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康泾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699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康泾简介

(阅读:470 次)

康泾,本名陈伟宏。浙江桐乡人,祖籍长兴。现为浙江省桐乡市作家协会主席,浙江省作协会员。在《诗刊》《诗选刊》《星星》《诗歌月刊》《中国诗人》《绿风》《星河》等报刊发表诗歌。著有诗文集《稻草人》、诗集《50°》,主编诗集《寻找》。

康泾的诗

(21 首)

红木书橱

在固定房间固定方位
散发古老幽香
隔着玻璃,展示我的过去
你目光掠过,懂得它们的美

你可以打开
取走想要的情节
青春,或者年少
都有详细的注脚
还有几本年老的书
供你阳光下阅读

我堆砌许多笔墨纸砚
好让古人替我说话
那些精彩的段落
经常出现在我们争吵的环节

对你来说,还有一个细节
至关重要
我设计几个抽屉
冰箱一般贮存食物
饥饿的时候
你可以打开,一点一点
取走,不过记得
不要一下子拿走太多


一枚钉子

虽然是一枚钉子,但我从不
强行占有一块木头
在发挥穿透力之前
我要让木头明白
别迎合尖锐的观点
来填补空虚
也不是为了满足
我对情感的深入
相反,侵占木头身体的一部分
将牺牲我生命中
长长的一截


空间

不要以为,鸟深爱天空
只爱天地之间自由的部分
如果有足够空间
它也愿意落地生存

我更愿意在夏天爱一个人
至少可以挽救
一颗冰冷固执的心
天空不再窄小得
容纳不下一朵白云

不是我缺少阳光
只是一直放在羽毛之下
我用它们编织竹篮
让多少流水静静淌过
留下一些,足够滋润我沧海桑田


不如让我一夜变老

不如让我一夜变老
走上大街
梧桐树结束了秋天
涌过的人群淹没你的发现

不然还能怎样?哪怕多一些水分
也会慢慢枯竭。我每天看到
皱纹衰老,如同虚弱的火苗
我不断浇油,焚薪以火
期待比想象结束得更早

谁来填补你的空虚?
我想了又想。欲望是可怕的桥
不要相信对岸,它隔着
浑浊的河水,以及被夕阳
折射出虚假的倒影

我会度你。如同度我自己
但是,这一切都不完美
你看,人与星子遥遥相对
相爱的人合二为一
星子却从不碰撞出
耀眼火花。相反
雨帘遮蔽满天星辰
人间却无法遮挡
所有丑陋


敬畏

你若敬畏,必体现虔诚
锋利的口子向内
你若前行,必保持平静
月光与脚步显示童年的轻盈
世上没有一味药剂
可以治久病。除了谦逊
没有一个男人愿意放弃
阵地。唯有熄灭
他所有的灯


我偷偷,光顾一个小镇

我偷偷,光顾一个小镇
车随意地开,把陌生人
当作绿灯。在路口
张望喜欢的颜色
把心情扔在每个角落
小时候,我看到邻家的狗
这样找回归途

我路过,因为我是过客
来过一次,便匆匆离开
作为交换,我留下一些液体
带走气息。我并不在乎
暖风吹到大街,灯光照亮
多情人的脸。我猜想
小镇的忙碌抵不上
一个过客的紧张与满足

我甚至想找一爿面店
把长长的思念偷偷咽下
又怕多疑的老板
多看我几眼,不如把机会
留给更深的夜


我相信这是一份神圣的协议

躺在漂浮的竹筏之上
水体与肉身逐渐靠近
当我坚定地抵达柔软时
下沉,被轻易融解
所有尘土消失于
严密的包围

潜入水中,只想测试水温
以及回旋的尺度
我不过卸下一层包袱
褪下羽毛重新赶路
总有一些鱼游过来
它们友好,喷射出雄性激素

想象的路途依然雾霾沉重
呼吸,带着齿轮
在流动与磨合中保持速度
我相信我的真实
相信这是一份神圣的协议
在上面留下钤印
证明我已离开这里


洗头

头很痒。以适度的力量去磨擦
过去的美像触电一样
停留在某一点上。黑发变了颜色
从根部营养,到肢体生长
一次次付出兴奋,滋生希望

沐浴啊,漂洗难以忍受的污秽
欲望雪花一般滴落下来
在下降的过程中,思想
成为一枚垂挂的果实

我不会躺在浴缸里
浸泡褶皱。几根头发的事
犯不着打破规矩
岁月即使刻上伤疤
也不妨用以印制精美的台历
银丝的光泽在温泉中流动
它们迟早会掉落下来,贴近地板
无论停靠墙角
还是某本书深深的夹缝中


淹没

每一次,我都渴望啄一口清泉
此后,一切变得浑浊
只要我把水桶放进去
不断涌动的井水就一下子
缠绕水桶,让我每次提起来
都有些失落。我不甘心
轻易失败,不断进进出出
直到我精疲力尽,无法抽取
最后倒在井里,被它们
完全淹没


