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慕白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1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慕白简介

(阅读:722 次)

慕白,浙江文成人。中国作协会员。首师大2014年度驻校诗人。有作品在《诗刊》《人民文学》《新华文摘》《读者》等报刊杂志上发表。参加《诗刊》社第26届青春诗会,鲁院第31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修班(诗歌班)。曾获《十月》诗歌奖、红高粱诗歌奖、华文青年诗人奖、李白诗歌奖等。著有诗集《有谁是你》《在路上》《行者》。

慕白的诗

(24 首)

自画像

在民间,是慕白
大名王国侧父母定的
上过书,政府也认可
身高五尺
并不是所有男人的标准
原产地包山底,这很重要
是我唯一在中国注册的地理商标
生产年份一九七三
一九七三年的包山底很多孩子
被送人、溺死、饿死或者冻死
我却活着 

死去的孩子比我幸运
他们在天堂里
来往的都是天使
不用与衣食住行勾心斗角
不用与功名利禄尔虞我诈

我羡慕他们的死
但我更害怕和他们一样的死 

我死后是上不去天堂的
我不轻视名利
心胸也不开阔
闻过不喜
宠辱都惊
如果要找一点优点,那就是牢记恩仇。
我爱我的亲人,爱我的朋友
爱我在人间的孩子
可这也不是进天堂的通行证
上帝知道,我没有做多少好事
至今没有做到爱对我不好的人

我也下不了地狱
我扪心自问
我是一个罪人
我好抽烟好喝酒
不偷盗不放火
有兄弟三人
衍生产品:老婆一个
儿子一人。
阎王拒绝我的理由
说是我做的坏事不多
至少我都没有故意伤害一个爱我的人

作为活着的慕白或者王国侧
必须附加说明:没有保质期
保修期限未知,但活着有效
我会在上帝看着不顾
阎王记着不管的人间
认认真真地吸进和呼出
每一口自然的空气


老者在瞌睡

中秋节,一位老者在运河公园瞌睡
浑浊的河水挟着泥沙潸然而去

阳光静默地从树杈间洒满他的身体
整整一个早晨,他斜倚在河畔公园的椅子上
散漫而随意,一动也没有动
听任秋风在身旁走过 

河对岸有人在捕鱼
向着空气撒出一片丝状的渔网
收起时,几尾小鱼在网里活蹦乱跳 

一艘逆流而上的机动运沙船
把河两岸的水花搅得鸡飞狗跳
“突突突”的机车声中
他微微睁开双眼,伸手掸了掸身上的落叶
再次昏昏睡去


我是爱你的一个傻子,包山底

我不用任何技巧,也不用任何
修饰,我喜欢用
傻子那样的眼神,目不转睛
痴呆呆看你
我的喉咙里含着沙土
我的舌尖上着火,我要把你每一棵
高粱中的血液喊得沸腾
我用脏手擦了擦自己的脏嘴巴
把命运中唯一的口粮捧给你
总之,你比你的傻儿子古老、忧伤
但我必须死在你前头
我倒在你怀里时,傻乎乎,痴呆呆,
可能喊你母亲,也可能喊你父亲

