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聂权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7 位诗人, 9657 首诗歌,总阅读 49544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聂权简介

(阅读:1843 次)

聂权,1979年生,山西朔州人。有诗集《一小块阳光》《下午茶》。获2016年华文青年诗人奖、2017年华语青年作家奖、2018年徐志摩诗歌奖等奖项。

聂权的诗

(27 首)

寇白门

女侠寇白门,据说
发苍苍迟暮之年
苦苦留宿心爱韩生不成
俄闻其
与年轻婢女颠鸾倒凤
忿而成疾
一病而逝

对现实衰老的拒绝
侥幸逃脱时光的
错觉,她
并不是孤例。你可以
嘲笑她
却不能
嘲笑一面
茫茫尘世间
生命的镜子


信智村的神仙

穿过半个大海
到达一座风浪摇晃的斜坡
我们爬上高高的柿子树
采摘鲜红果实
树旁,信智村石屋住着的四个老人
毫不介意
这些抢盗,他们只是
摇摇手:“涩。”
他们拉出一筐柚子
杀半筐清凉与甘美
中和我们的冒失、无知和苦涩,他们用斧头
砍半爿野猪肉
要送给我们
山腰“咯咯”鸣叫的鸡们
也要送给我们
白云在天,也在他们身畔流动
他们皱纹组成的笑容让我们知道
他们过的是神仙的日子


凝神

用麂皮擦拭壁上的镜子

可怜柔软的麂皮
偌大一块,不还价只卖30元
可怜一只麂子
全身没有几块
这样的皮子

可怜白云下青草里的
悠然奔跑
可怜月夜里的
凝神


不再

未料想,有一天
身体会背叛故乡:回乡一周
额头泛起小颗粒
回京一天
额头光洁,咽痛
也渐好
六年,我一山西人
渐不嗜醋
不嗜面食,一朔州人
南街杂各、抿掬、莜面鱼鱼
土豆肉炖粉条、刀削面
渐只做一年饮食调剂
时时勾动肠腹馋虫之
销魂美物
不再。怎知
一种深处悲凉,起自何时

将止于何处


左行草

“左行草,使人无情。”

无情的生活怎么过
是否能舍下这世间温暖
容我想想。
而有时想想过往
又真的想觅一株这样的草来


靠近

有鲜美之物
不可过分靠近。

有璀璨之物
不可过分靠近。

可倾心爱恋之物
不可过分靠近。

可抛弃其他,只迷恋它之物
不可真正靠近。

它们是祭坛上的红宝石
适合让某些人默然、哑然。


生机

水过于繁盛
水四通八达
从光绪八年
从斜阳巷、欧阳巷、平安坊、僧街、九圣庙
从黑池巷、白鹿庵、兵营巷、山川坛、社稷坛
从每户人家门前屋后经过
现在,很多水
被强行挤出
水的空间,被填作大道
铺了柏油
而塘河
犹有水波浩淼入海
犹有白鹭群立、海鸥翔集

水是生机
赵构从星罗棋布式水路
经江心屿
逃至绍兴,建南宋
南宋末,文天祥
由星罗棋布水路,携小皇子
经江心屿
逃出生天


脸面

苍南多奇山。碗窑古村
此地,叠嶂重峦
仿佛无尽,山中
太奢侈,八百年
户户绿意葱茏,家家
流水环绕,太奢侈
处处鸣珠溅玉
太奢侈
一架瀑布,悬于
另一架之上,这一架
又悬于另一架之上
奢侈极了,无数水的清澈的布匹
来做无穷的脸面


一小块阳光

一小块阳光
透过蒙尘的玻璃窗
落在桌旁的水泥地上

它带着秋日的气息
慢慢照亮一家人
清贫而温馨的生活:
旧但洁净的橱具
小客厅油漆脱落的木柜
白瓷碗、妈妈晨起做饭的背影
和桌边诵读声朗朗的孩子

秋凉了,风声和树在窗外晃荡
一小片阳光
却是那么亮,仿佛
让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温暖


