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阿剑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5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阿剑简介

(阅读:732 次)

阿剑,浙江省作协、中国化工作协会员。作品曾发表于《诗歌月刊》《青年作家》《边疆文学》《江南诗》等期刊,入选《70’后中国汉诗年选2018卷》《浙江省五年文学作品选2013——2017》《“田园在上”诗集》《2018浙江散文精选》等选本。曾获中国散文学会征文一等奖等多个奖项。

阿剑的诗

(24 首)

凌晨四点

再次醒来
不敢看手边
危险小东西
你又不懂黑夜,或明晃晃的白天
你又不懂错身擦伤的黄昏
此刻,世界有微光,枕席冰凉
怜悯,怜悯
谁在窗外叫着
四点钟,并不残忍
前方还有慷慨
一小段碎如落花的时间
需要你再次小心地
一点点,一点点
抱紧自己体温
抱出血来


气浪

一块巨大的钢铁掠过头顶屋檐
太久了,杀人器与我们长治久安
大规模死亡只是影像
午餐,追剧,城市东面限制房价的机场
是重要的事

此刻,世界小而具体
窗棂微颤,人民安祥
我触手可及那灰色气浪
我一个人的战争与溃败随时打响


一日

我把薄雾中的微光叫住朝阳
是时人世沉睡,江水薄凉
我把午后叫住太阳
春天里唯一晒干衣物
和身体的日子
我向着黄昏的群山
说:夕阳
仿佛万物寂灭
宿命降临
它并不理会。它是
同一个它;车轮嘎嘎滚过冷硬天空


可泣者

天下事可为哭泣者三
其一是晨间雨水收住脚,云隙就有了光
死去的亲人以树木的体温拥抱
斑马线上行人
马匹般点头
天下可泣者,午后会议杀伐
突然安静
黝黑的数字里许多面孔一一浮现
高楼崩塌或重生的图景
燃烧着玻璃幕墙
月亮,擦得如此干净
像冰箱里的灯
照亮分类垃圾站前站着的人,思索
该把自己投放哪个箱子
天下可泣者
大厦广告牌上
突然看到你姓名里的汉字
天下事
可为泣者,那些众生卑劣匍匐之物
都长着我的脸孔


寒衣节

突然的寒冷并不会让我们拥抱
穿羊毛背心的母山羊
走过熄灭的喷泉
它吃不习惯的草
单独在冷暖的浙江
山毛榉,赤裸着胳膊,抖落斑斑点点的叶子
灰水牛们便一路走得纷飞,走向
远方餐桌
蓝色广告墙旁边,柿子冻得哆嗦
小卖部物产丰富
夏天吊扇轰然落下的灰尘没有主人
墙上的挂钟这时敲响第十三下
仿佛要通知
村子,我空无一人的村子
突然的寒冷
没有千里江山承接
没有一朵火焰拥抱你旧衣裳
只有灰白的天空,脸庞紧张
凝视,大地上的村子,南方的村子,空空落落


路上

如果可以,别让我倒在路上。他们会看到
原本的悲欣

那些遇见的善人,恶人,走失的鱼,寻找回来的羊
那些路过的桥继续孤单

是的,天地辽阔,日月陈旧,路人的脸草木青黄
与我无关

回来日渐衰老的屋顶,瘦弱北窗,看得见
远道而来的星星。我叫不出它们名字;它们也一样

它们多年前死去的光,栩栩如生。所有远方的
英雄,叛徒,小丑,回到故乡。不需要掌声或原谅


野长城

所有嘲讽与诅咒都是无上赞美
所有褒奖都是恶意

所有诗句都是失血的瞳孔
所有歌都暴虐哭泣

所有死在风中的野鸽子都是你
所有砖木都是完整的粗砺的粉碎的我


枯树

我是死亡的一只臂膀,招魂空中
多年逝鸟与流云
我是放逐的旧王
凝固的火焰,溃败的旗帜
——我是失败本身
回到土地颜色以及石头固执
天空已不在内心旋转
星辰噤声
观我日益枯槁,冷硬如铁
我就是失败本身
燃不起一朵火光
在旷野
落日孤独,王国荒芜
我坚守一无长物的天空
等待斧钺加身,割裂,矫饰,雕硺
我便成了低眉的菩萨
欢笑的弥勒
沉思的达摩
而我注定就是
失败本身
死在星空
不肯降服的火焰
是须发张扬、咬牙切齿的铁罗汉
你听我浑身每根骨头
于万人之中铮铮作响
我是死亡的臂膀我托举起这一败涂地的天空