我就是爱你的一个傻子,包山底
一颗心在纸上用大白话
告诉我所有的亲人,朋友
同事,甚至陌生人
告诉我的未知的女儿
如果可能
我还愿意告诉我的子子孙孙

请你在无边的岁月中珍藏
一个傻子内心的黄金


石头要活在人间

此地缺水
少粮
寸草不生
活着真不容易
能留到今天更是奇迹
一个上午,我只见过一只野兔窜过
一只麻雀飞落


文成

在这里
我的父亲死了
我的奶奶也死了
我的母亲风烛残年
我的儿子刚上高一
我的薪水涨了不多
我的股票亏损不少
我的清晨去市场买菜
我的黄昏在院子里散步
我的后山有人念佛
我的前门有人出殡
我的夏天又刮台风
我的冬天总不下雪
我的朋友晓炜叫吃酒
我的同学小雯请唱歌
我的邻居去年住院化疗
我的茶园今春遇上寒潮
我的人民币被冻死许多
我的鸡毛掸子老是掉毛
我的桃花已开出三两枝
我的流水才过一二里
我的眼睛还活着,风筝飞上了天
我的双脚长出了根,我的炊烟温柔
我的老家在落日余晖下,我的夜晚很长
我叫落叶为故乡,我的床总是很乱
我的窗外尘土飞扬,露水亲切
我的群山子虚乌有,我的情人远在天涯
我的挽歌平铺直叙,落入俗套
我的词语不会拐弯前行
我的文成一马平川,我的俗世生活
我的结尾急急如律令,只留一个字:
好,文成好!


飞云渡

一轮巨大的夕阳,像丧钟
悬挂在天边,飞云江,水声激激
水流辗转反侧,在飞云,我的父亲死了
我的母亲住在医院,飞云渡呀飞云渡
牛羊,炊烟,村庄,岁月和爱
多少美好的事物无法摆渡
一首宿命的哀歌,飞云渡,飞云渡


草原现实主义的杰作
只有天空留着它奇异的影子


天葬台

暮色如碑,风中的枯草
犹如经幡在舞动

谁活着不怕刀俎
兀鹫才是神的使者

没有看到天葬师
羊低着头在不远处吃草,像一堆石头
诵经的人转着经筒
刀,斧子,静静的,散落在地上


沉默

人很多的场合

我的嘴
自动闭上
不说话


安福寺

天圣山如经书,掩藏在文成
寺院山门敞开,佛祖在天上
俯视芸芸众生,看庙里的香客
双手合十,焚香、祈愿,仰望天空
眼观鼻,鼻观心,心无自己
佛看和尚互称大德,佛看世间

菩萨安静,菩萨慈眉善目
菩萨不开口,十八罗汉从不说话
道心众生、大觉有情,佛也一样
度人易,难度己,菩萨都慈悲
 
菩萨到佛,一步之遥,人口是心非
江湖到庙堂,咫尺天涯
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圣人不恃
佛祖知道每个人的心思,佛度菩萨
佛度有缘人,佛祖不轻易显灵
佛受四方礼拜,佛内心里的秘密
同体大悲,多少年了,佛关怀尘世
也关怀教徒,也关怀香火旺盛
佛不度利令智昏,度不完弱势群体
 
菩萨很忙,人间拥挤,菩提本无树
佛很自信,佛无烦恼,佛无凡心
安福利生,观百态,世上穷人很多
佛教大众洗心,洗肺,从善如流
人间喧嚣,道在屎溺,佛在我心
佛在过去,佛在今生,佛在未来
我成不了佛,我心中没有屠刀


七夕

我所看到的你,不过是一场梦中之梦?
今夕何夕,辗转反侧,如此清醒,难道我是茶吗
远处尚有风雪,只要一想到你,所有的时光都是柔软的。
和你在一起,我爱世上的一切,包括遥远!


沙柳河

午夜,三宝拿来一瓶青稞酒
说,我们义结金兰
从此是兄弟了

你是弟弟,我是哥
我先敬你三杯

三宝是藏族汉子,刚察人
看着他喝酒,我想起了古老的河流
那些灵魂没有被污染的水


日月山

夕阳下,一群牛羊在坡上吃草
炊烟从帐篷里溜出来,牧羊犬安静
土拔鼠圆头圆脑,逢人打躬作揖
我偏爱小河流,却没水,我情不自禁跑起来

在高原,风和美一样朴素
日和月都是善良的


百丈漈观瀑

这才是春天,多么撩人的时刻
峰峦一起一伏,福地洞天灿若星河
万物复苏,春色有无中,鸟鸣山涧
你的桃源在世外,日后不再有

深入山的腹地,溪水潺潺流淌
野花遍地开,娇莺恰恰啼,这一刻
江山有风月,你不春寒,我不料峭
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大地为床
我们多自在,风在吟唱,水也温柔

