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西娃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08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西娃简介

(阅读:1530 次)

西娃,作家,诗人,神秘文化爱好者。获首届“李白诗歌奖”铜诗奖、第三届“李白诗歌奖”银诗奖。《中国诗歌》2010年十大网络诗人,《诗潮》2014年年度诗歌奖。2015年获“骆一禾诗歌奖”,《诗刊》首届“中国好诗歌”奖。诗歌被翻译成德语,英语,日语。

西娃的诗

(24 首)

真出大事了

她在电话里说:又出大事了

我正用文火炖肉
白花花的猪肉在锅里
慢吞吞的颤动,烂在锅里
是它唯一的方向与结局

你再一次说:又出大事了

我扯下围裙,看窗外
天还是蓝的,白云还是白的
安立路上的车流,还在安立路上
扯动马路像扯动一条癌变的肠子
斜对门的大玻璃窗户里,邻居们
依然像养在污水缸里的鱼 

你提高声音说:真出大事了 

我点燃香烟,顺手给文竹浇上水
自从温州动车头被胡乱埋掉后
我不再关注任何所谓的大事
君王移朝。江山上的牡丹换成菊花
水库中养满王八或虾米,对我
都如炖肉烂在锅里


前途

清晨,岔道
从不同的角落里
醒来。急行着
载走那些踌躇满志的人

一些人摔倒,一些人
失去踪影。空缺
被及时补上

墓碑林立。所有的人
都汇集在这里


清明

你们在烧纸钱
给你们可以怀念的人们
我也在烧纸钱
给你们,这些生者 

我们都在不同的坟墓里
收到过彼此的祭念
而我们站在对方的面前
谁也认不出谁
我们这些死过多次
又多次轮转世间的人们

我们谁都认不出谁了
我们都换过
数次的容颜,身世与血缘


意义

我们穷尽一生,诘问,追求
力图让一切
变得如我们最初的预想
——有意义
当我们剥开事物和经验的外衣
它们呈现出裸体,羞耻地与我们
对视:所有的意义,就是无意义

我们经不起这样的结局:这种美
的打击。又重新开始
为它们的裸体,设计出另一些
衣裳,慌忙为之穿上
——并带着工匠的审美,爱与盲从


底层人

一个遥远地方的诗人
进京办事
说顺便来见见我

酒至半酣
他告诉我
他炒过垃圾股,亏了
做过钢材生意,垮了
种过西红柿,烂了一地
写过浪漫剧本,没通过
……

我本想安慰他
说出口的却是:
如今的底层人,怎么活
都难得活出一条路

“你,那你,是哪层人?”
他突然如牙痛
僵直的脖子扯动着牙神经

“还用问吗,我就是底层人啊”

