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任洪渊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6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任洪渊简介

(阅读:525 次)

任洪渊 (1937.8~2020.8),四川邛崃人。196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曾在首都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任教。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作家、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1977年开始发表作品,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与诗学合集《女娲的语言》、汉语文化诗学导论《墨写的黄河》、多文体汉语文化哲学《汉语红移》等。

任洪渊的诗

(12 首)

冬天,冰的湖

我凝思。连浪
也停泊了我的静穆
喧哗成冰,不愿意
有一声独语遗失

我的波声远远没有说完
我却更爱这突然的沉默
沉默,不是等待回答
我倾听自己,回声四起的静寂


蝴蝶

飘落的春天没有死去
我在地下枕着它
飞起,飞着花瓣和芬芳
我是蝴蝶,要把花瓣都扇成翅膀

连落花我也追到地上
用更多更多的卵,蛹,蝶
把跌碎的色彩衔回枝上
再扇成飞翔

但我总是这样轻
我从庄子的梦里飞出
飞过李商隐的梦,像是一种光
翩飞不起一片雪花冷的重量

不愿在泥土里再重复一次了
我要飞进一颗更年轻的心灵孵化
蝴蝶是我,一个飞动所有季节
缤纷所有季节的狂想


《眼睛 ,眼睛》节选

眼神,从哀,从戚,到悲绝
那是可以凝眸凝视的眼神
可以出离日光,出离星晖和月色
那是可以反观反顾的眼神
可以背对日晦,背对星陨和月缺
从地上长埋骨骸的坟茔
到天际长望而望不尽的眼睛
比极光,比赤道雷电更熠烨
又一双童年的瞳仁,又一双青春的憧憬
只要有一双眼睛在闪烁
就不曾有逝者
逝者的目光
千年的瞩望,千年的回眸
在孤独的眼内,一瞬一瞥
因为看不见自己的看见,盲目
因为看见自己的看不见,极目
是火也是水,目光,目光
回到火,长河流转的太阳
是水也是火,眼波,眼波
回到水,太阳运转的长河


秭归屈原墓

我不信
那芳洁的荷衣,和兰与蕙
缀成的华美的花环
已经被大地永远收回
埋在这座坟茔

我不信
那顶山一样崛起的峨冠
和腰间嵌着星月的长铗
也埋在这里,变成了泥冢的土
再没有来寻找这冠这剑的人

我不信
那以前额叩开过天庭门扉的头颅
再也撞不破地下死亡的门户
那双手臂,那双抱起过崦嵫山
匆匆落日的手臂
能平静地抱住墓上一天一天的黄昏

我不信
那上下求索的脚步,最终
就走到这里停在这里
那漫漫的漫漫的路的终点
就是回到起点,结束在故园的家门
那飘风,云霓,凤凰
以及为太阳驾车的羲和
载他周流四极,却载不起这一方坟土
也在这里邈远散去,踪迹难寻

我不信
那对天发出的一连一百七十多问
就这样被一堆泥土填满
地上给他的最后回答和最后一问
竟是这一座问也无声的坟 


第一次命名的新月——给女儿

那么多文字的
明月压低了我的星空
没有一个



等你的第一声呼叫
抛在我头上的全部月亮
张若虚的
王昌龄的
李白的
苏轼的
一齐坠落
天空是你的
第一个月亮由你升起

词语击落词语
第一次命名
你一个新的主语
孤零零诞生
抗拒死亡穿过词与词
遥远的光年
追回所有的象形文字

你的新月依旧圆在
苍老的天空
几千岁的童年


东方智慧(组诗选)

她,永远的十八岁
十八年的周期
最美丽的圆
太阳下太阳外的轨迹都黯淡
如果这个圆再大一点爱情都老了
再小男子汉又还没有长大
准备为她们打一场古典的战争的
男子汉还没有长大

长大
力血 性和诗
当这个圆满了的时候
二百一十六轮满月
同时升起
地平线弯曲火山 海的潮汐
神秘的引力场十八年
历史都会有一次青春的冲动
红楼梦里的梦
还要迷乱一次
桃花扇上的桃花
还要缤纷一次

