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欧阳福荣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7 位诗人, 9657 首诗歌,总阅读 49545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欧阳福荣简介

(阅读:530 次)

欧阳福荣,笔名白蘭地。1980年12月出生,江西兴国人。有小说、诗歌散见于国内报刊,并入选《青年诗歌年鉴》等多个选本。曾获2016年第八届“诗意中国·中华世纪坛中秋国际原创诗会”奖、2016年第三届“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提名奖等。

欧阳福荣的诗

(14 首)

野啤酒花

一定有人住在里边。马头琴在沉思
霜冷,狼群在唱时间之歌
马车蹒跚地驶过沙域
白鸽子和柏木的种子,决定
定居下来
青铜从黄昏落下,草原的野性
无法破解,水声
注视着霜、冰糖、雪、尿素、盐和自信的纸片
水果逃离。云烟点燃
一线光
进入一道白墙
白杨树种在自己的生命里
沉睡
隔着灵魂捕捉,藏于玻璃怀念
鸟声摆在桌面上
而蓝色乐曲,呈现出单调
是对火焰新的解释


渔樵问答

婚姻、嗯哼,有点意思
结吧,我脸青
离吧,我脸又红
是的,这是个问题
江山多娇
不要谈爱情
除了油盐柴米
除了孩子
除了酱醋茶,除了玫瑰花
结,或者离
我们都有正常的生理
 
孩子、嗯哼,有点意思
生吧,这是一个冲动的惩罚
不生吧,这是一个历史遗留的论据
风景如画
先别憧憬未来
除了种地
除了晒太阳,除了写诗
生,或者不生
后果都自己负责
 
生活、嗯哼,有点意思
生活是孩子的婚姻
婚姻里,我要自话自说
孩子是婚姻的生活
生活里,我须自圆其说
婚姻是生活的孩子
此时此刻,我已无话可说


袈裟一件,施钵一只,度牒一张
走吧、走吧,就这样装
不是吗
哦,对了,再捎上一支禅杖
好的歌,总是要唱出来,才好
好的话,不要光说不练
光、一寸,阴、一寸,生命、一寸
赤道纠结
风、一寸,一对翅膀、隐形
霓虹灯纠结
黑夜里密密的山林,稀里糊涂
在江南皎白的月光下纠结
珠穆朗玛峰告诉黄河、长江、海
以及大地上不断失忆的人:
它曾经高八千八百四十八
雪知道,就哭泣
泪,流了一地,厚度足足是四点四三米
我不信:你再高,能高过我的脚步?
喜玛拉雅山脉笑了
我累了
一杯米酒,一碗母乳,开始主旋律
醇得真,纯的亲,存心
女神离开地心,时速三百六
辗过春秋、列国
南辕。北辙。
开往春天,现在出发
终点:乡愁



透过玻璃窗的三看

1


迁徙者飞升,倚着宇宙的广阔
鹰隼的手杖被折断,时间长出泥捏的火
历史拍打着燕子那样的翅膀,望向背阴的归途
色调违和的晴空,分离火柴的闪光
雪在一幅人物画中,铺成田野的样子
顺溪而下。剧中人席地而坐
手托一片孤云,移动到酒坛之外继续漂泊
备几副碗筷,撒几丈绫罗
在柔情中感慨万千。目光溢出地平线
重新回眸时,笑的影子被鱼尾抛落

2

墟场的屋檐下,樵夫已醉
作田人拼命逃窜,吉祥棺材铺门口积满雨水
被积水浸泡的鹅卵石,嘲笑垂泪的朝霞归返
干净的墙白得要命,交缠着送行的挽幛
屋外的流行歌曲,绕开尘世的轮回
一个无名的词语寒气逼人,一朵虚假的火焰荒凉
在陶醉的白色之上盘旋。如烈日的虚伪
石阶下,寸草未生
一群蝼蚁族在奋斗,苦海病危
巉岩的峰顶,金和它的使用说明书过期作废

