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彭一田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7 位诗人, 9657 首诗歌,总阅读 49549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彭一田简介

(阅读:1321 次)

彭一田,专栏主笔、人文田野观察者,1958年10月生于浙江台州,少年始习诗。著有诗集《最后的和最初的抒情诗》《边走边唱》《然后》《太平街以东》等;先后在《诗刊》《草堂》《星星》《江南》《绿风》《扬子江》《诗歌月刊》《诗林》《台港文学选刊》《创世纪》《一行》《新大陆》,以及《西南师范大学学报》等国内外刊物发表诗歌、散文、论文,作品入选国内外数十个诗歌选本;第三届柔刚诗歌奖主奖得主。

彭一田的诗

(18 首)

秋天未到就了却爱恨
退回到地下,这是我出生的地方
我想要一个拖泥带水的夜晚
藕断丝连的白天。一条船在向西的
河流上,其前身是老家的木头
母亲会怎样重返人间呢

有人挥霍情感,有人挥霍金钱
都在交付自己生命,王朝在挥霍空气
菜篮子拎在手上,无处可安放
草木们在地平线外出没
我的母亲住在邮票上
未及长大,就失去了收信人

此季少雨,风在思念
南渡河的涛声在咀嚼中生长
人类也是反刍动物,去年我到过的
高原也和这里一样少雨
打雷或捶鼓,海水就会止波吗
桅杆上是羞涩的落日


致父亲

当悬崖一样的老家
把星星碎成一地
你回到天上,回到了万里山河中
身板悠然而硬朗
我和仆仆风尘一起跪下,和秋天一道
听着香气,桂花终于要开了

你坐不改姓,穿过漫长大陆
响在无边的波涛上。我得积攒来回路费
抵消看世界地图的习性
你生我的地方有大海遗迹
它吃过太多盐,得了高血压
我得在这里继续读书

生是死的必修课。我没有梦想
我自己就是梦想本身
我不要让水与火达成默契
我要像你,不用盘缠
不用打理四季容颜
将胜利一再失败
云朵飘散,天下空空荡荡


后 来

既往史。异见症:肠痛、腹胀
西医查无器质性病变
常用药无效。求一隐居街巷老人
反右时被人民医院除名
处方:海哲皮去头二两半
荸荠十六个。佐当归、赤芍、茯苓
柴胡等。当夜剧痛解除,次日能进半流汁
换方。前后凡八剂,至今无恙
雪羹汤,治肝经热厥,少腹攻冲作痛
正面临失传。或曰:因悲愤
因悲悯成诗人。后来因孤单写诗
孤单出诗人,悲伤出病人
后来。有人走在大街上
手拎闪亮的首饰,其前身是刀剑
他不舍得独自享用
夜太白。天空是飞鸟道场
大地是河流的墓场,看风景的人
成为风景,孤儿的月光
发现故乡依然在磨刀


携 灯

他先冲天喊了一句土语:头携在手里,
之后不久,他就冲人又喊了一句土语:脚后跟给你望。

转天,他在街上看到人民,他说呵呵。

父亲这名外乡人,早年从这里给少年的我寄过一封信,
结尾是一道隐语:螺屿,螺屿。


夜行列车

半夜扺达金华。1967年
父亲和我乘货运列车
下车后,我看见海水追赶天空

坐汽车,温岭到宁波
宁波火车到杭州,我给妈妈写信
爸爸在杭州火车站吐血了

又是半夜,到南昌
父亲扯着我走过无人的八一大道
刺骨风中响起卖馄饨的竹板声
馅是老鼠肉做的

夜行列车逆流而上
把我送向大海的源头
饥饿的星星喊醒了我一生


微 尘

给妈妈寄信是跨省的
幼小的五官锋利,心一黑
天更空了,想象一位永恒的
女人,她应该是长发飘逸
穿细花淡色长裙,但短发坚强
灯盏比太阳更重要
成年以后他有许多诗行
寄往外省,吃盐的人犯下高血糖
他这样把自己用旧了,小榄叶
石路障,那只和你握手的手
正是摘肉和割花的手
失聪的贝壳被大风磨刀
木棉树也歇下了,水破碎成雨
洗去明亮,在梦里悄然死去
突然有人喊乳名,旧伤口又裂开来
他只过阴历,不知道阳历
不知道今天是节日
瞄一眼那些在阳历中举旗的人
很快又埋头去除地里的草了
他的妈妈也对钟声过敏
昏暗公路挤满熟悉的陌生人
持枪处,灯火辉煌