圆的十八年旋转
老去的时间面容 记忆
纷纷飘落
陈旧的天空
在渐渐塌陷的眼窝塌陷
十八岁的世界
第一次开始

年岁上升到雪线上的智慧
因太高太冷而冻结
因不能溶化为河流的热情而痛苦
等着雪崩
美丽的圆又满了
二百一十六轮满月
同时升起 


1972 :黄昏未名湖



红卫兵甚至改变了太阳的名字
只剩下这一湖未名的水,未名的涟漪
我来守候湖上一个无人称的黄昏
直到暮色,从湖心沉落塔影和我的面影

在看不见面容的时候,面对自己
一个逃离不出自己的人
不敢失踪不敢隐形不敢匿名
尤其不敢拒绝和放弃

我侧身走过同代人的身边
半遮蔽自己的面貌和身姿
畏惧自己嘴角的轻蔑,眉间的怀疑
畏惧哪怕一瞬稍纵高傲的眼神



守候在湖上,一双映出我的眼睛
一双眸子的颜色改变天色的眼睛
那是红卫兵不能红变的眼色
那是两湖未名的夜光,未名的晨曦

是爱的绝对命令,她
以身体的语法和身体的词法
给我的名词第一次命名
动词第一推动,形容词第一形容

在禁地外,禁锢外,禁忌外
她是不容许被改写的天传文本
红卫兵的名词无名,动词不动
形容词失去形容,失尽形容

湖上,洞庭波远潇湘水长
娥皇,女英,是神
巫山云,雾,雨的瑶姬
和洛水流韵的宓妃,是半神

隐舟在五湖烟波,西施
多一半是个体之上的家和国
一切从她的眼睛,波去,雨去,烟去
她第一个是人间的,个人的



自己给出自己生命意义的
我又多么愿意长映在她清滢的眼里
从我天骄的风姿,风华,风仪
到天成的人格,天纵锋芒的词语

红卫兵以红太阳的名义
却走不近一泓照人的湖水
我守住一湖未名的涟漪,和她
等待我命名的眼波,守住自己


1967,我悲怆地望着我们这一代人

我悲怆地望着我们这一代人
虽然没有一个人转身回望我的悲怆
我走过弯下腰的长街,屈膝跪地的校园
走过一个个低垂着头颅的广场
我逃避,不再有逃遁的角落

斗人的惊怵,被人斗的惶怵
观斗者,斗人与被人斗的惊怵与惶怵
不给我第四种选择,第四个角色
跪下了,昆仑已经低矮
黄河,在屈折的腰膝曲折流过

为太阳作一份阳光的证明
我们生来有罪了,因为天赐
自诩的才思,灵慧,
自炫的美丽
不是被废的残暴就是自残的残忍
残酷,却从来没有主语

谁也不曾有等待枪杀的期许
庄严走尽辞世的一步,高贵赴死
不被流徙的自我放逐
不被监禁的自我囚徒
不被行刑的自我掩埋

在阳光下,跪倒成一代人的葬仪
掩埋尽自己的天性,天赋和天姿
无坟,无陵,无碑铭无墓志
没有留下未来的遗嘱
也没有留下过去的遗址

去王,依旧是跪在王庭丹墀的膝
去神依旧是,去圣依旧是
顶礼神圣的头,躬行神圣词语的身体
100年,这就是我们
完成了历史内容的生命姿势?
                                