3

第一声鸡鸣,来自乡野
如燧人氏的火,燃着思想者
烧得飞翔偷偷闯入湛蓝的语言
青冈木拦住深沉的河
草木垂下眼睑,化为灰烬
汽车轰鸣,切断烈马弯曲的背
大米、面粉、葱、辣椒,高举憧憬的炊烟
滋生芫荽菜、迷迭香,穿透纸醉金迷喧嚣的夜
火石电光悬挂于半天云中,嚎啕痛哭
松驰的安魂曲,妒嫉如夜行的窃贼


太阳发芽

走路的人和骑马的人,在黄沙里听见
草原在唱大风歌
一匹沉默而耐心的狼
它的气度粗犷
水果还没有成熟
樱桃、梭梭树与金丝枣在负重弯腰
和辽阔礼貌地拥抱在一起
走南闯北的妇女们
带着浓重的口音在谈论各自对宿命论的看法
她们说,所有飞翔的都是不及物元素
但她们没有相应的永久的暗示
恰巧一双小鸟并排落在前面一处沙丘上
它们突然暴露在强光下
看起来是某一种植物刚刚掀土的嫩苗
而这个时候,它们正在争先恐后地讲述自己的故事


废雪

活人躲进一本字典
忙着偷奸装嫩旅游签合同谈恋爱
鄙视腊梅
说什么铮铮说什么铁骨
啊——呸——
呸呸呸
死者穿过桃花
也许
是桃花
桃花呢自个儿笑笑
仍惦念着旧时小小燕子
庙堂啊高高
谈什么苍茫呢关大地屁事
说什么苍白又侮辱脸色
喊苍天吧
奖半壶水龙吟
炊烟袅袅升天有什么好
是鬼究竟还是鬼
是鬼就不该来人间


朝圣的道路

时间的听者,无所谓钟声
让粮食和水退入到方言,让埙和雁鸣鲜嫩
额头与尘埃相握时,甘丹寺的壁画和雕塑噙满情歌
而三步一磕中,布达拉宫拨动着视觉的磁性
那反光的词,已种入大昭寺
直贡梯寺里苍鹰的慢板,慢成冈仁波齐的雪线
色拉寺里的波澜,坐在古井上壮阔
从哲蚌寺取出清凉的盐,统一疾驰的马蹄声
楚布寺头上青葱的云,朝米拉山的岩石炫耀经幡与哈达
小昭寺的所有事物都在深夜醒着,和生活有关
终于匍匐的灵魂,蝴蝶般善良而安静地飞了过去


在大腰丘洇开植物美学

镰刀落下。满指染了草青
那燕子让土地翻飞
嗨!这烟雨哪
现在是九月,没必要谈到苍茫
竹笛轻盈。木客不会再使用水车
晚秋有事物叙述,空旷处可沤上绿肥
无须戽斗,无须笠蓬蓑衣
丝芒草缠绕霜序,与流水低语
汗水渗入光阴,女人们从记忆认出童年
高举镢头。水塘幽幽
鱼绕城终年不语,田角头已无事可画秋风
黄金色,如梦令
满荡荡。竹林那边,相见欢
与鸟相处,一片脚印越来越靠近
谷箩、扁担、蛇皮袋和野草交缠,相帮村落四重奏
番薯、莱菔,各自拔出最隐秘之根
从醉翁亭,从草堂
提取山歌奇迹。人间一片墨绿


海一退再退

所有人都熟悉。那个陌生的地方
天空,提着蓝色归来
独木桥下,尽是黄沙
水稻的穗花,堵在九月尾
“别回头。”
献出这声音的人,固执地抬眼

天空,湛蓝得剩下
七朵云,一个户口簿
一张无犯罪记录证明书
把蛇皮袋口扎好,里边装有一件
的确良衬衫。一件的确卡裤子
一件红色尼龙布内裤
沿着十八岁
出远门的抛物线
用红布条扎紧
送别的人,目光迟疑


