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姜丰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48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姜丰简介

(阅读:507 次)

姜丰,四川省攀枝花人。作家、诗人、艺术批评家、心理咨询师,居北京,现致力于当代艺术批评写作,对数十位中国当代著名艺术家有专文独立批评,并著诗话艺术小说《远去的浪漫派的夕阳》《极速心城》,当代艺术研究文论《新人文画的语义考古学》等。

姜丰的诗

(18 首)

科隆大教堂天空的奏鸣

教堂。模仿意志身躯,悠久祈祷的属性
汇聚天与地
四通八达的道路
折叠空与旷
虚空实有的通途
 
一个女郎
拍摄远天的蓝白、异域的黄金
深呼吸,天空的科隆大教堂
君临万有的光辉
行走着,科隆大教堂的天空
隐现朗朗女儿身 

克隆大教堂,集合德意志人祈祷的
记忆权杖、斧子、机枪、烈焰和暴风
照片穿透历史蠕虫的黝黯身躯浮动
连接了冥冥 

悄静之中的科隆大教堂
了了轻尘,了了清净,了了清华、了了清修
女郎伫立
遥想于耶稣与屈原不朽死亡的阶梯
心物交畅
如风奏鸣


比远方更远的世界

有一个世界
你见与不见,都在那里的花期
有一个世界
你唯一看见,我等待你的容颜
在山边在水畔 在你身边又如此遥远 

火种点燃的草原
到处是镜子的脸
脸上的泪水有一点咸 

流水投影的冷月
比远方更远的爱
在岁月不变的爱之间 

边界的返回是我
远方的远方是你
比远方更远的我和你 

我看着你,看见与沉沦在黑色无边的宇宙里
我看不见你,看透了忧郁的是温暖光明的心
我就在这里
这个世界里充满了镜子
却看不见一张脸
看不见你


时光

1)呼吸 

星群起源的光辉换得凝视
换得江山铁打的身体柔情
时光,光阴里呼吸 

光阴席卷
身体卷曲的可笑曼陀罗花
枝蔓、花瓣、香蕊、填充空气的芬芳……

试过了一切的人对世界的秘密了如指掌
又完全保密。听
天空的云气和土地的湿气
人们徘徊于心挥之不去的郁气

2)讯息 

头上的星空会自动长出旋转花型
秘密的果实将等你撷取
 
身体道德律会慢慢协奏
唇舌声音的诗歌沉吟
手指琴弦的乐谱沉静

你的眼睛
万里无云的晴
放飞
身体遵循着身体长成秘密之爱的讯息

3、私语

你登上宇宙列车带上命运的行李
时光之手雕塑的容颜和呼吸
时光,伴谁切切私语


聆听

你的面容是一道光
照临人群而让他们看到道路寂静
你的面容是一道墙
映着光而让他们认识心中的光明 

你的笑容,永远流淌又永远倾空的流水
你微笑的面容,很亲近
夜空流星的光影与流动时间的光阴 

你的面容,“没有牺牲会牺牲”的精神照亮
笑容“之间”展开的——
无可代替的过去
不可追忆的过去
那里是否有声音密码锁封存的声音?