世上闲人地上仙,山道崎岖
常青藤绕着合欢树,忘记爱别离苦
灵与肉的融合,在悬崖边缘
难舍难分,我看到天上日月同辉
为了共度爱河,百丈飞瀑
一泻千里,魂飞天外。乐山爱水
那一日,我尝到了真爱的滋味
生死相依,芳草鲜美,飘飘欲仙
这是第一次,永远都是第一次
我不怕跌入谷底,跌入深渊
不怕跌入万丈红尘


今夜我是你的王

今夜,西湖是我的
今夜,我在天堂
今夜,你在身旁
今夜,酒是醇的
今夜,良辰、美景、赏心、乐事
今夜,我富可敌国
今夜,我是世界的王


大江东去

从龙游到兰溪,沿江而下
同行者争相跑向土丘,去看荷花山出土的
新石器时代的石斧和红衣陶

腾讯上刚才的新闻说,马尔克斯死了
我相信,这是真的。谁都活不过时间
随后,很多人在微博和微信上悼念这位老人
用泪水浇灌玫瑰,一个人的百年孤独
以此体味花刺的痛苦和花瓣的亲吻…

“自从有人弄乱了玫瑰花,人就不再恋爱”
一路向东,首先是水,然后是土豆,小麦
白菜,水稻,茶叶,葡萄,统统都搬进了大棚
前一句是我引用马尔克斯的原话,后半部分
都是我的真实见闻,亲眼目睹

我只打了一会盹,纺织厂里就没剩几个姑娘
她们离开桑麻,不愿继续和我探讨纯棉的爱情
对面工业园区机器轰鸣,老板出来介绍经验
他们从来不生产宣纸,但造纸厂的利润很好
然后照例合影留念。桔子花的香味在车窗外闪烁
我们驱车前进,零星的油菜地和蚕豆花节节后退
守护着一隅农田的乌鸦踩着拖拉机的舞步
乡村与高速公路的距离越来越短,不到十五分钟
来到花园似的现代农业园区,一种新的时尚
令我大开眼界,我的眼睛超过我的想象能力
鱼虾在网箱里欢蹦乱跳,公猪住上了别墅

无能的右手,今天埋头赶路和去一条江边写诗
同样的可耻!大江东去,眼泪将是人类最后的水
我和马尔克斯并不熟悉,魔幻现实主义的乌托邦
今天死去的老人还在一遍又一遍真诚地道歉:
“对不起”,“原谅我”,“劳驾”,“谢谢”


姚家源独坐

在江上游
处世无奇的姚家溪

一座独木桥横跨两岸
一把淡蓝色的雨伞飘然而去

临渊羡鱼,这宁静这缓慢
和我有关吗,我站在风中
狂乱地四处张望,不知身在何处


江畔独步

春夜的田园,云和水在山边
细语呢喃。不远处,依稀亮起几家灯火

独步江畔,万物生长的春天
马金溪,不知今夜你将流向何处
我选择站在黑暗中背靠自己
闭上双眼,聆听着身边的水
在源头开始匍匐潜行


千岛湖水祭

少带旧家具,多带新思想
道理虽浅,已经成章。墙上无名者的照片
有如向日葵,每个人都还长着前世的面容
一一活在贺城,狮城的农耕史上
 
山还水,水还在,子孙们都在
贺城,狮城,来过很多人,又渐渐走了
有的像我远亲,有的是近邻,半个世纪了
他们搬离阳光,去水底隐居
他们的姓氏连同乳名,很快被遗忘
 
城外的芹川,山路十八弯
水流九曲连环,水还是白色
山依然黛青,虽然黑白分明
山和水却从不开口说话,谁都不讨好谁
世界没有中心,一条河流走着走着
就迷失了方向,水底的村庄平静而安逸
 
