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聂广友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09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聂广友的诗

(25 首)

高原来信.普达措2

我们的舟在湖里划着,
我们划入晦暗的下午,无人管顾,
沉入到湖水冰凉的蓝色里,能在
原朴记忆的委曲、简朴里

返回。木座基白明明的,
劈开它的寂寞,它的空,它的
无为,它的傲慢,堠口等候,
或只是在山脊依次建立。 

为它的子民,应需而生,
建与不建,犹如天选,
在大地上,留下踪迹,
平凡、皈依,是人的生产、事迹。 

找到二个玛尼石堆,下午,
三角旗系在风里,飘扬,
疲惫的风变得清晰、平凡,
木板的明亮照见旅人的迈过。


高原来信.普达措1

从那边弯上来,这是一个
停车场,又像是集散地、休憩地,
骨头架子的清光,待看清后,
只是一个正午的脸庞。

高原升起,地衣、坡岸
展现在人的分布中,只有它
平凡面谱里的寂寞
在劝服、皈导行人的双腿。

湖泊寂寞,我们在午后的空寂里
划舟,红色救生衣
垫在脑下,湖水白色的珠目
划过耳边,小轩窗内,有疲惫的风。 

湖泊有它奥义的一面,
我们在山脚的世俗里走,
来到午后正式的山谷,
汽车停上泊来的新鲜坡坂。

音乐在召集它们自己,
噢主,噢喜乐,
目光归于
像章他庄严的紫色袈衣。


果园来信22

田埂露出,终于沿那边方向
我们走了上去,那口田的岸背,
稀疏根草隔开的边界,以及它们
神奇陌生的邻人业已消散殆尽,
唯余田埂矗立,直行于低空。

白日的光芒耀目,沿埂岸
走入它的丛林,丛林已衰败、
消失,又凭空茂盛,
过了它的小桥,它红色埂身
步入新的安宁。 

御用的农人已随塘路
下到黑色松林去了,
冈岸、坡坂更加显露
(它的空寂)。 

我们堪堪在它的光芒里行走,
在果园不远处,攀上丘顶,
田园已荒芜、壮丽,
进入白日闪闪旋转的纬道。

山冈上,他们的屋宇
也进入到明亮、简洁的光里,
进入到微红、简朴的持家,
看见妇女在界限外辛劳地汲水。

光芒愈胜,我们又沿
鱼草在白日密集的冈路,
杉树已拨去,坡岸敞蔽,
看见圆拱里老人、园子、池塘、菜蔬,
老人已死去,浮萍开出肆心的白花, 

填塞往日的池塘、大道。
村庄不断老去、又醒来,死亡而年轻,
唯有白日寂静的冈岸像是母体,
在衰败、明亮又郁结的土地
闪着清丽的光亮。


星群来信17

镇邑赭红。从它的屋檐沿
马路的两边勾勒起,勾勒出
一个小镇,从雨后一栋
白色临时工棚或水泥小屋。

它的空旷和孤单中,带着
一些冲动的蛮力的喜悦,
终于第一次的
来到一个旷野。

预制板粗砺。泥浆,马路。
红色粗朴的气氲中,屋宇在
一个年青的上午,静静地
生出匝(道)口,和时辰。
 
时辰中,两边的屋顶红红的,
画满了檩檐、整屋,沿马路
向前走,来到巷宇阒无人迹
的坡坂上,浑身沉醉的少年
刚刚冲出他的邪恶。


页岩来信5

昃阴幻变,周身褐色的埂塍
隶属。缀泊于高岸的扭颈
而去。阴中,朵朵牛栏秸堆
绽放,努力加深行迹。

后村,刘家冈岸渐亲近,
奶奶在厅厢教成《野蘼子花》。*
声音经过它们,沿午后白光
赶往孤单异姓的山陵。 

陂南三树同株。在光圈里
矗立晌午幽明的拱顶。
炳辉璨耀,长出椽楣、
甬道和人形。

五月翻过飘风之岸。
山岭的页岩日益茁壮。我们
进入鸣唱烧棘的圆径,遇见
赤裸的大型古老蕨类。
 
注:*歌谣名。


果园来信10

谷风凄其。荆丛照见
晌午的矗席。赭节,肉脉
塌陷着,于凌厉的芬律
看到痛的纤管,边修造着墙垣。

花瓣逐渐变紫。野草莓
裸呈的印痕里,润绿的晨光
半张着明密的卷轴。
少年手臂高高地擎住。

韶华崩奔。因其幽径,因其
箬叶、良节,在园中诸蔬的
墙垣,在筑建的拱顶下。
母亲阔大的身形仍在分布。 

父亲的脸颊在四月渐渐形成。
北方的田塍在四月成型,
长出白马,发出白色气息,
悬挂于垓下。


果园来信4

午后,木门继续朽烂。山冈
