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江一苇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63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江一苇简介

(阅读:875 次)

江一苇,本名李金奎。1982年6月生于渭河发源地甘肃渭源。有诗作散见于《中国诗歌》《特区文学》《诗刊》《飞天》《青年作家》《星星》《汉诗》《诗选刊》等。入选过多个选本。参加《诗刊》社第34届青春诗会,获第二届(2017年度)十大好诗奖。

江一苇的诗

(27 首)

示儿

当有一天
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
不要为我诵经
也别为我立碑
就用我的旧衣服
扎个稻草人吧
让我立在麦地里
看着麦子一次次倒伏
就像是替我说出
一个草民
踉踉跄跄的身世


我喜欢的事物

在选马沟,我喜欢的事物不多
虽然她是我的出生地
但每次提起,总有着过于沉重的底色

我只是喜欢这里的安静,牛羊赶上山坡后
找个避风的地方把草帽扣在脸上
听着蝉鸣,就能懒洋洋躺上一整天

我耽爱这样的时刻,田野里劳作的人们
地下沉睡的人们,互不干扰
各自安于各自的生活

蒿草起伏。麦子起伏
仿佛这里的人们,数百年来
将一套动作一直重复


怯懦的英雄

父亲一生胆小,从未拖欠过农业税土地承包税
遇事常常脱口而出的是:“我的天”

父亲没有宗教信仰
在他的世界里,老天最大

我曾常常嘲笑他的畏首畏尾
也曾常常为有这样一个父亲而自惭形秽

但他也有勇敢的时候,那一年,
我跟着他去放牛,在山坡上遭遇了一条大蛇

他一把将我拉在他身后
将手里的鞭子攥得紧紧的

后来我们还遇到过一头被马蜂蜇急了的公牛
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双腿在颤抖

我从未在现实中见过英雄
那一刻,我觉得他就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我从未告诉过他这个秘密,我只是默默记住了那一刻
并将他写在了我三十二开的作文本中


打石头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事,是我不能释怀的
那一定是我半夜惊醒后,首先想到的那个词
它或许与我有关,也或许已与我无关
但一定在某个瞬间,触动过我的某根心弦
我曾经在黎明时分穿过一片林地
我不知道是什么在背后扯了我一下
我曾经与一个自称是神的人彻夜长谈
他并不能指给我一条明确的道路
我想到我小时候非常热衷的
一种叫做打石头的游戏
我总是打不到别人的石头
而我精心放置的石头,总会被别人
一次又一次打翻在地。这使我常常在梦中
被横空飞来的石头击中要害
满身大汗挣扎着弹起。但我至今仍不明白
那时候的我,为什么还会在梦醒后
固执地去玩这个游戏而不是
选择放弃。就像多年后的今天
我经历了那么多事,依然不能明白
一个人已经死去了
他的名字,为什么不会随着他一起消失


夏日清晨

草终于返青了。小镇的夏天,
总是比别处慢一个季节。
刚刚钻出地面的草毛茸茸的,
在山坡上,在阳光下,
顶着晶莹的露水,正一点一点
直起它们的腰身。

一个穿开裆裤的孩子在草地上玩皮球。
他圆圆的脸蛋儿,
跑起来肉嘟嘟颤巍巍的屁股,
以及含混不清的发音,
在这个清晨,
这个阳光清澈万物如沐的清晨,
让我忽然有种走上前去
咬一口的冲动。


游马鹿山

无非是一座石山,拔地而起,耸入云端,
无非是一截断崖,鬼斧神工,深入谷底。

如果我能爬上山顶,我是否就能触摸到白云?
如果我能深入谷底,我是否就能断了与尘世的联系?

我能做些什么?我焚香跪拜,双手合十
谁能说我不够虔诚?

