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潘黎明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50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潘黎明简介

(阅读:825 次)

潘黎明,笔名云楼七狼,男,70后,生于海神妈祖故乡福建莆田湄洲岛。2010年接触网络写作,以北京文艺网,中国诗歌流派网等为主要阵地。现为后语言主义写作成员,民刊《湍流》编委。湄洲岛我的艺术馆策划人。

潘黎明的诗

(14 首)

埋进墙里的手提箱

我不能在民间消失。当我行走,我
所能依靠的,那带露的端午插在艾草里的,
那比雄黄酒更雄壮的旅行,

那比远方更远的旅行箱,
那只叫黑子的狗,
它目光明亮,它狂吠不止——
而我仿佛母亲眼里旧了的少年,
仿佛一颗红枣的心跳,
仿佛一朵五色花,缓缓地 

在民间走失。


他从东方走过

落日死了。该有一座桥,支撑着
他的僻静。也该有一场大雪,
在半夜降落。在被嘴唇挡住的诞生之地,
忘了替他伤心的女人哪,
该有一根苇草,因为祖国的缺席,
而从青山之巅,送出
小溪。


赶路

把墨水稀释后
我认出了诗人中的诗人
我一手伸出
铁窗,失神,白色的地区
东亚的尘土,欢迎我受难的
酒店——
诗人将至,一幅名画将在海上盛开
举杯者向明月致歉
朗诵者如初生的婴儿——
落地的鸽子飞起
我们的一生
有山
有水
有海之南
有战栗
有烈士,与被囚者
对应着
明日之


铁道与泛政治狂想

无产者的嘴巴都已贴上了封条。黑色的潮水,
赢回了叙述权。
当我回望铁道,人民已一贫如洗。
甚至,除了运转,在巨人的前夜我已
看不见苦难。

但是那海外的甬道迸发火光,
释义者把我运送至高处:
“密传的窗户渐渐地远了,你动荡,你就是激烈的月光。”


逆流

我从不怀疑政治,比起怨恨,比起秩序的
酷热,我更不能怀疑
女性的肉体,或者男性的诗学。
“你有时更像一个女性,而不是诗人。”
南方的表达欲柔软,古典,温润。
在前夜,在大墙之外,在赴死者聚集的芬芳里
南方的铁道搭在海子的肩上,

与杰出媾和多次的死亡啊,
如果可以代替,如果内心的温暖被当作颓唐,——
如果我能迎着什么去死,

远方必有大事发生:
女人们狂饮不醉,而我轻歌,怀里抱着大鸟。


菩萨戏

像台上的主角一样,他们似乎
不带着耳朵来。

只带着长木椅
幕布与道具都是干净的。刀也是。

刀鞘,带着倾听的意愿,
一浪高过一浪的菊花,

在他们怀里上升。台上的杀戮
没有秩序,没有等级,训练有素。

菊,盛开如我母亲的凝视。菩萨
拥抱她。擦拭她眼角的花朵。

带刀剖腹的人,一再落入宿命。
菊花,抵死灿烂

我的母亲,在刀光前
也变得热烈。


论某个人的膀胱



一个失去自我的人
我对他的身体
及至他身体的某个部位
失去兴趣



或是我也老了
脆弱地理解了祖国
对逝世与死亡的命名



仰望星空,钓鱼的人,潦草,迷惘
“革命者”患有疾病,他,他们被追得
无处撒尿
疲竭,黑暗,歇斯底里
从鱼死网破中成功移借器官的
膀胱主义
精于洞察星象与波纹

“吹捧某个个体,那是存心抹杀。”



