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若兮兰嫣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63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若兮兰嫣简介

(阅读:567 次)

若兮兰嫣,本名兰灵艳。内蒙古通辽市人,蒙古族。现居北京。自由职业者。乌鸦诗馆发起人。

若兮兰嫣的诗

(6 首)

自然之声

与一棵树对话
松柏,杨柳,甚至荆棘
周围必然有鸟儿飞来飞去
画眉,百灵,麻雀
乃至于我所钟爱的乌鸦
她们都是我的姐妹
与我血脉相连。夜晚
我甚至会爱上她们中的一个
找一处开满桃花地方
唱歌,跳舞。天空多么辽阔
草原多么辽阔,狼是我的近亲
每一声呼啸都是一段寂寞的呐喊
一程山水一程孤独

经历了这些之后,我会靠着一棵树
睡下。梦里依稀
风吹草低


在仲夏的雨声里幽远

雨中的西塘
所有的名词自动转化为动词
石头的笑声
清如羽毛,摇一摇
就醉了嬉戏的孩子们
草帽 白的,黑的
花花绿绿的,宛若
西塘的云朵,一朵一朵的开着
多么像江南的油纸伞
一开一合便是一个雨季

夜晚,百蛙齐鸣
从石缝里,草丛里
淤泥里,树林里,薄雾间
从四面八方
一直到天上


香尘



香樟。紫檀。黄花梨。
嘉福寺早于这些物种。媚娘
结了又结的长发一直向下
无剪。无解。无法言说
越来越长的日子变得越来越短
短成一炷香的时间



铜锅煮水
煮光阴。朝代在龙泉的泉水里更迭
“其所诵时,一城皆闻之
如在庭芜之下”。草木凋零
拐角处,风景还是旧时的风景
一双红酥手,用一根丝线
垂钓浩荡之水。此时的元公主已在风景之外
接纳来自四方的朝圣



石鱼
墨绿色的石鱼,心是墨绿的
鳞片是墨绿的,骨头是墨绿的
泡沫成石。把时光做旧。水域也是旧的
像你的旧诗词里的旧标点
长满青苔。
鱼尾长出的新草,默诵
读佛的唇语。昨夜陨落的晚星
才是伫立千年的正因
那时,你恰好扭头望向南方



骚人墨客,于流杯亭
饮朝露,饮风月,诗词歌赋
总不过是“曲水流觞”。在背阴的地方
与自己博弈。你写诗时
是我的浪子。不写诗时
为卸妆的花旦
轻轻抹去粘在腮边的
旧饭粒



穿过四九城。戏台上
银枪挑落冠带
为红颜。谁做了谁的君王。君王
君王,默念的名字
与燃尽的香尘
与空荡荡的蒲团
与大殿的木鱼声
隔了整整一座
潭拓寺


女人之术

一、遁术

喜欢吃香椿
冷拌,热煮或者滚油
昨夜,我把自己变成了椿树
孵化栖息在枝丫间的鸟蛋
然后和一群蚂蚁一起
蛰伏


二、心术

采摘桃花灼灼五朵
清洗  置透明的玻璃碗里
隔水蒸21分钟
微凉时,加春蜜一勺


三、媚术

阳光直射在影子的背面
光阴变得黑白分明。窗外的牵牛花
一只七星瓢虫悠闲地爬来爬去
拉上窗帘之后,光柔弱无骨
2107的音乐越来越像
床被摇动的声音。浴缸正在预谋一场雨
碎光 衣物散落
都不及春桃那么咧嘴一笑

四、妖术

更多的时候想做你手里
紧握的玻璃杯
鼓鼓的杯肚
多像怀了孕的麻雀
你一次次不断续热水
温度刚刚好
只是,你要小心的捧着我
别把我碰疼,碎了


五、柔术

藤,努力的向上爬
爬到一个高度,生一次小孩
然后,长出新的枝蔓
若干年以后,那棵树
生满了花朵


之间

此时,月光照在格子窗上,影子微微摇动。有一只蛐蛐儿在你的小脚趾上爬行,夜包围了整座城。于是,草木之白落进你和我的人间。----题记

【一】 安静

大海。草原。木槿花。鱼腥草
话题之外疼痛占据上风
一只黄蜂飞来飞去,甜蜜和痛楚
入侵我的四肢百骸。千里之外
“雪,落在耶路撒冷”,那个包着头巾的老妇人
行色匆匆。古兰经渡了谁
圣经渡了谁。佛经又渡了谁

