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若离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562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若离简介

(阅读:736 次)

若离,诗人,作家。中国诗歌万里行形象代言人,华语诗歌春晚爱心形象大使,中国诗歌春晚首任形象大使,国际诗歌游轮首任形象大使,全民悦读北京阅读会形象大使,香港金马凯旋集团以及多家文化企业形象代言人。2014年成立“若离文化创意工作室”。已出版作品:《若离诗集》《那些迷途的青春》《若离散文》《与春天对望的女子》《路过你的忧伤》《最后的慈悲》,另主编文学作品多部,多次获重要文学奖,中国邮政连续五年发行她个人肖像明信片以及肖像纪念邮票。

若离的诗

(18 首)

她说

她说越温暖的时候窗外的风越大
她说体温不会说谎
白色的灯光,白色的墙
白色的床单,时常会使爱情在深夜悲鸣
风像是从地府吹来,或者路过人间
在八月,仅隔一层玻璃窗
她就能闻到妖的味道
窗外的走在大街上的
看上去都很像人,她说
留在床单上的影子在白与黑之间
语无伦次,诚惶诚恐
她说那不是温室,越甜蜜越接近地狱
她说如果这房子是她的
她一定会在风起时,将玻璃窗撤下或击碎
因为她相信风,却惧怕风声


受伤的月亮

你还是原来的模样,只是你憔悴了
我离开故乡的那一年,那一夜
你为我编织一床皎洁的梦想
当我去了那个名为梦想的城市
你一路狂奔,从此流浪

那时我的房间很小,窗台更窄
蟑螂路过都会被挤得啷啷大叫
意外的是,你竟在我的梦中歌舞
我感动得忘记流泪,却学会了嘲讽 
我多想邀你共舞
可我怕无名的夏虫,惊扰你圣洁的美梦
怕你圆润的身体,被挤压成弯弓
于是,我将你寄居在别人的屋顶
将你囚禁在稿纸里,左右你一生

这些年委屈了你,没给你名分 
却总在狭隘中求生存
看你现在的样子 
瘦得如一弯弓
那个曾经皎洁的梦想,梦中的歌舞
竟是我一生的负债与噩梦


梦里下了一场雪

这一场雪复制不了相知的梦境
就像眼泪无法将思念还给过去
从一个没有冬天的冬天启程
沿着铁轨延伸的迷离
寻找一场纯如雪的记忆
铁轨将记忆拉得很长很世故
开始的时候圆圆的很像梦
后来被车轮锯齿为凄美的断句
读着像诗但却不是诗
日子争分夺秒地老去
青春只剩下混着方言的旁白
从一个年轻的城市偷走一段古老的爱情
从一滴眼泪中学会酝酿一首诗
在没有冬天的冬天
在失去梦境的梦里
我遇见了一场雪
潇潇洒洒清清白


无题

如果月亮选择继续流浪
我永远只是背影不做前方
如果浪花从此不再安详
我永远只是左岸不做千帆
如果遗憾可以剪裁
我永远只是过往不做虚叹
如果思念可以埋葬
我永远只是春泥不做落花
如果今夜月满彼岸
我永远只是海角不做天涯


谎言

在没有裸露之前
那是一幅多么高贵诱人的模样
你无法抵挡 于是决定与它相爱
当它将脸上的涂料与香精卸下
掀开华美的外衣 一丝不挂
呈现眼前的是
一张尖嘴猴腮的脸
一堆发黑的骨头
一滩腐烂的肉


时间之外

被谎言宠幸过的那些岁月
在一个雷雨苏醒的清晨
背着沉重的枷锁
在时间里逃亡
如果雷与雨选择继续缠绵
或许我还可以把落霞当着曙光去崇拜
然而谎言是逃避不过时间的裁判
曾经相爱 源于时间之外


爱情

以一种伟大的姿势
吊死在金碧辉煌的摩天楼中
来往的人群用一千种眼神去仰望
一个老乞丐经过
很淡定地说
不就是一个干瘪的面包吗
那是宠物们的最爱


遗忘

走了那么多的路
脚下还是远方
我走不进你的城市
你也记不起我们是在那条路上相遇
或许五月记得
或许枝头明白
这些都不重要
背影远去了
没有故事的春天
很容易被遗忘


杜鹃花在四月呕心沥血地开 轰轰烈烈地爱
有一千双眼睛在互递爱慕
有一万颗心 中了花毒
如果还有两只蝴蝶从坟墓里飞来
想必将会是一场有血无肉的旷世灾难


蝶恋花

取暖阳煮酒 吟一首小令
醉卧花间 惹得蝴蝶从宋词里飞来
花朵以最古典最诗意的姿势
绽放于千年的古道 清风徐来
蝴蝶飞越沧海 生死茫茫
煮酒 煮一壶花间的柔肠
暖阳 烧焦了最后的芬芳
四月的韵脚在一首小令里逃亡
暮色中笛声卷来古老的惆怅
蝶恋花 恋的只是花正香
花念蝶 念的是那断肠的怒放


