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皮旦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562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皮旦简介

(阅读:845 次)

皮旦,男,1962年生。安徽人。原名支峰,网名皮旦、老头子。垃圾派创立人,写有《垃圾派宣言》,创立崇低思想和垃圾(派)三原则。

皮旦的诗

(21 首)

我心中有一个狂热的孔子

周游列国
到处碰壁
穷困潦倒
累累若丧家之犬

他问自己
不是犀牛也不是老虎
为何偏偏
疲于奔命在
旷野之中

已是丧家之犬
他却认为
自己过的
是犀牛和老虎的日子

我心中有一个
狂热的孔子
他深爱着人间
东奔西走
像犀牛一样
像老虎一样


一个问题

他保持着每天都思考一个问题的习惯
问题并不是每天都有
这是说他能想起来的问题
今天一大早泡了茶
在阳台上坐了半天他就没想起来
这比较麻烦
得去翻一个以前记下了
许多问题的小本子
现在他找到了这个小本子
随便翻到一页
找到一个还没打上过对号的问题
还没打上对号
就是还没思考过
他找到的是
为什么欧美地区
棺材的形状
与中国的棺材不一样


佛陀

佛陀走到树林深处脱光衣服
把衣服挂在树枝上
鞋子也是衣服
佛陀把鞋子也挂在树枝上
这是佛陀修行的开始
佛陀脱光自己
一动不动坐在树林里修行
一年四季天天如此
困了佛陀就睡在树林里
睡的时候
从树枝上随便取下一件衣服
搭在肚脐眼上
搭在肚脐眼上的衣服
不是一层而是两层的时候
就是冬天到了
多出的一层其实不是衣服
而是雪花
渴了佛陀就舔一下
树叶上的露水
饿了佛陀就吃树上的果子
没有果子了
佛陀就以自己的排泄物为食
排泄物一天少于一天
佛陀吃的也就一天少于一天
直到树上又结出果子
从新结的果子附近取下衣服
一件件穿好的时候
佛陀就是要去树林以外的地方
讲他的道理了
这时佛陀的头发全掉光了
肉瘦得紧贴着骨头
没有哪一个人还能认出佛陀


时代就是一头母猪

我们的毛病往往在于把时代弄的太抽象了
其实时代就是一头母猪
它装了一肚子时刻准备冲出来的
闪闪发光的变形金刚
一头只能生下猪崽的母猪
不管它有多大的肚子
都不配称作时代
很幸运,碰巧我能看见
令人惊喜的母猪
甚至能看见它悄悄张开的
离肛门很近的那个通道


飞行家

自从于那个大闸上往下跳
自杀未遂
他便成了飞行家
现在
有了快活的事
他就去
再飞一次


黄庄的水草

去年在黄庄附近的泉河
我看见一片
长成正方形的水草
有半个篮球场大
现在我看见
正有一片这样的水草
在河上漂移
水草上站着一只鸟
腿和脖子都很长很细
这也是泉河
这水草也是黄庄的吗
黄庄与这里
隔着好几个集镇呢
从方向上看
它有可能来自黄庄


酒后

“酒终于醒了。”我说这话时
已走在坝子上
“你不该让我喝这么多”
又说一句时
我已看见那棵死掉的树
死了它还站着
所有的叶子都离开那棵树了
最高的树杈上
一直盘着一条蛇
所有的蚂蚁也都从那棵树上
排着队撤退了
这条蛇却从不离开
我的话就是说给这条蛇的


疯狂之春

她再也不想走了
她想找一个地方住下来
她是春天
她的想法足够疯狂

春天的急躁只有
罪犯才能体会
数也数不清的驱逐者
追在身后

她见门就打
从昨夜开始
到处有人听到篷篷地
打门的声音

但没有谁开门
不是每天都有人
歌唱春天吗
春天的疑问只有
先知才能回答

她不得不闯入的一个无门庭院
是那么肮脏
我不好意思承认
那其实是我
荒废多年的内心


心经咒语之揭谛揭谛(去吧去吧)

揭谛揭谛
去吧去吧
不要让我
再看见你

揭谛揭谛
去吧去吧
不要让我
再想起你

揭谛揭谛
去吧去吧
你也不要
再看见我

揭谛揭谛
去吧去吧
你也不要
再想起我

揭谛揭谛
去吧去吧
你就是你
我就是我


我不打算活到你死去

我不可能活到你死去
我也不打算活到你死去
但马上就死也不可能
活一天是一天吧
每活一天都是等一个人
等那个勒死我的人
我一直希望有人勒死我
我一直认为这人已搓好勒死我的绳子
这人已走在通往我住所的路上
这人与我没有仇恨
勒死我纯粹出于让我高兴
我不打算让我的高兴来的太晚
活一天是一天吧
每活一天都不是等你先死


