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孟浪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5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孟浪简介

(阅读:639 次)

孟浪(1961- 2018),20世纪80年代“海上诗派”代表人物。1992年获首届现代汉诗奖。1995年应布朗大学之邀赴美国,任驻校作家。曾出版有多本诗集,创造性地展现了语言本身的精美,拓展了现代诗歌创作的意境空间;其饱满的、富于激情的天才与广袤、深沉的故土融为一体,为解读现代诗歌提供了一个独特而又灿烂的范本。出版的诗集有《本世纪的一个生者》(1988)、《连朝霞也是陈腐的》(1999)。

孟浪的诗

(27 首)

战书与降书之间

战书与降书之间
正是辽阔的国土
祖国,也许就这样展开双翼。
 
当一个幻影抵达火星
而不是胃镜或太空探测器……
当另一个幻影正接近北京
而不是打地心冒起的幽浮……
 
流浪的国土
在白云里迷途。
 
当宇宙被两个幻影所左右
而不是言情作家的描绘……
当两个幻影有些害羞地重叠在一起
而不是众少年的欢呼……
 
但我看到无尽的战书把国土紧裹
降书在白云里被漂洗得如此洁净
祖国,必须降落。
 
他满是手指
她却五官皆无
你敢于为宗教而写作
默祷的众少年现身在黑暗中。
 
流浪的祖国
土地测量员并不迈步,从身体里放下带罪的轮子。


大军正越过地图

大军正越过地图
一只孤鸟掠过画面。
 
堕落的火球不是太阳
是不具体的人,是焚烧本身
从香港到西雅图,航迹鲜红。
 
他抽走地图
士兵们纷纷陷落
——哦,回国喽!
——哦,返乡喽!
 
童年夏夜的天空布满水泥
深情的吹笛人在灌注
世界在簇新的凝固中,然后崩裂。
 
一只孤鸟直冲云霄
把画笔扔进地图室——
 
温柔地降下“流逝”
吹笛人四顾,笛声已不知去向
却分明带走了所有瓦砾和革命。


我有无数个祖国

我有无数个祖国
我有无数条道路
无数的我闪闪烁烁
 
你唯一的祖国
你唯一的道路
唯一的一个你正在熄灭


大地的概念

虚无,像宝石一样镶嵌
在另一颗更贵重的宝石里
——人们的心啊
原本不该放置在这厚厚的黑丝绒之上
 
空军,一步步,在练习地上的行走
啊,我并未放弃对你们的要求
我并未让你们重新戴起头盔:下矿
 
黑暗的大地深处
人们的肺叶,如同一只只巨大的蝙蝠
在体内扇动着翅膀
虚无!我倒抽一口冷气
和空军一起朝蓝天胡乱放枪
 
但是,人们的心啊
原本不该放置在这厚厚的黑丝绒之上


教育诗篇

猛虎在经历它的诞生:
幼兽啊,你在我怀中的柔情
因短暂而变得珍贵。
 
猎手在经历他的诞生:
我来到世界睁开的第一眼
不是瞄准。
 
猛虎的第一声哭
比想象中的还真
猎手的第一声哭
我自己也曾经发出:
 
幼兽啊,让我和你一起成长
然后各自走向相反的方向
 
猛虎随那绝美的兽性永无踪迹
猎手,如果是我
就被野蛮的人性葬在不朽中。


冬季随笔

1
 
因我的呐喊而嘶哑的天空
雷声是无人能听到的
 
因天空的呐喊而嘶哑的我
呼吸是越来越轻了
 
谁来接着喊?
 
天空中只有鸟儿振翅划出的痕迹
只有鸟儿呜咽
被我背过脸去吞下
 
2
 
雪直接落在了尘土上
尘土直接落到了心上
我的心啊,直接落到了
你不相信会到的地方。
 
3
 
和平的、宁静的大雪
正在把枪械里的铁融化
一支军队整齐地进入墓地获得永生
 
和平的、宁静的大雪
使你一点儿也看不见天上
还有我,在呐喊
 
我的心逐个敲打着
无辜死者的墓碑
我的心啊,要让整座墓园或世界醒来
 
4
 
我的嗓子嘶哑了
天空在接着喊
 
雷声是天空的鼾声
让它也好好地睡吧
 
但雷声是天空的鼾声
但天空不知疲倦:
 
泼下来吧,整个冬天
那天上的呐喊化作鸦群的大雪!


