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徐冬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31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徐冬的诗

(22 首)

断桥

在西湖
我只远远的
看了一下断桥
没有上去
桥上有很多人
没有许仙
白娘子在湖边的
雷峰塔
我没有进去看
我不想把传说
带进现实


看桃花

你在龙泉驿
看桃花
我在山边看桃花
我们之间
隔着两棵桃树的距离
桃花开在
你和我的视线之内
花之外是
整个春天的三月
与那一次相约看桃花
已事过多年
多年之前桃花开在
南河两岸
你每天上下班
都会从桃树下经过
那一年的桃花就像
崔护看见的那些桃树
千年前的桃花
从唐朝开到现在


一朵花

一朵花开在
树的枝丫上
这是一个事实
一朵花也可以开在
你的想象里
这同样
是一个事实
如何让一朵想象的花
开进现实中
三月里我们上山
那些花已经
开了
我们走近开花的树
用手机拍下
一树或者一朵花
现买的花又
开在了另一个
虚拟的世界


那就多想一下

今天这个日子
其实与我
没有多大关系
如果想你
不在乎昨天或者今天
不忙的时间
想多一点
忙得没有空隙
就没有想
这是一句实话
你不要介意
情人节无非是
提醒一些人
把一个节日
过成一种形式
对于我
今天可以多想几次
如果你有感觉
就来梦中聊一下


那些开着的花

在树上
以及,不远的视线内
一些花开了
从黄色到红色
再到白色
对于春天来说
算不上鲜艳
离百花盛开
还有一段日子
田里的菜花提前了
我在等着
一个太阳出来的上午
在开满花的树下
我们坐下来
喝一杯茶


春天到了

吃完午饭
到厂门外晒太阳
路边的树
已经开满了花
别人告诉我
红色海棠
白色粉色是樱花
外面太阳很好
我站在树下
打开手机
把树上的花
装进去


黄鹤楼

没有去过黄鹤楼
最早知道这个名字
是李白写的送孟浩然那首
故人西辞黄鹤楼
烟花三月下扬州
扬州是一个好地方
特别是烟雨朦胧的三月
我去过江南
还没有去过黄鹤楼
我抽过同一个牌子的
不同样的黄鹤楼香烟
如果机缘巧合
我会登上黄鹤楼
看长江的孤帆远影
再点上一支黄鹤楼


想到一个冬夜

可不可以在
一个冬天的上午
想到一个冬夜
也许这只是
平常的一个晚上
下着小雨
或许  还夹着一些雪
雪并不大
路上几乎
看不见行人
这样的晚上
有一个人  站在
某一个较高的地方
沉默的看着面前的
一片黑暗
如果他(她)
不告诉你
你肯定猜不出
他或者她
想到了什么


摆设的爱情

我也记不清
这句话是梦里
出现的
还是醒来后
想到的
他们的爱情
就像一个摆设
放了一年
又一年
他们是谁
为什么他们的爱情
要放了一年
又一年
爱情
该怎么放


叶落满地时

叶落地的时候
我在想这个冬天
已经 冷到什么程度
落叶纷纷之后
是不是雪也要
飘飘而下
天还是那样阴沉
就像我在冬天
有时的心情
雾霾又来了
太阳却出来得少
幸好有一些黄叶
还在树上
叶落的时候
成了我们
眼里的风景


梦,雪一样化了

冬天做的梦
有的像雪一样
半夜还很清晰
早上醒来
已经模糊不清
梦中发生的事
像雪一样化了
只有一点残留的痕迹
在脑子里
忽明忽暗


看见一片阳光落下来

先是在楼顶
随着时间转移
有一片阳光从
旗杆的左侧照过来
一大半停留在窗外
只有一片落进屋
不大,斜着射在墙上
形成一个光圆
这是秋末的一个上午
气温在二十度左右
(比起前一段的冷)
真是很舒服的气候
远处的山
有些模糊
公路上车来车往
从楼的窗户望过去
阳光照下来
从头顶顺流而下
最后落在脚背上
也就一小片


深秋了,我们见一面

想不起上一次
见面的时间
已经深秋
银杏树落下黄叶
冬天就要来了
我们该见上一面
胖了瘦了
总得眼见为实
碰上降温天气
就多穿一件衣服
秋季天凉
出门时
记得打个电话


二娃,车站今晚放电影

一九七五年的
某一个晚饭之后
我站在二娃家的外面
对着大门里喊
二娃,今晚火车站放电影
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
你去不去
院子角落的屋里
传来二娃妈的声音
二娃还没有回来
回来我告诉他
那晚看电影的人很多
火车站的坝子黑压压全是人
我旁边的阿姨似乎知道电影内容
我在听她的介绍中
看见瓦尔特最后
炸掉装运汽油的火车
粉碎了德军的劳费尔计划


有没有窗帘不重要

真的,有没有窗帘
并不重要
只要有一扇窗
有独立的空间
哪怕仅有几个平米
就足够了
关上窗
屋里屋外就是两个世界
中间隔着一扇窗
如果有一幅窗帘更好
拉上窗帘
我看不见外面
外面的人
也看不见我
如果没有窗帘
我就关灯


一个女人

昨晚我的梦中
出现一个女人
穿一件浅蓝色的薄毛衣
她说是我的师傅
这个女人我从没见过
当时我在一个塔上
塔摇晃了两次后
我跑下来
在一户人家里待着
一个老太婆走进来
问我为什么进她的家
我说这是师傅让我来的
这个时候
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她就是我的师傅
看似一个温柔的女人
只是我从没见


哪片天空不下雨

这是昨天
想到的问题
外面蓝天白云
我所在的这一片天空
现在没有下雨
千里之外的你那里
雨正倾盆而下
你说热了这么久
总算来了一场雨
前几天
我们这里的雨
几乎把一年的
都下完了
入秋之后
雨还有多少
不是每一片天空
雨都如约而至
比如那一片黄土地
有人在院子里
等雨洗澡


一个梦在树后

你看不见
我同样看不见
那一棵树的后面
有一个梦
梦里有一个故事
如果我不告诉你
你永远猜不到
树的后面
原来
藏着一个秘密


一只鸟从窗外飞过

我抬头的
那一秒
一只鸟从窗外
飞过去
真实的情况
我看见一只鸟的影子
从眼前飞过
所以我无法
告诉你那
是一只什么鸟
你可以放开想象
一个下午
在窗外
有一只鸟飞过
那一刻
我刚好抬起头


梦见你的早晨

今天早上
你终于出现在
我的梦里
这是你离开后的
第四十天
我习惯性的
用单手举着你
整个过程
你没有一点声音
当时 还有几只小狗
围着我


一场风花雪夜事

先看见窗外的树
再看见盛开的花朵
然后才看见
外面吹着风
还飘着雪
雪花很轻地
落在树上和地面
一会儿就不见了
此时我才想起
已经不是冬天
这是早春的一天
一个下着雪的晚上
我坐在屋里
面前放着一杯茶
电视里正播放
非洲动物大迁徙
我看着冬天
随动物们向远处走去


怀念骆驼

我先写下这个名字
然后才开始想
为什么的问题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
我只是通过骆驼
想到沙漠
骆驼见过
只是不在沙漠上
没有亲眼看到
视频与图片
不够真实
沙漠给了我
怀念骆驼的理由
以及
基本的要素
沙漠  骆驼
出现在早晨
或者黄昏
并不重要
关键是这个时候
得有一只骆驼
勾起我
对沙漠的回忆
只是沙漠一直
在我的眼前漂浮
没有真实的体验
这让我不止一次想到
撒哈拉沙漠以及
相关人与事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