离家千里,记忆与梦境很容易混在一起
顾名思义的那种孤独,相忘于江湖
一个人在小路上漫步,月亮是旧的
风中时常遇见古人,他们落英果腹,沧桑为饮
 
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无需字斟句酌
人生改变其实很简单,有如某年某月某日
某人到此一游,本意是英雄救美,在水一方
湖边做巢,风花雪月。世间的每一寸净土
都是有花有水的地方,只要让心拐个弯
村庄虚影的背后,一条河流,加上另一条河流
就到达上帝居住的天堂
 
身在水兮心在岸,虚幻的永恒
我们总是一厢情愿,想把镜花水月合二为一
太阳首先失去耐心,躲到山的背面
天开始黑下来,天空变得模糊
夜色很快沉默地努力向远处无限延伸
却始终无法与山顶的灵魂会合      


富春山与柯平书

身边匆忙赶路的人很多
纷纷弃舟登山,除了流传千年
一个子虚乌有的传说
马叙的陪同也应该不容忽视
 
我明明白白知道自身有几斤几两
选择没有意义的攀爬,不是凑热闹
只想把自己也变成一个旧人
 
那个把钓台摆在山上的人
大家都羡慕他今日的功成名就
 
碑亭里的书法写得都跟古人一模一样
却无法把一块石碑变成古迹,生活在分秒里
这世上有太多的东西值得我拥有
稳坐钓台,愿者上钩,这是一则古人的童话
由于年代久远,我无法复制或者据为己有
现代人的双脚无法在隔壁打听出大海的下落
那根虚无的长线,栖息着无数的星辰
 
“风虽无痕,鸟过有迹;菩提非树,明镜是台!”
我若不说真相,全天下只有马叙知道
从头到尾富春山居给予我一个上午的收获
只是在唐寅雕像的背后,一次轻松的小解
一路继续同行,我相信马叙的散文和你的诗歌
同样不会出卖我在富春山唯一的风流韵事
 
终于到达山顶,我让影子代替我发表演说
手握钓钩,我感觉自己全身开始葱茏
体内的骨头一再拔节,人一下子长高许多
于是我从自己想像的履历说起
本人姓严,名光,字子陵,与刘秀同学
刘秀,这里必须着重说明,加强语气
不全因为他是光武皇帝……
 
影子的精彩演说,获得林间的风与树叶同时鼓掌
一位苗条的白衣女子适时拿出她的苹果手机
拍下我具有历史性意义的面影,动作娴熟
她的微信朋友圈立马增加了一千零一个人的点赞
只要过了富春江,人们即使怀疑信息来源的可靠程度
没有汉代的通行证,谁都无法找我的皇帝同学对质
 
我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一条江的空白处不全是水,它表面平静
它的内心有着看不见的巨大裂缝
富春山安静地看着,这里就是生活的现场
每个人都不容易,即使你明知我是信口开河
你是大侠,请别笑话,我不过是一个偶然路过的俗人
我不能让一条江变得清澈,更无法左右
江水像我的血脉一样四通八达,我愿意拿出一张羊皮
在芦茨,茆坪,狄浦三个村庄,全面建设新农村
把内心的垃圾打扫干净,建好一个文化礼堂
再给身体里修建一座污水处理厂
把欲望拦住,不让一滴废水装神弄鬼
跑出村口,再次流入钱塘江
 
对长期居住江边的每一个亡灵
我知道他们迟早还会回来,他们就是我的昨天
我会继续保持对待生者一样,给予足够的敬意
我会在心里给他们竖起一个个牌位
至于应该谁在前,谁靠后,我不想管得太多
我的话并非全都来自肺腑,如果对你有所隐瞒
我无非只是想让自己活得更像一个人


