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木依岸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038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木依岸简介

(阅读:795 次)

木依岸,女,原名程煜。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走过那片沼泽地》。起点中文A级签约长篇小说《爱不能说出口》。近年,在报刊杂志文学网站等发表诗歌四百多首。诗歌在全国大赛中获多种奖项。有诗歌多次被《作家文摘》选登,多次被中国诗歌网选为中国好诗。第二届中国网络诗人高研班学员,中诗网第三届签约作家。2017年3月20日,自学绘画。画作被多次录用登杂志封面。 2018年11月获得第四届国风文学奖。

木依岸的诗

(20 首)

一个人的咳嗽

一个人的咳嗽,大珠小珠落玉盘
月亮的臂膀也持续地酸沉了

一个人的咳嗽,芒刺一样扎在
夜的背上,夜难受地辗转反侧了

一个人的咳嗽,闯进梦里
梦穿上白大褂,戴上听诊器

一个人的咳嗽将黎明提前唤出
黎明穿着薄薄的春寒,沉默不语

一个人的咳嗽,飞出窗外
停顿了一下,然后又飞进来

一个人的咳嗽还能重返手机
敲疼一个人的心灵吗

一个人的咳嗽让时间的身体
长了苔藓,长了绿油油的抗生素

一个人的咳嗽,让失忆的爱情急着寻找
耳朵和归家的钥匙


后遗症

与春天一起醒来的
麦苗、树芽、花朵、果实
与春天一起醒来的
害虫、蛇、细菌和病毒

绿胧杆菌连夜打造一把刀
在磨刀石上呼哧呼哧磨砺,累得出汗
刀刀不见血
刀刀企图封喉

阳光明媚,阳光成为炎症
活动的温床
更年期的女人冬天穿着丝袜
这个想法似乎是张雷同试卷

咽喉里含着一把刀的女人
祖传秘方在路边摆摊叫卖
是否能为季节放置凉爽的冰块


柿子与爱情

太阳升得好高,雄鸡依然报晓
多日的雪和阴霾被骑白马的打包
如果去老乐山赶灯会将是
热闹和诗意的,一篇故事的
结局也是高潮

我被两个包装精致的柿饼
捆绑在床榻
某些注定的遇见原来是一场书剑恩仇
初次见面,它们勾起更多的是
童年和故乡的味道

我毫无设防,不该让洗漱完毕的胃
睡眼朦胧地工作
就如我不该与你遇见在不该遇见的时刻
空荡荡的田地容易结出胃柿石
无人的田野,丛生着爱情的杂草

它们是怎样地开垦,与胃酸合作
它们怎样赶走了之前的居住者
有些遇见是通过疼痛才刻骨铭心的
我记住了两个包装精致的柿饼
我记住你的爱情让我等待一生
走不出的黑夜和沙漠


