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琼瑛卓玛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4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琼瑛卓玛简介

(阅读:583 次)

琼瑛卓玛,冀籍,八零后,居拉萨。有诗散见于《诗刊》等诗歌刊物。现供职于西藏民族大学。

琼瑛卓玛的诗

(24 首)

木偶

得是黄葛树的木头,雕刻。
火炉不能少,花落尽,雪是红泥小雪

黄金线,瓷线,甲种射线,马其诺防线
动动手指,又牵出一条泪线

绮罗金碧。或乘磐石,乘风,乘宫殿①
男孩的长鼻子又长半截

水木偶优美。三宝下西洋,孙行者大闹天宫
卓玛在旧宣纸上写到:值月阴翳,一位女士坠落新雨

断开手腕上的线,佛经、打成结的烟
我剥开去年最后一粒空心橘子

注释:

①刘若愚《酌中志》卷十六。
值月,是四月。出自清少纳言《枕草子》。
一位女士,想着纪念下杨洁女士,便想起水木偶戏里最大的英雄,孙行者。


致我亲爱的梵高先生

在木质残月上开出一列火车,比作被他咬坏的半块烧饼
用明亮的无限贴近阳光的黄描述
有雨闲坐旁边
调和清水烧和秋日菖蒲的比例关系
并以照看者身份阻断某类鲜美色彩的碰触

在水纹之内也在波纹之外
介于松烟和黑蹀贝之间,是我偷窥的形式来源
掺杂着精致的冷和颓败
一件粗糙的麻衣,和半捆信号

——给雨水打个结。
“火盆要有人照管”①
与你抗衡。用他的结构主义史演奏管弦乐
再添些符号学及互文性。喔,Gesu!
念青唐古拉的白雪静静飘落,风刚好赶去给蓝色花庆生
(此时,无风)

那老牧人正阅读第217页
“矮女人、森林、吹制工骑在牦牛骨上咕哝喊叫起来”
——他喝下诗会现场颁发的雪花啤酒
(比任何场景都多,一盆白灰,但别用手)

①《枕草子》。


你好,巴尔托的碎渣渣

名字是愉悦身体的碎渣渣。这有可能
在“U”音节之上,拖长,划过叫彗星女孩的马尾辫

意大利人都去给《新约全书》画插图
——此处呈现他对非语言表达的蔑视

除非有邀请函,亮而妥贴。莲花生大师骑着太阳光
赶往耶稣基督的宫殿(下午四点钟,他们扎好领结坐于桌前,喝一壶中国茶)

此时,酥油灯燃起。牧羊的仁青老人抹掉嘴角的碎渣渣
“先生,人们只饮美酒,而不饮别秋”

注释:题目出自《乔伊斯书信集》


晨祷

又下雨了。雨从哪里来呢?
你纠结于这个藏族盲姑娘的另一个结局
她爱上的到底是佛祖的经文?
还是,寺庙里一隅小心翼翼的安宁
也许这并没什么不同
 
“恬静还是宁静?”
——女儿费心的挑选那姑娘的表情
当院子里的月光打在玻璃窗上
当玻璃窗的中心荟聚成小灌木群
在它倾斜的倒影里,岩羊正在奔跑
比起蓝丝绒黄昏般的歌声,它们更善于抵抗饥饿

在千里之外的一个初秋的早晨,
我从书上再度忆起它们时
青冈木细长的叶子上,新滑落的雪结成冰
你正观看2.4亿年前的板块运动
光线照在你脸上
 
屋檐下佛祖加持过的礼拜天
雨水生长的科技博物馆四楼展厅。


在山上

我看见风从山脚赶来又离去
夜睁着巨大的眼睛,泪水排列齐整
鸢尾花像大地上迟睡未醒的星星

翻开一卷经书,烛光昏黄
在第701页敲木鱼,吃素,写诗,保持静默
人们在尘世询问。佛在哪里?

我朝山下指了指:
——你正经过下山的每一条路


小谣曲

五月的清晨来临,杜鹃花把喜悦丢在风里
那抚摸脸庞的霞光是你喜爱的
清洗霞光和蓝天的细雨也是你喜爱的

在黄昏里远行归来的男子
正悄悄拥抱他美妙的爱人
那壁炉里燃烧的炭火是你喜爱的
炭火温暖的爱情和月光也是你喜爱的

蓝经幡遗落薄雪,小木屋静默雪中
成群的牛羊正在奔跑
那天地之间的配色是你喜爱的
配色中的灰调和残缺是你喜爱的

当你睡着的时候,她在梦里唤你的名字
她轻轻亲吻你无法言说的苦痛
那若有若无的幸福是你喜爱的
幸福过后的孤独和忧伤也是你喜爱的


永安街

有时候它在三个街区之内,有时候它在远方
每一天凌晨开满雪白的花朵,傍晚却都落在水泥地面上
你的城市下雨,它也下雨
你深夜失眠,它就会提前进入冬天

难过的时候,它会哭一场
或者叫一杯咖啡,不加糖,像它裸露的旧墙壁
有人去世或者远行
它也会喝两杯,用尘封的记忆下酒
再来点忧伤,浅尝老旧的岁月

大风吹过去的时候。它颤抖了几下
你唱完一首歌时,它刚收拾好行李
准备出发。你永远也不能追上它
亦或先它一步抵达


擦玻璃

不久真理便会来临
灰尘不是颓败的理由。污浊也不只是玻璃
洗不净的事物,数次尝试无果
真相被大片谎言掩盖
美德是神的赠与,也许此刻正在葵花田里小憩
如果你愿跪下,迎接她,并永恒忠贞