庄公十六年注

周釐王不入野,诸侯伐郑
幽地的秋天是半种病。楚国截取了捷径
种植和收割,在病中也算是奇迹
多么安静的屋顶上,白云荡漾
联军的刀剑融入一堆虚空,郑地石玉俱碎
天黑的时候,曲沃伯已荣升为晋侯
低低的青天朝向江水,表露灵山高而归路长
戊戌维夏学历史的少年头戴杜鹃花,骑马唱船歌
一朵朵不知道想找寻什么的火焰
秘藏于上锁的保险柜中
为了最终在夜色苍茫中消隐,少年独自挽夕阳
在已经干涸的江中,坐下来嘲笑自己
未完成的燃烧,石灰骨一样透明


半日晴

钟声,最残忍。
人们都是这样说。

明天,到平阳古镇。
和村里民夫兄弟们一道,荷锄论剑。
一阵柔风弹来。样子很轻。
一朵流云漫天游荡。
一路不见酒香。巷子太深。
撑一支油纸伞,到江南,入庙堂,
不思红尘。不问世事。不见客。

古镇上,有三座山:
一座,太暗,有些重大
一座,高高低低,落些萧瑟
一座青山,恰巧容纳了六月本身

骄日下,任阳光打在后背
到庭院弄一弄闲花
墙外,野草疯长
田间不生烟火
村庄,犹在病中
夜半多雨。梦里,梦到梦不到的梦
后半生,也许是一个幸福的人。


风烛引

一道嘶哑的脚步声
打湿许多个月份
与赞美无关
院子里篱落簌簌的清香
荒芜乡下的土地上的阳光普照
拨弄深色的夜晚
陪我一起长大
月色那般地皎洁
整夜,整夜,我都睡不得
云朵之上,有一个词语,很沉重
多少年都是艰难地呼出
包括此刻
要说到孝字
确实记得某一个村庄
却又并不关联任何生命特征
关于是什么倒挂在心
或许只是一个名词
村前野草闲花都偎着骄阳早就开过
我家门前那灵魂曾无限期待
目下,已是浮光掠影。
在那一片荒凉景色面前
我不如一阵秋风那样庄严 


村庄,犹在病中

夕阳已走,约摸要去远方。
黄昏下,每个人背上背着一种东西
在死了的土地,绕了绕,
送自己回八阵图。
星星鬼打墙。
过了起建一九五三年的水保大桥
天空把霾雾呕了出来
流过西堪、河背、淦口,剩下
多米诺骨,被风追
乡下,并无实质性实体。
水在水里溺亡,
岩石带旧伤,
救命、救命。马铃薯并无答应。
青禾发稻瘟
小麦拗颈
老三,背叛祖传五代的古井,二十次离乡
六叔,卧新床
四姑,为一根红线怄气四年,周游四海
七婆,哭嫁妆。
大豆不遇丰年
秋夏交割偏偏好大雪
茄子皮上偶生辣椒虫眼
黄狗屙乌尿,一路一节。
一群人,出去,回来
又出去,再回来
半梦半醒,没有想念,没有方向
这,还了得?
山路,瘦些了吗?
表针稍微跳出三五秒,
雨就落了下来。
天。还未亮。


河流

多年前,父亲站在圆蓬下过水丘上说:我不累
这样的话。哄了我。还哄了谁?
母亲也说:日落西,水长东;人飘风中。
我用二十年运算江西至广东徘徊的幅度,答案满天飞
朝西,会不会是一个好的方向?
也许可以到达已设立多年的梦的远方
天下最美的
恐怕只有带着姓氏的祖堂
听说有小桥就有流水,有流水就会有落花
可我年少时,不嫌烦躁,却赶走了许多寒鸦
白云人家还在,但是老树枯藤已经没有当年那么可爱
不。谁也不许,不许存有哪怕一丁点逆天的想法
后来,萌动的丁香与脸红的桃花,很美
引得大地多处青筋突围
这可急坏了春天和自转定律
这样也好。至少解析了群山的腹诽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