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麦豆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498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麦豆简介

(阅读:1105 次)

麦豆,原名徐云志,1982年年底生于江苏连云港。2005年开始写诗,作品散见《诗刊》、《中国诗歌》、《特区文学》等。曾获“汉江.安康”诗歌奖等。参加诗刊社第30届青春诗会。

麦豆的诗

(30 首)

老虎吃人

临睡前,突然想到一个人
被吞进去,又被吐出来的一天

我是如何在腹腔内拒绝消化
如何在咀嚼的牙齿间保持完整?

还是我已经碎了,成了残渣
需要梦的再次修复?

如果老虎吃人只是一个游戏
我们为什么总要扮演那个人呢?


挖掘机之歌

马路边的挖掘机
深陷泥坑的挖掘机
生锈是你唯一靠近我的方式

黑夜刚刚降临
我们从你身边经过——

从你身边经过
我想到吃人的老虎
早已灭绝的老虎

拥有长长手臂的挖掘机
或死去多年的老虎
你靠吃什么活着

是一只野兔
满天星光还是一团火焰

你是不是一台已经开始衰老的挖掘机
或者你已经死了
只剩下这铁的骨架?

我老虎一样的挖掘机
是谁狠心将你遗弃在这里
空气和清水只会让你不停生锈

我老虎一样的挖掘机啊
黑夜已经开始降临
你的斑纹正连同我眼里的火苗渐渐熄灭


那些不能渡江的事物

开始是一群老虎
后来是一群人

大桥修好后
不能渡江的事物
只剩下鱼类


他们都是一些什么人

他们退休前
做什么
我不知道

但他们退休后
做什么
我非常清楚

他们统统
都在打麻将

十八张桌子
座无虚席

从早晨到深夜
噼里啪啦


工业时代的命运

世界不停的亮又黑了
亮又黑了,像一个恶作剧

当一条道路在黄昏消失
另一条道路在黎明出现
两条一模一样的道路——

当世界约等于一个房间
太阳约等于一盏电灯
四面白墙又约等于什么——

也许这里就是终点
我对人由神造这件事已深信不疑


神如此安排

人间的蚂蚁越来越多
老虎,狼,狐狸,野兔
让它们统统转世为蚂蚁

将森林缩小为灌木丛
将人缩小为窗户里的小矮人


十字路口有感

比我先行的人
也在十字路口等待
红灯,一只充血的眼睛

拥挤的早晨八点
相似的中年面孔
沉默。只有汽车的喇叭声在响

比我先行一步的人
正在医院,另一个十字路口
死,也许是通往自由世界的那盏绿灯

死之后的生活,我要这样安排
那里古木参天,那里
清晨的阳光正斜着照进寂静的森林


饥饿的艺术家

饥饿的艺术家
眉毛像两条吃人的虫子,在爬行

饥饿的艺术家
他的鼻子和脸颊
刀削一般,出自上帝之手

饥饿的艺术家
与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区
却隔着一首诗的距离

他的嘴唇永远紧闭
他的头发黑得像墨水

他永远长着一张人的面孔
他是谁?

