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辛夷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39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辛夷简介

(阅读:670 次)

辛夷,本名张泽鑫,1988年生,广东揭阳人。有诗集《身体是礁石》。作品见《诗刊》《草堂》《诗潮》《星星》《作品》《中西诗歌》《诗选刊》《中国诗歌》《广州文艺》《诗歌世界》等刊,并入《天天诗历》《汉语地域诗歌年鉴》《中国朦胧诗》《中国年度诗歌精选》《中国年度诗选》《诗歌点亮生活》等多种权威选本。偶有获奖。现为《粤东诗歌光年》编审。

辛夷的诗

(24 首)

生锈是一种技巧

我喜欢独自一人时
欣赏墨绿色涂鸦过的街道
风像漫游者吹起口哨
掉落的叶子提醒我
时间的图案就在于
迎面而来的老人斑,以及
凹地被极速打碎的宁静
这时候看到的树
可以代表一种想法,也可以
作为否定自己的依据
外面的世界,没有人
能够原路返回,生锈
是我们被迫接受的技巧。


雨霖铃

半夜醒来
睡眠变得像一件奢侈品
窗外,暴雨如注
未被驯服的黑暗
沿着脱轨的梦
漫上床来,你在惯性中
保持必要的平静
外面的气息
被吹成时间的河流
梦还未成形
你像一颗等待命名的行星


借口

然而,时间并没有带来安慰
春日的清晨,雾依然很固执
制造相对的迷宫。变得柔软的水
和因为露水而矮下去的植物,更显孤独
眼前路,若隐若现。阳光已收拢了爱
“成人的感情多数是廉价的”
在日子和理想之间
不存在什么永恒。许多事情
活得越久,越清楚只是谎言变化的
谢天谢地,生活里还时常有雾
让你有假装不知情的借口


星期一

割草机一秒秒锋利
巨大的厌倦
使我们发现绿色
被更改
草屑成堆
因为近距离
造成将要熄灭的感觉
星期一总是和数字相关
你把空气里的腥
放到拥有人形的欲望中
低头走路
好大好大的黑
在身后偷笑


即景

喷泉喷到一半,又退回地面
欢天喜地的孩童抓不到水
流行音乐绕过广场铜像和人群
惊飞的鸽子,撒了漫天标点符号
时代的大屏幕,持续播放豪言壮语
我买了你最爱的奶茶走向影院
临时演员甲和生物系学生在讨论
信仰问题。绕过一条街
再下一个小斜坡,我和你
同时出现在别人的故事里


十月一梦

梦到死去的亲人张大嘴巴
半晌。没有一句话
飘落  十月的清晨
我穿过风穿过的空巷子
身体开始觉察季节的寒
街道变得明净
像新长出的伤口
远方的亲戚发来短信
她梦见死去的亲人
不断诉说寒冷


一个人的午后

阳光搬走一些阴凉

午后被打开的方式是寂静的
我开始拜访一群蚂蚁,侧身
给秩序井然的植物让道
与一块石头,反复交流心事

午后阳光很好,很好。
 
有人在楼下活动中心晾晒棉被
双杆手臂清瘦,像极了奶奶
左边写着单调,右边代表贫寒
越过双杆,我看到越来越幽微的远方

她把自己弯成一把锋利的镰刀
快速割着番薯藤,又把自己弯成一枚新月
缓慢在病榻移动永逝的冰凉。终于是静止了
双杆静止,她也是静止的。

我闻得到阳光的味道从棉被传来
一些陈年的窟窿在冬日变得明亮

午后,我从泥土的表面学会克制
拒绝一些发炎的词语进入内心。
阳光的绒毛,越来越明亮
午后,我一个人不断在练习飞翔


月光下

我是说寂静
当风从远方的晦暗涉海而来的时候
我是说月光在你的掌纹里很柔美
你的眉睫有星星停留在上面
我是说如果可以就让木栏杆
替我们挡住时间,让风在斜坡
歇上一会。我是说黑暗会让事物显得缓慢
在你支颐听我描述晚饭花的香气时
在我的内心开始变成柔软的沙滩时
我是说虚构和现实都可以有恒久的安宁
我俯身为你穿上碎花拖鞋的时候
我是说这海滩还可以再长些
我们可以在潮起潮落间一寸寸把它走完