怕坟墓勾起眼泪的忧伤
怕春雨击碎思念的倔强
怕银钱燃尽人间四月萋萋芳香
怕纸花粉饰不了天堂里的流浪
种下一段蚀骨的凄凉
温暖故乡的坟头
带上坟墓里的宣誓
从孤独走向另一种孤独


玻璃杯碎了

第一次发现它会喊痛的时候
它已粉身碎骨
这屋子里最安静最逆来顺受的是它
水电不交费会停
植物或鲜花不浇水会枯
关于它 我花十来元买断了它的一生

春风从门缝里挤进来
杯中的水蠢蠢欲动
阳光拂过窗台
窗台上的百合心花怒放
只有它固执且优雅地在冰与火的岁月中
默默无闻地完成一个杯子的使命

我的一个漫不经心的起身
结束了一个杯子孜孜不倦的人生
它碎得很撕心
我却无动于衷


画地为牢

我相信这世间没有一把锁
能够锁住青春的匆忙
没有一扇门
可以抵挡梦想的锋芒
我也曾一度固执地相信 所谓的“牢”
只不过是错误与正确之间
隔了一堵屏蔽自由的墙
风一吹就倒
这堵抹杀时光的墙
或许永远都插不进我的生命
凌迟在歌声里的铁门铁窗
只不过是盛世中的一种假象

当脚步忘记归途
心在雨中哀歌
一切虚无的存在
刹那间也可以平地竖起坚固冰硬的牢房
尽管无门 无锁 无墙
心若是路过
所有的芬芳 都即将被判刑为死亡

真实的牢 是将一切罪恶逐渐改良
画地为牢 是用一颗纯真的心去祭奠一段错误的时光

我不相信春春只是为了诠释匆忙
我不相信梦想在屋檐下就忘记发光
我更不相信今生的牢
是付出真诚与善良后所换回的墓地
画地为牢 多么愚昧的矜持
我们明白 只是走不出


被风吹散的季节

紧闭的心窗引不进季节的清丽
暖黄的灯光无法将另一个世界照亮
凭窗远望
熟悉且陌生的霓虹忽闪忽暗
记忆的远方来不及躲藏
离人的眼泪将黑夜妆点得这般忧伤
风吹不透季节的密秘
黑夜无法抗拒梦的哀婉
许多故事错过欣赏
风来 吹散一季花香
风过 捡拾一池彷徨


一、

说是别离 只不过是将阳光拐骗到另一个城市
欲说伤心 只不过是一场雨与另一场雨的百感交集
昏睡的行旅被囚禁在车厢里几近断气
我以一个离人的身份
与过路的风景切磋心情
时速将身后的大山与矮屋抛弃至古代
车轮将离人挟持到一个未知的新世界

二、

从四月的头顶走到脚跟
一米的距离丈量出百万分的心境
从一个雨天走到另一个雨天
一样的天气遇见不一样的人生

三、

假如我是一个离人
我就得学会接受陌生
安逸让人变得平庸
离别是将一颗空了的心
变成一个有故事的人


无法原谅

不是所有的错都能申请原谅
就好比太阳不能绣在国旗上
"君之代"永远不能在天安门广场奏响

不是所有的错都能申请原谅
就好比黑夜不能接受太阳
月亮不能挂在雪源上

不是所有的错都能申请原谅
就好比玫瑰不能为第三者绽放
绿荫不能落在帽子上

不是所有的错都能申请原谅
就好比鱼儿不能飞在天上
小鸟不能在女人的底裤上歌唱


表白

过期的表白仿似隔夜的茶
再怎么加温也品不出最初的优雅
可是藏在心中的万语千言
不经历真火千锤百炼
又怎能织成忧伤后的繁华
心中未曾消亡的牵挂
如磐石压在心头
每一寸光阴的游走
每一次惊艳的回瞬
如云朵坠入银河
如青春葬入坟墓
没有预谋的结果
受伤的秘密期待磊落
或许你还不能领悟
表白是对灵魂的一种解脱
尽管结果就是没有结果
反正过期与有期都己失去光泽


清寂的岁月

清风把黑夜的黑 吹向孤独的心
孤独的心比黑夜还要黑
站在比悬崖还要悬的地方
孤独的灵魂对失宠的崖底产生了幻想

太阳把温暖重复地倾泻在金碧辉煌的宫殿
宫殿里的秘密比土豪金还要刺眼
雨声惊扰了 被遗忘在每个角落里的清瘦
清瘦的岁月在眼泪中找到了尊严

四月被遗弃在没有春天的春天
孤独的人把黑夜当着情人来睡
春天读不懂四月的漠然
黑夜与心事激情缠绵

清风吹不散黑夜的黑
黑夜掩饰不了内心的苍白
离悬崖最近的地方是生离死别
比生死离别更可怜的是清寂的岁月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