不久真理就会来临
宛如冬雪一样美妙而洁白
先是覆盖黑暗,贫穷,伤痛
得配首乐曲。勃拉姆斯,第四乐章
迷路的小兽。它不知所措的
挣扎在冰冻之中

不久真理便会来临:
世界肮脏如初。先救赎心灵
——唯有月光和爱得以永生


欧石楠

它顷刻席卷你的手掌

一些正在开放,一些已经败去
你反复提起的光
——整夏在野地哭泣。多年前,也已失语

请囚禁这花朵,
用你的血液和诗歌盖成花园
穿透那香,软和梦魇——

用忠贞为它加冕!

如果它左右摇晃,在他乡晕厥
去照耀她。带她去淡蓝色河边

如果它不是它——她就是你


白桦林

无风。凌晨两点二十六分,林子寂静
角嵩,苘麻在野地里复活
高处是树叶,吹着口哨
低处也是树叶,过河
是个男孩,在低低起誓:
“一定要等我回来”
暮晚深处,阳光拂过墓碑。
一条路,延伸至远方。几只白鸟,掠过人间——


荒诞的故事

那是一棵树。以血为血,骨为骨
风吹过时,灵魂幽白

有人说谎,背弃或犯罪,它便会掉一片叶子
如果有人唱歌,微笑
以良善喂养之
又会长出一片新的叶子

后来。我看到,更多人孤独的老去
——死亡!
那之前,总会扒光树上所有的叶子
比他们浇灌长出的更多

面对光秃秃的枝干,裸露树皮
闪耀鬼魅的笑。

对此,我一无所知。


秋水长

独上寒山。昨夜的雨水刚好落入法桐叶上
向日葵枯萎的躺在一侧
记忆开始
他匍匐在草原和蓝经幡里
无比虔诚。花儿早已枯萎
大雪即将到来,美好的故事都会结束
没有比这更长的荒芜了


我们

也许是两朵野花,两颗野草
定居在天空深处。

在旷远之上,我们的心紧挨着
身体却将终归于尘土
鲜红的玫瑰。黑色的雪
孤独来自天际,把自由捆绑

我们不需要自由。
这来自灵魂深处的钟声——
向着逐渐衰老的肉体奔来

迎接它!我们将变成
树木,山峦和草原
挂满洁白的经幡,在雪山顶呼呼作响

愈加腐败的肉体都会死去的
如果你能闻见灵魂的香气
请回头看一眼。与你身后的神灵一起

我会成为大海,终身拥抱你
就如同此刻围绕在我们身边的花儿
喋喋不休的说着月光的美丽

此刻,我还没有遇见你。


采药人

1

一百年以后。病的更严重了
失语,自闭,耳鸣
心脏依旧跳动,但毫无规律
诗句早已泛黄。无人的深夜
你会把它们叫起来
吃药。

2

你舍弃的词语,都悬挂在半空中
有些上升为明月,有些沉成沙砾
还有一些始终在心里藏匿
跟骨血互相摩擦
当后人掀起时,发出璀璨的光华

3

云深不知处。你说,黑暗黑透了
山里的野兽、鬼怪和悬崖也黑透了
还好你没做过什么错事,
即使半夜来敲门
也可以沉沉而睡

4

采药人上山、攀岩,
行走在风刃之上
没有父母妻儿,没有国,也没有家
把词语采回,烘干,炼成丸
给病了的山川大地,日月星辰,江河湖海
最后一枚,他自己咽下


云上村庄

三月。山的尽头
村庄安谧。
桃花冲向云端
粉红堆着粉红。雪白跟着雪白
水蓝是你的目光

不如在上面种下一颗云杉
再撒一些格桑花的种子
有些石头从河岸回到空地
砌回墙的样子
经幡从山顶变回阿妈口中的经文
山上秃鹫分食的男人
正坐在太阳底下,喝一壶酥油茶

咸阳湖的水逆流而上
小苍兰花在窗台的花盆里坐好
院里的那颗大树刚刚发芽
火车从长安驶回江南
雨收为云

十六岁的清晨
你羞红了脸颊。正说出爱


天葬

1

我们高昂着灵魂。献出头颅
无比虔诚的躺在血泊之中
把自己的四肢,器官和毛发
在佛龛一一摆好。以神之名,喂养闪电
和一众饥饿的魂魄
抛弃这污秽之源。回到云端
那里开满格桑花,洁白而清甜