图像化时代的生命

经典了千百万年了
古老如磐石
生命的冠冕缓缓转过。我的眼
瞥见残破、衰颓与忧伤
人人都在莫名其妙地质疑生命。尤其是斯世今人
但生命也是时装、豪饮、纵乐
也是宴饮、奢靡、造——爱
是一枝笔牢牢压着情爱冲动时导出的
动人到不可分析的线条
或者生命从来都是——
是掩饰、是迎就、是沉醉,是追求与闪躲
诱惑着一个人不断达到另一个人的国土
有时候,确确实实的,你感到生命
可是,是的在这样的境地
永远第一次地得意于先验与超验的精虫们
已经学会带着避孕套的眼镜看去
每一滴精液都将遇到橡胶模拟的玻璃脸孔
反射它们不能企及的欲望
怀抱灵魂的生命安坐如山
可是,生命终于是一匹奔行的孤狼
以长啸击破大山深处的死寂
生命,毕竟是公主一般被囚在深林高塔之巅
吸引诗人仰望
写下美丽动人的句子
哎!所有的语词早就凹凸不平
与童话之镜交相辉映
太阳魔幻成一株株芬芳食人树的
模拟生命的生命
而那,就是生命的本身了吗?
今天的生命就是爱看电视、爱看电影
爱旅游,让一桢桢风景贴满数码相机的眼睛
(尽量不要贴满自己的眼睛,以免远视
哦!图象化时代是一个近视时代)
今天的生命就是爱祖国、爱人民、爱某某党
爱所有集体乌托邦华丽动人言辞下的一切
好像这样的概念避孕套也能拿来跟生命乱搞
(哼!有谁说,生命不也是乌托邦么?
充气娃娃搞上一千次就是爱神小儿)
对生命的造就与屠杀总是同时进行
所以当几百年前罗密欧和朱丽叶都死掉了之后
莎士比亚老人家又多活了很久
(我很怀疑他是最大的生命杀手
而我们的手段总是比不上他
因为我们还残忍得不够
活得不够、死得更不够)
当我们的胸怀达到黄河
开口就是黄河之水天上来
当我们的心胸达到大海
说话就是海浪滔滔
生命体验的本次列车终点站到了
沿途几多忽略风景、几多消沉心绪、几多伤感身世
也有几多欢乐、几多悲泣、几多眷恋
几多迷惑。几多生死不继如稻谷青黄不接
可是,本次列车终点站到了
真的向死而生于生命
重新进入这个图像化时代
终于没有真真切切地感到生命
因为,生命惟一的舞台早已崩溃,早已
那是:


精神

当黑夜的容颜不容改变
就只有将黑色分解成
光明之盾
盾的上方力的矛戈在飞翔
于是
白天必然得到战胜


梦遇老子

昨天晚上我梦到自己
轻健的、沉实的身体
爬过一本《道德经》的金色的书脊和你
觌面相逢
握手。你手掌的温度一刹那弥漫到我的全身
与我所有爱过事物的温度
毫无二致
哦!死神的手掌是多么的细碎!
它握着你像握着我的家人、我的朋友
我的邻人、我的上司、我的满街走动的
记不得人类的人类的手
哦!生之渺茫啊!
亿万年来几多“万物草木”
当不住死神和你“柔弱处上”的刀锋
当不住你爱上死亡而不为所俘的智慧
漫无边际石头、大地、衰颓发肤的苍老
吸引我们言辞的花朵开放
如此之迅速又安然
而你不过是一个“为天下浑其心”的老爷爷
你怎么能看得这么透呢?
你用心一往而“怵怵”
搞得到现在我们写诗都不好大胆写
我们都从那么遥远的地方来
彼此只是点头之交,各自看自己的过去未来
远大不可说。绝然的安静中身体之车驶过地球
真不知你受过多少莫名之苦。只见
你满心苍老!雨水拍打着你终于是历历的童颜
雨线越来越密且沉实
连接电脑网线一般
连接着你满脑袋,“有名,天地之母”的智慧
你是否懂得现代诗中“镜子”的意象呢?
它已经复杂到你肯定搞不懂的程度了
当然,你还有很多更不懂的事
别说写一本复杂一点的书了
复杂到天地人另类的排列组合,要
安慰人类,安慰你自己。你行吗?
更不要说
陶醉于工作、跆拳道、上网、游戏……
我真的很想看你“而我独顽似鄙”的样子
也许你会说:“怎么几千年了人们还那么笨?
搞得我想聪明一点也没有办法,只有更笨”
是的,你怎么能这么笨呢?
也许你是笨蛋得来都不敢来了
搞得我只有爬上神坛把你拉下来
和我拉拉家常,然后一起大笑
说了这么多,还是很有文化的样子
当地球人没有文化可不行
这出戏非拿出我们全部的脑髓、心神、精液、体力来演
而你甚至于不多看我们一眼
在你《道德经》话语缝隙漏出的执迷中
我们收获了太多的迷惑和痛苦
喂!多年不见
你不准备再写点书吗?
据说圣人要才质名实兼备才是圣人。而且
随便“呼啦”掼一本书下来就可以
砸烂亿万人的脑袋
瞧!我还这样有“文化”,比你时尚多了
你肯定不知道维特根斯坦、罗兰.巴特尔
不知道卡夫卡、陀斯妥耶夫斯基
不知道奥修、希特勒、毛泽东、金庸……还有好多人的故事
以及他们发明的一切新的玩法
你不准备再来地球上冒冒险吗?
很好玩的哟!
对了,来之后告诉我爱因斯坦相对论统一场论的事儿
告诉你一件有趣的事
你的圣人身份已经被确认了2000多年
可是,你根本不需要这么多的自我满足
你是不是要在天上笑得打跌呀?
你随和到坐立行走言笑晏晏尽随人意
仿佛你从未有过反抗
随和到如此这般平易的神秘
可是,地球人就有本事把你的一切活动搞成专制的依据
他们比你聪明却老被挂在你的裤腰带上
喔!你在天上抽烟可要小心火头
或者,你早就知道了
所以你不再来,你的朋友们也很少来
对了,什么时候介绍我认识几个哥们儿
可不可以早点?
不要等我死了之后
因为,活着的他们多半我都不认识
唉!一辈子真是太短了
什么,还是在梦中比较好?
“道之为物,唯恍唯惚……”
你要我去看那象、物、精、信
要我“以阅众甫”吗?
好嘛!比起你来我还不够笨
只好听话了。只不过
记得让我多看几个朋友的尊容和行迹啊·
有的话,跟他们挂个电话、聊聊诗酒、说说故事
这样我就不会那么寂寞的
好不好?
你可不知道,你走了之后
地球人发明了多少控制做梦的方法啊?
尤其是,因为好多中国人拿你的《道德经》砸坏了
太多开窍何如不开的脑袋
所以我这时候才降低一点难度
想找你要几个活生生的朋友
你要是把这些朋友介绍给我
我就少揭点你的老底
至少,不说你不仅是一个哲学家。免得人们更加恐惧
怎么样?
当然,不揭是不可能的
因为你的声音已经等量于物质加速到光速后无限的沉重
何况,《道德经》嵌在天海之间
它抽象语词排列的密度又
如此之高(你这个缩紧“天下”口袋的家伙)
我写过好多和你酬唱的诗
那是因为我反叛你反叛了很久
我把好多附在你经书上的垃圾清扫干净
才能直接和你交谈。你
喜欢吗?
还有,我真想拍拍你宽厚的肩膀
问问你,“‘入佛界易,入魔界难’”
你老兄到底经历过些什么才到这一步的
最后,当我们共同面对时间的海洋和边界
我想你最好别再和我谈道德、谈养生、谈功名
因为,即使是圣人和圣人的国度也需要有关神的故事 
需要不仅仅是一句话联合一章联合三千言联合一切取消
我们所有自由犯错的权力。取消
我们重新发明语言游戏的伟大乐趣
何况,你无限的有限终于还是有限
何况,你常常只是一本书而已。你只不过是
滴水一瞬、远山远水、珍稀动物
只是,我真想知道你要是讲故事、玩文学、做游戏
是不是比得上我邻家的小孩?
恩!肯定不赖。你拥有那么深厚的声音或沉默 
你拥有好多、好多、好多
精微到几千年我们也读不出的秘密
通或不通我后果自负
但是你不告诉我,我就常常揪你的胡子
谁叫我生在中国呢?
话语的风鼓荡着如传说中的橐籥
充满了梦幻于幸福的所有空隙
为了不从重重鞭影下
钻过去和你待在一起
我绕了多大的一个圈呀!直到
现在。老子,当我们被语词洗刷干净
会与你婴儿一样的脸孔待在一起
并使它最终化入了我们脸孔的形象
在你意识的制高点上
并没有我们胸中的愤懑、情欲、哀伤、悲痛
“代大匠斫”的当代先锋诗人们
竖着他们悲壮的指头、流血的指头、空虚的指头
一诗功成万语枯
老子哎老子!
我明白你为什么先不为关尹子著书了
正如你所料:因为你一个人
言语道断了我们
取消了几千年来多少人成为人的机会呀!
(老子!诱惑我们的,绕不过的老子
同理心的智慧和空虚……
“吾道甚易知、甚易行……”
我们心中的老子!)


