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蒲秀彪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5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蒲秀彪简介

(阅读:1622 次)

蒲秀彪,1980年生,贵州人,独立写作者,著有诗集《随时随地》、《说山道寺》。

蒲秀彪的诗

(12 首)

一只风筝

挂在高高的电线上
看上去
像是老鹰
又像是蝴蝶
我的眼力
不太好
想请你看看它
是老鹰
还是蝴蝶
如果你看清楚了
再给我看看
拴它的那一根线
是什么颜色


地拉拉

春天来临
我不知所措
只看到风
一次次把树叶翻动
突然想到地拉拉
就看见了大海
请不要问
地拉拉是人还是神
我不知道
我只想一遍一遍念叨
地拉拉
地拉拉
地拉拉


大 雪

我写下大雪
天空并没有下雪
我写的大雪
也不是大雪这个节气
此刻阳光正在窗外
我对自己说,从今往后
管它风吹,草动,天塌下来
我也不要生气
我只要大雪
大雪,大和雪,好大的雪
这是什么大雪
我都不知道
当我写下大雪之后
我要的大雪也不在
只有莫名其妙
在满世界的飞


我见过一种树

和之前见的
任何一种树
都不一样
我无法用语言
描述它
说它是一种树
只是为说出它
找一个理由
其实树
不一定是树
我只是这样
将它说出


当时的天空

独自走在路上
我拿出手机
朝天空拍照
以为会拍到上帝
当时的天空
除了白
什么也看不见


看 云

站在
高高的山顶上
看云
一朵一朵的白云
随着风
从远方飘来
又随着风
向更远的地方飘去


与父诗

多时不见
父亲
从老家来
陪父亲逛街吃饭喝酒
拉家常
很多心里的话
无法向父亲诉说
更难为情拉一下父亲的手
中国式父子
不见是牵挂
见面是孤独


母亲如是说

我劝母亲别种地了
母亲说,
地不种就荒了
我劝母亲把牛卖了
母亲说,
她养的牛太肥
牛肚子里怀了小牛
卖出去人们杀了
杀一牛丧两命不好
我劝母亲
年纪大了该休息了
母亲说,
拿不动八十斤就拿二十斤
闲着没事
一天那么长
怎能到天黑



空茶几

茶几上堆满了
各种各样的东西
多少次,他在想
把多余的东西扔掉
直到现在,茶几上
仍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于是他写下:空茶几
当他写下空茶几之后
茶几上的东西
显得不再那么拥挤
仿佛一张空茶几
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我听到至少五种鸟鸣

过年了
人们都走光了
机器停止轰鸣
我一个人,在办公室
听到至少五种鸟鸣
先是喜鹊和八哥
再是山雀和鹦鹉
现在是画眉


高 压

太安静了
几乎听得见无聊的
死神敲门的声音
这安静让人恐怖
这安静让人压抑
在这恐怖的安静中
他甚至乐于欣赏
恐怖分子制造的暴力事件
包括原子弹爆炸的声响


说山道寺

从前有个人
说出了山
说出了东南西北
在那时
正好有一座山
在那人的东边

山门立着一块碑
碑上写着:东山寺
如果你没有到过
如果我不说
如果知情人不说
你会不会念想
有一座山
叫东山
山上有座寺
叫东山寺

我不只一次
说东山
我不只一次
道东山
更多时候
我不是在说东山
我是在道东山寺

很多次上东山
我都没有进入东山寺
只是在东山的小径
走走,看看
闻闻山中花草香
听听山中鸟鸣

不时夜上东山
有人问
夜这么黑
你独上东山
干什么去
我说
一不烧香
二不拜佛
三不偷
四不抢
也不为东山再起
爬上去
只为了站在山顶
看看夜色中的城

东山寺内
有很多佛
最大的一尊是如来
寺里有师傅
是活的师傅
每次我去
众佛不说话
师傅也不说话
我在那儿看佛
也看师傅
师傅有时看我
有时不看我
我向师傅问话时
师傅才和我说话
还问我,施主
要不要烧个香

东山有多高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
东山寺
在东山顶上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