登莲花尖

才到半山腰,遇见一条岔道
我抬头望去,云海茫茫,山峰陡峭
一只鹰在山尖离我越来越远
白云在空中飘荡,一切都似乎很遥远

不等时间追赶,我转身下山
沿着溪流,看见脚边一只蜗牛在爬呀爬
身后也拖着一条自己的河流

山水之间,我的脚步有如落花
总在随波逐流,多年以后偶遇自己
灵魂依然只有一米六六,不比肉体高
从一九七三年开始,一个人在山里走
我多次看见落日,但太阳,包括月亮
一次都没有从天上掉下来 

不要惊讶,我真的没有登上莲花尖
不能把假设告诉你,鹰与蜗牛眼里的风景
同时都能成为一条江的源头


湘湖图

爱如潮水,你我之间
藏着一条江的秘密,隔着传说
一支芦苇折成的船,何时渡我到达彼岸
 
爱才是天堂的通行证
我的河道日益污染,一半来自内心
一半来自于外力,我无权抱怨
太阳也有黑点,不应对刚刚长出的白发
指指点点,对曾经指责过的上游和下游
我愿意新建一座桥,让八千年的历史
在一条江上跨过来,就像我们
在初夏的夜晚一见如故
 
山洪和汛期同时到达
都比不上内心的洪涝来势迅猛
对面就是盐官,大禹已经把水治好
不会再次同流合污,你是多么幸福呀
怀抱湘湖,浦阳湖,钱塘江
三江合流,渔歌唱晚
 
湖桥拾梦,纤道古风
我们在渔浦滩头寻找唐诗之源
美女山下听越人歌,潮起潮落
诗歌不是史记,没有必要分清吴越之间
谁是霸主,如果缘起卧薪尝胆
我会在空白处再造一个湖
在独木舟上把酒临风,每一个周末
穿起丝绸做的古装,你扮西施
我做范蠡,再演一出春秋绝恋


跨湖桥考古录

我乘着一艘画舫,走进湘湖
在新挖的湖里兜了一圈,没有计划
毫无目标,只想看看城区的防洪排涝
以及城乡结合部的河道治理,达标与否
我从开化县过来,不说你也明白
每一条江的源头都是水清,岸绿,景美
 
跨湖桥文明,8000年前的考古发现
一片独木舟作证,相当于我一个人的战争
今天的富饶,岸边拆了一半的违章建筑
都是一种值得夸奖的政绩。禁养了多少头生猪
只是一种孤证,不能写入湖水的教科书
美丽乡村建设,把农房外面涂成白色
风还会从泥墙的裂缝,趁虚而入
与我们想要的GDP一样,随数字攀援而上
上级补助的雨水与装饰好的窗口成反比
偷偷摸摸地登堂入室,与内心的忧郁症无关
 
我曾经给自己一个人的发改委
冠冕堂皇地打过报告,大摇大摆地
立下N个军令状,要求彻底把内河治理好
发誓从今往后不吃肉,只吃鱼,土豆与玉米
只穿全棉的衣服,想方设法说服我亲爱的妻儿
跟我一样不再崇洋媚外,拒绝一切转基因食物
 
承诺在体内建好1001个污水处理厂
从源头关停身上唯一的污染企业
只喝水,不撒尿,保证每一个环保工作者
自由选择是否带薪休假,允许妻子儿女下水游泳
而不是为了领取虚拟网络的赏金
 
镀金的老虎,我希望所有的老板都知道
水至清则无鱼,这道理我们比三年级的
语文老师说得更加明白,家喻户晓的程度
一户一表通过了专家论证,并且政府同意立项
印染,化工,铸造,这些龙头老大与普通家庭
同等享受优裕政策,村民们认为现在才是初级阶段
期待再次召开听证会,在建立新的考核与奖励机制之前
 
