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峻刚行者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497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峻刚行者简介

(阅读:611 次)

峻刚行者,本名孙峻刚,男、1970年出生,陕西关中岐山人,居西安。做过工人、报刊编辑、地产营销人。在《诗刊》《诗歌月报》《诗歌周刊》《巴中文学》《延河诗歌特刊》《中国诗影响》《北京诗人》《大别山诗刊》《珠海文学》等报刊发表诗作。2013年回归创作,作品入选各类选本。独立印行自选诗集《第四人称》《樱花很美》《辞:自画像》,正式出版诗集《忐忑的善意》。

峻刚行者的诗

(18 首)

春分辞

春分已过去好几天,风在枝头
纷纷放话,今天是世界诗歌日
今天是世界睡眠日
今天埋在他白内障里
虚化了的世界,谁在他窗户上
抹的一把泥浆,耳朵里蛰伏的笔
比门前的路长,应有十万八千里
敏感、迅捷,利爪能逮住多变的行者孙
以及暗处的明物
逮到我时,他正从床上起身
棱镜里折叠的人啊,坐在他对面读诗
他瞪大眼睛,世界已放大上千倍
两个我在蠕动重合,像他写诗
瞳孔放光,山谷的风在摸索
和声音一致的面影
从三个世界来的人,在他的春分
约好和春天一起会合


谦逊辞

钻过玉兰树的光,在石桌上
空的棋盘里,斑斑落子
移动的身形,有时为我觉察
有时忽略我。末伏一场连夜大雨
田里铁犁翻起晒日头的土浪
已然不见沟壑,浑然一副蛮荒模样
长调的蝉,声音绝对的统治者
这只高高树上、穿针引线的虫子
也会给湿暗处的蛐蛐们
留出一场场短而急促的密雨。过道里
散落一地的玉米棒子
像是初秋待嫁的黄金首饰
长和短的论调,像赞礼又似葬礼
农家院子里的光阴
为墙外高低相处的青槐、银杏、大叶女贞
和核桃树们成吨搬动
我原地不动,像一块脱水泥巴
谦逊的民间,生死依扶
平易之间,你已恍然另行投胎


野生辞

算是看透了,你划着手机
一边嘀咕,你说的那位贪官铺床的钱
烧坏验钞机,情人插满作息时间表像暗器
而车也到太白山口。雨后的河水
混沌出山,石桥窜过高昂的水气
一头撞进河对岸
桥头水泥路拐弯时刚好甩出一块沙地
一块皱巴巴的彩条布
就出摊开市,几堆不知怎么摆好的
山里物:草叶、花实、根果
和一捆茎秆……喊不出它们的名字
我想它们名字一定比模样招人喜欢
大山贫瘠,生出来的草叶茎果
营养不足,其貌难扬
而鲜嫩的气色一尘不染,和路边
戏耍的孩子一样
原生、欢实、清亮
它们名字和孩子眼里的瞳光一样
亲近、欢喜,朴实的想象
有人吗,有人吗?
彩条布后面圪蹴着一块石头
有人吗,有人吗?
这时,顺河山道颤巍巍下来一位老人
背篓里插着我肉体里
已退化到可怜的野生物
突然窘迫跳上车,不敢等老人来
切,贪官审判时一把鼻涕一把泪
还说是山里娃……你又嘀咕


人间书

太阳出龙岗山头,县城自暗地抬起影子
子息逐渐成群。这个时分
人的影子最长,长得像一条腿
足浴店出来个女人,她不经意抬抬脚
以为踩到什么。不远处的工地
木工支模的敲打声胜过锣鼓的欢愉
瞌睡少的人,忘记梦里的谶事
蓝湛湛的天空,昨天的黑云像没来过
跳广场舞的一个姐妹,五十出头
就突然走了,音乐响时手脚忽略了哀伤
窗外的菜园子,四周楼房背手围观
并没影响到菜畦间挥锄的那两口子
影子静好,蚯蚓游走地的影子里
瓢虫趴行草叶的影子里
西红柿苗摇曳人的影子里
人锄亦步亦趋,慢慢出楼房的影子
几只喜鹊咂咂欢叫
天空竟然种着树,赞美噙于鸟口


水囚

水不认识这个男人
一出龙头,惊讶地张开嘴 

从陌生到贴伏,水用一念的时间
说服自己,接受一个物种的
冲撞。一丝一缕,逶迤而下
和穿过岩石、树木或者一座裸体雕塑
无异,保持一个姿势,完成初心的阅览
顺势而为,起伏洄流
从未有离开皮肤或者毛发
半途而废的头绪
头颅、脖颈、肩膀、胸肌、腹肌、大腿
和脚踝,即使羞涩的性别器官
投过诚待一枚果子的
宽容。闭上眼睛
刚才镜子里的肉体,睁开巨瞳
大卫、西西弗斯和石头
体内体外的激鸣,像一颗钟在喉间
赋万物以型,又无为而去,像春神
穿透一棵树,催吐出
我体内睁眼的云豹


