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祁国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576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祁国简介

(阅读:486 次)

祁国,1968年出生,男。诗人,书画家, 剧作家 。 荒诞诗派创始人之一。苏州诗院主持。中国桂冠诗歌奖组委会主席。著有个人诗集《天空是个秃子》。主编或合作主编《同志诗报》《中国新诗选》《新流向当代经典诗库》《中国当代风景诗选》《当代传世诗歌300首》《苏州诗院学刊》等。作品入选《中间代诗全集》《荒诞派诗选》等多种权威选本。

祁国的诗

(30 首)

一个人

这张看了又看的日报
和我每天洗过的脸一样

这香烟的烟
是我送给我的一只破袜子

这房子只要我进来
它就很客气地穿到我了身上

这几句胡乱写在手心的话
被手背压得喘不过气来


美人

苏州话一样的姑娘
流淌在躺椅上

她轻轻地放了一个屁
舒服得我牙疼


中秋

我在广场上
吐了一口痰

今晚
这个广场上

没有广场
只有一口痰


今天天气很好

今天天气很好
干脆前往医院看病

为了让病生得轻微一些
小心翼翼地找了个儿科大夫

大夫惊讶我已长出了浓密的阴毛
却半天找不到这要命的病因

护士问我嘴巴型号
说是为了选择相配的奶嘴

我连忙爬进亲自带来的摇篮
终于成了一头真正的哺乳动物

今天天气很好
请你们再抱我出去晒晒太阳


记有意义的一天

夹着公文包不时看表
看起来和上上下下的人们一样忙
过了一站又一站
从早上坐到了半夜

直到地铁停开了
我才被迫到站

回到地面上
看到了一根光秃秃的电线杆
对了
再爬到这上面去玩玩


野战排

报告排长
前面发现一只马蜂

你把衣服脱了
吸引马蜂
掩护全排通过

报告排长
我要撒尿

撒到水壶里
自已喝下去
不能给敌军留下痕迹
                                     
报告排长
我的腿瘸了

立即自杀
不得拖累行军速度
也免得给敌军留下活口  

报告排长
前面是万丈深渊  

(这一节结尾不会写了
请各位补充
最好能凑足三行)


