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梅老邪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7 位诗人, 9657 首诗歌,总阅读 49544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梅老邪简介

(阅读:595 次)

梅老邪,本名崔鹤。1969年生,河南南阳人,现居广州。做生意,开武馆,写诗歌。先锋诗人,著有《现在》、《传说》、《流浪一百年》、《梅溪路上一棵树》、《中国狐狸》、《灵魂洁癖症患者》、《西红柿炒蕃茄》等多部个人文集,曾获全国优秀青年读物奖,诗集《中国狐狸》获2007汉语诗歌创新贡献奖。

梅老邪的诗

(34 首)

啊,春天,你瞧我装逼的姿势多么的优美

多么美好的早晨啊,
白云,那么的白,
蓝天,那么的蓝,
花儿,那么的红,
阳光,那么的灿烂,
我的心里,
充满着爱,
温暖,
希望,
我的身体,
充满着力量,
啊,春天,
我要放声歌唱,
我昨晚做梦娶的那个媳妇儿,
多么的年轻,
多么的漂亮!


脂麻河与接骨木

博尔德医书中的灯芯草
常常用来对动物进行审判
具有象征主义风格的仪式感
茁壮成长在脂麻河两岸
仲夏夜的篝火晚会
无花果椰枣以及月桂虞美人
依然保留着诗经中的民俗
打水的少女牵着她心爱的小矮马
月光下采摘丝茅和半边莲
在她很小的时候
奶奶经常给她讲接骨木花的传说
它是很多小动物心中的保护神
现在的接骨木
已经从脂麻河人的知识中消失了
打水的少女说起她的时候
她的小伙伴们都以为
她在讲植物界的鬼故事


我又想起了我的小鸟

今天看到以前一首诗
写我的小鸟的翅膀
是杏仁味儿的
我又想起了我的小鸟
我的小鸟
总是喜欢站在高处
我站着
他喜欢站在我头顶
我躺着
他喜欢站在我的鼻子上
我还想起来
很多次的早上晨勃很厉害
小鸟就站在小弟弟上
我想起我当年还曾经想过
如果我是个女人
它肯定会站在我乳房上
而且还会从这个乳房
飞到那个乳房


春香

脂麻河边的菜园子
奶奶总是让杂草长势良好
奶奶从来不拿锄头
奶奶喜欢用手拔草
奶奶后来腰间盘突出了
奶奶弯不下了腰
奶奶贴着狗皮膏药
奶奶还要用手去拔杂草
奶奶喜欢青草正绿
奶奶喜欢手指上的绿意
奶奶喜欢手指上青草的味道
奶奶教我用手拔草
奶奶说女孩子的手指上
要有春天赐与的香料


那个绿色的螳螂

满架的葫芦上滚动着露珠
叶子,那么亮
整整一个早上
我都在看那个绿色的螳螂
它举着那两把刀
从一个葫芦
到另一个葫芦
它什么也没干
那个绿色的螳螂
那么年轻


暴利

哎哟,
嘲笑一个卖狗皮膏药的,
实在是太没见识了。
卖狗皮膏药,
根本就不是生意,
我只想在狗皮膏药里隐居。
如果想要做生意,
我家的每一个狗都知道,
卖狗皮膏药,
在鄙视链的最底端。
30年前那个脂麻河边的牧羊少年,
已经熟读了上下五千年。
卖狗皮膏药,
千人鄙视,
万人嫌弃。
但又能怎么样呢?
读书破万卷,
才敢来犯贱。
当你理解了卖狗皮膏药的快乐,
才明白什么是生活的意义。
其实我也鄙视你们啊,
你们整天炫耀的财富和事业,
其实就是一个屁。
我们生活的星球上,
除了贩卖信仰贩卖主义,
还能有什么,
能叫生意?