未来

雨水从喷泉的底部倒灌式来临
一株株新荷
等待了好久没有一点湿润的消息
每一根神经线
油得发亮、干得柔韧
视线僵硬
长久未曾被弹拨的琴弦偶一动弹
声音嘶哑
声音在等待一个词的来临
想抓住头发倒吊起来不管有没有一点新意
黑暗中的等待愈益黑下去
那亮的快意冰凉
如一滴新露将落未落
尘埃与水即将落下的消息惊心动魄
亡灵之声的召唤长出生茧的脚丫飞跑
“希望是世界上最大的骗子!”
伟大如莎翁也要如此喟叹
可是诗歌在来临
在痛的路上、思的路上、等的路上
一条路取消路标直达诗歌的咽喉
总会有一种新的喷泻说不出它的名字
意念之中以为必然,等待了3次却没有到达这样的高潮
最后一次我到了
遽然而醒
一枚新词抽象而又具体睡在我的枕边:未来


五千年

一个外星人说:
在中国,公共时间停滞了五千年
公共空间加速了五千年
公共人
痛苦了五千年
幸福了五千年
诗一直像诗那样
流着、淌着、激荡着
快意着、幽怨着、奔腾着
浪花的语言
不想反对也无法反对
最多达到表白……
啊啊!
这里有多么伟大的诗啊!
(外星人偷偷告诉我:
他们最喜欢读的都是中国诗)


舞蹈

锄头从农夫的手茧中滑落
落进时间的漏洞
一直下沉
太阳朗照
一波波交叉时空的光
叫人坐忘
第一性的快感神经罢工
让位于精神雕琢的
黄金瓶
黄金在任何地方舞蹈
削平今生今世的眼光之镜
拉不平我深邃、弯曲的眼神
眼光在迷离中飞翔
眼光浑圆、饱满、遥远,而又切近
带来农夫新的诅咒和收成
一把握住手中的茧和光和坚韧木质的锄头
这抬起形而上、放下形而下的
锄头
坚强的切入
耕耘大地秘密生殖欲望的动情部位
四季的间歇如同炊烟叹气的……
焦灼、愤懑、悲伤,直到麻木
时间长出新的厚茧
农夫的舞蹈不止不休


钥鸣

我的爱如果是一条河流
那么钥鸣是那冰封的河面
我到不了你冰封的秘密暗流。到不了
我的爱如果是一个国家
那么钥鸣是那不得不继承皇位的可悲的皇帝
皇帝的密令之下我所有的爱都是偷欢
云朵不能涂改不能宰割不能遮蔽的庞大天空底下
我的爱如果是一朵花秘密开放的幸福
钥鸣必得一次次借我的爱重生
更多的时候钥鸣是一个扭扭捏捏的女人
在千古文字辞章中销魂而又销魂
梦想打入女人内部搞点阴谋……
却一不小心被女人俘获
有时候钥鸣又是睡神的兄弟
名叫思想。睡在死神的隔壁
从身体到脑袋到头发能指所指的愁绪很多
比得上一江春水流
比得上离人心上秋
比得上千古文心软弱到具体于逃避的智慧
哦!钥鸣这个家伙我不懂
我一不小心爱上他,然后越爱越深
然后丢掉那把打开冰封河面的钥匙
我走了
钥鸣怀抱他徒劳的生命待在我的身后
钥鸣只是钥匙在鸣响
是电脑自行创造的达达艺术,与
策兰兄弟《游动的钥匙》没有一点关系
然而,全新的统治在发生
从一个词到另一个词
每一个词都学习着果壳中梦幻作业于宇宙的风度
有一个词叫做钥鸣
可能那是我。可能不是
我和钥鸣的钥匙丢了之后就再没有找回


活着,毕竟是一种不可能逼真的游戏

被时态戏弄的语词戏弄着人类
庞大幻觉的出现及湮没
活着,真的越来越像是活着了
上帝的力量还没有来到人间
当我说:“要有爱!”
并没有产生爱而语词的爱却偷偷产生
当我说:“要善良!”
会有钢刀平滑如削滑过我
并没有一点点刀锋的怜悯怜悯我
“刀,是要用来杀人的,刀背的血槽和锋棱和倒钩
会将血和肉和肠子
拉得更真实。真实的呈现……”
当我说:“要真实!”
会有科学的暴力闪电穿过
民主与自由的云层
准确地击中我
分毫不差
你管他每时每刻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有那么多
明确、准确、确切的错误呢?
当我说:“那么,最后,我什么都不要了,给我,美!”
美神忽然就在我们的身边显出一副阳痿者的嘴脸
徒劳的、运动着、翻腾……
像一个老人、一个老人,老……
即使他一手握着钱袋、一手举着权力
他的身下空荡荡
“上帝,你不要问不要追求了,我就当你是上帝,你说……”
你就是一切
引用的力量失去,狂乱的茅草疯长
生命死了、生命死了、生命死了!
在没有人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个上帝
可是,怎么办呢?
活着,毕竟是一种不可能逼真的游戏
这是我遇到的
第一个问题