东方不亮

希特勒栽在了斯大林手上
憋在地洞里自焚了
萨达姆栽在了小布什手上
被从地洞里拉上来吊死了

美国栽在拉登手上
借你的飞机撞几下你的大厦
这些曾经签过密约的盟友
好像不变成敌人就无法做人了

苏联不联了
欧洲欧盟了
红卫兵红成了资本家
神父神成了娈童犯

民主到了更年期
专制成了老鸡巴
左派的右边睡着二奶
右派的左边躺着小三

社会主义拚了命地挣钞票
资本主义拚了命地打白条
社会主义炒股炒成了空头股东
资本主义嫖娼嫖成了事实老公

和平协议
就是等战争结束了就和平了
清洁能源
就是等能源用完了就清洁了

憨豆逗晕了全世界
水门打开了艳照门
联合国联不了一个国
互联网网住了全人类

阿弥陀佛
上帝保佑
东方不亮
西方更黑


干活的人都是傻子

你干一件活
可以买一根黄瓜

你干两件活
还是只能买一根黄瓜

你干三件活
有可能只够买半根黄瓜

因为
钱是印出来的

你干的活越多
他印的钱就越多

你干的活
如果又快又多

他钱都懒得印了
干脆发一串数字到你的卡上

你干活的速度
永远比不上他印钱的速度

你不干活
他就没法印钱

他即使印了钱
也没人领

他没法印钱
他比你着急

有很多不干活的国家
急得直接按人头发钱

所以说
干活的人都是傻子

不光傻
而且对子孙有罪

因为你干的活越多
浪费子孙的资源越多

时下鼓吹的各种所谓消费
基本上都是各种多余的浪费

你不消费
他就没办法让你浪费

你不浪费
他比你着急

他会用信用卡让你去浪费
他会用按揭让你去浪费

你一浪费
你只好去干更多的活

结果活干得越多
欠的债也越来越多

因为你干活的速度
永远比不上他印钱的速度

为了真正促进经济良性发展
哪怕饿死也请你不要干活了


中秋夜故意赶到外地赏月怀古

下了飞机
下了地铁
下了出租车

进了旋转门
进了电梯
进了宾馆标准单人房

打开电视
打开互联网
打开各种广告和直播现场

看到一轮轮圆月
以各种各样的方式
在各种各样的故乡

不停地升起
不停地放大
不停地闪光

我手握鼠标和遥控器
交警一样
指挥着川流不息的月亮

这一阵阵月光
紧锣密鼓
从不同角度抽打在我的脸上

疼得我
像个外国人
不住地大声喊着欧耶


赶着去买一把心爱的梳子

列宁挤上了公共汽车
下了车挤成了戈尔巴乔夫

戈尔巴乔夫挤上了公共汽车
下了车挤成了普京

普京挤上了公共汽车
正巧撞见了挤在同一辆车上的我

我下意识地挠了挠秃了顶的脑袋
才发现车上的脑袋全都秃了顶

大家一声不吭
静静等待着下一站被挤下车的人


在取款机前取自已的钱

他东张西望
他鬼鬼祟祟

他输入密码
他重新输入密码

他东张西望
他鬼鬼祟祟

他输入密码
他重新输入密码


过一种理性的生活

左手基本上没什么用
整天吊在膀子上
还耗体力
决定去医院
割掉


隐居时想念一个人

你在敲门
我答我不在

你仍在敲门
我答我已不是那一个人

你还在敲门
我只好前来开门

门外
果然空无一人

我和空气握了一下手
小声说了句再见


终于做了一件纯粹的事

今晚的古镇
只有我
一个行人

也就是说
今晚的古镇和我
对于其他人来说
是不存在的

多少年了
终于在今晚的散步中
碰巧实现了
这个有点傻的想法


小桥流水

看上去是两座桥
其实是一座
还有一座倒映在水里

一河的水
到了桥下
都要做一回这桥


最后一天

这一天
美国空无一人
都出国打仗去了

这一天
法国空无一人
都出国约会去了

这一天
朝鲜空无一人
都出国打工去了

这一天
中国空无一人
都出国留学去了

这一天
各个国家都空无一人
都出国去了


好在幸福的人说话总是太啰嗦

好在我的房子是一把伞
虽然一直领不到房产证但却拥有这把伞的正规发票
好在我的车子是天天运载我的地球
虽然一直领不到驾照但却拥有了很多年的安全驾龄
好在我的工作是到处流浪到处寻找各种干不了的工作
等找到干的了的工作却发现我正在养老院的床上学习劳动法
好在我的生活是到处流亡到处应聘各种不可能的生活
等收到了生活的聘用通知却发现是一份没有甲方的霸王合同

好在我的医生是一种潜伏的疾病
不停地指认不停地唤醒各种病毒让疾病掉进了生命的陷阱
好在我的老师是一个暴露了身份的真理
不停地招供不停地举证各种罪状让真理奔赴了矛盾的刑场

好在我的才华是刻舟求剑和掩耳盗铃
虽然在私藏这些优良传统的同时还得忍受历史长河泛起的浅薄白眼
好在我的绝技是水中捞月和杞人忧天
虽然在私守这条密秘战线的同时还得忍受宇宙组织传来的刻薄讥笑

好在我还怀揣着一张早已过期的故乡地图
让我这个与山山水水通奸的要犯得以在土地爷原创的地图上投案自首
好在我还怀揣着一张还没到期的请假条
让我这个被生生死死追捕的惯犯得以在阎王爷批准的假期里取保候审

好在我的能力大到可以创造一个人的生命
虽然这个幸运儿可能是我相忘于江湖或不打不相识的私生子
好在我的权力大到可以终结一个人的生命
虽然这个倒霉蛋只能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我和比窦娥还冤的自已