爆玉米花的人

细软、贫穷的黄发,和鸭舌毡帽
相依。微黑的脸成为沾着煤灰的手的画板
一遍一遍撩得愈加模糊
和炭火上滚动的大铁锅
一个颜色。他坐在街边的一角
四季常青的大叶女贞罩着他
无人关心他的口音和故事
“砰、砰”到人们对花的赞美
也是对他的赞美,他咧嘴一笑
口音从豁牙缝里漏掉了
他一次次扳开命运的嘴
又一回回拖着一条空腹的尸身
继续灌进黄金或白银,拉火加温
夜越来越深
炉火已照不见他的脸


死亡考

一枚空壳坚果
躺在里屋的竹板床上
准确点说,停在竹板床上
等待死神浮出身体

风俗的纸钱
飘满天空,等待哭声
拉它到人间

院子檐下
几个族亲
和子嗣闲话
预亡人的体征
上了年纪的人 是一棵老树
挂满对他人死亡的铃
七窍凹塌
腰椎桥垮
手指脚趾由尖冰凉
热痰堵喉

口圆如洞,气息摇曳
更有悬处
停楼顶的棺材猛然炸响,像谁
用鞭子抽打来风
棺材起身,事主三日内
必毙

我默然起身,走进里屋
握住她干瘦的手
我痉挛地摩挲
像抓住了死亡 


玉兰考

整个春天的花园,你唯一 
有备而来,厚厚绒衣里 
并非即兴之作。一支燃烧的笔 
穿过零度下硬梆梆的空气、书页一样 
锋利的风、一片片美学的水落体 
包括一切静身而去的光阴时 
飞繁如沫的桃花 
和金黄如簪的迎春纷纷成为赞美者 
大写一个春天 
不用唇去吻三九寒冬,不揪着心静观 
世间来来去去的纸火,不脱几层皮 
一朵花不会像风一样的大 
不会像雪一样的空白 
不会像遗忘的美,封锁一个人 
一生的路 


黑马河

河里无马
散落草坡上供人骑乐
黑马河的水泥桥上,我无法停步
我怕拢不住悲伤,更怕悲伤结晶
加深湖的沉痛。山里,牧民的
牛羊群正在游荡,山顶的黑云和暗雷
独自发威。草原的生灵和隐身的湖
似乎在等待神灵附体
一顿饭的功夫,一切得以召唤
带盐的雨,笼罩湖畔草原
黑马河水浪迭起,奔涌向湖
青海湖的白光,愈加暴亮
满而四溢,逆冲而上
照亮神祇之地
雨中静默不动的牛羊


他把子弹塞进深渊

八点《朝闻天下》,屏外长安
屏内一堆中东的沙土后
伊拉克的兵和一个战友
埋头迅速填弹,一枚枚
进夹的子弹,要被人带走
金属间的柔软
和不远处飘动的战旗
战斗的间隙,是铜的时间
当静到快破的时候,他要翻出战壕
找到对手脑部的深渊
植被下它发着光
他继续埋头塞弹,一颗颗的子弹
一根根断指,深渊的尽头金光闪闪


风礼

腹中空空,小跑打个旋儿就无影踪
渭河平原经常见到的终场
小时总想就此抓住
风的尾巴,抖出它带着的食物
茅草或玉米叶恢复平静
窗外,四月的雨给树木开会
夹着潜伏滑行的梧桐树和槐花的幽香
回忆起一些往事
不愿被叨扰
叶子柔软得将要融化。不过
毛糙的人终归来到,挤挤这棵
碰碰那棵,又担心弄痛自己
跳出三丈开外
耐不住任性,又一头蹿过
揭樱花树的领子
掀大叶女贞的袖口和水曲柳的裙摆
噼里啪啦的雨,把它困在其中


山归小夜曲

九点,这时壮美的夫人
已把裙裤脱到脚踝
夜只属于了山梁和山谷
山脚下的县城,像一堆未燃尽的灰
明灭消遁
黑色渗透的山体
和天穹的清澈,在一个母体里
孤独的硕圆的只乳
弹力十足,明光满溢
美的惊艳
即将惊跳而出
夏虫亢奋得欢叫
低伏的树们像背过去身的人
一抹薄云,倏地从乳房之上滑落
路边一对恋人紧拥的身体
跌入更深的蛙鸣