世人皆在诵经
藤蔓刚好爬过窗台,晩夏
有枯燥的蝉鸣,有此消彼长的担忧
唯独你给我的是一片海
晴朗之蓝

【二】 之外

地毯很美
镂刻的牡丹
滴血。夜孔雀侧卧,露出洁白的
后背

最近的那张床铺着白色的床单
那些会飞的昆虫以及树木
骨头,血液,甚至毛发
白的如此彻底。惊醒之后
有许多的黑慢慢生长,密不透风
一只乌鸦
在黑白之间

【三】 之幸

老电影。旧唱片。一切如故
翻新的道具却是崭新的
我在京都听见寒山寺的水
流过青石板路。一阙新词填了多少
新情怀。还是不说吧,今夜
在旧上海的奢靡里挑选优美的旋律
妲己的身段,西施的织锦,月娘的忧郁
加上赵飞燕的轻盈只为你一人
演一出倾国倾城

【四】 之内

只抽取一小段骨髓雕刻成好时光
放在你的口袋里,随你一起坐公交
挤地铁,和无聊的人吹牛
有流星的时候你也会对着我
说几句私房话。不眠之夜听你
数数,从一到一万,又从一万
数到一,把羊群数到晨曦
你的茶香总是淡淡的,多么像
戴望舒的紫丁香,或者江南不知名的树芽
偶尔也会随你登高望远,对着日出呐喊

最喜欢你坐在夕阳下的剪影
孤独的很高贵。只有下雨的日子
你的右手紧紧攥着我
生怕我被
淋湿

【五】 之色

杏树枝越过
海与海之间的陆地。陆地狭长狭长的
有昆虫,有鲜艳的颜色,有会飞的树籽
隔世的疼痛隐藏在太阳底下
影子在我的后面或者前面
一个尼姑迎面走来,着土黄色的袍子
听不见木鱼。广场上的时钟敲了十二下

咖啡厅坐满了人
光,安静的照在女人的大腿根上
我叫了一杯茶。杯子上的玫瑰刺了我一下
又刺了我一下。第三次让我鲜血直流的时候
杏花开的正糯

2016年8月31日于北京

【六】 之蓝

如芷,如麝,如山寺外的石阶
如对面小店里重复的脚步。开门
关门。关门,开门

音像店回放的《乌兰巴托的夜》
让我。让我想起故园的闲
此时,我不是我,蓝也不是蓝
是浅浅的夜,是淡淡的远
是唱歌的那个人对自己说
“不许掉眼泪”

【七】 之云鬓

那时,我不梳头
没有好看的发卡,不去理发店
修剪头发。一朵海棠常开
左鬓或者发梢
那时,不长白头发
那时,不听情歌,也不听悲伤
那时,街上流行黑皮鞋,唯独我
穿红色的绣花鞋,让裙子恰好盖住小腿
那时,你送我的蓝围巾
风一吹,就抖出一串笑声

【八】 之晚

晚秋,竹席,风柔软
“但愿”在“但愿人长久”

喜欢草莓,喜欢紫竹调,喜欢看对面的男孩子
为那条白裙子梳头,读诗
买金黄的桔子
晚霞黏住鸽子
鸽子落在四合院灰色的瓦片上

【九】之灵

一些人叫我妩媚
一些人叫我妖孽
一些人叫我恶魔

而我
如此的渴望
做你的
小妖精

【十】之慢

时钟看穿白露
露水打湿的浅秋
无霜。无佛。无归期。
还是不要提起北方吧
那里霜白露重。草木凋零
也不要一再提及青花瓷和青铜器
或者那件老旧的旗袍

隐去贵重的光线
只道“天凉好个秋”
天凉
好个秋

时光旧了,旧成了一部老机器。我也旧了,旧成了一段老时光。-----后记


江湖引之青灯碎



厮杀由隐去几个名字开始
没有硝烟,武器不冷
文字是温热的,仿佛女人泪
越过零度线,就变成了屠刀
到处是残垣断壁

而我,和众多的麻雀一起
被这场血色浪漫所淹没



被招安
撕开的裂口
依然漏风。芒刺在背
在阅读了青灯录以后
一把黑色的利剑出鞘
崭去野草,连带那些花朵

再一次突围。期待与你
走到明天的彼岸



离开这座古刹,我变成一条鱼
试图修炼成一座珊瑚
换取你三千里春色,风雨无阻
我没有羽扇纶巾
只能一次一次的沉入海底
即使路遇海盗,也不曾
退缩



故意隐去那些如果,一场虚构的烟火
足可以麻醉我的痴迷。给自己下蛊
俘获自己的影子。云上的日子
或远或近。我以为我爱上一座城池
种植一万亩麦田,点燃自己
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守望者



与你为邻的日子
安静的在我的名字里种植云朵
蜜蜂和蝴蝶,纷至沓来
期望在一首长诗里终老
不计前因,后果



忙碌的时候,屏蔽窗外的风声
雨声入耳时,我试着屏蔽自己
屏蔽你和最初的厮杀

浪漫,始于血色
止于血色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