曲终人散

数不清的书生耗尽心血
一盏马灯飘过小巷
数不清的大路朝向天边
我说的是一个朝代
铸剑人哑口无言
将一只年幼的苍蝇打进宝剑

我热爱的蚂蚁正结队渡河
我说的是一条大河
它们的痛哭只能写进诗词


苦厄,或幻想

你是否想到,你看见的春暖花开
其实是春天对它历经苦厄的回忆
那是时间才有的血光,以及众人都有的
对时间的幻想
哦,把幻想建立起来
用幻想构建人世的雷霆


我想知道鸟类的理想

它们把自己的血肉集中在一个小瓷器里
并密封起来
然后再看着这血肉从里往外打开瓷器
那是它们的婴儿
它们住在天上
它们在空中行走
它们还是婴儿时
就高于尘世
但我们一直能看见它们 


小广场

这就是我今天看见的人
两个在同一条船上
漂流了将近三年的船夫
一个绝症患者
他说他活不几天了
两个下象棋的
谁输一盘谁就掏给对方五块钱
一个算卦的
和一个拉二胡的
没看见政治家
半个小时内
我看见了大约七十几个人
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小广场
设计师没有设计
政治家的位置
但设计了幻想家的位置
诱惑者的位置
以及中毒者的位置
我决定与他们中间
任何一个最先与我主动打招呼的交谈几句
那个绝症患者算是幸运
颤抖着他向我谈起了
他所理解的泌尿系统和血液循环系统


亲爱的

亲爱的北方的公马和母驴
亲爱的北方的骡子
亲爱的北方的大雪和暴风
亲爱的
让我们穿过北方的这个冬季
我们不骑马
天底下就剩这一匹马了
我们不骑驴
天底下就剩这一条驴了
我们也不骑骡子
天底下的骡子全都死光了
亲爱的
你为什么这样固执
为什么非要骑上它们
应对北方的严寒
亲爱的
要骑就骑骡子吧
马和驴正在交配
亲爱的
我们的骡子还没生下来
让我们祈祷吧
祈祷这个冬季再长一点
好让骡子长大
亲爱的
我们的祈祷必须继续
不能停下来
让我们祈祷这个冬季
更长一点
好再生一个骡子
亲爱的
我们的祈祷必须坚持
还不能停下来
让我们祈祷这个冬季
比更长还长
好再生一个骡子


小纸人

下了整整一夜的雨。天快亮时,雨还在下
是大雨,是很难停下来的那种大雨
路只有一条。天亮到不能再亮时,路也宽到比它的长度还宽
天只能这么亮了,再亮要靠太阳出来
雨越下,路就越宽;路越宽,行人越少
猛一看行人好像一个也没有了
不过这不是事实。在这场雨里,在这样的路上,行人至少
还有一个。行人终于少到只剩下这一个了
他很小,居然是纸的:穿戴是纸的
脑袋是纸的,头发是纸的,脖子是纸的
胸脯是纸的肚子是纸的脊梁是纸的
腿是纸的胳膊是纸的,脚是纸的手是纸的
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纸人,一个
很小的纸人。构成他的除了纸还是纸
脚移动后,发现从烂开的纸鞋子里露出的趾甲也是纸的
不是我,是小纸人自己发现的
其实连脑袋里的脑子和心脏里的血也是纸的
终于走到下一块路碑时,小纸人的鼻子
突然没有了。构成鼻子的纸被大雨泡烂后垮掉下来
这之前,鼻子疼得厉害,一阵阵地疼。小纸人当然也有疼痛
两只眼球也疼起来,其中一只
显然已被泡烂。但小纸人还能看见路
小纸人张了张嘴,他要喊一些什么
哦,舌头也没有了!小纸人一时不知道
怎样才能清楚地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小纸人抬起戴着手表的左手,他想看一下时间
手表也是纸的。看得出,时间正陷入崩溃