好在我来自我的母亲
好在能渐渐地长大能渐渐地留下一半来自我的父亲
好在我回到了我的老婆
好在我丑陋的老婆永远比我的老婆好看一点点好爱一点点好什么一点点

好在幸福的人说话总是太啰嗦
一如人们挤在一起像聋子一样聆听着哑巴说也说不清的苦难
好在幸福的人说话总是太啰嗦
听着听着我就睡着了醒来时才发现脸上有两行悬而未决的液体


大雪

一个走路的人摔了一个跟头
一个骑车的人摔了一个跟头

他们一边摔着跟头
一边哈哈大笑

我一边看着
也一边哈哈大笑

为了降低自已摔跟头的概率
我一出门就先主动摔了两个跟头


做爱做到一半

突然懒得动
就趴在上面看起了报纸

看报纸其实也没什么意思
只是想找找上面的错别字


口香糖

一进门
母亲告诉我
邻居家的××上吊死了
我愣了一愣

嘴巴又不停地动了起来
母亲问我吃的是什么东西
我伸出舌头
给她看了一下


锯木厂

大夫
我经常听到一种哭声
尖尖的弯弯的长长的

你这是耳鸣
慢性的
先开点安眠药吧

大夫
我的身体好像被分割了
一半麻木一半疼得要命  

你这是半身不遂  
慢性的
先开点安眠药吧

大夫
我总觉得全身布满了裂纹
而且已被虫子蛀空

你这是精神病
慢性的
先开点安眠药吧


一个软件编程师的新婚之夜


上下
上下上下
上上下下
上上下
上下下
上下上
下上下
下下上上
下上下上
下上


镜子中的脸

没事干
就看看镜子中的脸

看着看着看到了我儿子的脸
看着看着看到了我儿子他女朋友的脸

看着看着看到了他女朋友她妈的脸
看着看着看到了她妈的情夫的脸

我忙用水洗了一下脸
再看


想念

把耳朵贴在自来水水管上

听远方那条河的声音

哗啦啦
哗啦啦
哗啦啦

打开水龙头
水龙头颤抖了一下
没水


祭父

我拿起电话
没拨任何号码
轻轻地喊了一声爸爸


又来迟了

不好意思
又来迟了
亲爱的兄弟姐妹
下次我会在你们遇难之前赶到

我会含着泪水
提前为家破人亡的你们
做好各种善后工作
准备好各种安慰活人的好话

灾难一见我先来了
肯定会进退两难
死神一见我先来了
肯定会以退为进

我要让灾难对大家道声
不好意思
我要让死神对你们说句
又来迟了


推理

你肯定知道你身上带着钱包
你肯定知道你钱包里有钱
你的钱包被偷的时候你肯定在场
你肯定知道你什么时侯下手最容易
所以你是第一嫌疑人
当然你会问
你自己怎么会偷自己的钱包呢
这就问到点子上了
我要说的是
你周围那么多人钱包没丢
怎么独独你的钱包丢了
怎么会这么巧呢
是的   
世界上太巧的事多了去了
就像你自己偷自己的钱包一样
这不是没有可能
而是有一点可能那就是有无限的可能
所以我们暂不能为你立案
这也是给你个机会
你还是回去了好好反省反省吧


你说

你说世上最大的广场
是大海

你说世上最美的衣服
是用海水做的

人世上最好的船
是漂在海面上的一滴油斑

今天
我看见了你

光着水淋淋身子的你
背着一只空空的大油桶

正在这座城市的广场上
准备下西洋


打电话

喂您好是啊
是我还行不忙
什么噢知道了
没问题小意思还凑合
当然然而反正
听不清大点声听到了
真的吗哈哈哈有意思
嘘小声点其实
还有不过即使
唉烦没劲
累人倒霉够呛
哼活该妈的
不要紧哪里没关系
好说嗯是的
假设肯定一定
嘿胡扯扯蛋
不行拉倒开玩笑
啧对了高见
可是但是如果
难讲万一再说
挂了等等最后
好没说的还有
不早说有你的随便
看看就这样再见


自白

我一生的理想
是砌一座三百层的大楼

大楼里空空荡荡
只放着一粒芝麻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