顺流而下

所有草拼命抖落尘土和身世
面对水泥地,基因的继承
更多的是,意味着变异

当溪流自觉交出领土,让给野草
凝聚的繁盛,收起流动的水
鱼虾与夕阳一起失忆,躺在纸上
成为历史,一只只干净的手翻动它。

一场雨后,我走在故乡的水泥路上
离家出走的蚯蚓,洗掉一身的泥巴
一动不动,经过它的暴力
与沉重都已离去,此刻是安静的。

这条路很长
动物随时都会忘记了惊蛰
野草野花都还没有长出乳名
走着走着
我也可能羞于承认来时的方向


与夜书

所有的词汇在你面前都是苍白的
如果我讲到深渊,幽玄
就有数不尽的月光落在身上
打磨我的肉身,让它柔软如天鹅绒
使它光面洁净,成为一览无余的玻璃

假设我使用浩渺,辽阔
在眼前,伸手一样看不见五指
那些比指甲还要短的漆黑,挨挨挤挤
夯筑了一间逼仄的石室,在里面
形体与灵魂是最孤独的对话者

当我还想指认,在夜色之上
有永恒的神与璀璨的星光时
风告诉我,星星只是一个个新鲜的伤口
它们吞吐亡灵,在生命如露珠滑落之际
而神只是一个传说


履历

父亲:一口深沉的古井。
母亲:悄然生长的青苔。
籍贯:无何有之乡,或任何地方。
年龄:尚未被注销存在的资格。
学校:闪电,商品学校,拒绝青草肆意生长的学校。
住址:这里没有星月,泥土,邮票碎了。
职业:戴着面具和生活跳舞。
信仰:大地,坟墓上燃烧的鬼火有我的基因。
爱好:拒绝遗忘。与一切充满必然性的事物对抗。
特征:黄昏起飞的猫头鹰。
评价:被石头砸中的概率多过鲜花。


墓志铭

这儿埋着的人,拥有群山的静寂
他死后比活着更有意义:
一块墓碑让人们重新认识他的名字
憎恨他的人,再无法伤害他一毫
多好,祭奠之时,人们全带着眼泪
灌溉大地。野草,树木,禽畜
都还有生灭,疼痛,他已不需要为此烦恼
只有一次例外
当他心爱的女人,被人扶到墓前
颤颤巍巍,宣布即将和他团圆时
他才回忆到,活着时的诸般美好。


阳台上的鱼缸

鱼缸落满了灰尘
在阳台一角
它像一截荒废了的水泥路
它的虚无依然盛大
装得下铅一样重的夜色 月光轻盈
让人想起金鱼嘴里吐出来的泡泡

此刻
厚厚的灰使一切看起来显得更安静

有一段时间
鱼缸、我、金鱼
构成一个奇妙的存在体
金鱼活在玻璃的虚空里
玻璃活在我的眼里
我活在由具体而微的事物构成的空间里
一种奇妙的组合
饱满丰盈 谷粒一样溢出
存在的喜悦

今夜,风吹动月亮的影子
阳台上,空空荡荡的玻璃缸
像金鱼鼓起的眼睛 依然安静
一些沦陷的往事奇迹般复合

我相信
逸出时间牢笼的金鱼
只是活在另一个空间里
金鱼、鱼缸、我
依然构成一个存在的组合体


致某个人

我想给一个憎恨我的人写一封信
告诉她,我欠她一个冬季,一次寒风中
袋鼠般的行走。我想告诉她
我此刻目光越过枝叶的绿色,看到的
是逐渐加深的蓝天。蓝天真是一大败笔
总是与我回忆里的雨天背道而驰
我怀念的是,雨潇潇,滴打树叶的夜晚
一个不被任何琐事打扰的夜晚
我获得过偶然的快乐,从她脸庞简单的
微笑上,我忘记生活翻滚的尘埃
我们向枝繁叶茂的校道深处走去,而不知
与此同时,正走向痛苦
我记得的那个夜晚,四下都是湿漉漉的
我们仿佛是中心,又仿佛是边缘
她拉着我的手,我也
拉着她的手。


黄昏贴

十二月中旬,我们坐在黄昏的车里
河边冷冷清清,除了我们,几乎无人到来
我从玻璃窗外树叶的晃动看见风
吹皱河水,想到暮年时只剩下冬景
此刻正经历的美好都将变成往事
身体就开始颤抖,车厢内所有音乐的歌词
都弯曲、变形,成为我悲伤的影子
你沉迷在音乐和夕阳的遐想中
并不知道,我把手缓慢移到你手边
又悄悄缩了回来。窗外有落叶倾斜
坠落。河心,白鹭蓦地腾起,一闪
飞向对岸。阳光的金子在你胸脯起伏
我凝视你的侧脸和耳垂
仿佛这黄昏
是世界上最后一个黄昏。


杂乱章

逃离是没有必要的
发生的已然发生
这是一种缘分
就像我路过草地
毒蘑菇长出隐喻的色彩
我无法叫醒杂草离开
更不能让蘑菇转移他处
它们静静呆在一起
疼痛中
也有不为人知的美好