可我听到的,
依然是寺门外大片的嘈杂声。

一个尼姑,几个僧侣,两座不同的寺庙
依着这些从不说话的菩萨,而成了神。

一些痴男,一些怨女,因红尘琐事,
而将这里变成了另一个闹市区。

或许我本不该来到这里,
但我知道,我终究还是会来到这里。

这感觉大概就像是:我用牙疼缓解胃疼,
用原来的你,忘记现在的你。


寂静

寂静就是猫蜷在炕头
狗伏在墙角
微风吹着院墙上
几株瘦骨嶙峋的荒草

一位瘫痪老人
从独卧的炕沿掉下来
就像一枚熟透的杏子
从高高的杏树上掉下来
一样无息无声
只等着
慢慢烂掉


无题

雪大片大片落着,
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
时间,仿佛停在了那一刻。

这是我未发出的一条信息。
我承认,这些句子过于普通,毫无诗意可言。
但请注意,它也有它的想象空间:

一个人等着另一个人归来时
他所能做的
就是不停往炉膛里添碳。


无限悲凉

母亲大清早打来电话告诉我
家里的牛犊
昨天夜里
死掉了


傍晚

一个人走在郊外的小河边,柳林旁
瞬间感到自己是真实的
我有小小的满足,自己最清楚
这里的倒柳像刚出浴的少女
秀发拂过河面
这里的小草像野孩子
乱七八糟的,在阳光下疯长
而不远处,
几个和我父母一样朴实的农民
正踩着牛一样的节奏,走在羊肠一样的路上


李铁匠

他一生只重复一个动作
把带着火星子的铁
打成他想要的形状
他一生只有一个理想
离开沉重的铁锤
和烤干了他油脂的打铁房
我们常常看到他
把一把铁器
欣慰地
看了又看
我们常常听到他
在角落里打他成绩不好的儿子
他的儿子从不哭
他老婆也从不声张


虚构一个大海

没见过大海,我就为自己虚构了一个大海
这里四季春暖花开,我就住在海边
看金灿灿的日出从海平面升起
看一只只船自水天相接处
悠然飘过来
船上的每个女子都像你
沙滩上踏浪的每个女子都是你
我就这样一直看着
不知年月地看着
阳光温和,海风温和
你走过的脚印里有涟漪荡开
我觉着你会一直这样走下去
我觉着这样的大海才像真正的大海


悲歌

当人们赞美花朵
我总看到它的凋谢

当人们赞美月亮
我总看到囚在月亮里的那个人

或许我就是个天生的悲观主义者

我常常渴望像月亮一样
安抚这世上所有的游子

但不得不像月亮一样
照亮这世上所有的风霜


荒凉

有时是我在走
有时是月亮在走

有时,我们也会停下来
相互望望

像两个拥有共同过去的人
无限理解对方


夜宿山寺或月亮高高在上

在这里,一个俗人的孤独,
等同于一座寺院的孤独。

在这里,我们都拥有一座沉默的大山,
和一支颤抖的小小蜡烛。


在这苍茫的人世上

我不是一个非常善于煽情的人
我讲的故事常常会少了些许生动
但请相信我的真诚
我可以让周遭的草木们都俯首聆听
当冷风肆无忌惮地吹来
当那个流浪的小女孩为一只流浪的小狗
在零下十多度的雪地里将衣襟打开
我分明看见月亮和星星那半遮的眼
明显比平常明亮了几分
谢谢你们
谢谢你们在这苍茫的人世上,常怀悲悯之心


光阴谣

十年前,我曾在一块坡地里劳作,
乌鸦的叫声带走了我的大伯。
一只狗哭得撕心裂肺,我的堂哥杀了它。
狗肉很香,吃狗的人泪眼婆娑。
我的大伯现在就躺在那块坡地里,
父亲干活累了,就常常蹲在坟头抽旱烟,
偶尔会将带来的干粮掰碎丢上几块。
或泡一杯茶,倒上半杯。
蒿草很深,那块坡地依然肥沃。


秋夜月

那枚被我反复写过的叶子,现在它去了哪里?
那些被我用生命爱过的姑娘,
现在她们又在哪里演绎着又一场别离?
我走在月光下的林子里,一段野史道不尽悲伤。
有时,我多想随便找个女人了此余生,
可是,你们看啊,我的余生还有些什么?
一具闲置多年的肉身,一条舌根在醉酒后勃起。