不能在地狱门前,思想的头颅
重压着双肩,不惜压成脚下的土地
踯躅在人的门口,那就自塑
这一座低首、折腰、跪膝的遗像
耻辱年代最后的自赎

也不能继续英雄断头了
尽管我仍然无力在他们落地的头上
站立,那不再低下的尊严
从第一次用脚到第二次用头
站起,我的19世纪没有走完

但是我的头没有站立就偏侧倾斜
在20世纪,枪外炮外一个人的战场
头对心的征服与心对头的叛乱
二千年的思想,没有照亮黑暗的身体
重新照亮思想的却是身体的黑暗

第三次了,假如在我的身上
有19世纪的头和20世纪的心
假如一天,我同时走出二个世纪
用头站立——在历史上
用心站立——在今天


黑陶罐里清莹的希望

又是洪水。混浊的泛滥
只有你的眼睛
我最早的黑陶罐
存下的一汪清莹
我和你相对
大火不熄。书籍和画卷
焚烧着你美丽的影子
你笑了,蒙娜丽莎的笑
才没有在唇边枯萎,没有成灰
我和你相对
不知是第几次崩溃。我不再担心
罗丹的《思》也被打碎
有你梦幻的额角,白色的大理石
都会俯下冥想的头,倾听
我和你相对
有过洪水。大火。崩溃
一个由你眼睛完成的形象
在你的眸子里,我看见了自己
黑陶罐里清莹的希望
我和你相对 


远眺卡拉瓦乔20岁的脸

那些几乎石化的欧洲人,曾经从希腊石头青铜
的残躯断肢上找回他们的生命意识。
如果重回佛罗伦萨,我们还能不能够在
大理石的嘴边呼吸、青铜的头上思想,壁画
油彩的眼睛里自认和自我肯定?
 
远眺卡拉瓦乔扬起大卫20岁的脸
在米开朗琪罗永远少年的大卫身边
非利士人连同无数个世纪溃退了
不到成年的生长抗拒着时间
他的四周,纷纷凋零的阳光
 
同样的萌动,卡拉瓦乔的大卫
预感到衰残,渐渐在脚,在身,在脸
渐渐迫近他的鬓边
衰败的头颅就是哥利亚的头颅
能够第二届青春吗?他自刎
衰老的头颅,在衰亡之前
再一次扬起大卫20岁的脸
 
剑锋,还斜横在胸前
乱发的断头,提着
停在落日掷地前沉重的静止
那是断绝衰朽的一剑
一个身躯的两个头颅,隔剑相觑
衰老与青春最后的对视
映着脚下血色中的暮色与曙色
卡拉瓦乔在两张对望的脸上
凝视自己
 
远眺卡拉瓦乔20岁的脸
像是破空,又像是扑面
波伏娃百年诞辰的巴黎,近在波伏娃
1952年转过身去的背面裸照后面
鄙弃的,她长久背对半个时代
没有萨特
是只有波伏娃的身体纪念波伏娃的思想,
还是天演的思想,也等待桃色身体的怀念?
而我,不转身爱脸也爱背面
 
再一次叫出:人
就在狮身人面,闻声倒毙
在俄狄浦斯脚前的地方
他那一幅扬起20岁的脸和她
那一帧妩媚着年化的背面,突然
重回元初的双性同体,同时
面对和背对我的今天


初雪

我开花了
水的花,洁白的缤纷
 
我沿河开着不败的花
我的花丛丛涌向岸
在浅滩已经凋落
我的花簇簇涌向船
在舷边已经溅落
连戏浪的水鸟也衔不去
我的一枝花朵
在羽翎上已经零落
 
我的花开成海
花的潮,潮平潮涨
那不过是开在也谢在
我心中的花
不能在土地上开葩,哪怕一束
靠近太阳,在长天在阳光里
变形,白色的花萼
也云过
也雨过
我最后纯粹的花暴,倾覆
 
我又开花了
纷纷的白火焰,烧毁了冬天
开了,我的花事在花里完成
再开,我的花时从花下开始
我倾洒平野,高山和深谷
一切已开未开的花薮
淹没


远方

我走回童年  走回
我的十一岁  身后的群山拥着走出
还能第二次出发吗
走不出的眺望  在故乡

故乡  我一步就走进汉代走进
司马相如堆砌成了赋的岁月
走到今天这么长
走不到的远方

远方遥望
我四十岁的背影
我少年的脚步  害怕启程
走不回的回头  在远方

只有我身后的群山  不肯退转
还拥着一个个十一岁的早晨
走过我  远方
倒下再多的背影也遮不住的
远方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