大海的另一面譬如爱情

一整块玻璃,晃动着翡翠的素心
它们像山峰一样起伏
让你从内心掏出美和鸭蛋青

如果我爱的方向向着地球的引力
如果我纵身投入,它是将我拥抱入怀
还是双手托起

海潮退去,躲在淤泥呼吸的螃蟹
沙滩上的海螺、贝壳和水渠里
被竹竿赶着命运的鱼
它们展示了大海的另一种性情

看到脱掉锦绣外衣发出浊气的皮囊
你还能想象一种归宿
如同想象2月14日的爱情


冬季的郊外

婴儿蓝的天空多么低
在触手可及的意念里
牛奶色的云朵
将睡莲从盛夏移民
在冬季的郊外

母乳的味道飘荡在静静的河湾
染绿了那些缎带般蜿蜒的水草
太阳从白炽灯里挣脱
栖息在硕大的黄橙里
甜蜜将流入内心和今夜的梦

一个人的背影穿越唐朝
巨大的寂寞
像折扇一样打开
黄昏奋不顾身跳进水的深处

镀着陈旧时光之漆的小船
将鳞片般的指纹
洒落河面
撑船的人被自己抛下的
渔网俘获

一切都将远遁
而思念和无数条鱼儿
一起跳出。分别落入
透明的塑料桶和
前方未知的台阶


镜子

站在镜子前,洞悉
一棵树与一朵花的距离
他们窃窃私语
我翩若惊鸿,风摆杨柳

所有的展开都来源于春天的秘笈
我在流水上抓取分针秒针
对着东躲西藏的迷途喊
就是现在,不管未来

我抓住芬芳的尾巴
就是抓住云霓与方向
我在镜中认出自己


爬墙虎

从春天出发,向夏天攀爬
爬墙虎们的暮春
还有两扇窗的高度

夏天站在楼顶,不动声色地编织
内心装着无数盏灯
俯瞰星星的亮度

鸟儿最先发现,汗珠们汇成的瀑布
这一葱绿的布帘
为时光挂在心灵的窗户

与之相邻的葳蕤,三月我们曾邂逅
彼时樱桃树刚披婚纱,和着她粉红的娇羞
如今她儿女成群,他们穿青色短衫或粉红裙裤

平时我总行色匆匆,低头探路
今天抬头仰望,才知时光已经飞渡


符号

它如影随形,这么多年白驹过隙
起初它将我拉到六楼
我头发直立,某种黑色的眩晕
脱缰如马
一只巨手在高处抓住辔头

现在它长在我的身体
如空气无法与尘埃分离
如果你不提醒
我以为表情之钟分毫不差

其实它什么都没索取
这么多年它比情人更加执著
自己的使命
在我与它的博弈中达成和解

其实我知道它来自神的符号
怎样在人群中将我找到


一朵玫瑰的永恒之美

帕里斯愿意将金苹果
判给阿芙罗狄忒
因为权杖和宝剑都不及
一朵玫瑰的永恒之美

这样说只有你能
安慰我的心
像一支不惧风雨的蜡烛
点亮暗夜的沉寂和拥堵

不要制造掩面或则摆手的烟幕弹
任一匹马走向悬崖的疯狂
浇透余生

灵魂和灵魂融合之后
一个人的未来等同于
另一个人的归宿


如果

河清海晏,天赐盛世
三百年后,李白继陶渊明
从汨罗江里捞起大唐的月亮

同时代白眼视之
禄位尊盛者
都成了尘土

而晚年流放夜郎
一生漂泊无固定职业的李白
在历史的星空
成为永恒的照耀

如果你釜底抽薪
我必将成为尘土


两只壁虎的隐喻

一只壁虎它的畅通无阻
被一枚不期而遇的钉子楔入
就如一次原本欢乐的出行
最终被命运的风暴扼住喉咙

如果没有另一只壁虎
最先枯萎的是精神还是肉体
我们不知道的答案就如
容易模糊的鹌鹑和竹鸡

当时间腐蚀了那根钉子
围墙撤除,阳光进入
一只壁虎和另一只壁虎
它们拥抱的姿势
显影隐喻的底片

其实你是那只被现实的锁骨
牢牢钉着的壁虎
而我一直在理想的国度
不离不弃


枫叶又红了

枫叶又红了
枫叶绿了红,红了绿
你的声音像一片新鲜的枫叶
被河流冲走

只留下馨香和磁性
缥缈如雾
罩着记忆的前世
枫叶又红了

我的长发已经及腰
那年相见后留起的长发
从未剪过
那年中秋月圆后
再未圆过


与一只苍蝇的博弈

整个中午,我在与一只苍蝇博弈
它嗡嗡的,从客厅窜到厨房
从厨房飞到客厅

我的情绪被它扰乱了
清净与整洁的秩序
决定捕杀的行动,速战速决

苍蝇拍多次瞄准
那点栖息的黑
又多次扑空。它穷途末路

允许一只苍蝇
在自己房间停留
就如允许不爱的男人
插入自己的身体

允许一只苍蝇
在自己身边逗留
就如允许贪官污吏
继续在庙堂端坐

这样想时,我急中生智
那只苍蝇在苍蝇拍下结束
它蠢蠢欲动的密谋

这个中午,重建了
未来日子的
鸟巢和晴空


请你爱我吧

你在那里,像泰山顶上的祥云
我必须不停攀登,才能沐浴爱的温泉
不画画时就会想你
曾害怕枯萎像提前到来的台风
刮灭了爱的火焰

请你爱我吧
只有你能捞起我坠入冰河的丹心
请你爱我吧
让你的肉身和灵魂不再分离


诺言

最初见到的意象
月亮在楼顶触手可及
宝石蓝的大海
一弯引航的明灯

在我专注的视线上
月亮走走停停
它似一只金勾将整个行程
收入鱼篓

可以删除的虎啸
可以忽略的狼吟
这样想时猛一抬头
月亮在我家楼顶驻足凝望

一个先期到达的诺言
就这样带着
水淋淋的体温
从心湖跳出


降低自己

天空阴沉
久哭无泪
仍然在挤出眼泪

我将自己降到尘埃
匍匐在地
谁还能将我推到

即便是棵小草
也要摇曳生姿
倒影在河心


闯进

一只鸟闯进我的麻木
一只早晨的鸟这么突兀
这么不期而遇地闯入
这寂静的窗口

它是那么小,那么小的黑色羽毛
那么小的光滑丝绸
清晨与傍晚交集

一只锦毛小狗
一个小小的绅士
从我的回眸一望中,融入
川流不息的喇叭
摩肩接踵的人流

一只热情的鸟,一只干净的狗
擦亮了连阴的天空
唤醒了一片死海
对尘世的欲望


夜行

抓紧挎包的背带,抓紧安全的根系
华灯璀璨夜的脸颊
这些光这些煤屑中的白银
没有一丝能触动我内心的暗礁

暗夜下的树影越发清晰
清晰如我耳中膨胀的狼吟
车轮的呼啸也不能掩盖

一个独自夜行的女人
一条沙滩的鱼
一串渐进的脚步
都是夜的花朵诞生的噩梦

它呼唤黎明的潮汐
我欢呼时间的释放
一只冻僵的手
一把钥匙的温度


中午路过靖宇广场

从葱绿到金黄
银杏不言。自然的密码
下自成蹊
蝴蝶翩飞时,将北风打出原型
阳光的麦芒,让一根银针浮出水面

栾树、黄杨、女贞成为和谐的伴唱
一条琥珀的手链,串起跫音
串起这暖暖的时光

一道无视的河流
淹没无底的深井
两个溺亡的童年
让这个路过的中午
硬伤缠身


保鲜期

列车驰过点亮星群的夜空
寂寞的站台无法说出。海浪
退潮后裸露的灯光和你的影子

青花瓷返回时间的模具
一声脆响便是理由

阿弗洛狄忒的曼妙纱裙
缀满的痴迷、眩晕、心跳与哽咽
在日子的打磨中银饰暗淡

让她跟随我们的旅程
还是浣纱漂洗于沧浪之水
我们终将面对爱情的

保鲜期。从产房的嘹亮啼哭
到坟墓的寂静安睡

无法拒绝的月圆月缺
不能不饮的氧气和水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