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千岛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1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千岛简介

(阅读:624 次)

千岛(1985-),本名吴祥丰。1985年12月出生于千岛湖畔。浙江淳安人,2009年中央民族大学汉语言文学毕业,后在浙大学习土木工程、社会学。先后从事过编辑、企业高管等工作。从事诗歌写作十余年,作品发表于《诗刊》《诗潮》;台湾《创世纪》《幼儿文艺》等刊,曾获《散文诗》茅台杯“全国十佳校园作家”等奖,参加全国《散文诗》第七届、第十届笔会。现居杭州,媒体人。

千岛的诗

(15 首)

塘栖

听一座桥讲故事
青石在耳朵里,磨出老茧
被广济举在水上
两边的屋子有更多的耐心
青砖灰瓦是他们的表情
阁楼上 木窗里
梳妆的人只用耳朵听
就能听出一个塘栖的繁华
——运河载着乾隆从扬州带来的韵事
在塘栖,被演绎成
一道菜——粢毛肉圆
再经过几声吴语的吆喝
南来的北往的都能在塘栖歇上一脚
古戏台上梁祝一直年轻着
跨过桥 故事才刚刚开始
凭栏,柳下,月亮有很多
丢在运河上。像一把钥匙打开广济
打开塘栖,让你走进


钱塘之秋

道法自然 固我于秋风
日子久了 发酵的东西多了
远路和行人  有了化学反应  
调和出羁旅天涯的背景 
把青丝浸入秋风 
加上这些年 染黄一片 
日渐稀疏的头颅
体外的秋 逐年固化 
与人到中年的日子 勾兑出
一种近似悲的仪式
与春的伤好呼应起来——

没有秋天了,也要搭建秋天
把晚秋一般的老歌
提前到某个清晨的湖边
众鸟掠过 
鱼期待和它们一起飞翔
十月,回乡聆听湖水,它变得谨慎多了
以自省,冲洗,淘沙的方式抵达湖岸的深层
裸露顽疾般的往事 顽固的乡情——
夜船孤灯少 组成一个具体的父亲
陌上炊烟直 组成一个具体的母亲