春节纪事

送葬队伍刚刚从门前经过
我在屋内看卡尔维诺的《寒冬夜行人》
父亲在屋后给蔬菜浇水,同时
也帮荔枝树清除纠缠的藤蔓。我的母亲
和姐姐,都去了集市采办年货
留下我,和一只叫贝贝的狗在家中
我想狗整天栓着怪寂寞的,该给它自由
松绳套之时,不料正遇上送葬队伍经过
我的狗因为恐惧而把吠声上升到极致
我想惊吓它的,不会是它所不理解的死亡
极可能是汹涌晃动的人影,肆无忌惮的鞭炮
还有那些陌生人脸上传递来的莫名喜悦
这么复杂的事情我都不懂,它更不会懂
它努力用最大分贝使自己获得安全感,直到
队伍里,最后一人走过。才怯生生
跟着我从菜园走向屋后。我的父亲
当时正好中途休息,在抽着烟,我还来不及
打招呼。贝贝就抢在我前头奔了过去
抱着他的腿。那神情仿佛一个
受了委屈的孩子。


台风哀歌

未成熟的果子,我吃我会有罪
但满大街都跑动这样的果子,一直蔓延
到修道院门口,显然教堂尖顶无法领悟
生活的不幸,构成崇高的神此刻置身风暴之外
教堂内,他的怜悯和经书一样了无生趣
他的灯火很亮,有很多人长途跋涉而来
做他的子民,相信卑微的尘埃
也能发出神性之光。现在,成千上万的死
被枯枝败叶覆盖着,十月的天空翻涌
发生在人们身上的哀伤,使他们看上去
像一座座坟墓。如果忘记充塞天地的阴冷
从积水中打捞希望和言语
神的局限,是否也就是神的要旨。


学会遗忘

让风停泊在记事本上
时间模糊,大概是夜晚
现在,我开始模仿你的语气
讲述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
但我决定,还是信守诺言
不让秘密从瓶口逸出
关于细节,我记得很清楚
但复盘似乎已完全没必要
过去的,应该让它烂到时间的泥淖里
你说的对,要学会遗忘
快乐只是一种体验
快乐了就行,没必要
储存与之相关的一切枝枝叶叶
于是,那一次
我尝试着率先离开,头也不回
我不知道我走后
你是否真正做到记忆清零
如那个空空的房间
但我确实没办法遗忘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还有你,陌生人。


人造历史

文化是一面旗
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扯出来

名人是点缀旗子的徽志
用以占据山头,划分界限

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
最重要的是 金钱

他们相信钱是万能的
可以造景观,作政绩,换乌纱
可以买人心,请专家,雇文人
把子虚乌有的历史
描绘得天花乱坠

在国内很多的旅游景点
看到导游唾沫横飞的讲解
把历史搅拌得更加扑朔迷离
我在一旁冷眼旁观
忽然觉得悲哀起来:
历史是任人奸污的小姑娘


一件悲伤又幸福的事

你在,你的疾病也在
连同那些没有尽头的痛苦
你不在了
疾病只是医学上的专有名词
而痛苦被切碎
分散在我们的记忆里
当你的身体版图被黑暗瓜分
除了我们,你与这个世界
再无任何瓜葛
这是一件悲伤,又近乎绝望的事
可它也有幸福的一面
因为我们活着
你也就还活着


不安的心

大雾弥江
我倚栏,望不到对岸
天地白茫茫一片
混沌如原初
我像梦中走在岔路的麋鹿
惶惶然不知所措
当周围熟悉的景致被陌生所取代
我就会怀疑自己
是否已经成为
别人弃置的荒岛


意外

花盆里养过绿萝
现在还能看到它的枯叶
养过仙人掌,只留下刺
偶尔会出来阻止我
侦查她保存在泥土中的秘密
只有多肉是最老实的
根烂了,就乖乖交出自己的身体
任凭我处置。现在它们全走了
只有泥土还原封不动呆在盆里
我憎恨花盆以及泥土
它们一直剥夺
我对其他生命的期待
直到我将花盆弃之角落
数月后
一株不知名的野草
悄悄地从泥土里探出了头


日记

过于详细的话
无疑接近裸体,一眼望穿
有时反倒令人疲于审美
那么,就尽量简洁吧
删除枝叶,省略过程
让情绪若隐若现
最好再加上点阳光
把阴暗的部分重新染色
如此坚持几日
发现自己成了完全陌生的人
最后
我只好每天在日记里写下:
某年某月某日  
天气如何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