倒影

我要成为我的倒影
看到比原来更加真实的高度
不要欺骗我的目光
我用对比区分黑白
哪怕黑的更黑,白的更白


苹果

我送你最好的礼物,是一只苹果
虽然我始终无法看清
你的牙印。每次,只要我看到
缺口的苹果,想象不是被谁咬过
而是自从上次见面以来的痛苦
一直停留在那里


面具

当我需要尊严,就戴上面具
需要信任,就摘下面具
需要理解,就把面具扔到
阴暗的角落
我用一张面具
换回我需要的东西

有一天,面具不翼而飞
尊重、理解和信任
像褪去的潮水
一只孤独的鞋子
搁浅在寂寞的沙滩


以后的某段时光

我随月色倒下去,就像
看到落日,我就归巢
计算着还有多少时间
我怕太累,第二天
日出扶不起我
断断续续的睡眠

如果几个小时之前,我还在
重复生命制造
一定是这么多年来最普通的一次
我把头埋进黑暗
所有光亮只照得到
露出的外表,如同躺在山谷
看一段溪水流过荒草

没有谁会记录下这一切
哪怕再好的摄影师
迷恋的东西,最终都将被删除
哪怕已经加密
从端到端,点到点


关于黑暗

黑暗,是一双摊开的手
你越想抓住什么
什么就从你内心溜走

白天并不知道
黑暗是没有影子的
没有分叉,没有退路
如同分针不可能拗过时针的想法

但是白天,依然
把大把时光浪费在
黑夜来临之前
他忘记了,黑暗
是他的另一双眼睛


距离

有时是渗透
有时却在冰层之下

生活,每天都从菜园里
新割一茬韭菜
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的味道
却比泛黄的土鸡蛋更为真实
再配上小葱
一个圆滑
一个扁直
如同我们俩
一个来世
一个今生

看穿了,距离无非是
楚河汉界
下一盘棋,泅渡一条河
然后各自上岸


春分

春分南北
冰释前嫌
春风东西
想说的话终于
汇入江河湖海

为什么要把春天
当作拆散的日历?
你看那些奔跑的风筝
它们总在左顾右盼
别让手中的线
羁绊了飞翔的自由

一个好的春天
总是用阳光说话
它有风,总是斜风
它下雨,也是幽帘
如果累了,宁可做一块温柔的石子
至少可以和天上安静的星星
遥遥相对


关于男人

大卫说的真好
男人有两种,一种动物型
另一种植物型
不过,我觉得还不完整
即使同一个男人
有时是动物型
有时是植物型
比如,春天里来百花香
男人当然是动物啦
但是阳光,和风
还有细雨滋润
男人立即就成了植物
如果没有生长的力量
不用力
男人这棵树
何以长得比女人挺拔?

其实,动物也好
植物也罢
吃的是草
吐出的是空气
你活在世上
就一定干干净净


列车

每天,我忙碌得像一列火车
呼吸如同节奏
我们在若干个城市停靠
虽然习以为常
却十分陌生

我的青春耗费在
不停的奔波里
白天喧嚣,入夜空旷
许多包袱被卸下
新鲜的旅行又蜂拥而至

这些都无关紧要
就像春天时蜕一层皮
冬天就把自己包围
如果有人探出窗来
那一片风景
他一定急着拿去发表

如今铁轨越铺越长
超出我的想象
唉,别去管它了
有时间,不如想想
下一站台,它究竟该叫
什么名字


夏至

夏天是突然到来的
那件短袖一下子
出现在我面前

说不清为什么迷恋夏天
年幼时,只爱一个冬天
不停地穿衣,裹上围巾
最温暖的生活
一天接着一天

是什么让我改变
对一个季节的看法
在成熟的果树下垂涎欲滴
在汁液的流淌下
肃然起敬

夏天会待多久,我想
它悄悄的来
是不是也要悄悄的离开


不可告人的秘密

春天不让鲜花插进发髻
怕夏天问起花的来历

夏天不敢褪去最后一件内衣
怕秋风一起,责问着凉的原因

秋天也不例外。不敢把落叶
全部赶走,冬雪将覆盖光秃秃的胴体

每个季节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当春天再次来临,冬天用厚厚的棉衣
盖得严严实实。它害怕春天问出那个
异常寒冷的问题


断线的风筝

一只小鸟栖在树枝
嘲笑再也回不去的风筝

风筝是突然掉线的。它想去哪里
是被风吹散,还是寻找
比天空更自由的空间

也许它把自己看成了小鸟
在夜色笼罩鸟巢之前
享受一段无人知晓的愉悦

如果那样,真是可悲
一旦忘记自己的身份
迟早连飞翔的机会
都被彻底埋葬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