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破破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6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破破简介

(阅读:957 次)

破破,本名赵雄,1986年生,陕西神木人,2009年毕业于吉林大学。著有诗集《旅行者与灰尘》,思想短论集《假面》。《诗享客》书系执行主编。

破破的诗

(15 首)

旋转木马

“好奇怪呀,
我跑得很快,
身边的景致
却没有变化!”

“爱丽丝,我们
一直都是为了
停留在
原地而奔跑!”


怎么活都是一部电影

我要像主角那样
默默苟活,无人喝彩
我要亲近奇遇的荡妇
宛如亲近生涩的处女

我会保持必要的诗意
将一生集中到有限的片刻
在众声喧哗中沉默
独自吹风看云
喝几杯乡下的烧酒

轻烟造访白云的静谧里
我将写下波浪线上的诗句
前往没有故乡的自由 


通缉乌云

对乌云的认识来自闪电
撕裂太阳的浴巾灵光乍现

对乌云的认识来自天空
来自有人撕裂纸
那是一份情书 一份草稿 

通缉往日时光的情人
撕裂!黑丝袜——
一道运行在肉体上的闪电 

从窗外下进梦中的暴雨
来自家庭主妇用脏的拖把

乌云是暴雨的手稿
经过诗人的时候涂涂改改


天生骄傲

佛陀何其美好
不再经历一位女人

西藏何其美好
小孩儿认我是活佛

我发现酒,何其美好
不要抗拒酒!你就喝不醉!

在完成的世界
没有我想爱的人想喝的酒
没有我想去的地方想写的诗 

在梦想之前经历的一切
何其美好 

在一网打尽的年代
我甘愿做一条漏网之鱼

我的指甲很脏
我迎着风尿得很高 


在河水的气息中
我呼吸到你 

我真想抱住你
长成一株高粱 

一阵红色的激动
吹来故乡的晚风

在故乡的高粱地
晚风邀请了我们


按摩女郎

她手夹香烟
倚门而笑
随时向经过的男人
准备燃烧 

白天,男人们
更爱阳光的洪流 

在夜晚的霓虹灯下
她展露
太阳不曾照耀的地方 

哦,欢愉多么短暂
正如永恒
金钱多么永恒
正如短暂的欢愉


官僚

高高在上
当然也允许
别的什么在上
至于人民
则获准进入格言
聆听自己
在永恒中流通


新年

新年,欢度旧人
也欢迎新生者
一年之初,天光暗淡
我坐在书桌前吃橘子
想到会有坏蛋到来
参与仇恨和失败
一年之中,别无新意


白菜

一切使之丰富或单调的菜蔬
我都喜欢:土豆,豆腐,粉条
在食欲以外,寻找另外的关系
为她们写首诗吧,并不非得成功
冬天家中储存几颗白菜
总令人感到心安。我试图赞美
她们的女性品质:莹润,白皙
百吃不厌,以此表达我最好的爱意


梅艳芳

一千一亿个听众的不同
来自同一个歌者
一千一亿个梅艳芳在歌唱
为我们制造廉价而难得
真实而虚幻的爱情

必有热情胜火的真诚
必有心灰意冷的失落
没有爱的人仿若已经爱过
正在爱的人怅然若失所爱

她唱尽爱情,唯余
深情缅渺的茫然和怀念
我们先她而唱出
只因她的歌并非用来听而是用以唱

但谁又能比她唱得更好
在死后继续歌唱的情人
仍然活着安慰我们的爱欲和寂寞:
我渴了就想喝点儿酒,
啊,愿我们今宵一起醉死。


经验

如果在早晨七点五十分
路过检察院
我会和一位姑娘擦肩而过
她总是面带微笑

如果更早一些
一个手持零钱的乞丐
会走向我

更迟一点儿
没有我注意到的人


希腊人

高高的礼帽离天空更近
接近小鸟和白云
他秃顶的脑袋
像四周长草的湖泊
太阳流汗,白云在那里游泳
他决定将帽子安放在湖边的高树上
给小鸟作巢


我的病历

我信一些事情
正如我不信另外一些事情
在雾霾深重的清晨
我以为得了白内障
在这个国家
我不信,医院会祝福病人健康
我相信,日历正在变成人民的病历
医生说,诗人,这就是你的病,你离疯一步之遥


引用是对作者无上的恩宠

湖泊引用河流
风引用你的微笑
与飘飞的长裙
雨引用我悲伤的泪滴
雪地引用我们携手同行的脚印
领袖引用人民的鲜血与掌声
不幸和伟大几乎引用尼采的一生
我只想竭尽初心
引用
永恒脚底的尘埃


我已找不到月亮

再也没有月亮在你头顶
跟随如同忠诚的小狗
现在我已厌倦自己
厌倦诗人的胡言乱语
如今月亮只是一个提醒:
我们已经拥有太多抒情
太多隐喻
消耗简单的爱情
在废弃的铜矿中
在蒙尘的镜子里
你麻烦不断
从不曾好好领略月光
当然,你别指望我
看清你的形象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