孤独就是笑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帅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萌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酷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拽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饿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撑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穷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富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热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冻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喝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贱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骚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忙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累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羞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浪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爽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写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雷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烂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美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丑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蠢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笨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晕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汗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甜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苦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酸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辣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咸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睡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懒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愁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吓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气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爱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恨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哭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孤独就是笑死在林泉北街一号


心有翅膀的人

树叶落下来的那一刻
都有翅膀
那些心有翅膀的人
都能看到


笑死在大元帅府

露水不但打湿了
我的裤管
露水还打湿了
我的蛋蛋
此刻天色渐暗
我在回家的路上
满头大汗


草泥马,去尼玛,滚你妈

我骂的最多的
都是我的小鸟
他拉在我的书上
拉在我的床上
拉在我的酒杯里
拉在我的手上
拉在我的腿上
拉在我的头上
这货对我
从来不使用节操
想拉在哪里
就拉在哪里


杀气

我记得我说过最狠的狠话
就是那次妹妹的婚礼上
谁要敢欺负她
我劈了他
我劈了他全家
十多年了
即使到现在
谁要欺负我妹妹
我还会
杀心顿起的


我想娶了那只蜜蜂

今年春节有一件特别奇异的事情
每天中午在阳台上晒太阳
都有一只蜜蜂
围着我飞啊飞啊
每次都要飞半个小时以上
好几次有急事出门
因为有它在围着我飞
都不忍起身

今天本来还要出去
想到了它就推迟到下午
刚刚坐下
它又如约而至
这么久了
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同一个蜜蜂
我心里想
如果一直是同一个
我会娶了它


下的不是雪,是媳妇儿啊

那谁,
那谁,
那谁谁,
你们都说过,
要嫁给我,
要等到广州下雪了。
广州真的下雪了,
对梅老邪来说,
下的不是雪,
是媳妇儿啊!
还不是一个媳妇儿,
还是一群媳妇儿,
这幸福来得太猛烈了,
哈哈哈哈。


神农和他的小女儿

是时辰了
我沐手焚香浴火而坐
为你尝尽百草之毒
河畔边女祭司的声音
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了
你慢慢地抬起眼睛
用清澈的目光追上去把她们拦腰斩断
树林里的树叶树皮树根以及野草
都是我给你新打下的热乎乎的江山
到你很老的时候想起来
会像妈妈的呼吸一样温暖你的心


花海

我们坐着一列慢悠悠晃荡的火车
带着几本喜欢的书
茶几上是你喜欢的水果
两杯热咖啡
阳光灿烂
车窗外青山碧水
牛羊和水田一晃而过
路过一片树林或者花海的时候
我握着你的手
含情脉脉的看着你的眼睛
对你说
宝宝我好爱你
你羞红了脸
像车窗外那片花海


我要用一朵花来占领广州

年轻的时候
多么浪漫
女神尚来出现
怀揣的爱情
那么美好
我写下过这样的诗句
或者宣言
我说,我要用一朵花来占领这座城市
现在,憧憬的爱情如约而至
我总是产生幻觉
我能看到我的脚步
我能看到柔软的灵魂在坚硬的道路上
那种痒痒的触角
那种万丈柔情
直接押着唐诗宋词的韵脚
我对你说
我终于可以用一朵花占领广州啦


美好

那么的美好
我只能说
太美好了
太美好了
太美好了
美好的
太不真实了
好想死
在真实到来之前
死去
含笑死去


明天

我将是一个勤快的男人
洗衣做饭
端茶倒水
擦窗拖地
浇花施肥
洗脚捶背
铺床叠被
言听计从
贴心贴肺
宝宝让往东
肯定不往西
宝宝让撵狗
绝对不撵鸡
先宝宝之忧而忧
后宝宝之乐而乐


花心的人其实好可怜

爱情那件事
多么简单
如果这辈子
有那么一个人
你的眼里只有她
她开心
你就开心
她快乐
你就快乐
这该是多么美好的人生啊
花心那件事
只能说明你没遇到真爱
朝三暮四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永远也体会不到真爱的美好
这辈子
就白活了
不但白活了
而且还连累了别人
死了也不懂爱
好可怜