窗外

他用手撑着身子
久久 看窗外
痴滞寂寞的眼神
和丝丝的白发
让我有彻骨的疼

昨天,我们轮番轰炸
说他的不是
可能过期的水果和牛奶要舍得丢掉
安眠药要少吃

他住向北的一间
清冷,窗外,有一堵墙
和天空下,还未化尽的雪


一颗星星

一颗星星在天上
我的一些话,要对它说
我的秘密
我的心事
我的感激
我的由感恩而生的羞愧
只能对它说:
在尘世间,我就这样
得到了一份亲情,和恩情
熙攘红尘,我因此
多了几个永久的亲人
但这些话,我不对你说
不对任何人说
只对那颗遥远的星星说
它从来都不是哑巴
却从来都不说话
它张着泉水般的眼睛,在深蓝的天幕上
静静地,把一切,都接了过去


父亲

西红柿三个,沾泥土豆两个
葱一绺,饺子一盘

舍不得扔掉:出差归来
父亲已回老家了。它们
是他留下的

冰箱里静静变质的过程
闪着光

甜蜜
又有些忧伤

有一天踮脚,打开橱柜
看到半瓶红豆、半瓶米
仿佛看到了,他坐在我身边
空气里,耐心
把一颗颗豆子装进可乐瓶
然后,又把香甜的糯米
装进来


铁卵池

齐白石画
梅花草堂
梅花
如漫天雪

画堂、作品、藏品毁于一旦
朱屺瞻老人
于原址插疏篱
重建草堂,于其旁
疏凿日军炸弹所留深坑为池

——如今,池中水绿
睡莲低矮,开得美艳


证人

是一个秘密。

少年时,他在床头
读书,幻想下午的光
全部向他聚拢过来
想象自己
凝结成一尊金色的大佛

它们真的聚向了他,同伴惊叹:“阳光
都在你身上弥漫!”

这是真的。
证人,现在
还活着,且已皱纹深深
历经悲欢。


真相

世人喜欢什么
商贩就造什么

喜欢玫瑰,他们就造艳丽的
喜欢刀刃,他们就造锋利的
 
姜被硫磺熏过,呈现优美色泽
橘子熏过,在这世上速腐

速腐之物为何出现在菜市场
小贩微微一笑
道出了真相:
“人们看重它们的品相。”

多少事物都是如此,自己造就的
总要由自己
把它吃掉


人间

没有更好的身体
和微笑,愉悦对方
否则
他会倾其所有献出来

爱,止于这一刻的身体
和凝望
否则
他会献上更多爱

人间
不富足也不薄凉
对每个人都一样。
于灵魂却不同

他每日登上峰巅
看看灵魂
看看它亦欢欣亦阵痛的模样
它献祭柔顺羔羊的模样


春水

湖水柔软

春水碧,也暖和
那夜,却被一个少女的身子染污了

野鸭和鸳鸯
未知人间忧愁
照旧年年飞来,荡漾着
不停和湖畔散步谈笑的人们
变换着距离


流浪儿

用粉笔
在水泥地上
画一个妈妈

然后蜷缩在她的肚腹中睡去,像
依偎着她
也像仍然在她体内
舍不得出生

简笔画的妈妈
那么大
她有漂亮长发、蝴蝶结
有向日葵一样的圆脸庞
和弯弯笑眼


浮桥上的月亮

再没有比它更高的浮桥了。
而人们忙忙碌碌,只顾
重复每日脚步。但还是
有人
仰头,注意到
那轮红色的月亮
它竟然那么大那么圆
散发与现实对应的
梦境一样的光彩——
兴奋地,对身边的男孩大叫了一声
把手指向了它


