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京不特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492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京不特简介

(阅读:475 次)

京不特,1965年生,原名冯骏,征修,上海人,上世纪80年代撒娇派诗人之一,玄学派诗人之一。现居丹麦从事哲学研究翻译工作。

京不特的诗

(12 首)

坐在哥本哈根的酒吧听年轻人念诗歌

窗外是昏黄灯光下的马路
我很直接地明白
打动我的不是诗句
在首都我是来自边远小城的借宿人
昏黄灯光下的街景如同记忆中遥远地流动的小溪
他们是诗人。语句湍急地从他们的嘴中流出
我没有感动
眼中是玻璃片一样的一张张脸
它们陈旧,或者
它们陌生
我匆匆在这里经过
听首都的一些年轻人朗诵。他们的幽默
以及他们的许多无法使我感兴趣的东西
许许多多

我坐在哥本哈根的酒吧。一些诗句逗出了同行女友们的笑声
我想着另一些事
这些语言的急流只是在我耳边流过,伴随着窗外偶尔驶过的警笛声
仿佛这里真的有着一个世界
女友们窃窃私语谈及她们的心境,而我
想着另一个地方
另一个地方有着另一个我所牵记的人
爱或者不爱,在欧登塞

在灯光中诵读诗歌,人影如流水在眼前来了又去

它们为我带来的是不是那陈旧而不完整的记忆
或者说是那尚未发生的东西划进了记忆中
它在这样一个昏黄的夜晚出现

在这样一个夜晚我只是借宿者
人们偶然地将我邀请到一个诵读诗歌的酒吧
在这样一个夜晚我来到酒吧,小坐
然后又离开


虚无之恋

我把手探入黑暗
因此抚摸到每一个人,和神本身
和光明本身
在更深处我也找到树
在黑暗中
我找到无荫之树

我也不止一次地谈到自己
有一天成为树
在黑暗中我也同样没有荫影
直到树被完全挫成粉末
我也要扬起自己去进入每一个
黑暗中的人

每一个人都在黑暗之中
每一张面孔都是黑暗的
神在黑暗之中创造光
然后人

于是我也与黑暗相识
并渴望进入它的背面

我到来的时候一无所有
我无法战胜
我离开的时候如烟如尘

树在那里时我与树合一
树升华向天
向光之隙
我在黑暗之中销熔,在黑暗之中进入每一个人
我在黑暗之中占卜爱和被爱

在我离开的时侯,我将这两卦留下

(1993,于丹麦)


小诗歌一首

这一夜我听见了幽远的歌声
月光象雨点一样在桌面滴落
夜色幽远
幽远的歌声也荡漾在洪水覆盖的地方

告诉我诺亚怎样了
告诉我风沙
有没有将摩西扫入山谷

这一夜我的手掌湿润
金属的反光在额头上闪烁
我的时间如此漫长
更幽远的是耶稣的所在
我的兄弟停留在河的彼岸

我的兄弟
散落在沙尘之中
洪水使他们无路可退,然而他们拒绝登上方舟
耶路撒冷怎样了
告诉我

我愿再一次听见这一夜
这一夜的月色
蜡一样的月光撒落一地
我听见了洪水之上的歌声
先知们都去了

告诉我耶稣的消息
告诉我
怎样辨认我的兄弟

(一九八七年,上海。原出现于《常常低着头》〔见《橄榄树》一九九七年增刊 第三期--编者注〕第十四章。后随第十四章一同从小说中被作者删去。)


无论音律和措辞

如同额前是一片雪地
在十九世纪的结尾处依旧听见琵琶
一声一韵流过窗沿
没有人去那个空间的入口探问那个年代

那个年代似乎成为一种琐细的积尘和蛛丝残迹
可以更远
可以把你的梦想翻回到春秋
月色渗过指缝间
可以是一个渔人
也可以是一片被你的想像染成橙色的枯叶

还是要翻出一个年代
那个年代。春秋末期或者文化大革命
那个年代
琵琶声在十九世纪的结尾处依旧

在街上走着的可以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也可以是一个饭后散步的人
街面上湿漉漉的可以是古老的青石块也可以是沥青
在今天你一样听见这琵琶
无论是在宋代的青楼无论
是有人在谈论解放

