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向宗平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2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向宗平的诗

(14 首)

二指膘

他咽气的那阵
伸出个二指
两眼瞪着
大哥给他二杯酒,摆头
二哥给他二角钱,摆头
母亲说好好好
我去给你炒二指膘的
回锅肉
他两眼一闭
喉咙“咕咚”一声
走了
给他换丧服的时候
伸二指膘的手掰也掰不下来
后来人们把那年叫灾荒年

2018年12月21日中午


在湿地公园,打捞漂浮物的农民说

他现在是农民工
以前种庄稼
现在种草
以前在渔塘喂了上万斤鱼
现在渔塘成了湿地公园
成片成片栽了芦苇菖蒲
他也有困惑的时候
你看嘛
他把网篼一甩
城里人成天没事干
玩了耍了丢了一大堆跑了
要是往年
我一网打下去
全家人的生活费都有了

2018年12月16日写于鱼子岗公园


西西弗神话

西西弗是一个诗人
他知道每天干什么
他把巨石从山脚推到山上
然后感受巨石滚动而下的声音
他需要这种冲击
他的灵魂需要这种力量时时敲打
他享受这种铺天盖地的过程
这种在场感
这种身体感
西西弗是一个打字匠
整天乒乒乓乓
干他愿干的事

西西弗是一个诗人
他知道自己无事可干
除了推巨石

2018年12月9日晨读加缪


我也是人民

他第一次上访,门卫说
这是国家机关,请你
登好记

他第二次上访
要他备好手续

他第三次上访
门卫把桌子一拍
这是人民政府
不是农贸市场

他一火
老子也是人民

2018年11月22日


唱祭文的父亲

父亲生前
在土文坝那一带
是一名唱祭文的先生
其实他只有小学文化
年轻时担粪上坡
路过村里的私塾馆
听私塾先生说云对雨
他在窗外也跟着念云对雨
雪对风他也雪对风
几挑粪来回
他拣了几个字墨
但要驾驭丧事场中
呼天喊地的场面
他也有一套对策
遇到生词生字
他用别字替代
最有名的是祭文的尾句
呜呼哀哉尚飨
他注上呜呼哀栽向上
孝男孝女们
照常欷歔顿首
痛哭流涕
乡邻还追着他的屁股喊
向先生,他哎——
向先生,他哎——
还拿着芭蕉扇
边走边摇

2018年10月13日 


炮打金门

六0年代时期
三线企业
入驻我们石鹅村
厂里的高音喇叭
早上唱完东方红
接着是时事新闻
听得最多的是
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那天中贵妈和华二妈
不知什么事搞上嘴了
一个说你家娃昨晚偷了
我地里的茄子
一个说你家娃今早
摘了我藤上的南瓜
此类邻里之间的扯皮事
最后升级
一个妇人骂
滚你妈的台湾岛
一个骂你那龟儿蒋介石
人民解放军100发炮弹
炮打金门
高音喇叭
响彻环宇

2018年7月28日晚草


生产队里开大会

上级派来的颜同志
在台上大讲革命形势
“打倒孔老二,是我们当前的首要任务。
孔老二这个大骗子,害了我们二千多年了……”
台下一个老汉,慢不经心的说道
“孔二这小子,卡啷长一个我就认得
还两千多年,别他妈吹黄喽”
旁人说,“老伯,不要乱说”
“乱说?落地的时候,还是我老婆
给孔二接的生。咔嚓,两剪刀!”
颜同志手掌一拍“我革你的命!”
“我三代贫农,革不到我头上”
颜同志宽怀大度,指挥有方
“要批他个深
要批他个臭
再踏上一支脚
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2018年7月22日又改


蓄着山羊胡的契诃夫

契诃夫背着他的医保箱
走出他的诊所
替庄稼汉、猎人、屠户、乡下教师
从城里来收租的地主、酒醉在路边的行人
看看病,那时他是一个赤脚医生
(写作对于他不挣钱)
他发现行医这个手艺也不难
决定到城里去混一混
他走进一个理发店
推拉、梳理、清洗、整形
店老板问:“先生,刮不刮胡须?”
他说:“不——”
继续蓄着他的山羊胡
走过圣彼得堡,走过莫斯科,走过红场
那时克里姆林宫的钟声还未敲响
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2018年6月28日改


八十年代的大客车

客车翻过黄泥垭
就听到顶蓬的猪儿哼哼的叫
车里一个农家老汉喊
“司机,刹一脚”
驾驶员笑了笑,“狮溪,还没到”
老汉又喊,司机到了到了
驾驶员说,狮溪还有几十里啦
老汉心一急,再不刹
猪儿要滚下车啰
一箩筐猪儿刚好在路边停摆
又一箩筐鸭子爬上车顶
车喇叭一路嘀嗒,嘀嗒
车顶的鸭子一路嘎嘎,嘎嘎
“下去了一窝猪儿
又上来一窝鸭儿”
不知谁突然冒了一句

2018年06月26晨又改于佛城


村长说,修啥子路哟,给每家配匹马还要实惠些

大佛村坐落在半山腰
是一个贫困村
远离乡政府
村长号召大家种柑橘
等山上挂满硕果
问题出来了
销不出去
唯一的通道是一条山路
修公路呢投资太大
村长召开院坝会
一致同意争取上面
给每家每户配匹马
树上的果子挂多少就拉多少
第一年,减少了几匹马
第二年,减少了几十匹
几年下来,柑橘依然挂果
马呢,逢年过节
被宰了
吃了

2018年6月21日中午草


万事如意

不管拆迁办怎样催
他釆取一拖二躲三耍赖
第一次见面他多了一套房
第二次见面他屁股一拍
拍出了一个北京现代
几个回合与交锋
最后在风水先生指点下
用罗盘敲定了后山上
百年后的归宿
他跷着二郎腿
悠哉悠哉哼起了当年的样板戏

祝祖国人民万事如意

2018年06月16日


致我们逝去的童年时代

太阳好毒,照得我们睁不开眼
翻过华尔寺
双林起了一句,下定决心去砍柴
华二接了一句,不怕牺牲跌下岩
中贵和我对了最后两句
排除万难爬起来
争取胜利背回来
生产队长刘安帮
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他双手一背
言之绰绰:“从小偷针
长大偷金。领袖们的话
乱用得的吗?”
还加了一条注释
“再砍你妈的柴
就断你妈的脚杆”

2018年6月1日上午


就当在牛市买一头牛

计划经济时期
大佛村的海拔上了1000
可以多生
曾老汉生第一个是女
他鼓励老婆又生一个还是女
他干脆三下五除二
让老婆怀了第三个
乡计生办的女同志
开他的玩笑说
“如果又生一个赔钱货
你把她丢了不成?”
他慢条斯理的答道
“丢啷个丢?招个女婿半个儿啦”
私下对他老婆讲
“毗邻的贵州,光棍多
花几个钱,就当在牛市
买一头牛”

2018年5月7日傍晚 9日晨又改


乡村童谣

太阳出来红又红
马桑树上挂灯笼
一个西,一个东
我和妹妹走田中
一个南,一个北
我和妹妹捡麦粒
麦穗捡了三斤半
娃娃崽崽都来看
一个看得口水滴
一个看得眼冒烟
生产队长一声吼
“批林批孔
斗私批修
嘿——
这些东西都交公”

2018年1月8日写于佛城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