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容者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1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容者简介

(阅读:1032 次)

容者,1968年生,祖籍,河北,现居锦州,辽宁省新诗协会理事。1991年大学毕业,2011年开始诗歌创作。有作品发表于《绿风》《诗潮》等纸刊。入选《当代精英诗人三百家》《中国当代短诗选》《新世纪诗选》《新世纪辽宁诗典》等选本。

容者的诗

(24 首)

那棵树,兄弟似的

整个冬天
客厅的那棵树都在生长
新分蘖的叶子
让我想起了处子的皮肤
抚摸的欲望
由来已久

这个夜晚
距海平面八十三米的空
两条鲜活的命
比肩,平行着,多么美好

我们,与天地垂直
一言不发
月光如水,星汉灿烂
万物静止……


失眠者

今夜,天空肥沃
谁的皮囊囚禁了闪闪发光的果实
这浩瀚的黑色土壤
看不见的植物停止了行走

今夜,灯火微弱
反复掩埋的人影是一张半透明的油纸
这丑时的风水呀
被心移除的光钉死

照片一动不动
三十年前的雪花,一动不动
美好,停在半空
一动不动


一切都准备好了

一条流水,两岸樱花,几只起起落落
喊着幸福的鸥鸟。这样的午后
粉红色的风,像乳汁一样甜蜜、粘稠

阳光总是美好的,他牵着她的手
在美好的阳光里,微笑着旁若无人地走
他们的影子黏在一起,紧紧地跟着

影子也不说话,落樱纷飞,影子
默默地拾起,再默默地遗弃
一路很小心的样子


登临帝国大厦

上九个台阶,拐个弯上九个台阶
再拐个弯。不乘电梯,一点一点将
自己抬上去,抬到一百二十米
就抵达了一座城的高度

三百七十万人的头顶
如此空旷,一只路过的鸟都没有
一些人,贴着地面行走
影子很薄。没有影子的事物
比如神,远远地停了下来

学校、医院、火葬场……被阳光
摁着,高于人间的肉身依旧看不到
北山南坡的那些碑
要接近那些石头
必须带着自己的影子飞一次


妻儿

他有个自闭症的儿子
四岁开始
醒着就不停地撕人民币
只撕一百元的新钞
儿子的世界散发着油墨的清香
儿子喜欢
亲手撕碎世界的声音

儿子睡了
妻子就在一张白色的纸上拼图
只拼一百元的新钞
妻子,不着急,也不怨恨
总是心平气和的
妻子手里的那把镊子
好像成了这个家
赖以续命的工具


我的乡亲,赵如

凌晨四点起床
大声诵读毛选一个时辰
五十年,雷打不动

七六年,儿子死了
七九年,老伴死了
八九年,儿媳死了
他与唯一的孙子一起生活
后来孙子又有了儿子
他还活着

村里人骂他神经病
孙子媳妇骂他老不死
他都不生气
他活了95个春秋
2016年,无疾而终

他没去火葬场
在自家地里埋了
他死后,重孙子继承了他的习惯
凌晨四点起床
大声诵读毛选一个时辰

县医院看过了
方圆百里的大仙儿也看过了
都说:没病


延续

从天亮坐到天黑
再从天黑坐到天亮
书房的一角,不倒翁、一坐就是五年

这多像过往的情感呀
感恩今天,一只美好的手拉开隔门
让满天的阳光如约而至

我心平气和,坐在木椅上一动不动
看着它满身的灰尘就像我体内的细胞
一粒一粒地明亮起来


等着天亮的人

窗子是上个世纪末安装的
夜深了,窗帘微微抖动,尘世的风就
带着月光很轻易地挤了进来。之后

一定有一些念想、呼吸和心跳
溜出去了,但壁纸上一束束盛开着的
梅花安好如素。依旧围绕着

那个赤身裸体、等着天亮的男人
他眨了眨眼,天根两侧
那两排敏感的草木就颤了颤,好像

他的体内也刮出了风似的
那风是温暖的,含着水……


除了疼痛,我真的一无所有

四十八年了
这个世界对我无动于衷
不是我的错
没有芒砀山,没有白莽
并不代表我的手中没有剑
身边的植物、动物、山川、空气还有人类无视  我
就连一粒灰尘都可以