他的眼睛盯着你永不熄灭
仿佛认得你


危险

落花危险。池塘危险。
一条条游泳的金鱼危险。
危险之物皆有灵魂。

高楼危险。电流危险。
一辆辆奔跑的汽车危险。
危险之物已无灵魂。


白玉兰

如果你开口说话
你想说——

让我多活一天吧
看看有没有奇迹发生

人的语言,人的思维
无法替你造出像样的句子


清洁工

你不是我的父亲
但你一手拿着垃圾桶,一手夹着烟的样子
让我想起我的父亲

你们都是老男人
都热爱抽烟,一边做事还要一边抽烟

老男人,你早已过了退休年龄
但你还在为我清扫马路……

陌生的老男人啊
你将红红的落叶摁进竹篓
一边劳动一边抽烟的样子真的很美


一棵树的假想

一棵树,以高出人群的高度
把我们从远方召唤而来

想没想过,一棵树
和人类朝夕相处,共历风雨
当我们坐在它的阴影里聊天
有多孤独

一棵树,吸入二氧化碳,吐出氧气
给予我们呼吸
它不可能不懂得爱
 
一棵沉默的树,它不比人类知道的少
它对土地的理解肯定比你我深刻
光是它春天开的花,秋天结的果子
就胜过千言万语

一棵树,是你彻夜参悟的谜底
它生来就站在那里
它仿佛知道迷途的终点就是我们出发的地方


仿佛在和自己纠缠、争吵
老死不再往来

肯定有一个人错了
但却没有真理

仿佛舌头是一把插进喉咙的匕首
所有的句子都带着伤痕—— 

光天化日
总感觉生活在探照灯下
西装笔挺
总感觉身着囚服
周围空旷
总看见围墙很高
 
谈起生活
仿佛在重病室里对话
仿佛得了不治之症


又见鸡笼

笼子已经空了
只有一些贴身的软毛
还粘在铁丝上
风吹着它们
毛茸茸的铁笼子……

还有一只破壳的鸡蛋
那是它们中的一只
在死前一个小时
生下的,现在它破了
蛋黄已经流尽……

空空的笼子
毛茸茸的笼子
开车的司机一声不响
多么忧伤的一车笼子啊


左手

伸出你的左手
认真看着它

看着它
摸摸它有点疼的地方 

不要轻易松开
你要确定你爱它 

尤其是那道伤口
你满怀歉意


我渴望一辆像人一样拥有死亡的汽车

汽车在黑夜里穿行
如果没有意外
它会在一个叫“终点”的地方停下
喝点汽油
等会吃饭的司机
继续上路
抵达另一个“终点”
这样,汽车在白昼里也犹如在黑夜里
来来回回在一条有“终点”
的道路上没有“终点”地往返
我唯一期待的是死亡
我渴望一辆像人一样
拥有死亡的汽车
它能死
它可以死
它不用再拖着我们各奔东西
或南北
我要它卸下沉重的骨头
躺一会
躺一会之后
化为空气


麻雀

像一只装着灵魂的笼子
被上帝提在手中

它在枝头鸣叫
是我的灵魂在枝头鸣叫

它扇动翅膀
似有一双手要从翅膀里伸出
 
它的眼睛望着我
仿佛认识居住我体内的那一个


下班途中

没有夕阳
夕阳被高楼挡住了 

也没有田野
田野上长满了高楼

每条马路
都覆盖着一条河流
 
路边的每棵树
都拴着一只虚无的山羊
 
他们说一切都是新的
可我只看见飞逝的旧时光


树上的苏格拉底

有人需要鸟鸣
需要一支神秘的口哨
度过黎明前的黑暗
需要一副清脆的嗓子
和他说说话
保持一颗好奇的童心

有人则厌恶鸟鸣
像厌恶自己
日益沉重的肉身
——疾病和疼痛
他不相信有一个世界
比这一个更好

一只张开翅膀的鸟
它只会接纳你
不会因为你的态度
无视和杀戮——
而停止鸣叫
我们赖以生存的鸣叫—— 

瞧,它在清晨的树冠上漫步
多像赤脚的苏格拉底


曼诗婷

曼诗婷
多么好听的名字
不是一个人
是一只狐皮挎包
但我忍不住
把它当成一位风尘女子
曼诗婷,曼诗婷
你的哥哥和家乡在哪里


一千次望向窗外
一千次浪子回头
一千次跃入虚空
一千次潜入深海
在这个世上,迷恋大海的人
风是他的情人,鲸是他的哥哥


母亲

昨天,母亲又哭了一次
当时,窗外正下着雨
我正在单位加班
妻子安慰她,别哭,妈妈
妈妈,您喝水
妻子告诉我,母亲坐一会
又回七楼做饭去了
弟弟家在七楼
弟弟常年在常州工作,母亲来我们家
肯定是找我的


不妨再疲倦一些
不妨再年轻或苍老一些
你总能在某张面孔里看见你
你的一生就是认识一个火车又一个火车的你。 

这列陌生的火车里坐满了每一秒钟的你。 

你看见你的一生都在一列火车里来来回回。
你的一生看上去都很疲惫。
你看见你坐在许多你中间,独自一人。


身体如一支葵花

向日葵并不忧伤
凡高的向日葵让我忧伤
凡高并不忧伤
但我忧伤 

我也并不忧伤
朝朝暮暮
美丽的花开在谁的院子里呢
院子的主人忧伤


孤独

带上书去旅行
书是孤独的
带上身体去旅行
身体是孤独的
和火车一起去旅行
火车是孤独的
和许多人坐在一起
我们是孤独的


幸福

秋天
他们坐在高高的地方谈论天气
阳光很好,睡眠很蓝
林子和客厅很安静

黄叶飘飘约等于幸福
两件乐器
一幅油画
约等于幸福


黄昏

太阳那张老虎的脸 
伏在美丽的云端 
伏在宁静的黄昏里 
多么无边而忧伤的眼神 

黄昏啊 
你要我怎样为你祈祷祥和 
才肯放弃一只老虎对一个孩子的诱惑?


秋天

在寂静的小路上
我又看见了秋天

一片落叶和一只麻雀
多像一对孪生的兄弟

一只四处流浪,终身歌唱
一只依偎故乡,静静悲伤


狮身人面像

在中学的课本里,我就见过这种孤独的兽。
也许生活在黑暗的中世纪,也许已经绝种。
——我喜欢这种忠于内心的雕刻
喜欢成群的旅人在它的身边拍照流连。
但我却分不清这是抵抗还是妥协……
——生活的秘密难道就是虚构 如此
一只威武,大胆的狮子,只身来到沙漠
像一个人那样,渴死在尼罗河岸边?


木头人

一刀一刀
雕一个木头小人
痛苦来自四面八方。

这个木头小人
耳朵,眼睛,每根手指
都要经过刀锋。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