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念小丫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31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念小丫简介

(阅读:1228 次)

念小丫,作品见于《扬子江》《汉诗》《中国诗歌》《星星》《诗潮》及美国《洛城诗刊》等刊物,入选《十大好诗》(2017年度88首好诗)等选本。现居宁夏银川。

念小丫的诗

(24 首)

自然数

把成千上万的数字
以黑色摁在白纸上,再给数字
冠以王冠以妃
再编上顺序和尊卑
事实上数字起始于零终归于零
孩子迷茫于
零是不是自然数
我帮他百度,小小的脑袋和
陈列了太多
凡尘俗世的脑袋
同时记住一个结果
世上一切不存在才是真实的自然
我们这些一二三
四五六,像一只小小的蝼蚁
忙碌着微不足道的小事业
我们马不停蹄地周转,非要把零变成
分数,小数,负数,正数
非要将圆满变成遗憾
为自己加冕,为自然加冕
为身体补充重量 


难题

我时常对着试卷发呆
我在其中
深深怪罪自己
两难啊,亲爱的孩子
我为你提供
草原的想象,大海的想象,云里雾里的想象
同时
我又不停地拿出问题为难你
把想象
变成事实
做一个母亲是多大的难题
你有童年趣事
而我不得不拿世故的圈套
一次再一次
套住你
你毛茸茸的睫毛,挂着幻想
多么美
多么不可侵犯
而我,为了一张优秀的答卷
制造风雨
扼杀天性,亲爱的
写下这些时
是多么揪心的难题


地平线

干净的,没有剩下丝毫累赘
这多好,没有一匹野马一所大学一群失落的人
昨天已经掩埋了,今天才开始
没有丘壑也没有墓碑
必须相信那种
延伸到心底的平坦和空旷
原本我们什么都没有
把万事万物归还,我们不曾拥有过遗憾


黄昏

1.

楼宇逐渐失去棱角
梦境初现形状
我爱过的白马成了天上的瘀血
我举起一块小小的石子
想把湖面,砸出一个洞,那不是湖面
那是由蓝变黑的天空
那不是天空
那是白天的一匹白马
可是都要被带走了

2.

有人坐在那里。青花瓷被弹落
一个巨大的圈还在扩大
落日已经绕过凤凰城
她在北塔湖中与新月亮对话
水下。那是透明的女子,月亮抱在她的腰间
宛若存满水的陶瓷坛子
有没有风都一样平静
歌声也好画面也好
有一个人站在远处正在欣赏着她


种下自己

需要慢慢劳作
慢慢开垦一小块看见太阳的土地
要施肥,就用牛羊的粪便
不是高浓度的磷酸铵

要你扶着犁铧,一垄一垄播种
一粒一粒延续
我可以长成花卉
你伸手就可以触摸,我的样子

再不用祈祷一个梦寐
以求的姑娘了
泥土以下是灵魂,以上是婀娜的身姿
若爱,就不要再分民族国度了


贫瘠

雨水贫瘠,土壤贫瘠
贫瘠的沙枣树,天空作浪的云彩,贫瘠

整座城市被挖空的贫瘠
河流被吸干的贫瘠,物种消失的贫瘠

一片青叶的贫瘠,是从此失去知音
像我们贫瘠的生活:我们在
亲人 同事 朋友面前沉默寡言,我们的贫瘠
是无处不在的孤独


拥抱

我为所有植物裁影
裁影中我低头拥抱它们
花朵陌生,但好看。沉默在情人谷的
高出山崖的
那种感觉,深情触摸也无法收容

从未到达的一个地方
那种落在谷底的寂静像一个
对人世满意的婴儿
在阴影中生活也那么满足
那种植物性的静止
让人对尘世深信不疑
仿佛万事万物从来都是平等的


雨是炙热的

盛夏的雨是炙热的
看到雨从高原的高处赶来
看不到雨带着
玫瑰还是带着刀箭
看不到透明而微小的精灵
落在了花丛中
还是落在了原罪者的脸上


那是什么

开始是,一只在叫
是一只褐色昆虫
与其紧挨的树皮色泽接近
然后从树根飞过来另一只
紧跟着又飞来几只
现在它们的小身体挤在一起
挤成圆形的肉饼
像几个民工凑齐了力气
搬运重物
又像是没有依靠的老人
挤在一起诉说衷肠
也许它们在
传递轻易被放弃的言论
更像几个儿童烧烤一只麻雀
当它们集体鸣叫的时候
我想靠近但我的身影太大
它们发现庞大的另类
集体落荒飞逃


