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阿麦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5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阿麦简介

(阅读:666 次)

阿麦,本名马明,回族,1978年生于甘肃广河,农民。多年外出务工,曾从事地摊摊主、餐厅服务员、保安、三轮车夫等职业,现开出租谋生。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鲁院第25届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2008年开始写诗,《温度》主编,著有《阿麦诗选》(中国文联出版社)。有作品发表于《诗潮》《中国诗歌》《民族文学》《作家报》《回族文学》《新诗》《飞天》《中国文学》《文学月刊》《四季风》《东方诗刊》《原野》《民族日报》等报刊,并入选《新世纪诗选》《2014年中国诗歌排行榜》等选本。曾获首届“魅力临夏”全国诗歌散文大奖赛三等奖、优秀奖;获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2016年度出版扶持专项。现主编大型诗刊《温度》。

阿麦的诗

(21 首)

拨浪鼓

拨浪鼓,拨浪鼓——
红色的拨浪鼓。紧握的拨浪鼓
你是我的天堂酒。我握着拨浪鼓,好比握着天堂手

我在忙碌,把异乡当成了故土
行走在鼓面上的人,快乐蒙着了鼓
再也找不到出口

拨浪鼓,拨浪鼓——
红色的拨浪鼓。在淡淡的星光后
寻找童年的路。我看到了真理的狗

撕扯中年的腿
拨浪鼓,拨浪鼓——
请你告诉我回家的路


草原

纸张是草原
上面奔跑着思想的雨水
圣人们没有来过这里  这里是一个
悲伤的城堡  所有人停下了脚步
不悲不喜  多么像冰冷的石头紧紧挤在一起

他们是矮草丛中的巨人  互相谩骂……
而黑衣人是惟一的坚果  只有雷电啃噬他

他的身体里搭建了一座宽敞的茅棚
休憩着穷人  女人  孩子  漫游者  蝴蝶……
冰刃划过天空  他穿梭于闪电中
他的口袋里银狐一闪而逝  荆棘与灌木丛中
狮子出没  百灵飞翔……


南飞燕

往南飞
故乡远了  
母亲给麦草垛旁的鸡鸭喂食
小狗在抢食……

生活远比想象艰难
感人的情节适宜在小说中出现
他拉小皮箱行走
里面装着一些旧衣服  和几本
新书

工厂林立
哪里适合栖息梦想


一粒米粒儿

已经古稀了,
你望着村口古藤上的新芽儿,
眼睛开始明亮起来。
 
你握紧拳头,
慢慢放开。
看看树,
会意地笑了。

脚下,一只蚂蚁拖着一粒米粒儿,
向远方走去。


第一朵蒲公英

那些白色的绒毛,让我想起了卖火柴的小女孩
她是无家可归的人。其实我也一样
暂居在自己的身体里
她们没有家,画饼充饥,她们是污染物
身不由己。她们很轻
轻到一阵风就能刮跑
轻到没有童年
没有理想,没有爱情,没有
泪水

如果死了,也不会有墓碑
她们是我的亲人
异乡人


堆泥人

农村的孩子  最先学会的是堆积泥人
他们皮肤黝黑 他们并没有
学会斑驳的词汇
他们亲吻太阳
和抚摸自己的身体一样
并不具备特殊意义
他们没想过让自己的泥人
穿上漂亮的衣服
也没想过给自己的孩子
起一个响亮的名字
他们每天在堆积
新的泥人

新的泥人
看着我们  唯有
凄凉


刨光

我发现形形色色的人,一次次地出卖自己的良知
他们通常在暗处,低声抽泣
我多想搂着这座城市,回到
人之初


哭泣的雨

孩子
下雨的时候奔驰吧  体内的火焰会变成灰烬
抱紧我吧  你的以肉身
饲虎的父亲

疼痛来自于亲情
来自于星光


我是一个小扁豆

我来到人间,
贪婪地吮吸乳汁。
世上的一切多么美好。
母亲是最温柔的女神。她有
比湖水更清澈的眼睛,
比纯棉更柔软的手臂。

我在她的眼睛上荡着秋千。


风收割着风

谁给天空摁下按钮——

在春天,
我看到今夕的风,
收割去岁的风。
新麦芽儿,
钻出地面,燕子飞翔……

春意盎然。
而我总是担忧,春风收割
古人。寒风中飘荡的孤儿……
他们的新伤口套在旧伤口上
结痂成疤。

面对春风,
我无意扬花。
谁给天空摁下按钮——
深山中的苏非,在
吟诵经文。

眸子深处,
流动着平缓的河水


炉火

门扉虚掩
炉火正旺  我坐在
炕沿上
静候你——
带上礼物
如爱  悲悯  正义……
门扉虚掩  我在
广通河畔

聆听虫鸣
炉火在我的胸膛里  燃烧得
正旺……


镜子

一面巨大的镜子,屹立在世界上。
人们在上边行走,
羊群行走。

行走,行走——
孤独地行走……
鸟儿在天空行走,
天空在湖面上行走。

镜子照着许多人,
唯独不照有态度的人,
和月光下的狼毫。


走向寺院的人

落日的余晖  射在
地平线上
老人移动脚步
静静地走去
向寺院
神情祥和
仿佛行走在天堂里
道路两旁的杨柳树
披上金装
内心亮白的人
永远敞亮
寺院门扉虚掩
塔顶上
白雪闪耀光芒
这世界并不芜杂