逼近,照见户枢槿花明亮地
绽放。红壤以及一具幽闭的
光的尸体。

我们穿过屋后崎岖的白色。
又看到秋日的弯角。
荷树栗色的肌肤,出走
皲裂的梦游者。噢他直去  

村前疯狂禾田农人的心间。
暮沉沉,杉树站成一排。
坡上徘徊昏暗的兽,
在白色冰纨,寂寞地博斗。

白日仍无穷无尽张开。
沿规定之径,我们来到山陵
的果园。在嗡嗡响的葡萄下
成长,寻找红色泥屋缓缓倾
圮的身子。


郊岐来信

夏日奥敷,水闸被提及。
赭色石门的多目
锈蚀,在异乡人的颧骨
生长依附的躯干。

冈岸坚实匍匐,从堤腹
拱出楼宇,阳台,南陌的
旅舍。供远行人
走入清凉陌生的廊下。

玻璃房子、坝河
侧卷着,正打开那边
阴郁的森林。而水的干涸
危及幼小男孩的生命。

傍晚,薄径迎来树垛,
函数公式,绿色圆坡。
坍毁墙面驻停的髅花
让我们安宁。白日里,
遇见柏油陷溺的郊岐。

(赠柏桦)


古典集:挑秸杆的少年

在坪院谷仓的墙基边上,
我出发去春泥坑的田中,
我带着绳具、扁担,
从坡上荒废的谷仓前面经过,
它的墙垣、地上的秸杆星散、
还有午后的时辰
它看到了我的出发。


古典集:契约精神

一早去上班,看到小区内还很静谧,
绿树、楼层、岩页仍裹在大地
微微发白的气息里,车道旁,
发电机组轻轻轰响着,神秘、朦胧、
单纯,赭色的新鲜柏油上无人,
柏油窄而修长,又独自伸展,更深刻
地腑身大地,车一下子快到出口,
在离门房余几米的地方,突然看到
一辆桔红色的手推车,保洁工弯腰
在拾垃圾,他一点也不急,把车
停下来,转身去系好安全带,等着他
慢慢把车推到出口,可再去看时,
手推车不见了!哦,他把它停进了
路旁车道的间隙,多么神秘而迅疾啊!
早晨在电光火石之间!驶离他们时,
他看到那里还颇宽敞,能暂时容下
他们,而保洁工干净的淡蓝色工作服
和那辆桔红的手推车还在那里发光,
显得有礼、流丽、简洁,
他知道,这是儒家诞生了契约精神。


古典集:迂腐

先读了韩公文《唐故
江南西道观察使中大夫
洪州刺史兼御史中丞上柱国
赐紫金鱼袋赠左散常侍
太原王公神道碑铭》,
不过瘾(方苞评:退之于
钜人碑誌,多直叙,其词
之繁简,一视功绩大小,
不立间架,而首尾神气
自相贯输,北宋诸公不能
与于斯矣),又随意翻看
《方苞集》,是《沈氏姑生
圹铭》,“直叙”其姑清贫
忠贞之迹事,读之令人
“泫然”,觉,韩公文受
汉儒影响,忧国忧民,
重间架、政论,而公正、雄辨,
方苞文受理学影响,
重个人修身,天地人伦,
而直接、深沉、纯粹、
正义,吾更喜方苞文,
更紧密、雄健、自然,
如原岩石页列于目前,
也更迂腐、唯心、可爱,
文中曰,“先君子于诸姑
贫者月有饩,而姑未尝言贫,”
“先君子……”,这里有个
回忆结构(苞多次用到),
和吾《古典集》“想起那年”
颇雷同,又,苞文一读,
只三言两语,便气息扑面,
令人沉醉的气息由赤子密闭的
身体发出,又同一吾之所爱。


古典集:莲花庄宾馆

“木兰已老无花发,
石竹依前有麝眠,”
他就想起,那天傍晚
和文斌他们沿着
莲花庄路逶迤来到
纽曼城市酒店前,
莲花庄宾馆已然不在,
那堂前的槛石、桥、
河道依然(稀),仍处
在一种夜晚的清寂,
却在一种华灯的漠漠之中,
自己明白,全然不是当年
昏昏稍燥灯光下的清晰、
干实,朴实而年轻。


古典集:《伊利亚特》

在嘉闵高架上走,
突然看下去,陡落的大坂
已宽阔、拉长、正大
(像是在一个山川),
却又不无凋零,在经历了
一些事情之后,忧心刚刚
开始,又比如读了“岁月
老将至,江湖春未归,”
正午的白日也凋零下来,
大桥昂然,却清減,
两边的别墅群寂寂、萧然,
仿佛人员也越来越少,
已过了它人类的鼎盛期,
它的这种不无伤感,但
他随身携带了《伊利亚特》
(它的言辞是多么浑厚、明亮啊!),
在萧然、凋零的午后,仍
可以一个人,或者说在它的
此刻,也能独自读它,
午后,大桥就会昂然起?
阿伽门农对光荣的透克罗斯
如是说“……要是提大盾的宙斯
和雅典娜让我们毁灭辉煌的
特洛亚城,我会在赏赐自己之后
便赏赐你礼物,一只三脚鼎,
或是两匹马连同战车,或是一位……,”
噢犒赏是多么重大,而他们
又是如此重大地说出。