就这样让一天过去并且应接下一天
总是一个年代之中的一个时刻
没有人会在他的一生一直有着额头冰凉的感觉
我们谈论死亡可能真诚或者假惺惺
都不意味了死亡接近了我们
在绝望的一刻
我一心想着怎样活下去
这就是一片雪地在我的或者你的眼前

在你的眼前总是下一刻
无论是在春秋的宋国,还是在文化大革命的上海
我知道或者不知道下一刻怎样我
在丹麦的一个小城市坐巴士或者
听见一首台湾人所唱的歌曲怀旧

在我的眼前总是下一刻
你听见这琵琶说大珠小珠
那流过的东西你永远无法看见。街角只是一个用来描述的名词
你怎样理解它?那么
是春秋
是文化大革命的天安门城楼

活着。你大声或者小声地说出这两个字来
琵琶声在这个世纪的结尾处依旧不绝
你能够想到汽车
我能够想到纸糊的窗格


碎石刺破日子

之一

感情充沛所带来的不止是一个夜晚的孤独
在阳光一地的时刻我也向往着一些不可思议的事件出现
比如突然眼前焚烧着的这支香烛成为一只蓝色的玻璃匣子
或者看见墙的背后有一只兔子

欲悲无泪。不仅仅是某一个场景
假设本身就足以渲染我

我一直期待着
如果它是一只蓝色的玻璃匣子
无论大小,只要它是方的
它们也能打动我

如果稍不小心就又会把话题引向早年
怀旧已有过很多
我们依旧如此不满足
背对窗户向你谈我们的想象是否可靠
窗外湿漉漉的一地闪烁不定

我们也能掩饰自己颤抖的手
和另一种情绪
更想温情脉脉一些

成人之后我们不得不承担太多的责任
我们自身也过于沉重
无法再玲珑剔透地雕琢
就象今夜
今夜那些人的梦多么金碧辉煌

只有今夜。夜色好像是刀刃
在我的逻辑思维上划开一个小小的口子

等这些想象飞出了额角
我还想抓住自己,抓住某种感情
走出门以后再想这些
已经太不可靠

大街上是一团孤独将我罩住
闭上眼睛
也无法再重温前一天


之二、节目

她又唱了一支歌
眼睛们因此都去了屋外
绕一个圈我叫出一只猫的名字
--畦倒芈卡史晡

对字符我已经无法理解

那么谈一谈动作
抚摸了白天的一双手
让我难受极了
“他的手的晚期风格是腻滑”
它能在逻辑的反面吸引我

唱老歌
描述一阵阳光没有皱纹
说起来就痒痒
再来些字符
会有同样的效果

人群象火。之后
扑灭这些火

“--畦倒芈卡史晡”是一个人名的话呢
我们就靠的更近一些

更晦涩


之三
 
那么谈夜晚就是老生常谈
某个夜晚长出一把草
天空绿茵茵。我们无法理解入夜
等更多的人叙述更多不具备意义的词

--人象草一样地活着
--餐厅顶上有一盏灯
--看得见一张嘴巴
--说
--白色的词语

滔滔不绝的时刻
人拿人没办法
后来才回头,看见许多尸体
和一个夜晚


之四

无法收场
就去大街吧轰动一时
人们都会这样动作动作
一切都是精致的风景
泪流得空空荡荡

我就再等
它们不止一次地袭击过
温柔地和凶恶地。我就等待

结束之后
这是一片好风景。不管
它的主人是不是好人,不管
人们怎样谈及它

再去大街
道具们已被清除和消灭
我转过身来
摸到一个瞎子
一块尖石头

一个公民决议


之五、不小心,想起“金黄”这个词

尘土在身上堆积的时候
正是黄昏
我已经走过了一爿商店和三岔路
处处施工场面让我疲乏
地上的阳光象灰尘

不愿提及金色
就象进入迟暮之年
等看见走过的弯口
汽车已从身边开过数次

正是黄昏,有一只红色的生物在楼的另一边坠落
静下心看一看
手已经颤动了很久

我对自己象一个歌迷对歌
黄昏在我的心中随时都会被切开
里面有一条河
流得很满,也没有灰尘覆盖

我又将横穿另一条马路
遍地金黄色的光辉
脚步拂过
背后已不再有人


瞄准

我从五岁开始练瞄准
那时我瞄准苹果

后来苹果都让我吃了
不应当瞄准苹果
苹果是无辜的