陆地上的羊

为何贫瘠之地长出坚忍的草
一点混浊阳光,很少雨水,那些
咬紧牙关的植物
就成为救命粮食,耐住苦辛的咀嚼
为何羊群要走在沙砾与岩石之上,被粗糙的风
反复摧残;大地广芜,你美丽而绝望的风景
一千座雪山
远在戈壁之上
为何我明知世间辽阔
却钻进肮脏的羊皮
躲避肉体羞愧与前世忧伤
我口音笨拙,面目模糊
决意不再迷途
为何我在陆地上如此坚守
仅剩的一丝雪白和内心的血


小满

你,大地上的一颗谷物,内心犹疑
沿着祖先的路,在黑暗的光明的国度里漂浮

他们仰望天空,计算着日子,而日子
有时板着古代的面孔
在田间唱歌的人,在河边祭祀的人
他们双手和土地、作物一样颜色
他们眼睛半是虚空,半是黑的黄的红的土壤

让雨水进入湖泊膨胀的内心,让太阳
准备好它炽热的鞭子
种植的人已习惯摧残和死亡
他们眼中的雨水、谷粒都是一种形状
那也是大地的形状,河流与峡谷的形状
那是有一把刀在雕刻万物
今天
地球上刻满了活命的野菜和食粮


古窑址

坐断南方十二道山梁
一颗未开化的石子,作橐籥
和炊具模样
蒸万物如食粮
便取象,受万千眼光与言说
等待一辆皮卡开过蔬菜大棚
“拾掇你二十年前
走过的足迹”
陶瓷碎片流成湖
你流成碎片
火烧过的纹路
她仿佛在右,旧时饕餮在左
那人在水边涰洗一个陶罐多年
还未清晰


姜席堰

便端坐你兵分两路的河水中央
看水如千万人头滚动

用你铁马冰河杀我良田万亩
南方稻熟,北国马肥
气吞万里的火
烧焦大陆
煮不过两支不竭的渠水

我六百年故乡一无所知
我四十年肉体草长莺飞
就做一方渠中的松木吧
内心有石,万水侵袭
一扇封印之门,多年不开口言,开口即朽

便看投河的蒙古将军是你,倾家的姜席土著是你
稻谷青黄,坟茔颓废,水流过新城旧墙
那白鹭迟疑停在半空,从何时来,往何处去
俱我身


落发

理发,也叫剃头。大好头颅,雪亮刀子反复掠过
他们容得下国破城春,不许江南草长

他们剃去的头颅,填满山谷
祖先们真好,头似草芥,几番野火

昨夜读史,诵经,翻遍千卷寻不到你名字
便风中独立,念一句因果

我曾披发入林,也曾零落成泥
你与我佛,一个在遗弃,一个在收留

发虽草木
伤了会疼


悬崖

做一条绵长风雨的河,在你眼前摔成湖泊。
亲爱的,就是这样。

他们从很远的地方来。
在水面,点点白帆,游过的鱼,云朵,我许你的

满目青山。一万次石头粉身,河流
碎骨;都在水里面。就是这样。

我看见你,坐在他们船上
扬起你年轻无辜的黑头发,看我

坠落。那万丈之上,阳光中的虹微笑的血
都是给你的。亲爱的,就是这样。


高速公路

需咬牙,看远方灯火
原野空阔,那火焰终无法暖手
冰冷的窗玻璃,只提供潮气
手指摩挲一块骨头
在上面刻一个反复擦掉的名字
而高速公路的血管,白天和夜晚
是两种不同的血
世界,陷入睡眠,超载的货车蓬头垢面
此刻跑在路上的,不是人民
是国家
和它粗砺沉默的部分
你从白天的厅堂醒来
瞬间陷入黑夜
一颗异物,来不及消化
就被两种人间忧伤反复地捡拾,抛弃


中年赋

突然就中年了
便看树都是绑缚住的神灵
房屋都是废弃的殿堂
每个人都是行走的果实,有的
青涩在枝头
有的烂在泥里
每次初冬,都是江南
每场雨,都是歌哭
每朵江水都是沉默的中年男人
它不生气,不着急
黯淡地走在必将赴死的队伍里