古典集:隔音墙

走错了路,
本来应该从云台路
下来,却走到了通往
杨高北路的匝口,
如今,它正向上攀爬,
这是条新修的路,高架
两边新建的隔音档板
(主要是左边)不间断
地延展,封闭中的坡道内
新画的斑马线新鲜、多义,
让人想起当年,比如
在如皋,这样的道路别处
也有,但这里更集中、壮观,
隔音板紫绿色,中间凸起的
小长方型块干净、时尚,
连绵在一起向前,跟着它
很安全,会把我们带往
下一个地方的奇妙里,
坡道攀爬着,很快就
可以看到那边的建筑。


古典集:读王勃《麻平晚行》

“百年怀土望,
千里倦游情,
高低寻戍道,
远近听泉声。”
他就想起,那年
在苏州东山,傍晚
临回时,停车在路边
吃农家乐,吃了一半
先出来,顺着三叉口的
斜长坂向上走,四月,
树木碧绿,长坡灰白、
质朴,像在暮晚里
漂浮,他沿着它往前,
盘旋舒展开来,路边
有人家,有犬吠,
但路独自在这边,
像是要进山,夜色渐深,
路绵延无期,幽深,神秘,
黑暗诱惑着他,他正要
沉醉地走入,这时
电话铃声想起,是妻儿
亲切的呼唤,那年
他眼睛开始不好,他接受
独处,沉醉的风景
知道他不甘心。


古典集:忠诚

夜深,躺在床上翻手机,
看到年前和广南回江西乡下
拍的照片,放大,发现
那些山林、田地、金茅
就在眼前,未尝改变,历历在目,
而有的,经过了周遭田地、
池塘等诸多次的变迁、改故,
顺从着它们,在它们里依然保持了
亲切的面容,它们这样的到来,
令他惊心,又心有惭愧,他知道,
那是我们昔年已具有了美德,
那时呵,我们竟对单纯、纯朴、忠诚
浑然不觉。


古典集:加油站

加完油,从枪口返回时,
跨过干燥的地坪,感觉到
置身高架轰鸣里的小站,
天气变凉,光芒凛冽,
像是又跨入到那个
寒流明净的、饱满、自足、
现代工作的匆忙中,
觉得,远行还会有。


古典集:读范成大《步入衡山》

“墨染深云犹似瘴,
丝来小雨不成泥,
更无骑吹喧相逐,
散诞闲身信马蹄。”
他就想起,在武功山,
下山道中,又看到那
个亭子,在半山腰
转折处,苍翠、年轻,
在午后,人语轻喧,
草甸招展着,风起云涌,
江山明净,未曾老去,
下山道在山脊边上,
深隐、洁净,聂尧在
远处的前面,她崴了脚,
慢慢挪着,江山秀丽,
有深远明丽的山亭
等着我们朝赶。


古典集:清明

等他们带上锹铲,
跟上来的汽车一齐沿
村头转弯,屋宇边
停满了车,辉映着,
村路、石板敞显,
车子转过来后向前,
村路延展,屋宇、棕榈树
夹道而送,叶子、茎杆
茁壮,深重,又纷呈出
那个年轻的晌午,
觉得,清明里有苍翠。


古典集:黄金时代

妹妹要结婚,姐姐送她一部
中小级轿车,一起去付款,
坐在宽敞的车子里,
全景天窗很明亮,数字播放器,导航,
巡航定速……什么都有了,
(遥想它们缓缓穿过节庆的灯流,)
他觉得,那些黄金时代已越来越遥远了。


古典集:“这些克力纳提达家族的物事”

我很喜欢诗的这种对名称的
使用,像是一种词根,西语的,
强调里有一个对来源、渊缘的
塑造,就像古希腊世界里
对父亲姓氏的强调
(如‘壮阔如天神的奥德修斯,莱修斯的儿子’),
我觉得,它发出了一种
古典之光。


古典集:结伴

车行在昱岭关,看到前面的
崖壁弯曲,(它一直看去很近),
金色喜庆的金茅下,总是几部
黑色的车,一会儿它向前,
一会儿另一辆走在前面,
组成了一个方队,像是
和我们结伴而行的。


古典集:谷雨

谷雨后,热过的天气
又凉下来,一大早,外面下着雨,
空气清惋,温凉,
五金店里不忙,
他翘着二郞腿,想着眯一会儿,
就让外衣(薄袄子)披在肩上。


古典集:心性的追逐

有段时间,喜欢柏拉图的文本,
它的文体、气氛,
就拼命去找他的书来读,
各种译本、版次,
其实,他根本就读不了那么多,
他只是听任心性的追逐——
总想每一次地需求到极致。


古典集:古朴的文风

他很喜欢古希腊世界里的
这种叙述形式,
柏拉图,色诺芬,修昔底德等,
有时,却并不急于去洞悉
他们思想、理念的原型,
更着迷它裸露岀的迷人气氛,
这是一种身体上的虔诚,
为了表明心迹,
他决定尝试一种古朴的文风。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