选马沟的口音

我一直的想法是
有一天,会有一匹白马
经过这个小镇。有一天
会有一个穿花棉袄
勒红头巾的女子
从马上下来
她可能是我小脚的祖母
也可能是我
未出嫁的母亲
还可能是
我曾多次梦里见过的
某个农村女人
她会找到我
亲我,拥抱我
会像亲一只奶羊那样
亲我,拥抱我
会像亲一枚山杏那样
亲我,拥抱我
之后她会说
孩子,你有一个乳名
带着选马沟的口音


油菜花开

那是在哪一年
天空瓦蓝瓦蓝的
我赤脚走过田埂
一位小姑娘像只轻盈的蝴蝶
抖动着艳丽的蝶衣
十万亩油菜花的海洋啊
全都是她荡起的涟漪

那一年,
我想在油菜花中永生
那一年,
我想在油菜花中死去


我有古名士情结

有时
我感到悲伤
但不知为什么悲伤
有时
我感到绝望
但不知用什么方式死去
会显得更悲壮
我经常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苦思冥想
直到将要崩溃了
我就拿出劣质的白酒
想象成皇帝御赐的毒药
大醉一场


半夜还在活动的人们

在小镇,凌晨两三点还在街上游荡的,通常有以下几类人:
赌徒,酒鬼,小偷,嫖客,流浪者
他们通常都有以下几种表现:
几无言语,走路飞快,叼着烟,袖着手
我曾多次以酒鬼的身份加入过它们的队伍
甚至故意提高嗓门吼过几声
但第二天,当我再次遇到他们的时候
他们没有一个人承认,就在昨夜,我也曾是个同道中人。


年轻的吴寡妇

当然,她以前不是寡妇。
她有一个憨厚的男人。
抽烟。偶尔喝点闷酒。不爱出声。
只因十年前大旱,庄稼颗粒无收
他被迫上煤矿挖煤,结果矿洞塌方
从此她成了大众的情人。
年轻的村主任常来找她
秃顶的老支书常来敲她的门。
对于村里的人们来说,这些
已不再是什么秘密。
有人骂她不要脸,有人说她丧门星
只有她知道,孩子上学需要钱
坡地里的庄稼需要有力量的人。
七年前,她评上了村里穷人中
唯一一个低保。三年前,
她成为村里第一个
用太阳能的人。有次县长来考察,
村支书特意安排到她家,
县长问还有什么建议和需要
她说感谢党的好政策,已经知足了。
但愿儿子将来能考个好大学
但愿有生之年,村里人能够原谅她
让她和别人一样,死后进祖坟。


这突如其来的悲伤

阳光这么好
空气这么好
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
听见外面小草破土的声音
我忽然很想找个人
谈一谈理想
就像某人把嫁妆
从发霉的箱底翻出来
重新穿在臃肿的身


故乡的脸

那年夏天,夜里十一点多,
我去村头小卖部买酒,
经过一个二层小土楼时,
无意间看见二楼的窗子敞开着,
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少妇
正趴在窗台上望月亮。
她看见了我没有?我忘记了。
但我记住了他的脸,
有种沐浴之后的慵懒。
微风拂动她的长发,
一颗小痣若隐若现。

多年后,我辗转走过多个地方,
每次喝完闷酒望月亮时,
我总会想起那张脸。
那是一张故乡的脸。
在夜里,在风中,
画饼充饥一样,让我忘记了疲倦。


去日宛如昨日

下过两场雪后,天气愈发寒冷,
从租房出来,已不得不将手插进衣兜。

忽然就想起八年前,我陪你买嫁妆,
就在这个小镇上,我拉着你的手。

你当时对我说:“亲爱的,你现在没钱,咱买便宜的。
咱们有的是时间,要一块儿过一辈子哩。”

那时的天空可是真蓝啊!瓦蓝瓦蓝的
不像现在,雾霾常常堵得人心慌。

那时上街你总会对我说:“手拉手才会很暖和,
冬天的太阳没有温度,只是用来照亮的。”


一只无人驱赶的羊

赶羊的人不知去向。
现在,它是自由的。和所有自由的人一样,
它茫然地呆在这条大街上。
街道那么长,它那么小,
和所有自由的,丢失了信仰的人一样
没有了驱赶它的人,
它一边叫,一边不停左顾右盼着,
仿佛不知将去何方。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