2

除了死亡。再没更虔诚的仪式了
神在天梯的另一段,接引我们
眼睛泛白,脊柱蜷曲,手指干枯
请宽恕他,伟大的神!
沿着天上的光束和微尘。母亲在微笑
我看到我们八十岁的身躯内,八个月的灵魂
正破壳而出

3

他端详着山下。做最后的告别
不要哭,那除了示弱,一无是处
为了永世安宁,我们总要有所行动
以付出开始,拒绝索取和贪婪
百花深处,我们怀抱着自己
奔向孕育之前,那是温柔的力量
——万物得以永生

4

舍下吧!佛祖的蓝经幡猎猎生风
我们高昂着灵魂,重生


吃月光的孩子

雨天的傍晚,我误闯进
一个紧密的蜘蛛网
扒开睫毛上挂着的蝴蝶翅膀
看到一个院子,秋千
架在两株蔷薇中间
花瓣落满小径
有一个全身淡蓝色的小姑娘
她坐在露珠做成的
餐桌边
正在吃东西,而她的盘子里一无所有
我走过去,坐在她对面
她羞涩的告诉我
今天的天气不好
只找到半盘可以勉强下咽的月光
她不怕饿,只是一个人吃晚餐
有点孤单
我难过的低下头
她掉了泪,说:
我知道
月光不是鸡腿和米饭
不是谁都愿意
陪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孩子
共进晚餐的


自画像

我赞美乡野,农田,后院和半开的花朵。
未休整的词汇和婴儿的啼哭。
我赞美自由胜过物质。
是夕阳在山中留下的光,
我赞美希望。

我赞美颓败和落魄。
天桥里行乞和说谎的陌生人。
我赞美生之渺小,爱之卑微
是蜷缩在角落里的风,
我赞美胆怯。

我赞美开心和不开心的脸。
吵闹糟糕的白天以及悄然静谧的午夜。
我赞美失眠和恐惧。
是远离尘嚣的木头和报废的机器,
我赞美固有之态。

我赞美单身和结婚。
抚养孩子的母亲和孤苦伶仃的老人。
我赞美孤独,痛和疾病。
是入我梦的女子和梦里陨落的星,
我赞美一切求而不得的爱情。

我赞美准则和道德。
互相辩驳依然彬彬有礼。
我赞美信仰,布施和来生。
是生存和死亡,
我赞美你。


来你的城

雨先洒落在雪山,接着是你掌心的水墨
风顺着太湖石的漏洞
在拉萨河停下,摇醒阳光

一笔劈开红宫墙
白玛草在你的心口长成森林
再一笔掀开亿万年的冰川
纳木错的蓝轻轻晃动成光

我是你怀里的放生羊
以爱的名义,在轮回里重生
请来十万空行母为我加持

来你的城。或者死在,路上


到小镇上去

1

油纸伞从小镇里,缓缓走进桌上的信笺
你在信中说:老了就去那里
养鱼,种菜,再酿几缸桂花酒
不问尘事,不说话,不会客
只跟一棵树做邻居

2

小镇就是你最小的孩子
天再暖和些,你就会坐到蔷薇花架下
看看打瞌睡的蜗牛
丝瓜藤又长高了,紫杏结出果子
你把准备出墙的花枝拽回来
骂了一句,这迷人的小妖精
无比满足

3

再老一些,你就不能独自烹调
这时候果实就成熟了
小镇的秋天填饱你的饥饿
就算独居也是很好的,隔壁的植物们总会来拜访你
读你年轻时写下的诗句

4

如果再老一些,小镇就陪着你死去了
就像为你守灵的孩子
你有过一个,后来离开了
不过,只要想起,骨灰会落在葡萄藤,合欢树叶
以及门口小水洼里
你就对着满缸酒香笑出声来


五谷杂粮

以它为生的人,都懒洋洋的
躺在墓碑里聊天
说起多年以前的女鬼、灾难和人们
它们便从不锈钢里起身,推开窗户
——向我走过来


如果坟里埋的是我

那么,当你路过的时候
我会轻轻摇摆身体
假装不经意的靠近你
轻轻触碰你的疲乏 ,汗水和孤独

不远处,是你的少年
新发的韭菜郁郁葱葱
一汪碧蓝的水 流经鸢尾花地
就在此时,让我站起来,
亲吻你及这一世
我们为爱掉落的泪花 。

那么,当你经过的时候
不管坟里埋的是谁
此时,陪着你走过这条小路的
——都是我


梅花开

雪不再落了
旧屋檐和堂前燕又回到画卷
我把你此刻烧完的柴木灰整理好
火光堆积在修辞里
它们缓缓的奏起安眠曲
青冈木和松树起身为我们关上门窗
嘘。
保持静默,亲爱的布沙发和不速之客们
梅花就要开了


月光河

从那里奔过去!

开着铃兰的花园,闪烁微茫
别急!月亮坠下去了
深幽被包围
戴着星光的少女,落在花香萦绕的睡床上
成群的洁白——安眠

轻轻挪动。踩着河的影子
将玫瑰种满她的后院
嘘!不要惊着她,
得再快些,必须在她醒来绽放
和山谷的雾一起
别上她的衣!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