父亲

远处没有雪,
只有脚印。
此刻,父亲在拜毡上诵经。
内心光芒涌动,他在
驱逐冰山。
他说,
鲜花是天使醒着的眼睛。

他没有教授我分辨花儿的颜色。今天
我额头上的皱纹,
与他的那么吻合——
我用铁锹挖开花儿的根部。
除了泥土,或腐烂的部分,
没有其它。

我不羡慕太阳,也
不羡慕花朵。
每一次潮涌,都是由无数只手在推动浪花。
我爱你们。


1938 世界很轻

1938  在这个世界上
我只缅怀一个人
他叫曼德尔施塔姆
一个诗人
俄国佬  诗行里的老虎
在撕咬列宁格勒的喉咙  而鼠群
盯着他  眼睛渗血
啃噬诗人的手  脚  须发
追逐真理的翅膀

1938  冬季降临
曼德尔施塔姆像一瓣雪花
在白云之上飞翔


旗帜

我用脏兮兮的手  在沙滩上画一面面旗帜
多么逼真啊  这
让我惧怕

我立起脚尖
手再也够不着它
众人在旗帜下走来走去
走来走去

走去……
我够不着它
阳光下的手脏兮兮的  没有一丝丝温度
于是推倒它 推倒它
推倒……
我在沙滩上
画一条条红裙子  绿袖子  白帽子  蓝袜子……
好让年青的情侣们——
穿上它


纸上还乡

一个人叫老王  一个叫小李
他们一起打工  抽烟  喝酒  洗裤头  谈庄稼……
偶尔也一起参禅于烟花巷
身板像铁块  体内深埋的火药
隐隐爆发

挖一个管道  接着挖下一个管道
他们的城池在慢慢变小  开始仇恨这座城市
许多人不劳而获
坐着名车交换青春的身子

夜深人静的时候
老王悄悄地翻动漫画书
丰乳肥臀的美女在眼眶里荡秋千  攀爬钢管
老王追着她们大喊“燕儿  蝶儿  桃儿……”
这一夜大雨淋湿了大地

老王回到了家乡
秋风吹拂纸张


穷人在树冠上筑巢

他们的利爪
紧紧地攥住穷人的骨头
开来铲车
把骨头送进榨汁机  他们
笑得花枝乱颤  天空一片黑

穷人在挑选精美的骨头
让自己活得更有意义一些

白天或夜晚  他们在密谋
他们在欢笑  用一些美丽的词语
粉饰人间  血的河流上
撒满花朵……
穷人在树冠上筑巢  啃着树枝


童话

我不爱海螺姑娘
亦不爱广通河畔夜不归宿的女人
傍晚的鼎火锅在沸腾
狼群在桌面上奔跑
啃着鲜嫩的动物与植物

我想起了牧场  给大地镀金的太阳
庞德的诗行穿过法兰西来找我
我们攀谈
没有障碍
像麦苗遇见了水
蜜蜂遇见了花蕊

我喜欢
注视我眸子的姑娘  小伙……
谈论人生的星星
我喜欢眼底的风吹草动  把小鹿
摁进胸膛的手

我喜欢
你亲手建造的一座花园
居住着庞德  曼德尔施塔姆  阿赫玛托娃
无名的诗人 和我的兄弟们
听啊——夜莺在唱歌


祷告

借你的手铺开巨大的纸张
借你的手画上许多人  让他们在街道上行走  购物
在电影院中约会  咖啡厅中谈论流逝的岁月
借你的手画上太阳  月亮  鸟儿  小草  放风筝的孩子
借你的手画上寺院  祷告者虔诚的脸庞
借你的手画上白云似的羊群  牧羊人和浣纱女
借你的手画上麦田  蔬菜  瓜果
 
借你的手画上打工者的笑容
借你的手涂灭战争的焰火  让逝去的人重新返回桌面
借你的手画上无数个好天气  人们在海边奔跑  捡拾贝壳
借你的手画上彩虹长桥  下面帆影
如小蝌蚪缓缓驶近……
借你的手画上无数幢房子  居住着穷人或富人


灯心草

夜莺在歌唱
有人播撒种子
他是我的父亲
一个穿长衫的人
在播种土豆 信仰里只有安拉与庄稼……

灯心草
请你照亮夜晚
照亮一个播种文字的人 他在
夜幕下挥舞铁锹 锄头 镰刀……

他没有枪 没有高墙内的宝座
白天与夜晚同样漫长
灯心草 你看见了吗 他在祈求一个好天气
一个适宜播种 抽穗 扬花 收获的艳阳天

灯心草啊灯心草 请你长明吧——
牵引孤独的人 找到温润的花园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