失语症

深夜动车一闪而过
拉链一样扒开的村庄
痛了很久才艰难合上伤口
一船盐巴返回源头
在天堂的阶梯上省下爱

绿叶从枝杈上弹起
流浪的孩子回到家乡
依偎在母亲足下;火焰退却
岛屿就出现了,草木在秋天之前
亮起灯盏,他们收藏了幸存者

说方言的人有广泛孤独
奶奶的瞎眼记住了三个王朝
我披发入山,在两省交界处的检查站
雷雨像突然崩溃的人群
一丝不挂地倒下来
过路的丧钟又吵醒了我


陈情书

十几年前,我一颗牙齿掉了
啃土鸡,路边餐馆午餐
诗人一同去看客家祖籍展览馆
宁化县的下午够不上一笑
蛀牙交给你保管

昨天下午又读毕肖普诗集
爱情回到植物方式
光合下的每滴水都是禅
我虚度了无数时光,写小说的
张爱玲让一首诗

生出歧义,体内坚硬的月亮
荒凉高悬于枝头
时辰一到,不刮风也会回到天上
去年雨水不停地落
汇进昼夜失散的河流
我也是腐朽的,正一点点
退出人间

远处传来祖地东江村的波涛
至今没能补上牙


身体史

她一来世上也哭了
纷纷掉落的金属把自己撕碎
又反复还给了风
幼儿被人牵手领回家
外婆在沙漠上,继父在榆叶间

苗条少女简约而灵动
吹开星辰和弦月,与栖于枝头的鸟
在异乡,先求学后结婚
丈夫庞然,色彩肥厚而自恋
二十年来家与国,她身上

陆续生出邻居、朋友,和经纪人
顺着河水漂浮的同时
渐渐被事物本身所替代
半生中,住在哪里都是住在风中

那一天路口,我与她突然相视
很快她就低下了头
我也低下了头
乱世里散失的都要回来
如今,我遇到的万物
都要高看一眼


太平街

大地过了秋天就松弛
康乾盛世之后,彭集老人
买的是街镇地盘,街路顺势而行
由东而西连接丘陵,和溪流
祖屋上刻有“乡村无事即太平”楹联
战争,和铁路改变了大地纹理
长毛、走反,萍汉铁路
褶皱上的河流因空寂而辽远
湘鄂赣交界地,黑暗照进泥土
照亮前生,夏天雨夹雪
秋天绿夹黄,冬天红夹黑
太平街收放自如
清平村没有胜败者


省 份

巴黎还是外省
也是省份,你可以省下浙江
省下江西,省下湖南
和广东,省下全部北方和部分南方
省下岁月,省下寺院
省下高山和大海
省下情欲,省下水
父亲片刻间种下了我,省下
半生惊魂叙述,省下前世的租赁
和因缘,省下岁月单飞
在零落省份,省下我
省下空气


矿 工

雨点都是这样的
要落在水面上,得先把自己
变轻,不同的是你写出来
又不以诗人自居
一直说别在人多的地方
喊你诗人,还告诉孩子们
不要读你的诗,其实你一生
都在寻找父母亲的路上
乡愁在从未到达过的远方
当祖先的坟茔被大寨田抹去
河流的心就变粗了
石头和石头看上去都是差不多的
它们把肉体交了出去
建筑城市、街巷,和法院
雨闪电的眼睛掘进空间
不计后果地冲下来
难得有人关心它落地后的
更名,和走向
矿工在雨中的乡愁
固执呼喊那些被迁徙的石头
和河流漂泊的灵魂


众生蜷蛐在睡梦里
想起课本上填石喝水的故事
悲悯里包括自悯
它们反复被传统净过身
不是喜鹊和麻雀,也不是金丝鸟
寿则辱,在泥沙俱下里
醒是黑色的,也是沉默的
栖于高处的眼晴
和天空一道挨分秒度光阴
我一共也就听过两回
一回跑成闪电,另一回站成树林
落下的雨水里都是盐味
众神也睡了,亮丽的纯黑里
都市姑娘足祼乳白
像一枚图章,可以戳到任何纸张上
她们在长发中加快了脚步
不少好看的已被关进笼子里
更多的必须要打这里逃出
疼痛是彻夜不眠的
又一群生之鸣回到少年枝杈上
醒在天空变白之前
早于那头的大海,自己的
黑色名字又被人类的惊慌喊叫
临近人群,就面临险境
它们祖辈都醒着


退 却

命运也可能是虚幻的
我一来世上,大海就在退却中
亲人的信件上落款为内详
或者是一道隐语

父亲说信末写有两句同样的短语
就是石头砸向了天空
那些回忆是缓慢打开的
今天的地址电话身份证号码
黑夜在吃草

传说大地上有昙花
读信的人却抬头望月亮
驼背的弟兄卑微
一生对道路和山川保持谦恭
尘埃里的泪

寄信的亲人早不在了
奔走者未曾挪动世界半步
弯腰的植物
无名群山后面是落日的婚床


脱敏史

桃花是霍然开放的
一本书刚打开,刹那间就完成了一生
与流弹同步,桃花突然就亮了。

名誉镇长率村政府种桃林
国破山河在。比如1645年江阴城
剃发令:月亮落地,人头升天,血成海。

多年后,收到一封被重新粘上封口的信
信封上盖满邮戳
脱敏史,漂洋过海



秋 雨

九月,我住空中
天上传来集市的喧响,童声夹杂其间
稀释了云雾 ,植物的名字里也有一道闪电
硕大的双乳硌伤了我

想起干净的父亲,骨头也交给了风
一帘江河奔涌而下,不拒尘埃
坟墓在人间就失散了
风吹草低见汪洋


禅 舍

在黑暗里闪烁
它们消失了性别
现出本相,不疼亦不歌吟
窗户在石头里,收破烂的人在石头里
赶路人在石头里,村里的孩子
在石头里,月亮在石头里
回不了家的人在石头里
天空在石头里,睡觉的人在石头里
死去的人在石头里
牧羊人在石头里,种菜的人在
石头里,风雨在石头里
妇人喂奶的神情在石头里
苹果和泥泞在石头里
余辉在石头里,这个闪亮时刻
砂砾和飞鸟也在石头里


放 下

在暮鼓之外,晨钟之远
在飞鸟的羽翅上
寒山子为什么写诗
不同于你,在社戏的水准外
匹夫般高举激动,一场大雨会
覆盖村舍、道路、山冈和堤岸吗
你有义无反顾的决绝,又有热爱天下
的激情。把诗写在风的手掌上
写在时间边缘,说话少,走动不多
太阳一上来,广场和城墙都更加辽远了
故乡裸露如旧,同胞们你追我赶
漫天白雪被反复踩成了污泥
只有一捧苏醒的水,溢满雾霁的气息
在纷乱的脚步外,隐向路旁
融入草木,逃向地平线外
寒山子为什么写诗,你为什么活着
如今,世上生意盎然
寒山子已被人抢注为商标
到处不停赶场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