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靳朗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0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靳朗简介

(阅读:413 次)

靳朗,1996年生,女,汉族,山东曲阜人,诗歌、小说、散文散见于《作品》《山东文学》《中国诗歌》《青岛文学》《草原》等。

靳朗的诗

(13 首)

轮回

多少年前,鲁故城里的人们哀声怨气
多少年后,鲁故城里的人们还在哀声怨气
只不过,千年前人们赶着马车
千年后人们争着一个公交座
奥巴马与米歇尔的育子经
跟朱元璋和马大脚的趣闻
千年前占据人们的饭桌
千年后刷遍人们的朋友圈
护城河畔的古柳树
最通人事
生死轮回
春来了发芽
秋去了落叶


鲁故城大雨

数不清这是鲁故城第几场雨
公元后两千零一十七年的大雨
跟公元前的大火与刀戈一样旺盛

这场横亘千年的大雨里
一切都是如此的微弱
夏天的叹息、秋天的呻吟
以及冬天的沉默、春天虚无的希望
都在连绵不断的大雨中失声痛哭

而雨的声音太大,淹没了人们的不幸
寒冷的、炙热的,平静的、沸腾的,沉默的、爆发的
那些事关爱与恨、生与死的人生大事
全在一场大雨里沉默

公元前跟公元后一样
护城河里失足落水的孩子
鲁国神道上失声痛哭的女人
春秋路上碰巧轧死的父子
万刃宫墙上失恋投河男孩儿
某个城门洞子里,离奇失踪的拾荒老人
全都在一场大雨里失声痛哭

而雨的声音太大,淹没人们的不幸
我在公元后2017年一场大雨里离家出走
想要掀开这如钢如铁的雨幕
而雨跟命运一样,下得太大
我在公元2017年8月12日的下午
离奇失踪
就让大雨淹没


二十岁在春天的窗子里看到这些

看到春天堕落的樱花树
春来了开花,秋去了落叶
冬天在北风中找不到位置
一岁一枯荣,第二年继续
便觉生而为人,我真幸运
那么多的春去秋来
我只是匆匆过客
不要含辛茹苦地开一朵花、结一个果儿
然后在北方的冬天里,不明不白地消失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不会轮回,也不需要轮回
那些在楼下的樱花树上轮番上演的
生、离、死、别
归根结底,在我们身上不会上演几次
出生只有一次,妊娠只有一次
爱不超过几次,恨可能不会发生
离别可能多点,生死只有一次
……

痛苦总归比楼下的樱花少点
毕竟,生命的痛苦
总是在它们身上,单曲循环
在春天的窗子里看到这些
便可安然走向生命的冬天
二十岁只有一次
三十岁只有一次
五十岁只有一次
八十岁,也只有,一次
……

二十岁在春天的窗子里看到这些
这人世的生、离、死、别
我都可以欣然面对
并且珍视,那么多难形于中的痛苦
毕竟只有一次
我愿在春天里野蛮生长
在冬天凭空消失,我也
毫不遗憾


堕落的秋叶

我无法阻止
一枚秋叶的堕落
正如命运的大水袭来时
我无处可逃


雨夜

在雨夜
每一滴珠子
都在错过
而人们不披雨衣
走在干涸的土地上
世事浮沉
比珠子还小


人们

人们总是想尽千方百计
拒绝一切的腐败
将梅菜腌渍
把鱼的腹部掏空
任其在风中干瘪
将牛羊与天鹅冰冻
让所有的细胞处于0℃
给死人的尸体化妆或是易容

而人们
却从来没有办法抵抗
自己的躯壳化成枯骨
人们总是关心他人胜过自己
人们为周遭的一切唏嘘
却唯独忘了,为自己叹息


我掉了一只眼

我掉了一只眼
一只孩子的眼

我看到了女人们流动的胴体
看到的不只是乳头
而是她们的步伐、鞋履
以及手握香烟的姿态

我看到形形色色的女人们
游动在狭窄的街巷
我关心她们袍子上的花样
不敢叫妈妈


人群

光影之交人头攒动
像是涌动的隐秘波涛
我看到水波的荡漾
转瞬即逝

看不清,人们的脸
那攒动易逝的
流走于光明与黑暗之巅
最终不再攒动

人群中的黑色花朵
就此沉湎水底


驶向终点站

驶向终点站的列车如同人生
很多人上来了
很多人下去了
临近终点
你得穿戴整齐
面带微笑
滑着优雅的步伐
从容不迫地拎着行李箱
说句“终于到站了,真好呀!”
而这一站,没有人再上来
脚下的是黄土也是故乡
是大海也是深渊
唯风声依旧
想到我在日暮的海风中
踽踽独行
写下这首诗
不寄给谁
便可安然归乡


伪哲人

扫地、做饭,喝水、撒尿
超市里的特价酸奶与菜市场上的车水马龙
一日三餐,生活是如此的简单
也是如此繁杂

你抱怨面包占用了爱情的时间
抱着翅膀逃离生活,生命也离开了你
一本书打开又合上的时间
跟一日三餐的间隙没有区隔

手指从第一页走到最后一页
跟菜刀从鱼头滑到鱼尾大差不差
所谓的精神世界无非是靠灵魂做爱
跟水稻和玉米的杂交其实都一样

天下乌鸦一般黑,谁也逃不了
一本《理想国》不比所谓的家庭主妇指南高尚多少
一只流泪的玫瑰花不及一株西兰花更布尔乔吉亚
你的墓志铭也是你的通行证


水中月——给我的瘦哥哥

你也会爱上
下一个姑娘
她听话
她不任性
她没有苦瓜脸
她也爱你
为你生儿育女

你也会像抱着我一样
抱着她
你也会跟她谈起梦想
谈起月亮
你也会
拿起画笔
给她画像

谁会记得
有一个姑娘
为了月亮失了你
最后
她连月亮都没捞到
就跌入水中


在黑夜

在黑夜,我等着最后一滴时光逝去。
最后一盏灯熄灭。
最后一片叶子自取灭亡。
最后一滴热血冷却。
然后我醒来,戴上面具
走在日光下,
光天化日,我和众人一样。


镜子

我独自坐在镜子面前
这面镜子前,曾坐着
我的妈妈、奶奶和姥姥
以及遥远的母系氏族
未来的女儿和外孙女儿

她们对镜贴花黄
谈论口红的颜色与眉眼的形状
衣襟上花纹与织样
苍老爬上发丝
乳房结满果实

而此刻,我独自坐在这镜子前
赏玩自己眉眼的纹络
唇齿的模样
有一天我也会老去
只是,我的乳房从不结果
我照镜子,只给自己看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