为什么我会那么爱你

你说,可能你真的是最明白我的人呐
你说对了
我就是那个最懂你的人
我知道你有多美好
我知道你有多宝贝
我知道我要怎么珍惜你
因为我是语言大师啊
判断一个人特别简单
看看你的文字
看看你的语言
听听你的声音
听听你的歌声
瞬间就知道你是一个万里挑一的稀世珍宝
我热爱语言
半生的时间都用在了语言文字上了
我知道每一个字都是有脾气的
文字是藏不住爱的
声音是藏不住爱的
直接反应了你的内心
以及你与人之间
你与自然之间
你与过去之间
你与未来之间
你和我之间
你给我发的每一个信息
你给我说的每一句话
句子的句式
语法的特点
句子里的词汇
色彩搭配的习惯
以及分行分段的习惯
常用的表情
标点符号
不但是你的学识修养
更多的是内心深处的美好直接呈现


勇敢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比我更勇敢
只有我才可以这样放弃自己尊严
你不会知道我收藏了所有的花香
你更不会知道我是怎么放弃了所有的阳光
为什么我可以这样的爱你啊
我总是对父亲母亲有种深深的负罪感
想起你的时候我总是想起家里的小狗
我对你的讨好对你的谄媚比她还要没有底线
是谁给了我力量让我这样的勇敢
彻底放弃了做人的尊严
这个世界上除了你
所有的事情的存在都是那么的多余那么的刺眼


我是一个乖宝宝

那时候我好小,
五六岁的样子吧,
春荒的时候,
半夜常常饿醒,
醒了就哭,
妈妈说,
翻个身,
换个姿势睡,
就不饿了。
我很听话,
翻个身,
换个姿势哭一会儿,
就睡着了。
睡着了,
就真的不饿了。


分身术

我在练习分身术
做爷爷
做奶奶
做姥爷
做姥姥
做爸爸
做妈妈
做哥哥
做弟弟
做姐姐
做妹妹
做儿子
做儿媳
做孙子
做孙媳
我要做你最亲最亲的人


思念

她的翅膀忽如蜂蝶忽如燕雀,还
忽如鲲鹏,像诱惑像占领,更像统治
一夜比一夜更深软的梦境
她的声音忽如浓烟忽如火焰,还
忽如闪电,像树顶像水面,更像云肩
一声比一声更深软的呼唤
眼看着她向我走来
眼看着她转身离开
一声声青色的脚步向着梦境的深处飞行
一会儿红,一会儿蓝


我只给你写诗,什么也不说

眼看着日出了
眼看着日落了
我只给你写诗,什么也不说
眼看着花开了
眼看着花谢了
我只给你写诗,什么也不说
眼看着你哭了
眼看着你笑了
我只给你写诗,什么也不说
眼看着你来了
眼看着你去了
我只给你写诗,什么也不说


憧憬

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
就是拥有了你
憧憬着明天
怎么把自己揉碎
揉成一粒粒的蜜丸
一粒一粒的甜你
把你甜的浑身上下都流淌着蜜
我一生一世
取之不尽


为什么我能把秋天过成春天

因为有你
就这么简单


阳台

这是台风过后的早晨
阳台上的花儿
又开了几朵
牵牛和茉莉的叶子
比昨天更绿了
茶几上的小米没有了
留下了几片鸟屎
一阵一阵的风
从紫荆花树顶吹过来
千桂藤下的秋千
随风荡来荡去
我好像看到上面坐着你
我白色的宝贝
我红色的宝贝
我绿色的宝贝
我蓝色的宝贝
我黄色的宝贝
我黑色的宝贝
我紫色的宝贝
在格格的笑


