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蒲丛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7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蒲丛简介

(阅读:610 次)

蒲丛,女,汉族,生于七十年代中期,常住新疆昌吉州阜康市,自由职业者,喜文学作品,于2010年在网络上接触诗歌,2013年入新疆作家协会,有部分诗歌发表《绿风》《西部》《诗林》《莲花山》《东方浩鉴湖》《骏马杂志》《阿克苏文艺》《今日库车》《西风》《通山文艺》《九月诗刊》《库尔勒晚报》《昌吉日报》等。

蒲丛的诗

(24 首)

落日

以为永远就是恒定,不变的
当我们各自站在青春的悬崖边眺望
那团火映染了整个天空
世界只剩下我们那双滚动在金丝绒布上的玻璃珠
鸥鸟们在晚霞中贴着湖面飞
每一声啼鸣都像是吉他弹出的过门
落日很快就会把我们淹没
我总是回避着那预料中可怕的未来
为什么要用无常来形容多变的世界
为什么天还没完全黑,就被阴影所笼罩
那么多问号像北斗星悬在头顶
那么多眼泪串起来可不可以当成佛珠
天还没完全黑
我还能按着来时的路慢慢下山
山下散落的灯光
和天上闪烁的星星一样多
它们交相互应着


讨债的人

讨债的人来到身边
把我打造成陀螺
但并不把我置于平地或光滑的冰上
他手执鞭子
有时恐吓,有时鞭挞
让我交出银两,交出心
唯一不让我交出的是陀螺一样的命


黑夜

像一本经书的封面
在打开前
不能确定我们的灵魂有罪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位菩萨

渐渐稀少的蝉鸣
让我努力去聆听夜晚的寂静
晚风拂过的地雷花,次第打开
它们张口耳朵和嘴巴
试图吞下整个夜晚
一团火一样地燃烧
多么好,在避开白昼的喧嚣后
肆无忌惮的打开身体
它们干净的耳朵里听不到别的声音
它们体内只需汲取土里的养分和水
就能够繁茂的生长
而我在浏览完朋友圈的疫苗事件后
想起我的出生地,滋泥泉子
曾经滋泥遍野的地方
一个村里,五个孩童因没有吃上糖丸
而得了脊髓灰质炎
后来每看到有发放疫苗时
母亲都会想尽办法多要几颗塞进我嘴里
多么善良朴实的母亲啊
她们以为手心里攥着的小小药丸
就是她们赖以信任观世音菩萨


虚实之间

一年中的四季
属于我的只有冬夏两季
一扇朝南坐北的窗,我记得夏天时
它敞开的模样,像一只大喇叭
给我带来飞燕的呼声,蝴蝶、蜜蜂的振翅声,还有夜里蝉的一咏三叹
以及穿过楼层,我眺望过的天山山脉
被诗人描述成顾城的白帽子
哈,多么有趣
而我的语言总是背叛着我的思想
像三岛由纪夫笔下的结巴
现在,雪已经停了
窗子带来的不仅仅是我需要的暖
还有我想象的世界
比如麋鹿的脚印,奔跑的兔子,打着响鼻的马儿
这些你描述过,而我不能企及的世界
有时隔着一张书页,有时是茫茫大雪


无题

街灯亮起时,已经七点
夜晚像改短的九分裤
但露出脚脖子的人还是会感到严冬的凌厉
有人在小卖铺里像品酒一样
喝着可乐
只为了取一会暖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不用顶着寒风穿梭在人群中
不用看人眼色出卖力气
什么?你说自由?
没有什么不自由的
你不让发表言论,就不说了
你不让我信不存在的,那就不信了
我是母亲,是妻子,是女儿
这么多的身份够我忙活的
自由?自由就是我躺在夜晚的床上
灵魂摆脱肉体的樊笼
想往哪儿飞就往哪儿飞
不想飞了,就呷一口酒
带着沉重的肉身下落
直到脱掉这身外衣


清明雨

蘸满鸟鸣的老树
摇来晨曦的一阵春雨
一张张粉嫩的花瓣脸
似乎在唤醒冬的记忆
思念顺着枝蔓慢慢爬上墙
点燃绿的火焰
而我还在惦念老房子
旧故事,走散了的亲人和朋友
一辆又一辆火车从记忆深处
开过去又开过来
四月,总有一些雨会打湿我们的心
当清风拍打着树叶
我们向坟墓里的人
带去问候的时候