一个句号。刻骨的阴影
关押着一代人的悲怆
腐朽的膀胱以手抄的形式
写上后制
白色尸骨免于起诉
巨大的声响即刻沉没

我依然仰望星空。北京时间三月十七日
苟且的,暂且的,姑且的
膀胱
用谁的画可以直接为这个新名词做注脚



我真的是老了
我的双脚还在祖国的大地上
一只直哆嗦
一只在舞蹈


在重庆

在重庆,我经常爬坡上坎,薄了公交
轻了红灯,越界时,相戚时
习惯了投币,大声诵读楚王
从长江升起,汉武士从图书馆
檐角落下,
在木桶浴与水煮活鱼流行的时代,
我也习惯了从身上溢出功德——
地铁口弯腰,投截肢者一别
血车上伸手,投白衣秀士一笑
森林里换下猎装,投火烈鸟
一声唤,唉
在重庆,线装书如装订严密的人心
古籍与盲马都在天鹅桥上游弋
而轻雾,而轻雾,而轻雾每天拢起日头,
我,
我,我
我,我,我,
我,我,我,我
像个仰头落泪的罪人


小说家

这灵魂之东。

这热爱的和痛恨的部分。
这默契的已不用再远眺我的人。
这独自面对斜阳雕凿情节的,把大海
捏成庞大集团的老头。
在鹰落的路上,他已草拟好细节——
去远方,去想念皮革的荣耀,去装下
所有的衣物,去拥挤的
人群中恋爱。
将雪片放逐人间。

在背阴的山坡上,勒住灵魂之西。


一声啸咽,出火的黄铜在燃烧。
钟点远去-----
午夜的流水线牵引地铁与浮肿的k线。
谁能占有钴蓝?又在开启者的视线里
消失。
界限也是献辞吗?铁的流盘,
以壳安魂。
夜归者一似武士,黄金从此伏案。
我以判官的完美,改写俗众的
故乡。

出火的黄铜愈加明亮。我以口水
灼金,
解释时代与衰亡。

故乡如脉搏。诗书微弱。好似虎的萍踪。
这往日的丁香覆盖疼痛啊?有无影的手
打出快马。

“你的故乡,是独臂吊车,正运送森林和神。”


雨点

一包夏天的花籽,它们轻撒
这让我想起我爱的女人。她曾经用火

咬住我的黑夜

“我需要一个陶罐。”她用于盛放的一张嘴
在雨中
发出这样的呼声

净瓶里的圣水
在灯火赤裸的托举中
流向谷地

“被花籽取走秘密的男人,今夜,将涌出疼痛。”


身体

毛巾已经旧了,药物也旧了,故地的母亲
旧了。
她好像一位急需医治的人,一位散淡的似乎
可以扔掉拐杖的人。
不表白,也不焚香,独处时就在厅堂
坐定,仿佛自身已成了青山之物。而我
是那穿过眼睫和梦境的人,这一天,我不问雨水,也不原谅我的卑微。
这一天,当我和母亲的目光相接。像极了一位历尽沧桑的人啊,我甚至无法原谅
我的执着。此生艰难,一头短发滴着雨水的
母亲,她眼里明快的光线
此时,压弯了寄存的肉体。她那双找寻的手,
像极了藤蔓,像极了神的旨意,
枝条里的苦,我只有交出死与生的
秩序,木地板上的睡眠
才有了上升的芳香。
我纯净的身体,才会像空出来的一小块时间,
除了指认,令我慰藉的是,它即将
抵临大海。


答应

仍有几滴雨
抚摸着我的旅程

“逃离是不可能的。”
彼岸之我,用雨点审视
远山

潜流的另一端,什么正在返身
正在追问
一枚光的来历

我听见飞蛾的嚎叫
也听见灯火的寂灭

有几朵雨与诗人之死形成呼应
也有几个秘密化为鸠酒

这关联,这替代
落的久了

一场
大雨
开始释放我


风入画

梦幻的蝴蝶,在墙上
发出最微异的声响
有竹叶在引领活着的闪电
他在紧紧跟随

“这浅浅流水,秉烛夜游。”在墙上
南天竹叶,对峙里尔克的深谷
而他坚持站在崖口

“那时间的墙上,风是未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