两依依

那是银河,橘色小花冰冷
是我通往你的路

你我之间绕着一道脐带
供养我们的关系。当你哭着分离了我
我的喜悦分享给遥远的天际

生下你,你就是我的河水
当你还不会分泌泪水,我分享几滴
在你的脸上滚动

怀抱你的夜晚,银河 星光
月亮摆动的树影
都是我日记中一提再提的风景


两个

我是说月亮加上月亮的影子
紫丁香加上她的影子
我加上你,在世间完美地对应

一个人给了一个人
多少幸福,终将以等量的痛拿走

妈妈们在两个广场跳舞
音乐中旋转着两个,一个顾念着一个
如果一个跌倒
另一个将快速消失

再永久的缠绕
莫过于影子和其本身
这需要光源
我们需要光,需要太阳和月亮的光泽


善后

最终那条生病的鱼死了
鱼死后我男人边捞边说那是一条
怀孕的鱼,他把它们装进垃圾袋
准备出门扔了
那是两条或者多条死在一起的生命

如果那是一个孕妇
我男人不会这么轻易地处置她们
他肯定会流出眼泪
会为她们准备墓地墓碑
必要时会准备三年几载的悲痛


我端着空杯子

还没有赋予它水分
它就没有印上生活的痕迹
即便昨日清晰
我手里的杯子仍然空白

我为它注满水,加上一枚金丝菊
二粒红枣,几粒枸杞
那么红色和黄色将在一只杯子里
狭路相逢。从我深藏的暗井中
唤出喜悦的颜色

把撕咬过的苦味逼出去
继续清澈地爱着:
清晨和蜗牛说话的孩子
黄昏鼓成圆形的女人


转移

她把身体装进去的苦难
掏出来给你看
你看到她一人生病的孤单
吃药的苦涩
你看到,她看不见病去抽丝的盼头
一个人撕裂着
你看到她呼吸不再寻常
那是疼痛伸出了手
把她骨缝里的疼掏出来
递给你看
于是你用自己的泪
分解 然后把那些成年累月的
疼痛也装进你的身体
只能这样啊
姐姐多想替妹妹生一场病


维多利亚

是我买来的一串绿葡萄
因为好奇我记住了这个异域之名
地理和时间集于一身
这挤在一起的透明果实多像
孪生姐妹,多像
世界地理中的国家和民族
根茎清晰新鲜
大部分汁液甘甜可口
孩子挑大的边上的一颗入口
他吃掉了中国
将中国放在自己的体内
因为那是
对他说教最多的地理


另一个你

但上演的都在结束
像我们有过的青春 美貌
有过的不可取代
掌声响起时,戏台上鲜花

不可抑止它们的颤抖
终究要回到土地以下
而从剧院墙壁间,弹回来的鼓舞
在经过无数眼睛向下坠落——

卷发 眼影 长长的指甲
弯弯的眉,还有刚刚演说
说的不是自己滋味
的唇,忽隐忽现。掌声此起 彼伏

看着发生的一切
我们深入其中,仿佛离开自己
挣脱观众,沿着鲜花的边缘
回忆(幻觉)独自一人
“因为,人在世上的作为不过是
为了进入别人的梦。"


爱情

雪后,枯枝败叶变得明亮
彼此之间拉近距离
产生三分美。阳光传播讯息
女人连同一只猫
踩碎连绵不断的白,踩碎阴影
而枝头上的一簇白色
正在化为泡影,水珠颤巍巍
刚好映射初生的一切
被覆盖的
被遮掩的
萌芽着新生的奥妙,哦
每个发光点
都有同一个人影,想到他
这些晶莹剔透的小心思
就若隐若现
就忽明忽暗
阳光再明媚一些,这一簇白
与那一簇白就汇流
风吹来时,这一簇白与那一簇白
就安静地缠绕在一起


沉船

白茫茫的,依然是无边的霜雪
我的镜头收藏
电缆串联的反哺的鸟
走过
这条小道,还有小道上的落叶
涂霜的落叶
今天落叶又多了。入冬以来我同冷风一样
匆匆来匆匆去,有时合着北风
将这些叶子拧成绳
打上结。
今天,落叶风中成浪花
我将电波中
父亲的小舟划进漩涡


恢复

回到常坐的空白处
平静下来的湖水
还有那两棵对视多年的柳树
我们安静
与湖面上的脸微笑致意
重新爱遗忘的一切
像极多年前,我们一起铺开油布
一起消遣时光,小零食
啤酒咖啡 还有年轻的几颗心
甚至阳光草地


易碎品

她剥离自己。从一块
大大的穿衣镜中
好看哦,淡粉色的女子
折叠好生活

然后擦日子里的灰尘。茶杯抹一遍
烟灰缸抹两遍
花瓶也要抹干净哦,她爱着玻璃制品

仿佛玲珑剔透的心
如果囚禁太久,请放她出来吧
爱上一种生活的女人。你以为你忘了

又疑虑,她是否透明
她哦。她做家务唱着恋爱时的情歌
又插了几束鲜花。你的花朵


走过的路

一路走。一路往下坠落
花瓣落在眼里
如我早逝的母亲
如生病的姐妹们
我驾驭不了一首诗的深度
但理解坠落的花朵
这些忧郁的颜色,使我感到哀痛
梦里的读者
如我。都有淡淡的悲剧色彩
而我们努力活着
努力在每个春天盛开
盛开后再逐渐萎缩
我和我的母亲们、姐妹们走在
开过花的小路上


编剧

北方。冬日。风卷起黄沙
风沙带着深情
爱抚黄河。爱抚贺兰山。爱抚因痴情
而来的
千里之外的人,漫步
荒凉之中。向着披一身桑麻的青年而至
没有美丽的风景虚拟风景
没有如意的命运,虚拟命运
我们在某个章节
被安排只如初见:编织一大片云的棉花糖
虚拟北方芭蕉成林
芭蕉叶——美人脸——
仿佛正在上演的命运
虚拟的命运万家灯火中转播


窗外的鸟鸣

清风缕缕。马匹悠悠嚼食绿意
白杨树上挂着几朵云彩,一地的麻雀

为衔起小剂量的水分欢跃着
讲着不为人知的喜悦

蒲公英飞起来,花蝴蝶飞起来,可爱的小魔术师呀
将对称的小世界落在喇叭花里

如此多娇,镜中花黄的人
闪动着不可言说的美,对视世间恩赐

一个人儿拥有多少寂静
才可换来这样的美妙


有光的地方

爱一小块油菜花,爱花瓣上浮动
一小撮一小撮的光影

爱瞬时的小境界。爱这些时
我拿手机高光,拿年幼孩子的眼神

拿一个英俊少年的轮廓,爱这一切
绝不仅仅是一次

阳光浓烈时黄花那么灿烂
月光稀薄时黄花那么妩媚

午后,我一直穿行在这个小世界
只为我们共同呼吸的时光

一些光一些香气,向着我的身体奔赴而来
我摄入限量的喜悦路人皆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