怀抱中的祖国

怀抱中的祖国
我的身子甚至随着她飞了出去

但祖国仍要在我的怀中
死去
或活着
让我感到她的体温和气息
感到希望
也远

但祖国仍要在我的怀中
像一个孩子
仍要经受许多苦难
许多幸福
我要去运

把雷声运过来
把雨点运过来
把祖国留在洁白的云端

但祖国仍要在我的怀中
一刻也不离去
像一个孩子
太需要关心

呵,怀抱中的祖国离我那么近
我的身子飘摇在暴风雨里
坚定在狂跳的心里


纽扣

错误地做了世界的一粒纽扣
世界光着身子找不到它的制服
我们找不到扣眼
 
留下的只是针脚
布满剪彩得漂漂亮亮的土地
整匹整匹的高档衣料正在行走
我们没有留下足迹
 
闪现灵魂火花的地方全部虚焊
光着身子肩披威武的甲胄
让缝衣针拔地而起
 
有机会我们趁机倒下一具
很具体的尸体
一粒纽扣落地无息


这一阵乌鸦刮过来

这一阵乌鸦刮过来
像纷飞的弹片。
 
我还是迎了上去
我的年轻的脸。
 
在这片土地上
我把剩下的最后一点勇敢用完。
 
我不带一丝畏惧的眼瞳里
只有小小的天空在盘旋。
 
这一阵乌鸦刮过来
像一片足够用力的种子
在我的身边的土地上撒遍。
 
我是伏在土地上死去的农民
小小的天空在我头顶盘旋
永不消散。


黑夜的遭遇

我们也扑向黑夜
万家灯火被迷途青年一声轻轻的叹息吹灭。
 
这是一对恋爱中的青年
身上只带着一份这个国家的地图
双双摸索着路边的灯柱
 
有没有光?
我们甚至什么也看不见
一下子扑进了黑夜。
 
一对迷途青年
一对恋爱中的青年
离路灯远远的
离路远远的
可能在这个国家的地图前分手。


冬天

诗指向诗本身
我披起外衣
穿过空地
在这座城市消失。铜像
我无法插足
诗指向内心
四壁雪白
这间空房子里可以住人
相反。我们还是一起穿过
这片空地穿过
这座城市穿过
诗本身
在那里我们也可以住下
升火,脱掉外衣
甚至内衣
露出我们本身。面对诗
或背离诗


一生一次的法华镇路

一生一次的法华镇路
旧军队拖着革命的步伐
或许也打这里走过
或许落伍的游兵散勇
远远绕开还在幸福的家庭
活到了,活着了,活过了,活完了。
安于另外的道路两侧
心室以外的悬铃木把兴衰重覆
没有人看懂落叶之堕落
摇身一变又没有人看懂
那堕落后的种种情操
旧军队一律在远方的墓中。
一生一次的法华镇路
太勉强了就好像没有尽头
撤退的号声冲进了落日深处
谁听得懂?真是我的哭声
让破烂战斗服里的身子打颤
让大眼睛一样黑的枪口一阵阵剧痛
活到了,活着了,活过了,活完了。


在这条路上我用过一个成语

情有所钟
你一直徒步而行。这条路
 
也结实
拐了几拐把你的脚
死死捆住。这条路
 
又特地走近
我的眼前。我也行走
 
根本与路无关。但我必须
 
替你解开
随手把这条路卷成一团
扔远。我
 
始终与路无关。这条路
 
也许并不存在
你根本不存在。我的
 
历史就是空白。明摆着
 
氧气那些疑团
别人走得太累
正大口大口呼吸。路
 
有所终!路对我有把我排除在外的最终目的


抽屉中的回声

我也在丛林深处
被母兽的母性所感动
我也曾试图抱走幼兽
来到人群中间
我也奋力驱赶着兽群
向一座城池迁徙
我也充满兽性
伏在一张书桌前酣睡
在我的梦中
我仍在丛林深处
母兽拥着幼兽向后退去
把一座城池腾出
人群奔逃着
长发起伏着披在身后
我醒来就一声长啸
抽屉中的回声沉闷