不逊之心

瘦削如一根草的老男人,修草工
在给春日草坪浇水。

他安静,专注
只看草
仿佛,那是全部。

他有一个胖妻子
永远在他身后嘟嘟囔囔抱怨
她又黑,又丑,有时
显现咆哮的嘴脸
他有三个儿女,乖巧孝顺,逐渐长大
仍穿着和他一样,贫穷卑微的衣裳

他慢慢臣服了这一生
——一个人,只有一生。
但是,命运之神!原谅他吧
偶尔的走神,身子的一动,他对你的
不逊之心


下午茶

在我们开始喝茶时
一个黑人小男孩,在地球那边,被母亲牵着
送给小饭馆老板
太饿了,她养活不了他
她要活下去

在我们谈起尼日尔、满都古里时
黑人小男孩,被饭馆老板
拴了起来,和几个小男孩
串在一起,像一串蚂蚱。母亲
从身材矮小的老板手里拿过的一叠钱,相当于人民币
一千元

在我们谈到鳄鱼肉是否粗粝腥膻时
饭馆老板挨个摸捏了一下,凭肉感
选出了刚送来的
这个孩子,把系他的绳子解开

当我们谈及细节,非洲待了三年的张二棍
微微叹息,饭馆只是简陋草棚,有一道菜
是人肉

起身、送客
阳光斜了下来
小男孩,已经被做成了
热气腾腾的
几盘菜,被端放在了桌子上


梅梅

她圆脸、卷发
原是
一个健壮、红润的女孩儿
对世间一切
均带有月牙儿弯弯的笑意

无机心,齿牙伶俐的妹妹
指责她的英语早读妨碍她的睡眠
她乖乖地闭上了嘴

她头疼,打着滚
身上满是灰土
舍不得花钱
送她上医院
她的母亲

毕竟不是埋一只猫一只狗
那年我回乡,看着了她母亲
她瘦了几分


理发师

那个理发师
现在不知怎样了

少年时的一个
理发师。屋里有炉火
红通通的
有昏昏欲睡的灯光
忽然,两个警察推门
像冬夜的一阵猛然席卷的冷风

“得让人家把发理完”
两个警察
掏出一副手铐
理发师一言不发
他知道他们为什么来,他等待他们
应已久。他沉默地为我理发
耐心、细致
偶尔忍不住颤动的手指
像屋檐上,落进光影里的
一株冷冷的枯草


星光菩萨

春天又来了
叶子暖了

她脱掉了高帽和鞋,说
日子难熬啊
他阴阳头,捶打腰眼,说
日子难熬啊

抱在一起,躺着
交换一丝一丝的疏软和体温

头抵着头
手搂着腰:
苦啊

悲悯的星光如清凉的菩萨
照土坯房
照大悲伤,也照小幸福


小人物

他是一个小人物,半小时前
刚从琐屑杂务中脱身

没有一个人
能全得这世上自由的生活
蛛网般的现实
给他们大大小小的限制

踏着薄雪
快到家了
清凉的雪意迎面而来,吸入脏腑

每当这时
他会加快脚步
脚步轻快,会看到
浩瀚无垠的星空
笼罩他,从头顶
进入他
脚步轻快,他啊
就是那条高远的闪闪发亮的银河
它清冷,又温暖,充满安宁

打开门
他知道,屋里会有暖
等着他
锅碗瓢盆,窗台上的长寿花,灯光下,会用鲜艳的笑容
等着他


喧哗

那是我给你的伤害
它们像波浪

它们更像少年不更事的悔恨
一波高似一波,在这个越走越深的尘世里

我还未全被淹没。
我曾给你的,时间会加倍还给我。

我听着潮声,它们慢慢喧哗
震耳欲聋

如果还能回去
我们心灵的故地,我愿意
把我还给你。


然后

两个人,各喝了一碗羊汤
腾腾热气,捧住他们的脸。

然后手牵手,去旁边的市场
买久别后星期天的菜

买了芹菜、菠菜、藕、红薯
买了红豆、薏米、百合作粥

然后去洗衣店
取羽绒服

天冷,然一切皆友善
洗衣店老板,补了一粒脱落的钮扣

人间简单
暮晚空气浮动,不费思量
——让人心中安定

然后,回家。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