我看过许多宣传图册,所有的政策都进入筹备阶段
接近入海口只剩两天行程,我依然不是很明白
我们修堤筑坝,围海造田,为什么不管好统计的口径
从今往后,不说谎话,少说大话,只说真话,这种痛苦
希望只是四月开始,五月完成,六月初通过验收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下文。下水道是一个城市的良心
任何组织并不会引以为豪,进一步推而广之
 
现代工业最前沿的人们,包括在乡镇,街道
社区的日常管理者,如果可能,我想请你坦诚相待
打开大门,让我看见每一个辖区居民的内心
都不再同流合污。治污,防洪,排涝,饮水,节水
从黑到白,不留死角,我们同舟共济,治心治水
多建几座桥,不为功名利禄,没有投机讨巧
 
洁身自好与见义勇为同时登录今年中国梦的排行榜
今后一个时期,正能量要跟蝼蚁荣辱与共,与草芥休戚相关
把晚安和爱作为关键词写进政府明年的工作报告,
从此天下无贼,鱼水之情,允许人们阶段性婚外恋
扶持低小散的零星感情,不反对人们选择安乐死
除此之外,我还想听到,你跟我一起大声说,无论有多困难
发生什么事情,不论是现在,将来,还是永远
你都会一直守护在这里,陪伴在我身边,生死相随
天快亮了,亲爱的,我们一起努力,明天,还有今天
慢慢地,如果是真的爱了,我们都会好起来的!


罪己书

“露花倒影柳三变,桂子飘香张九成”
干宝搜神,搜奇记逸,查慎行诗多空灵
望族陈家,一门三阁老,六部五尚书
大江东去,时间是怯懦的,历史是软弱的
天上的雨,地上的水,终归入海
潮落又潮生,我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
不敢对一条江挥挥手,说再见
不是怕人指责抄袭,只是怕你记起
峡石江边有两座山,一座叫东山
一座叫西山,这不是我的独创
唐朝顾况早就说过:“米价方贵,居亦弗易”
 
我从未到过古代长安,海宁也是初来乍到
《上古之什补亡训传十三章》比尘土更低
这种春秋笔法,我尚未入门,不敢轻试
学着去海边写诗,或者在自己心里植树造林
我觉得它会是一条捷径,防洪堤的设计
可以再高出内心百年一遇的风浪一米
在梦和现实之外的海边修筑一个备用水库
方便每个来观潮的人喝上淡水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道得个语,居即易矣”,白乐天一首诗
就稳居长安,我的内心年年野火烧不尽
可盐官的水面太宽,我的语言很难抵达
一个可以相依为命的岛屿,潮水步步紧逼
浪尖是海市蜃楼白头偕老的恋人
舟与楫的伤口,形同陌路,卑微者的祝福
苦涩的海水,不适合四十岁生命的温度
而我,路过海宁的旅人,空怀礁石脊梁的炽热
想去倾听,大海中血液汹涌的涛声
几番浮沉,挣扎,却发现所有的浪花
——没有长根……

一个人的大海,用不着吞吞吐吐
眼睛渴望长出羽毛,把身体让给波涛
我们就是水鸟,我们比翼双飞,卿卿我我
沿着蜿蜒的海岸线,比肉体更脆弱的万里河山
我无法确定,多少年以前的桑田,就是多少年以后的沧海
我不会主动触犯风的耳语,从今往后
所有的欲望,都与善良的水一起祈祷
祝福天下苍生风调雨顺,丰衣足食
保佑鱼米之乡卧薪尝胆的每一个人,无怨无悔
面朝大海,立字为据,随手抛弃春暖花开
像我的体内,拆除血管里搭建着各种违章的钢筋与水泥
沉默与自语,我今夜写下的文字
花开的声音,泄露心灵的秘密,是迷人的深渊
罪己书不是宗教,我只做自己一个人的孤君
余下看不见的,今晚统统送给别人
末代的帝王,与我何关,它的孤独
它的世外桃源,都是我看不见的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