迎宾路

迎宾路长大,涌进芦苇的深处
沼泽失去涵养 脚下失去弹性 
我们被分割 圈养 
按照指示的方向生活 拥堵
举行漫长的告别
分享偶尔的相遇,却
容易爱上远方

路的每一个拐角 都多了一些等待
从清澈 逼仄 走向血脉喷张
曾经 我们避让野兽
期待拥挤 赶上节日
并为难得一见的爱情心动

如今路长大 延伸到城市的内部
截流繁华 我们隔着栏杆打招呼
日子如同中风
走得小心翼翼


食物

我们在临水的房子里烤火
水的温度一点点接近表白
 
我们把自己关掉
躲进对方的亮光里
紧挨着火炉和锅子
炉里的每一颗炭火
都热烈了
等这些冬季的花朵
把自己开得只剩灰烬
我们便可获得食物
 
围着它们
几个老人在交换故事里的
干货。多么好的场景啊
日子这么容易老去
什么不幸,都没发生
 
夕阳拉长我们的背影
快碰到湖面了
就停在芦苇的倒影里吧
我们扇动温暖的水流
停在离岸不远的石堆
分享回忆
那也是我们的食物


高架

1

高架上,第一次把自己举高
我不熟悉这个高度的自己
这样空旷的,超速的自己
 
我怀念拥挤、喇叭、尾灯,和
雨落在车窗,慢慢滑落的地面通道
我在低处的坑洼里
拥有着狭小缓慢的时光
它更像我的来路
 
2

车子行驶在秋石高架的延伸段
杭州城再一次近距离地
把我送出
在道路和星空之间
我站立成自己的支柱
柱形的冷,再一次垂直于我
 
暖是圆形的
滚动在遥远的春季
太阳和花,风车和雨
热烈的方形
自带囚笼,树荫或者广告牌
 
时间放下针线
我亲自裁剪自己
每一处,每一个日子
都有我喜欢的图形和温度

我来到新建的高架。新裁的自己
行驶在秋石高架的延伸段
看一群散客,如何自城外流浪而来


与鱼说

我已经搬迁
从热闹的人群回到自己
回到你的房子中
住到你的轨迹里
在你游动的水草丰美之间
做一个应季的人
 
午夜,收起遗落的自己
回到你的小镇
谨慎踏入真实
珍惜仅有的三餐和闹钟的床前
长在你的幸福之侧
 
我已经搬迁,来到你的空隙
看你如何长成更多的自己
我爱的她们,停靠在岸边
映照着水的影子


小年夜

鱼群失水,网便失去漏洞
小年夜的网,
自旧年,从心中撒下了
 
日子一来,我们把自己
收网。
 
往母亲的方向去
往停满落叶的墓碑方向去
往内心响起的鞭炮声中去
将放逐的自己
网回
 
网回到淡竹,千岛湖,清溪,梓桐和威坪……
网回到一条街,一座山,一片水之中
网回到方言里
网回到一桌家常菜旁
把游远的自己,都一一收回
回到自己和家人的身边。佯装
日子里,重要的东西
从未漏网


年关的雨

有多少雨落下
就有多少声音
滴进一个人的身体
往他潮湿的命运,打点滴
让疼痛的风,停止在关节
 
雨,下在年关的前后
把走远的人们,
都从城市的痛风中祛除
为发热的鱼群,降温
 
人们鱼贯而出,顺滑多了
他们调头,洄游的方向垂直于雨
他们体内涨起来的洪水
平行于归途和车轮
他们送回故土的药方,只有自己


芭蕉

乡下,一株芭蕉是屋角的绅士
它不断地分身,解决自己的孤独
让雨打的日子,从自我的不同侧面
打出更多有趣的事来,并且
消解农舍的荒,和窗内的心事
 
它们对同一个根系充满了宗教式的敬畏
不愿意随意变更,移植自己
 
这和我的族人相异
他们从祖先那里继承了一小部分的祖先
然后各自生长,流血
寻求出走,并反复回来医治自己
他们找到了病友般的共同语言,互相打听医术,用药
并把告慰和祝愿集中在某个节日
让这个节日变得拥挤


行走

在临平一带,我解救自己的方式匮乏
一条街,自体内打通隧道
眼看畅通的自己,因为
有太多异样的本人闯入,而有了早晚的高峰
成为城市的同伙
 
这时间段,自己的肉体反复被出借
那么少去的地方,需要鸟的爪子、翅膀和鱼的鳞
来假装完整,让脾气自然地流露
做完整的男人,能够爱另一个不完整的女人
 
自母亲丧失后,我体内的疆域只剩下阵地
一条仅存的小路,被我反复地走着
我来来回回,遇见自己
那么多的自己
没有端点,没有尽头的反复


上午

两具躯体的上午,在我的对面是圆满的
她们说同一种话,解决同一种困境
 
世界没有多余的人类产生
孤独依旧是孤独的起源
 
多么简单啊,我的上午没有哗变
流血的窟窿,仍旧是我内心的主要出路


花园

花园里,无法计算的颜色注意着我
它们,在每个季节更换一波
映射着我时常更新的灵魂和语气
 
打开栅栏,把一个异域关闭
进入自己
 
蜜蜂造访我的国界,索蜜
蜗牛拿着它缓慢的武器,清扫露珠
我在花园里种植我
 
第一次,深深地感受到大地在托举一颗种子
在阳光的情人一边
我已长成众多颜色中,全新的一种


他山之石

面对石头,它看见的你
比你体会到自己
更逼真
 
泥土的袜子里,一只松鼠经过着石头低矮的海拔
在他山,我们习惯用陌生的经验
让心空出来,坐化陈旧的肉体
 
这是石头赋予的一种友情,它注视着
体外的你,渴望蓝田日暖玉生烟
娶回自己,或
像回到疆域的国王
喜欢弄玉。那玉坚硬
却软化君子温润的内心,会有一点点光
从他山带进来,点亮自己


这些日子,走过的地方
船和你把自己沸腾了
芹川的午后,古村落
从小巷的狗吠中跑出来
她的嗓音,江南一样清脆
 
岸边,你在爱好一只猫
爱猫的鱼,总会让另一条鱼安静下来
 
回到安静的水里
在刚刚好的气候里,游动
等着你的空隙
再到鱼群中去,缓慢恢复水性
 
小镇没变,世界还是你的
在你之侧,我调整自己的时钟
把生活交给生活,把你交给你


背影

一个背影必须用另一个背影
组成离别

他们成对,组成荒原上的沙砾
制造海拔或者干燥的日子
让远去,变得模糊
接近大漠孤烟的直

然后,独自缩小成一个点,回到生活
深入人群的人,更容易失守
走得太快的人,离开得就越久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