早晨

晨光是他的铁勺泼出来
每天都这样,他的菜园里
今天,他没按时穿过菜畦
年迈的人,被风湿病缠住
木椅上。家人不关心
他的菜地和西红柿,在墙角烤火
耷拉的衣领,遮不住塌陷的肋骨
菜园的小路藏身迟疑的光里
一只黑蝴蝶飞着昨日的路线
南瓜长藤,已爬过
墙外的小客车顶,顺着熟悉的风向
举出两朵黄色的小花。他絮叨着
菜园里的名字
嗫嚅的双唇,像一只蝴蝶


黄河辞

浓缩的花草,攒成药丸
投进电视机的鱼缸,有人欢笑有人痛哭
有人悲愤有人砸电视,就像荧屏里
黄河总汹涌,摇动羊皮筏子
和上面的汉子,岸上的婆姨
唱信天游和兰花花,或者总爱
播放壶口那一群狮子,山西人说
吉县的壶口,陕西人说宜川的壶口
黄的水兀自跳,自杀似踊跃
这就是生活
这就是命运
可我看到的这一段黄河如此平缓
亲切如兄弟,水面
叶子一样摊开
自由又克制
并且结了冰,泛出一寸一寸蓝
天空瞪大湛蓝的眼睛
平淡的日子过久了
电视剧倒喜欢把纸揉成团
脑子里塞满别人的涛
却只能嚼不声不响的生活
不远处,一群滩羊
低头啃干枯的茅草


雨中净业

山上雨和山脚雨不同
山脚雨和长安城的雨不同
长安城白玉兰已开败
山上的正含苞吐白
立于净业寺寥廓的中庭
前殿、正殿、两侧客堂禅房垂手而待
沐风浴雨,清脆的檐滴代替着木鱼
树木身子越加的黑
石兽身子越加的亮
一只长尾巴喜鹊,黑白相间的毛羽
跳跃树枝里,不愿回到露天的窝
云雾升腾,顺漫山的枝梢
山脊上树木渐渐消失成云海
心经幢双手合十,一株国槐身子油亮
巨大的枝桠
像入定的黑色闪电,正凝神于
万千枝头上万千颗
趋于圆满而屏住呼吸的水滴


秦岭顶

庞然大物微微仰首,脊背上的利刃
已然虎虎生风
其实这里清荒,光头山
故弄玄虚,扯一朵气雾藏脸
国道爬到此,离北向南滑去
刚认识的高山林,随之抛到脑后
十月的杉树通体金黄
谁又能挡得住转经筒下的宿命
从深秋来的人,一下车已到冬天
七度的温差,身体蜷缩摇晃
像接消受不起一份盛情
拍几张照片即驱车离去,这样
山顶车多人并不拥挤
四角亭外,两个卖山果的妇女
生意的清冷,但这不能
阻止山梁的豪气
一坡葱绿的节节草,揭竿而立
一腔草木苦心,擦拭
分水岭的雄心


二月辞

竖立的纸片或海带,灵魂的字迹
和盐末即将落脚。二月的性子自由
吹起来时,天气预报抓不住她的衣襟

打春后,空气里松散的气息
是花朵最后一层包装纸。雪作为模仿者
失约窜进秦岭以北的长安
月河畔,我和它彼此变成遥远的事物
二月,最适合占卜
巫师左右着就这枚卦物

祭灶,春节,情人节到元宵节
神秘的暗语频频打扰到你
坐立不安的人,把神赐的敏感
尽可能多的泄露,春光即将建国
街上伸出的大腿和
树一夜醒来的树干一样

我顶着庞大的树冠,和相遇者打招呼
惊蛰之后,这个世界就等邮差
一个个信使,噙造物主的信
一一出现在各个尽头,哪怕你的笔
还未写到那段要去的章节


大风歌

一匹马卧下,一群马卧下来
把登山视作上马的过程
崖谷里传过来的风
是马哨。拾阶而上
一级级抛下的天梯,比马蹬
多些历史的含蓄。缺乏铺垫的悲剧
和刘邦不需要剑断白蟒一样
会演不成正剧。风越来越开阔
穿过竹林,逐渐接近马背上的街亭
山脊的土道,四行侧柏绵延
马鬃埋住马首。枯黄的芦草低伏
满坡沙沙声,隐约有伏兵
愈加靠近仰望之地
风口的流速劲如箭簇
山外不见桃林,万亩也无盛景
叙述和虚设是时间的两个入口
我一下子被堵住,堵在山梁
苍天之下,草莽之上
风穿过后,我内心的觊觎
山顶上一草一木全知道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