梅小智的左手

梅村才女梅小智早上起来用左手刷牙的姿势,
成为新一代梅村人互相诅咒的手语。
她用左手抽烟,
她用左手喝酒,
她每天用左手捶胸欢呼太阳的升起。
她每次使用左手的时候的面部表情,
都要像电影特写镜头一样夸张和滑稽,
像一千只猕猴举着石器在她眼睛里围着篝火舞蹈。
并且她的额头上,
还显示出中英日德法西班牙俄罗斯古希腊甲骨文滚动字幕:
左手就是右手天生的敌人,这并不是一个隐喻。

梅小智的左手毫不含蓄的充满扣人心弦的激情,
她嘴角的白沫香透梅村的每一个早晨,
即使梅花盛开的严冬,
依然还会吸引成千上万的蝴蝶和蜜蜂。
现在,梅小智每天必须刷牙24次,
梅村就这样成了旅游胜地,
每天从梅镇梅城赶来无数的人,
买一张梅小智左手刷牙的照片,
放在家里辟邪。


时间之外的2008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真的。
我也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是真的。
但我知道那些事肯定发生过,
这毫无疑问。
2008,我依然在服刑中,
不成功罪,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罪恶,
我希望给我死刑,并且立即执行。

昨晚深夜两点,
大雪遮盖夜空,
雪片耳光一样狠狠地砸在我的老脸上。
2008的最后几天,我想寻找那些天堂里的灵魂,
变成雪花后的态度。
我想知道,他们和2008怎样一起死去。
我想知道,可以感动新世纪的一个高贵的灵魂,
怎样逃离那个虚构的囚房。
我更想知道,良知和尊严还会在谁的夜空闪闪发光。

我说,我就在你的身边。
谁也不知道,我在谁的身边。
我想如果有来世,
出生的那一刻,我要用哭声宣布:
我是来喝酒的。
我绝不会重复今生的苦难。
我一定牢记,
我今生所有的伤害,都来自善良和爱。
我想,我的来世,
应该就在2009了。


功德

千岁贴的病号
平均每人
可以节省2万元手术费
到现在为止
已经有4000多个病号
也就是说
千岁贴已经为病号
节省了8000万元
也就是说
到今年年底
千岁贴
可以为腰间盘突出患者
节省2个亿


论女人裤带松紧的重要性

现在的裤子,
裤腰越来越低。
女人们根本没有裤带,
就是有的,
也仅仅为了好看而已。
穿这样的裤子,
当人坐下的时候,
呼吸会显得短促无力。
气只能送到胸膛,
达不到丹田。
常常追求的悠闲自得舒服自在,
其实是因为气的涣散,
导致的力不从心。
至于各种露脐装清凉装,
前神阙后命门的暴露,
都是女性的隐患。
还是把话题回到千岁贴吧,
我以为,
带脉不引,
裤腰的问题,
也是现在的腰间盘突出患者中,
女性多于男性的,
原因之一。


狗皮膏药

每次有人说
我是卖狗皮膏药的
我都认真的说
我不是
真的不是
千岁贴
是专门治疗腰间盘突出的
他们以为我不喜欢听
他们不知道
如果我真的是卖狗皮膏药的
那我就是国宝了
狗皮膏药上千年历史
药膏熬制工艺极其复杂
有些药材要经过近十年炮制
药膏敷在狗皮上
各种疑难杂症疗效神奇
每贴的价格
都是成千上万
如果是纯正的黑狗皮
还会更加珍贵
自古以来
都是一贴难求
它的配方和制作工艺
早就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了
国家级的机密
狗皮膏药的传承人
每年享受几百万的各种福利
我也想千岁贴是狗皮膏药
可惜总是高攀不起


擦鞋工

从擦鞋的那天起,
各种节假日离我远去。
大年初一,
我在擦鞋。
元宵节,
我在擦鞋。
情人节,
我在擦鞋。
五一节,
我在擦鞋。
端午节,
我在擦鞋。
国庆节,
我在擦鞋。
中秋节,
我在擦鞋。
大年三十除夕夜,
我还在擦鞋!
现在世界最让人感动的三个字,
不是“我爱你”,
而是“要擦鞋”。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