瞄准世界吗
世界是无辜的
它甚至比枪出现得更早

我不去瞄准女人
她们是母亲和妻子
瞄准她们就是瞄准人道主义
再说哪一天
我也会有老婆

那么把枪口对准自己

我也是无辜的
因为我不得不瞄准


在我骑自行车陷进沼泽的时候想到埃利亚斯-弗里斯

我骑车骑进森林里,撞向一堆枯死的枝杈和根茎
我跌倒在苔藓上
我仔细观察这些微型的绿色植物
我从前曾见过,但却没有凑近看过
森林里到处都是苔藓,足以滋生出许多小精灵
但我随后就想到来自玛丽的一封伊妹儿
它发送了一个活在两百年前的老人给我
这老人,他现在躺在一个或者诸多个pdf文件中
一个老人
他两百年前也曾是一个男孩
一个喜爱菌菇的男孩
一个男孩,他说植物是他永恒忠实的朋友
在他十二岁的时候,他爱上一种菌菇,一种Hydnum coralloides
一个pdf文件说,这是两百多年前发生的事情
两百多年前,在这里,在斯茂兰的五湖(Femsjö i Småland)
而我现在其实就是在斯茂兰的森林里骑行,离五湖也不远
事实上我倒是很想问一问这个pdf中的老人
所有关于苔藓的问题
这个老人,他
两百年前曾是一个热爱菌菇的男孩
而后来又知道了关于苔藓的一切
我骑车骑进森林里,差不多要陷进一片沼泽
但我想着
在两百多年前曾有过一个来自斯茂兰的五湖的老人
他知道关于菌菇和苔藓的一切
这老人曾是一个男孩
这男孩曾陷在一片这样的沼泽之中
一片苔藓覆盖的沼泽


绍克诺恩的月亮

绍克诺恩的月亮
湖面水镜上的月亮
一棵树后的月亮
多棵树后的月亮
木屋顶上的月亮
一轮镰形月
一轮半月
一轮满月
我几乎要拍下一张它的照片
但我却并没有拍

这样,我看着
一轮月亮
满月或者不是满月
给予我一种心境的
一轮月亮

我没有记录
那些穿过黑色树梢的
银白的光流
它在天空里切割着蓝色的背景
但我看着月亮
有一轮月亮
一轮带有某种形态的月亮
一轮我所看见的月亮
我不会记住它的形态
满月或者不是满月
但我将记得,在一棵很高的树上,它悬在枝杈之间,并且继续悬在那里
是一棵松树还是一棵桦树,抑或是一棵别的树
这其实都无所谓
只是这树应当是很高的树
这树必须能在天上高高地托起什么东西

确定是如此
是在这里
我看见这月亮
绍克诺恩的月亮


我坐在小屋之中想像

我坐在小屋之中想像我走很远的路
门外的白天不持久
暮色也总是不在夜晚出现

这样的上午和下午一直被染上铅灰的颜色
我想着丹麦的一个哲学家名字叫墓地
他曾经坐在小屋之中想像自己走很远很远的路

一次是在柏林大家谈及了本原是在神秘之中
那叫“逃避主义”以及我怎样无可奈何
说逃避主义就是说
--我曾经把一生当成了一个传说

一生真的曾经是一个传说
也并不能完全归咎于无奈
一个人在花前月下说一说
也许感觉到的辉煌有更多

在更多恍惚之中的还是那关于本原的一念
吸引我

我坐在小屋之中想像我
在青灰色的上午和下午中跋涉
窗户外的花园中横七竖八着枯黄的草枝
我也想像着用图象来描述图象:
“她们没有语言,以自己创造的世界交流
以波光荡漾相互致意……”

我在一个短暂的白天之中
周围是小屋的四面墙
周围是花园和街道
周围是一个名字叫柏林的城市和其它有着别的名字的城市

此刻我却没有被这样一个概念覆盖
“逃避主义”、“神秘主义”……

我坐在小屋之中想像着
如果路漫漫都是在我的想像之中蜿蜒
如果我已经在这很远很远的路之外

没有人看见或者听见或者想到
只是我自己在这样说


重新让我写出诗歌

有一天你明白了诗句无法被用于阐释
其实就是一个偶然的念头在一个偶然的时刻被实现
比如在一个陌生的节日里离开一个乏味的舞会
没有在上海的月光之下
也没有朋友在此刻向我举起酒杯说你好

