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牧野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859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牧野简介

(阅读:1056 次)

牧野,男,60年代生于安徽涡阳。诗人,策展人,艺术批评家,艺术专栏主笔,中国独立诗歌奖创立者,现居北京。曾任La Celeste艺术馆馆长、上上国际美术馆执行馆长,《环球慈善》艺术专栏主笔、《诗歌月刊》编辑、国粹美术馆馆长、现任陶行知艺术研究院院长,主持金宝汇共享艺术空间运营。曾获《诗歌月刊》首届全国先锋诗歌大赛大奖,2006十大风云诗人之一,2017中国十大策展人之一,新浪十周年诗歌大赛最先锋诗歌奖、最无聊诗歌奖,2017诗歌艺术大师奖(星光奖)等。

牧野的诗

(计 12 首 | 时间:2019-03-11)

太平间

看一眼那里的尸体吧
他自言自语
又像在和谁说话
 
他来到你的面前
还没等开口你
不假思索摇了摇头
 
你认识她吗
他还是在问:你
认识她吗
 
其实他多么不希望听到
有人很意外地回答
是的,你认识她吗


活死人

他把他装在
一个红木烟盒里
在盒子里的时候
他活着
打开的时候
他就死了——
 
许多的人
和他聊天
喝酒 一起做一些
很文化的事
更有一些人
总是问他一些
死亡之外的
题目
 
他很乐意回答
并且乐意
很开心地
和活人说话


他们自说自话,像是一个人的孤独

右眼跳了三下,他对他说
我还没死,那么你呢
他不说话,摸索着下了床
从客厅取来半杯白开水
习惯性送到嘴边,又轻轻放下 
如此,他重复三次,他不再说话


故乡

任何别的事物,停止了呼吸
而它就在天上的白夜里
播撒无味的月光
大城流浪中的野狗
晃了晃额头照明的故乡
拒绝了那谁——在天之灵的好意


上帝找不到通往天国的路

每年,这个时候,这一天
这个清理现场的夜晚
总会有一道黎明前的闪电
照亮大地上的每个城市
每个乡村,每条道路
每条通往大海的河流
然后一声惊雷,凌空炸响
撼动一下地球上的某个局部
然后,归为寂静,归为
抱头酣睡的好梦
就在目前,当下,算起来
第三十次闪电,太刺眼了
还没等雷声赶到,就果断刺入 
梦的私处,惊醒每个人仓皇
失措。隔着玻璃向外张望——
好,那时候到了,是时候了
现在,谁说出身份证上丢失的身份
谁就是那个见证奇迹的人


那些人的心事留在了床上

他坚持扯着呼噜,在洗浴中心
时断时续,像个老去的妇人
一会走进厨房查看水是否烧开
一会又到院子里,招呼客人
他总是有节奏的忙活着
即使死在了梦里,他也不会忘记
那只卧病在床的家猫
还在佛堂解释一团滚动的毛线


喂,谁谁?

夜晚十一点,我会准时
取出一部书,放在床头上
我知道这部书的作者是谁
一直在找他。我早已过了
只须读书,不问作者的年纪
事实上,倘若我读一节文字
一首小诗,仍读不出它的作者
那么毫无疑问,我会用到羞耻一词
尽管这是我在所有文字里
第一次用它置换崩溃的悲伤


一只,公猫或母猫

我们在生活,还在模拟另类的
生活。而猫不同,它在另一空白里
我们能判断的,不像是结果
看着它们在眼前呆萌,柔弱
软软的睡觉,醒来,似笑非笑 
我们可能以为,它们太需要人类
无论出于什么心理,安全或依靠
我们喜欢自作多情,自以为是
在猫的眼里,人类,配不上
一个逗点,一个句号。懒得理你
猫总是这样,孤独、无聊,这样或那样
它的出现,不管在谁谁家里(咱别牛逼)
即便相处,天长日久,你仍不能
理解一只猫,只是一只猫,而的确
又是一只游戏的猫捉老鼠的猫
我在前面的文字里,使用了“它们”
完全不可能是你见到的任一
一只猫。是的,一只猫。喵——
算是回答,你满意吗?喵,喵喵——


春天了,做爱去吧

肉体配合着灵魂
适合在黑夜的房间里
欢娱。很多的时候
只是肉体寻找肉体
像只猫跳上窗台
对着地球上的族群
呐喊”给我自由”
而它身不由己的体内
那个从不曾露面的过客
爱他肉体里的人质
不经允许,擅自啊
赠予一件粉色的
猫一样玩皮的小兽
因为厌倦,跳窗走了……


消失的猫

一只猫做了另只猫的替身
一天到晚,喵喵喵
多了一声,烦恼
少了一声,它也烦恼
很少有那么几天
它居然做到了不多不少 
而另只猫,一声不吭
趴在了地上,先是
看着自己的影子消失
接下来它用借来的舌头
舔去自己的尸体,不见了


是的,安全了。无害的你

是的,安全了。无害的你
他放下手中的家什
一把镰刀或斧头,枪
或者填满火药的武器
或许也就是一支工整书写的鹅毛管笔 
他收拾好现场,塞进公文信封
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他提笔
写下”此地无银”几个汉字
借用皎洁的月光覆盖起来,整整齐齐
心情一下子漂亮了许多
深刻、迷离而朦胧,这样就好
他又重新打起了精神——


来,咱们一起撒谎吧

既然他们无耻的撒谎,不!
他们天生就是那样。那么好吧
来,咱们一起撒谎吧
咱们对着他们喊
我们服了!我们服了!
假如我们也和他们一样
世界末日会不会加速来临
一觉醒来,就在明天早上?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