“哦”,他向我频频举杯
松懈自如的神情
像我没见过的上层人


消失

每天,都有一辆隐形的快速公交
停在这里和那里
一个诗人被塞上去
一个知识分子被塞上去
一个负隅顽抗的青年被塞上去
更多还有二度思维的人被塞上去

没有人过问,他们去了哪里
当车子回来,我们中又多出一群
一个模型的人,填充一体制巨大的面积


跟失落一样无所依持

我的身旁不仅有影子
还有上帝
他们总是在我身体的另一边

我的前面不仅有明天
还有死亡
明天和死亡都不是我的终点

我的左边不仅有你
还有心跳
有你时,我的心跳会加快一点
没你时,也不曾停止

由此我活的如愿望一样独立
跟失落一样无所依持


两尾赤鳞鱼

它们终于又相遇了
两条赤鳞鱼
在一个女诗人的肠胃里

在泰山半山腰的泉水中
它们活着,相恋,一晃七年
极阴的水性使它们拥有小小的身体
用小小的身体捕食,用小小的身体生育

同一天,它们被捕
一只跟被捕的鱼群
送到山下的餐馆
另一只被送到山顶的餐馆

而她被当作贵宾招待
在山下吃下一只
她又爬上山顶
吃下了另一只

仿佛她从山下到山上
仅仅是为两条鱼的合葬
提供一座坟墓


他在为我们看不见的东西,哭

我们正在吃饭
在阳光下的院子里
五岁的侄儿突然大哭
指着前方喊着
爷爷,那是爷爷
顺着他所指的方向
我们仅仅看到一望无际的阳光

这是父亲去世的第七天
按家乡的说法
是灵魂最后一次回家的日子
而我们除了看见一望无际的阳光
什么也没看见


暗藏者

我一直在仓促地行走
从一类食物
到达
另一类食物
从一种心绪
跌进
另一种心绪
从一份爱情
误入
另一份爱情

我越来越重的影子
用明暗,标示着它们
我屋里养殖的植物们
用物语,记录着它们
我写下的文字里
暗躺着,它们横七竖八的声音

任何时候,我想
抹去或暗藏,我的所为
都不再是
我能力所及的事情


身体反应

我睡在阳台上
睁眼可以看到澳洲
蓝得透明的天空
偶尔有白云形成的细羽毛
浮在半空中
温度33℃
而我还穿着羽绒服
两天前我还在5℃的北京

我像一块在冰箱冻过三个月的肉
猛然被放在高温锅里
表皮已经有烧焦的味道
而里面还结着冰


与我隐形的同居者

就是在独处的时候
我也没觉得
自己是一个人
不用眼睛,耳朵和鼻子
我也能知道
有一些物种和魂灵
在与我同行同坐同睡

我肯定拿不出证据
仅能凭借感受
触及他们——

就像这个夜晚
当我想脱掉灵魂,赤身裸体
去做一件
见不得人的事。一些魂灵
催促我“快去,快去……”
而另一些物种
伸出细长的胳膊
从每个方向勒紧我的脖子


笼中对

在这个密闭的房间
只有你我的心在转动在声响
窗外的城市,跟我有关,我生活
在这里,默默工作,养活家人
和自己,并获取我需要的座椅,荣誉
而你只知道它的名字。也是因为我
你的到来和离开:一条弯曲后的辙迹

我生怕停下交谈:我的工作
忙碌。永无休止。你,我们之间
被挤入了消失。你的唇上不必有
疑问,掌心上也不必有虚汗
你也别再碰触,那个叫“爱”的话题
它是爆燃品,却不爆燃你我的此刻

“我们曾经相互缠绕并抵达深处的欢乐
像你腿上的肉色丝袜,无法用于保暖。”

我调转头颅,不想注意到:你正在变暗的痛苦
它滞留在我过早被俗世熏染一新的面孔,再也反弹不回去
我窒息的心,挡回了你还想延续的绝望

你我的赤脚穿越不了:这一切,这具体的现实
让我们本该继续的爱,如此渺茫,虚晃,绝迹于笼中
我似乎趔趄着,被抛入老年的某一天:
用记忆,获取了:以上的镜头


我们家族里坐牢的男丁

我的家族实在没有什么辉煌可说
倒是几个坐过牢的男丁
时不时让我想起——

我的三叔,因为“男女不正当关系”
坐牢五年
为配合“清理党员作风问题”的形势
三叔单位的党员们,一致推举了他
后来三叔说:
他给单位一个寡妇
送过三次粮票,一次布票和肉票
那个寡妇养了五个孩子
不过她长得着实漂亮

我的一直想当作家的弟弟
他在“不管黑猫还是白猫
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猫论里
开着小货车,去某钢厂偷了一车废钢
面对保安们的拦截,他从军大衣里
摸出火药枪
从容地瞄准了一个保安的大腿
枪响之后,我弟弟把致富的梦想
献给了监狱
他在监狱里用铅笔给我写信:
“姐姐,监狱的老鼠真多
昨夜一只老鼠
又啃了我的耳朵,可我不是猫。”

我四叔的儿子,因为抗拆迁
用一把菜刀
下了一个拆迁队员的手臂
房子没能保住
家族的男丁,又空出一个位置

我的90后的侄儿
因为冰毒和麻蛊,被逮住
他在少管所哭着给我打电话
“大姨,我只想飘一下,飘一下下。”


春祭

二月,三月,四月
乃至更为长久的时光
我把自己放在一条直线上
失眠。暴走。白日梦
串起四川,江南,北京的春天
“死亡从不曾来临
我只看到春色。”
这种暗示,似乎已帮我逃过
与我的脚步并行的
另一条直线——
地震,干旱,风暴……

而每到一处
花朵们都纷纷围拢过来
它们合着蜜蜂的嗡嗡声
分担着我的盲视——
“地震,火山,干旱撕开的
是人心的不平,积怨,贪婪,愤怒……”