伪经制造者

“时间不多了。”这是伪经的第一句,有些突然
伪经制造者写下后读了又读,并仔细设想了信徒们可能产生的反映
所有信徒都希望读到真经,而真经从不存在
一切在于加大刺激。于是第二句是:“活着的人也不多了”
窗外忽然传来汽车飞跑着迎头相撞的声音
刺激还要加大。他端起杯子
杯沿压住的下嘴唇上一道小沟越陷越深
他一点儿也没有喝下什么的心情,只是专心期待有汽车再次相撞
他确实不想把一部伪经写成真的
还好,虽然相撞事件继续出现,连飞机和潜艇也相撞了
但不在同一个国家,也不在同一个时间
五天后他终于写下第七句。不可思议是,几乎与此同时一个国王死于绞刑
这一次他真的吓坏了,他被自己刚刚写下的文字吓得
浑身冒汗。他认为自己没有丝毫理由把一部伪经越写越真
回过头来看第三句时他暗暗吃惊
“如果呓语者割掉舌头活下去没有危险。”
谁不是呓语者?假如木匠是呓语者,他们的刨子呢
刨子是呓语者吗?这个时候
又有什么东西不在呓语?狗是呓语者吗?上帝呢?上帝是呓语者吗
稻草人是呓语者吗?第一人民医院五官科同时有三十六条舌头
在同一个命令下伸长,伸长,再伸长
伪经制造者从老婆的小抽屉好不容易找出一根细针
对着镜子,他把它扎在舌头上,从上往下扎
终于扎透了!他离开镜子
而针继续扎在舌头上。在疼痛里他一连写下三句
也就是第八句、第九句和第十句
这违反了原则。不能写得太快,必须让灾难慢慢发生
必须给人以喘息和后悔的机会
他不得不动手删除三句里的两句,几经筛选后他留下了第十句
第十句就是第八句。朝下的针尖严重影响了情绪
伪经制造者制造伪经,针制造疼痛,并通过疼痛控制了整个舌头
后来是整个嘴,再后来是脑袋的一半以上
它那样小,比伪经最小的一个标点还小
它是针。针当然是真的
针制造的疼痛呢?针制造的疼痛是否也是真的
看不见疼痛也摸不着疼痛。所有看得见和摸得着的都不是疼痛
与疼痛相比,伪经简直就是真的
伪经的第九句顺理成章:“与割掉舌头相比,割掉喉管简直就是登峰造极”


巫婆唱歌

巫婆一连洗了三遍手
用铜盆洗手
用刚打出的清水
然后行礼烧香
然后再行礼
然后开始唱歌
巫婆端坐着
呜呜嗷嗷地唱歌
不是端坐在
椅子上板凳上
而是端坐在
四四方方的桌子上
那桌子很大
唱歌的巫婆很小


乌鸦就是乌鸦

乌鸦不在草尖上和虚无中站立
乌鸦不是露水也不是蝴蝶
乌鸦不在花朵与花朵之间来回俯冲
乌鸦曾尝试过换一种方式发言
但很快又恢复到粗暴
乌鸦就是乌鸦
乌鸦是天生的
乌鸦嘴里叼了烂肉
乌鸦飞了起来
乌鸦!乌鸦虽然飞了起来但并不打算飞得太高
乌鸦特意把它的高度
安排得不超出你越来越近视的目光
乌鸦!乌鸦!乌鸦又飞了回来
乌鸦认为它的影响是向下,是深入骨髓


爱情

一个小青年
坐在马路牙子上
念念有词
走近了才听清
他念叨的是
你也有爱情吗
也有失恋吗
再走近一步
才看见他的话
是说给一只
路过的屎壳螂


大树

这就是它∶附近没有比它更大的树,它是大树
它是这里最大的树
有比它高的树,河这边就有一棵
它在河那边。河那边它不远的地方也有一棵
但仅仅比它高不行,高不等于大
与它们相比它从来也没有小过,它一直大
一直作为大树存在
这是事实。附近没有哪一棵树大到可以取代这个事实
远一些的地方不知道有没有
反正附近没有,反正方圆三千里以内没有
方圆三千里以内都算附近
方圆三千里也就是往南三千里,往北三千里
往东三千里,往西三千里
不用说有比它粗的树,虽然不多,但不是没有
一直往西,距离它三百里零三尺就有一棵
从底到上都比它粗
仅仅比它粗同样不行,粗也不等于大
它是大树,它在那里站着
它仿佛在说,大就是大,大才等于大
老也不等于大。比它老的树数也数不清,远近都有
仅仅比它老也不行。老甚至更不等于大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