总的想法

学会在方法上失败,流
高尚的泪水
 
在我拒绝接受的概念的核心里
森林泛滥
 
这是远景
我生命中最弱小的考虑
 
我旅行般地逃避
在总的想法上休息了片刻
 
海洋愉快地面向我
我是怎样的一颗咸的泪珠


往事



远离人群,我去探望
被秋天的劲风吹瘦的诗人
远离人群,我去拣拾
被秋天的劲风打落的果实
 
在劲风里,我缓慢地转身:
呵,是一个我,疯狂地生长
 


死亡,垂直地下降
带我驶进节日的快车
在水平方向绕道而行
它们在这里形成不可能的十字
我在这里失去信仰
 
当转弯时,我有一个倾向
身不由己地放弃正直
──死亡,垂直地下降
 
3

被发现的〞事物〞,在诗人中间盛传
像一只无法搬动的蚂蚁
被铸入蓝天之下的监狱
我在囚室里深情地观察,传诵
 
一块来自北极的冰,还在向南滑去
一个生根在中国的我,不断地溶化
你们为我流着泪,为我去了教堂
我被掩埋了,被彻底遗忘了
多好呵,诗人手中攥着一把天上的沃土
 


夜深人静的时候,哨兵把心跳放了过去
前面的小村庄,埋着头盖骨、泉水和海图
从婴儿的尸体中开来的军队,向现实逼近
我在谁的队伍里?月亮刚刚打我额前擦过
 
哨兵在大叫:夜深人静!夜深人静!


你所目击的脱险

信仰发生在我的身上
几乎不可动摇
我连再迈出半步也难
信仰的敌人从四周包围过来
偏偏信仰发生在我的身上。
 
敌人的呼吸已喷到我的脸上
信仰不可动摇
我升了起来,纹丝不动
星空发生在我的身上。
 
偏偏你瞪大眼睛
要观察它的变化:
信仰的敌人
头,撞到了一起
陷入更深的黑暗
 
偏偏星空发生在我的身上
大地上无端端奔走的众人若明若灭。


无名牧人独自无名

已无尽头的草原上
洁白的羊群在自行寻找出路
有一种愿望可能是奔入白云。
 
一个无名牧人
记得他自己来时的入口
天穹下的青草一株
被踏倒。
 
草根的水份
他一口咬紧
草原上已无其它可亲近的生命。
 
羊群像水份一样蒸发、消失
草原上来了一队可疑的人
皮帽、皮袄、皮裤、皮靴
浑身发黑。
 
无名牧人把他自己的名字咽了下去。


诗人

他是这个时代最初的声音。
这时代总是那在梦中的喊不出声。
他喊出来了。
 
他是这个时代最后的声音。
这时代总是那在心中的泣不成声。
他哭出来了。
 
他是这个时代唯一的声音。
这时代总是那人山人海中传来的一阵阵空寂。
他是那唯一的声音。


时间就只是解放我的那人

时间就是解放我们的那人!
他向着我们奔来
分给我们一些金表
一些,腕上的禁锢
一些,怀中秘密的秩序

我们是否接受了时间?
我回答了:是的
但我不接受那只金表
掉在地上的金表,碎了
像一团小小的泥块

金表,滴滴答答地走着
全不是时间!
你们怀着被解放的兴奋
在金表上目送时间的离去

我是否接受了时间?
我回答了:是的
他一直奔进了我的心里
我和他一齐,向解放奔去

时间已把金表散尽!
你们指着我的背影:那人
挥金如土,那人
已把我们抛弃

我回答了:是的
时间就只是解放我的那人!