布谷鸟

我听见最美的鸟声
来自屋檐下燕子捕食归来
小雏燕叽叽喳喳的雀跃声
我听见最响亮的鸟鸣
来自林中百灵的清脆婉啭
“在乡村不识得鸟的庄稼汉
不是个地道的农把士”
父亲常常以此为荣
并模仿他听见过的鸟声
也是四月,布谷鸟在房后催逼农人的脚步
我偷了邻居大叔口袋里的打火机
那是父亲不曾有过的打火机
后来父亲追问,我就学着布谷鸟的样“不知,不知”
那是我第一次挨打,仅仅是在眉头一指
很多年过去了,庭院萧瑟,父亲不在
耳边偶尔响起的布谷鸟声
也并不是“布谷,布谷”
而是布谷鸟一直都不肯告诉我
父亲的去向
“不知,不知”


消失

我死之日
应该毫无征兆
像往常那样
每天早上安排好孩子和家人的早餐
来到店里
在一天忙碌的罅隙里
读你新写的诗
那应该是我最开心的时刻
仿佛你早已融入了我的生活
之后呢
当死亡不知不觉走进我
而我却不浑然不觉
天空依然是那么湛蓝
阳光明媚的嗅不到忧伤
我依然写着不着调的诗
与你始终保持着陌生的关系
那瓶藏了多年的酒
是为了有朝一日和我的诗一并呈给你的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我和你隔着那么多山,那么多曲曲折折的路
我的消失
和一朵花的枯萎没什么两样
只是我不在的消息
会过多久之后才能传到你耳朵呢?
你脑海里的我
那个始终卑微着,小心翼翼的
偷偷爱着你的我
再也没有了音讯
就像你眺望过的那条江
依然虚浮地飘过不断出现的漂浮物


分心木

砸开核桃壳
抠出能吃的部分
剩下残破的壳
和薄薄的木质隔膜
取出这易碎的膜
用开水泡
他们说饮下它
就不再失眠了
他们还说这叫分心木
临睡前我喝了它
一遍一遍在心里念
“分心木,分心木”
好像真的分开了心里装着的人


喜悦

“那里的黄花真漂亮啊”
母亲从幼儿园接小孙女回来
给我描述草坪上的过路黄
小小的黄花,在阳光下齐刷刷地开放
“以后能够埋在这里多好!”
她认真的模样
和多年前在家乡分到几亩地
的表情一样


白花

山路上有斑种草和附地菜
我还不懂得如何区分它们
只知道它们开一样的五瓣花,细碎的白
像你描述过一种植物的表情
另一些不认识的花,有的开黄花
有的开红花,还有的是淡淡的紫
我们叫它山花
四岁的小侄女指着白色的一朵说
“我小的时候见过”
那是两年前深秋的早上
送外婆的人站满了小院
每个人,每辆车
都开着白色的花
那条向西的蜿蜒小径也是


傍晚的光,一点一点移去
记不清有多少个时辰了
如坐空山中
等月华返照亭台
四野里人影散去,倦鸟归巢
仿佛一天中这样的时刻才属于自己
时间如湍急的河流
把该带走或不该带走的统统卷走
晨饮朝露,晚饮酒
微风吹乱了你的短发
那是我托春风给你最温柔的致意
海棠花开的艳丽,绿萝的枝蔓又长了一截
我在灯下翻书的样子
你还不曾遇见


晚信

暮色在你道过晚安后
才渐渐合上天际线
书本里的鸟鸣,流水,花香
也随之关在书页里
月光爬上屋檐时
我刚从理发店出来
繁星点点,灯影撞撞
新剪的刘海像麦苗一样清爽整齐
晚风拂过脸庞,带着一丝春寒
我想告诉你,春天的忧郁是橙色的
像我刚买的芒果
值得信赖


婆婆纳

从未见过悬铃木的样子
因为一首诗,我却记住了它
那是一个黄昏,一对接吻的老人
一群萤火虫,悬铃木
这么美妙的名字
和爱情有关
就像我想起婆婆纳
小小的,淡淡的兰
盛开在不起眼的地方
用手机拍照时
春风忽略了它的忧伤