在每一朵花里
我都听到相同的声音
在每一朵花里
我都看到一张逝者的脸
他们让我脚下的春天
弯曲成一个巨大的花圈
活着的人像黑色的木桩
兀自呆立在,花圈的中央


捞魂

我双手捧着一盏油灯
在黑暗里,机械地走动
灯光下,我只是一小团黑影

外婆与我保持两步之远的距离
她缠过的小脚一步一颠,身姿有点发虚
我们一高一矮,一前一后
沿着寂静的河道拖着自己的影子

外婆手里拿着一根竹棍
在水里点一下,在我的头顶点一下
拖长缓慢而苍老的声音——
“西——娃儿——呢——回来——了——啵?”
遵从着外婆的叮嘱和所教
我小小的病体里发出迟钝的回应——
“外——婆呢,我——回——来了喔”

外婆一路喊,我一路应
我们像两个纸人在茫茫的夜色里晃动
给长长的河道留下微弱的昏黄

这是我小时候一次落水获救后
在大病中留下的记忆

外婆说:我的魂,被惊掉在了水里


没收

你赐予我们大地
让我们在上面养命,养性,养德,养救赎……
产下那条敬畏和回归的道路

而我们,在上面养出蝗虫,蚱蜢,螳螂
以及牲口们的红眼绿胃。失神的交媾——
我们帮他们产下,硕果和杂种:矿难。水灾。千年寒……

你正在没收我们,连同这片大地和上面的所有


我们从来都不认识自己的影子

梦见我们结伴出家
两男三女

我在路灯下看见,多出
一个人
远远走在我们的前面

几个人用同种声音告诉我
那是我的影子

我从没认识过自己的影子
也从不知道,她
可以离开我,并独立存在和领路

而他们也不知道
他们的影子,为什么都没有跟来


千佛之岛

在这里,千佛之岛上
慈悲的,愤怒的,妖媚的,邪恶的
我能掏出的全部词,能拥有的情绪,看到和看不到的姿态
都被雕成了塑像
所有的佛都能找到与之对应的那一尊
所有的人们都能找到与之对应的那一尊
这些塑像去到不同的岗位,在凡俗的事物中
成就自己,也供养这方天空和大地
他们从不曾为自己沦为人而沮丧


吃塔

在南方的某个餐桌上
一道用猪肉做成的
红亮亮的塔
(我宁愿忘记它的名字)
出现那一刻起
我的目光
都没有离开过它

桌上其它的菜肴
仿佛成了它的参拜者
我亦是它的参拜者
接下来那的一刻
我想起我的出生地
西藏
多少信众在围绕一座塔
磕长头,烧高香
我曾是其中的那一员
现在我是其中的这一员

许多年来,我一直保存着
对塔庙神秘的礼仪
也保存着对食物诸多的禁忌
看着,这猪肉做的
红亮亮的塔
我知道了人类的胃口:
他们,可以吃下一切可吃下的
亦将吃下一切吃不下去的

当他们举箸,分食着
这猪肉做成的
红亮亮的塔
我没听到任何的声音
却仿佛看到尘烟滚滚
我们的信仰与膜拜
正塞满另一人类的食道里
他们用百无禁忌的胃液
将之无声的消解


日常事

每天临睡前,我都对你说:晚安
就像我每天陷入的日常——
这些盐茶油米酱醋,它们维系着
我与这里的关系和牵绊
那么多的背影,走着走着就消失了
那么多的名字,我们喊着喊着就喊不答应了
于是我固执的,无味的,反复的重复:晚安
带着我们共同的麻木和厌倦
我深知,总有一天,对你说完晚安之后
你再也等不到我说早安的声音
抑或我说了,你也未必能听得见


墙的另一面

我的单人床
一直靠着朝东的隔墙
墙的另一面
除了我不熟悉的邻居
还能有别的什么?
每个夜晚
我都习惯紧贴墙壁
酣然睡去
直到我的波斯猫
跑到邻居家
我才看到
我每夜紧贴而睡的隔墙上
挂着一张巨大的耶稣受难图
“啊……”
我居然整夜,整夜的
熟睡在耶稣的脊背上
——我这个虔诚的佛教徒


“哎呀”

我在飞快宰鱼
一刀下去
手指和鱼享受了,刀
相同的锋利

我“哎呀”了一声

父亲及时出现
手上拿着创可贴

我被惊醒

父亲已死去很多年

另一个世界,父亲
再也找不到我的手指
他孤零零的举着创可贴
把它贴在
我喊出的那一声“哎呀”上


画面

中山公园里,一张旧晨报
被缓缓展开,阳光下
独裁者,和平日,皮条客,监狱,
乞丐,公务员,破折号,情侣
星空,灾区,和尚,播音员
安宁的栖息在同一平面上

年轻的母亲,把熟睡的
婴儿,放在报纸的中央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