面对我的手

忘在桌上的手
还在那部书上
还在历史中
还在磨那把巴古人的剑。

忘在那部书上的手
是我的手
忘在历史中的手
只能是我的手
忘在磨亮古人之剑的时辰里。

我从此不再回到桌前
面对我的手 。

它,单独地
把书合上
一段历史已经结束
剑刃滴下那洁净的、有力的水珠。


过桥的鱼

过惯了放荡生活
这尾鱼更喜欢从桥上慢吞吞游过。
从此岸到达彼岸

我们低头就看到桥下的河
她的身段。
流水闪闪发亮的颤抖、啜泣

不在黑暗中。

和这尾鱼一起通过桥面
我们是正经人。
去办些正经事
从此岸去向彼岸

桥的阴影被河流的起伏掀动着
桥上已空无一人
我们落在了这尾鱼的后头
看他正优美地游进深土


青年鞋匠

鞋匠坐在路旁敲敲打打
几枚钉子
从不让别人疼痛。

岁月的回声就像老人
发自肺腑的咳嗽
无法制止
路上的行人脱鞋
把鞋底朝天
清除行走中带入的石子。

脚重新深入的时候
脚步声愈来愈轻
青年鞋匠把目光移向空中。

一群瘦鸟
从不知什么地方惊起
展开双翼时仍然优美
他只看到那些非人的肋骨
看不到任何一条腿。

有单独的个人
提着双鞋走来
一个国家的步子
无法吸引住他。


儿童木马

儿童木马在空地里如此忘情
仅仅只有一具
只有它自身。

新刷的油漆,干了
逼真的图案,画马点睛。

骑上去,一口气回到大草原
那里的青草更青
也刚刚刷过油漆。

悠起来,悠起来
并没有任何一个驭手。

刺铁马靴围绕在儿童的脚丫周围
焦急的儿童围绕在空地周围。



连朝霞也是陈腐的

1 
 
连朝霞也是陈腐的。  
   
所以在黑暗中不必期待所谓黎明。
   
光捅下来的地方  
是天  
是一群手持利器的人在努力。 
   
词语,词语  
地平线上,谁的嘴唇在升起。 
   
2  
   
幸福的花粉耽于旅行  
还是耽于定居,甜蜜的生活呵  
它自己却毫无知觉。  
   
刀尖上沾着的花粉  
真的可能被带往一个陌生的地方  
幸福,不可能太多  
比如你也被派到了一份。  
   
切开花儿那幻想的根茎  
一把少年的裁纸刀要去殖民。
   
3  
   
黑夜在一处秘密地点折磨太阳  
太阳发出的声声惨叫  
第二天一早你才能听到。 
   
我这意外的闯入者  
竟也摸到了太阳滚烫的额头  
垂死的一刻  
我用十万只雄鸡把世界救醒── 
   
连朝霞也是陈腐的  
连黎明对肮脏的人类也无新意。 
   
4  
   
但是,天穹顶部那颗高贵的头颅呵  
地平线上,谁美丽的肩颈在升起!


诗人嘴里的玫瑰

我说不出大多的玫瑰
甚至一朵玫瑰

那花儿打击我
让我一步步接近钢铁

更因为在锻造中
我说不出痛苦

一点点儿痛苦
把我整个儿埋没

海水的压力,盐的压力
我找不到自己的嘴唇、舌头

我听凭自己说着
太多的玫瑰开不出一朵玫瑰

钢铁厂被我轻轻打开
我也坐在钢水前流泪

我也坐在大海面前
说不出海面上漂着的钢铁

钢铁内部汹涌的玫瑰
我报出了她的名字


从五月奔向六月



尘埃也在砸向我
请让我传给大地一阵疼痛。



我在寻找,哪里有
伟大的休息
它的地点,在涌动。



哪怕轻薄的夏天到了
对每个人来说
我们每天都在自己身上装卸衣裳
故意把自己打扮得沉重?



留给世界的那些歧路
世界自己不会去走。

世界留给人去走
去远方从事整座整座迷宫的攫取。



走在世界上
才发现这世界多像一阵倒退的风
在我身上的那一点点进取心
难道比这世界还要落后?

走在世界上
才发现自己走在风中
一阵倒退的风把个人卷了个干净
在我身上的那一点点进取心
让我在风中铺下一张向天的凉席。



世界席卷而去!



连尘埃也在离开我
让我、让我释放大地持久的疼痛。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