又一个春天

春天的路上
草木输入新的绿色
溪流松开堤岸的臂膀
燕子飞来,喜鹊喳喳
风带走的,又一一还回
我还在爱
爱葳蕤的春天
爱安静的你
阳光翻出暗藏的心事
你从梦中跃然于纸上
时间在封页的底部注解:
这是第四个春天
纸鸢开出的
仍是淡淡地蓝


菠萝兵

上班路上
卖菠萝的大嫂
推着她的水果车
车厢里排列整齐的菠萝
黄色的制服,绿色的军帽
仿佛她的护卫
我走进她
挑走了个头最高
长相最俊的一个


在时光里静坐

像坐在一口深井里
我们身上都贴着命运的符
有人朝我们扔下绳索,
也有人扔泥巴,吐口水
时间这个巫师,
他让我们发亮,我们的眼里就有光的神韵,
他让我们黑,我们就黝黑
在二十四节气里
唯有春天才将万物的情欲堂而皇之打开
巫师的怀里我是两手空空的人
只有等时间再深一些
我会将自己涂成绿色
和纸张上的情人
并排坐在这深渊里
哪儿也不去


向阳花

从商店的一扇门望去
拐角是母亲种的一排花
向阳花又多了几朵将绽放的骨朵
路两旁是齐整的路灯
继而是一个挨一个的商铺,饭馆,馕店
——特纳格尔街
我在这里生活了十五年
我在这扇门内张望了十五年
铜钱草在花钵里发芽,生长,枯萎
我在铜臭味中熏染,洗涤,再熏染
如果有一天你问我“为什么写诗?”
我想告诉你
我见过和听闻过的骗子,妓女
她们一开始时都是
初长成的向阳花


想念的坡

小时候
我喜欢一个人去村子打谷场的山坡
看爸爸在打谷场上扬起木锨
划出优美的弧线
阳光和煦
脸上盖着向日葵的叶子被风吹起
耳边不时有百鸟争鸣
即便阴霾的日子
我也喜欢躲在它的背面
等着雨把土和成稀泥
抹在脸上
故意让爸爸看出我流泪的样子
长大了
风一个劲地吹,雨一个劲地下
喉咙里总有一种来回滚动的声音
摁下去它就化成眼中的雨
不小心打开了
就化成了天空中的惊雷
无论有意还是无意
再也找不到可供我依靠的山坡


我想和你说说话

雪花又飘了一天
忙碌的人都在晚祷之后进入梦乡
梦里应该住着心爱的人吧
晚星也睡了
我想和你说说话
博格达峰上的雪深了
松林里没了鸟雀声
棕色的马儿长出了白胡须
还有谁家的狗躲在窝里
有一声没一声的汪汪几下
世界白的像不存在
世界静的像失聪的耳朵
我想和你说说现在
说说天气,狗,人和脚底的泥
还有我一哭就红的鼻子


祈祷

我这里没有新鲜的词语
没有你喜欢的小铃铛
有的只是我佝偻的身躯
和一点点破败的酒气
一朵花开在悬崖上是危险的
开在温室里也只能偶尔得以阳光的抚摸
圣经上说有光,我便打开了
但上帝眷顾的太多
我只能怯怯的在白炽灯下
摊开掌心
在生命线和爱情线的两端张望
“如果虔诚,就能如你所愿”
哦,上帝
请原谅我在向你许愿时
忘了给身体弯曲的部分清洗


立夏

漫天飞舞的柳絮
满街飘落的榆钱叶
是夏对春吐纳的芬芳
是一场春事对另一场春事的交待
我总是缓缓地说,慢慢地走
在它们变绿之后
我的蓝色棉麻裙
我的绣花鞋
和我按捺不住的小心思
都回到了植物身边
在微风里
或在细雨中
顶着草字头
轻轻地飞,轻轻地说


夜晚

遮光的窗幔
风一定吹动过它
它把一天的喧嚣挡在屋外
远处有山有树
它们和喜欢的人呆在一起
头顶上有星空
它们在黑色的布匹上跳舞
院墙外一定有奔跑的猫吧
我在空房子里伸着手
摸着摸着就摸到了
夜晚的骨头
还摸到了空气中
散落的情欲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