:我还没有轻到
轻到彻底地不由自主。

一位美丽的公主
在一根危险的平衡木上舞蹈。
她不知危险,她幸福。

突如其来的另一个世界
不属于我。邮递员的电报
总是提前送到。一次又一次,让我
为上路的时间苦恼。


你:魅惑的形态

你是谁
你诱引庄子梦中的蝴蝶
你是正常秩序的破坏者 
你是森林中的电锯还是电锯丛中的一株柳
你是根茎叶的全部理由

你无形的手为我斟酒
我面对死亡却抢不过上帝手中的刀 
我匍匐在浅溪向岸边爬去
想撵上沙滩一群欢蹦乱跳的鱼 
哦,你陌生滑动的手 

烟缸拼命地寻找烟蒂 
无数糊涂在老太太的假发里 
在大男人和小男人的心中呼喊:

让我沉沦吧,你的手 
堕入深渊拯救的手 
在我的梦里活着
在我的梦外死去吧!……


中秋

呼啸射出的欲望
拉开如满月的弓
心形地图迅速扩张
红色的占领
其他颜色在高声喊叫
制造回声
应死神邀请
雄山羊溜出软缩的梦
等待猎手的是一个
漂流向公海的人
自由的人!

欢呼着堕落吧
欲望,拉不开的弓
满月的狂笑
脚踝快感而沉重
踩踏熄灭的星星……
渐渐苍白的地图
落入食人生番手中
箭柄和弓猝然折断
等待猎手的是另一个
游出公海的人
自由的人?


雨后,月下的街道

少女们提着裙角走在潮湿的街道
丰满或苗条,从体内向外
溢着松胶的味道
每一个月光下的少女都很妖娆
每一个少女都向你微笑
递过来的秋波温柔地诉说
你和她的距离
然后羞涩地收回目光
留给你几分歉意。
全部的麻烦就在于
你没有站在那里
忘记阳光下的美学
呼吸,仅仅做深呼吸

唉! 松胶不过是松胶
而松胶的味道多么美好……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