夜雨

如果雨水是一种解脱。如果冬天冰冷的雨水
是合理的嗔怒。原谅我始终
无法忽略
湿鞋子的现实主义

如我残损肉身
银杏,四月开花,十月落尽果实
凋零如雨中的男人
他缩着头
在小区门口取回快递

如你阳台上
洗净的白衬衫
它以更完整的我的形状
风中潮湿,摇摇晃晃


江山辞

夜雨是乖巧的,有软触角的小兽,黑暗中
拉我的手。

它手指冰凉,需要一点时间
熟稔,告诉我天上的事;在暗处
小心地发光。

我站着,像一棵看得清黑夜和人间的树。

我现在是连接天空和大地的男人。
并不孤独。


静夜思

为何坐在空旷大地
的这个街角,想念已消逝和未至的
她们。落雨了,明早可能堵车
昨天的无花果需要再咀嚼一遍

茶水浓淡,要顾虑窗外的雨
和睡眠。我们死死纠缠
太多无奈之事
像用刀子,一遍遍挖肉里的刺


旧校园

把房屋还给房屋。宿舍,新的褪去旧的耸立。让粉墨
一点点重新落场。

新鲜的笑脸和花回到泥土沉默的根茎
离去多时了,你老操场最泥泞的地方
你此刻的海边飞翔
你将来枯萎的衰老的肉身我很是喜欢。我可以在许多梧桐树身
寻觅你旧模样。

灿烂的笑的悲伤。
你光亮带给我黑暗
你黑发,每一丝都在它妥帖的位置
待那海风吹乱海水拍击礁石和你白衬衫。

就在那座忘柯的山,我看完一盘悠长棋局,无计
结草衔环
就须发张扬,作草寇形状
就端坐此山,心怀汪洋。


罪己诏

我要与你为敌,也就是
站在世界反面,让所有河水和光都涌向我

就是让道路断绝,山峦低垂,星辰紧闭
老樟树四月落尽周身,黄裱纸的祷辞十一月死去就是

一个孩子失去他长大的频率,他慌张
战栗的小鹿迷失林间,在相逢的早晨

千言万语,只好赞美阳光,赞美这大好世界广阔无边
就是我这般赤裸双足,站在午后你命的疼痛的针尖就是

背负一种黄昏的铁灰色天空,让它风起,冻得哆嗦
想起那时脸庞青涩,还会哭泣


雨夜

从意式羊排和德国黑啤酒里。出走
被南中国水墨
迎面撞伤
雨水敲击我中文耳朵,另一只
落在了阿尔
他不言说。我不抱怨
你看那么多桂花,醒在暗处
它们比路灯和街道古老
随时准备死去

此刻我需要一个活在大地上的村落
草莽,野生
安放这空旷黑夜

我需要拔刀,焚香
弹琴或者长啸
需要喝热酒,流冷泪
灯下反复读一页书
需要一个旧得如此好看的人站在雨中


在阴天读一本旧俄小说

此刻阴天藏在失血的纸里
窗外没有皮靴声;也没有爱人。你所有奔跑
在午睡中纷沓而至,又被四处的桂花香
嘎然阻止

如何做一只迷醉于香气中的小兽
是重要的事;如何不被雪,周遭空气
阴霾,亲吻,十月雷暴,群众的欢呼
融合,是另一件事

无从说起你冗长的名字,不过又一次
追捕,逃避,死亡,以及永远背离
我们躲在某个平面里握手,诽谤人类,交换坏天气
等待傍晚的沙皇或外卖小哥把门敲响


妹妹

失散多年的瘦妹妹,穿高跟鞋的妹妹
比桂花还细碎的妹妹
这样的雨里
她们携一艘船顺流而去
你看
水都流到脚下,这秋天,冰凉在去年
的旧句子里
我用浑身的磷,点着所有语词
燃不起一点供你烘手的暖意

是什么让我们疏离
你看我就几斤重量,二百几根骨头,总被人嫌弃                     
像桂花一样,到处香,到处低贱,被雨水打击
那些跟我一样的人
死在流放之地
他们梦想在野蛮人的红土地里
他们写下句子,被后人称颂,成为课本
无人会懂
这样夜里一个人独走在雨中
的死心活命

你看这雨,点点滴滴
你看我如此小心翼翼地想你
你看这世界,像庞大的龙骨在夜里嘎嘎复活
像万吨级的脚手架
企图建筑,或摧毁万物
它如此光彩夺目
它不会认出我,也不会认出你
它认不出这世上暗自念怀的小东西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