新生

街上走过一个人、又一个人
本来我看不见一个人类
然而在某一瞬我看见了
然后我就再不会、再不懂退回原来的道路
我爱过一个人、又一个人
本来我看不见一个生命的标本
然而在某一瞬我看见了
然后我就再不会、再不懂退回死亡的意境
路灯睁亮黑夜的瞳孔
披满霓虹的楼群隐现处女血黑色的剪影
绝对逼视的眼神
风的洞穴中最深的安静
诗人碎裂的眼神与时代的剪影同一
有血流进书本不留痕迹
虽然这是一个书的世界
但是我面对世界
学会了
高贵遗忘的创造和敌意


无题

一万个蓝天将在同一片
完美的蓝天下崩溃
想象核心的外缘是果实是
无限完美欲望的衣裳
身体内永远有兵士的列队急行军
向着不可预期的方向
那真是亿万年前的事了
渡海征战是为了海伦
死神的笛声吹颂
奢侈遗忘的
一片叶、又一片叶飘零
离开你,我怎能注目于大地女神
丰美、尖锐的肉体
以及它
将我的脸拉得越来越宽
将我的视线拉得越来越长
飞离永不能触及的地平线
直达宇宙之圆尽头
那优美、残酷的
脸颊?


平行于死亡的倾诉

你平行四边的眼睛
平行于死亡的倾诉
视线嘹亮
——一束光
形上的物质耳朵鲜美悬挂
无用的花心却很重要
一种听的湖泊与一亿种听的泉源
分不清谁更重要
平行的倾诉,我的圆
感官之门上长满……
比如眼影、耳环、鼻翅、口红
言辞、纹彩、刺青、诗歌……
大面积的沉默交集无用的幸福
平行,飞
语言之镜中
一张张试纸探入或返回
或安静而又安静
明明灭灭的身体清冷
平行
万籁之声与我们有关
而我们制造着、享受着动人的混乱
平行于死亡的倾诉
空洞之声的肉体无形无状


小说的价值

通货膨胀的诗已经无从养育
友情、亲情、爱情联合的大军
人性的军队溃败
诗神合拢的手指握紧着感官动情部位
压迫语词向水晶突围
寄念于口语。发现它
离泉眼喷射到最高处时矜持的晕眩,很远
离堂吉柯德至高空虚和高贵梦想的制高点,很远
达不到活着的水,达不到风车
但小说就是另一种诗的口语。在
偷渡,危险的思想和生命
期望它们能针一样地嵌入闭塞身体的缝隙
撬动古典时代的忧愁与秘藏的痛
据说,黑格尔要学习崭新鼹鼠的本能
将历史重新钻一个洞
据说,卡夫卡要将历史当作钢琴一样演奏
自己岿然不动
可是,这人类发明的游戏规则的全局
自己动起来了。和地球一起动起来了
而我们翻翻滚滚、尘随海波
永没有谁是赢家
(哎!这是一本多有价值的小说呀?)


活着

一个词深深海洋的压强
如握。拳头一般握紧了幸福
从不稍许放松
我们被管理的手,首先要活着
我们被规范的脚,首先要活着
我们被箍紧的脑袋,首先要活着
我们被计划分配的自由,首先要活着
我们奉天承运的活着,首先也要活着
活着的幽灵肯定已经壮大成一个神
统治着诗人恐惧的爱与悔
罚那么多比赛光辉的脑袋们
哎!怎能如如西西弗斯之石滚动着
安排这时代脆弱的风
剪切石头的笨重之磁成为铁笤帚
做着清理厕所的工作


忧郁

玫瑰的香氛充满世界
空气分子的构成不可分析,长成玫瑰
玫瑰的花瓣一层一层
展开极小与极大的
语词在极乐中分裂的快乐
而没有一个意向。但
我的时间缓缓向爱人推进
直到词与语之间的距离变得锋利
必然的失恋会来临
哭会来临
我的时间收缩成一个球
一个球不带一点眼光的眼神
这活生生的鸡蛋
必将使死亡石头的暴力
失去耐心
哎!可是这时代我深味于生命
怎能像一只小小的仓鼠
生与死皆没有一点点秘密形上的触及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