在这样一个冬天的深夜我翻看世界的历史
那些已经被我读了又读的事件
那些被想像出来的场面栩栩如生
在这样一个冬天的深夜我设想时光的漫长
我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城市
而歌中所唱的是另一个城市

……在那很远很远的地方青山绿水或者村落
我远远地关注它使得它不再给出它的本来面目而我
想要得到的
则是关于世界的消息。一个行吟歌手
一条幽深无底的街

或者仅仅一个场面
已经让我领会时间。今天和下一刻
以及很久很久以前
一个偶然产生的念头使得我想要得到这样一个消息
在那很远的地方并不一定是有着山和水

那是一个关于一个行吟歌手的消息
他的真实存在并不重要
甚至今夜和此刻都可以是一种虚构
--有山或者没有山
月色皎然或者黑压压地下着雨

因为这样的一种期待,历史中的一切场景都已经不再重要
在有人向我碰杯的时候我也能够想到
这个歌手其实并不存在
而关于他怎样跋山涉水我必将得到准确的消息
正如我偶然地存在于此时和此地

“有一天你明白了诗句无法被用于阐释……”
重新翻开历史书我看见的是一大片我所不认识的文字
就是说此刻所发生的一切并不存在
我仍旧象十年前在人民广场等着一个女人
时间幽深如无底的街
我无法用诗句阐释

我能够分辨出这是一个偶然的念头
它成为了现实或者没有成为现实
我期待着得到这个消息进入这个故事
一个行吟歌手在文字之中流浪
他的古老磨灭了他的存在

月色或者雨点都是此刻
我在偶然中发现它们无法被用于阐释
情节和场景早已模糊褪灭
我决定重新找到我的句子
我决定写出诗歌


传道福音

我以光明建造出我的花园
于是我能够进入之中休憩
而无须去听或者去看或者去想或者去信仰
那么自由,如同磁体不作努力地奔走在自己的轨迹上
有一天黑暗到来,它是真理的传授师
于是花园关上自己的门,也关闭起自己的天空
活着的人们不知道这意味什么
死去的人们已经无所谓它是否意味什么
它是否存在
我静静地站定,看着希望在空气中升起
美丽而短暂如同彩虹色的气泡
看着它生成并消失,不留一丝踪迹
世界里一而再再而三不断有人提供这轻率的服务
只因为道德所怀的那不成立的一厢情愿
有着一切可能的图案令人心旷神怡
然而爱和爱和更多的爱存在着,就在这花园之外
我知道这个事实
我无须去听或者去看或者去想或者去信仰这个事实
生命继续是一个悬疑未解的生命
因为这是那样明白的一个知识
我以光明建造出我的花园
而现在我也在黑暗中踯躅徜徉
在那里我能够轻歌曼舞
能够去看并且去听并且去想并且去信仰某种险恶
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

春天来了,我在我的花园里休憩酣梦
然后夏天来了然后又去
然后我又到了外面
并且我也已准备好
在这个最美丽的世界里
去了知一切关于真理和现实的东西
去了知一切关于最悲惨残酷可怕的东西的本相
就在这个最美丽的世界里


第四十六首

寒冷的空气回映出一个夜晚
在上海或者在哥本哈根北桥。折断的瞬间和雨丝
两个等巴士的陌生人间的相互一笑

我沿着我的思绪回溯
到一个洞穴
我当年曾在之中坐着点燃一堆树枝
是的那时我是一个流浪者
得到帮助来到这里

一本假护照,一个构思出的名字
又一个名字
白天成为黑夜

我对一个家园的思念画出一幅旅行的景象
火堆旁一种奇怪的感觉
铁丝网和放哨的士兵
我曾是一个在遥远森林中的逃亡者
那时我说我到那里是为了要找到一朵花

仍然是寒冷的空气
在我热带的青春中我曾梦想着这寒冷的空气。仍然是寒冷的空气
在之中我此刻梦想着我热带的青春

(译自二零零七年底出版的丹麦文个人诗集《生活在一个故事里》)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