肆无忌惮地穿过我的身体
就像沙粒穿过漏斗、风穿过往昔
这些属于这个世界的悲哀
与我的今生今世无关
我知道四十八年前
神也穿过了我的身体
我的自大与疯狂是神默许了的
神要我做男人、要我做君临天下的王
我就有理由藐视一切已知未知的存在
神给了我辽阔的胸怀
我就必须具备总揽八荒的气魄
我每天坐在夕阳里
按部就班地焚书抑或坑儒
不是为了证明我的伟大、我的独一无二
我只是草原上很随意的一头牛
或者一头牛很随意地排出的粪,我在一天天地 逼近死亡
我经常怀疑自己在梦幻之外
在酒精之外是否真正地活过
哪怕就一次
我每天早晨都会对着镜子苦苦的寻找
我每天早晨都能从镜子里找到一大朵盛开的莲花
我每天都能为活下去找到一个看上去很充分的理由
我修行自我膨胀,鼓励我自己
我真心的认为我是真的幸运
今生有缘和我相识的每个人甚至每一棵草
都是我的神
现在,我是清醒的
我来到了一条河的面前
虔诚地下跪
现在,我是混沌的
我觉得自己是一株发生了基因突变的仙人掌
我所有的刺都在向内生长
我不愿承认
我的今生,除了疼痛
真的一无所有


镜子里的我

他不声不响地
跟着我哭,跟着我笑
跟着我进退,前年
又跟着我白了鬓角还有胡子
但我无法亲近他
握手言欢不能,热烈拥抱不能
肩并肩地在小区的花园里
散步也不能
我对此感到迷茫
多少次看着他的眼神默默地祈祷
可他依旧保持缄默,对过去和未来
守口如瓶
他只停留在当下的维度里
让我很无奈
昨晚,我喝醉了,摇摇晃晃地回到家
发现他也醉了,在家里等我
他对我的心思一清如水
我给他跪下,他也给我跪下
我闭上眼,狠狠心
把手里的酒瓶向他砸了过去
他“哗啦”一下
第一次喊出了声,这让我很激动
可我睁开眼的时候,发现
他已经闪了
只留下一堵墙
白色的


错觉

我被空气
匪夷所思地镶嵌在沙发里
像一床用旧的被子
整个下午
没读书,没吸烟
没动茶几上的水果

楼洞门口摆着花圈、花篮
几个围坐在桌子旁的人
嗑着瓜子
楼道里
脚步声、咳嗽声、笑声、哭声接二连三地
从门缝挤进来

我突然觉得
他们是在为我发丧


钉子

伸手可及的高度
早市的很多树,都被人钉了
钉子。新钉子锃光瓦亮
旧钉子锈迹斑斑
卖肉的老杨钉的钉子最大
挂上两只羊的尸体
都不会弯

树会不会痛
我不知道
但我确信客厅的墙会
那天,它当着我的面,自己拔出了一枚钉子
把写着“厚德载物”的大匾
摔在了地上

这之后
我开始心疼吕姐
她已经把公司的十几个职员
当作钉子
钉在了自己的眼里


独角戏

凌晨两点
那座城市的背景里
一家不大的酒馆熄了灯
风轻轻地吹
云停不下自己的脚步
失重的他跟着云
在地上飘

剧情要他掏出手机
喊上一嗓子
作为这个夜晚第一句正式的台词,他喊了
可他不清楚自己究竟喊了什么
三百公里外的大哥
是个聋子
坐在梦里
只听到了他断断续续的咳嗽
至于
他用双脚叩问道路的声音
至于,道路替这个世界的作答
全都有气无力的
大哥像兔子似的竖直了耳朵
也没能听到


在路上

天空卸下秋雨
高远的蓝干净平和澄明如镜

麻雀在金黄的稻田里起落
鸿雁向南又翻过了一座城池
早晨,一群人被村口吐出来
把一个成熟的母亲
安置在半夜挖好的坑里

我被细草微风拥着的一江秋水
拦住,直到夜幕低沉,星垂四野
都未曾动过回头的念想

半个月亮斜挂在枝头
坐在对面的山不动声色
我打了个盹,梦里望断天涯
之后,把自己当做一块石头
从山顶放了下来


村口的老槐树

白天、晚上
一年四季都站在村口的老槐树从不说话
有时候
树冠上的那窝喜鹊替它说
其实它自己也没闲着
不仅在心里画同心的圆
也临摹其他的图形
比如说:世态炎凉
比如说:人间冷暖


一棵白菜

卷心菜,大白菜,被连根砍了
卷心菜拉进了城,大白菜躺在地里等
老天爷怕没了根的孩子脱水
就淋了一夜雨,打点滴似的。

我,三十年前就进城了
没有驴子拉车送
出家门的时候,驴戴着嚼子,在围两块石头画圈
眼被一块兰布蒙死
它不关心我的事,它,呼哧呼哧地,喘着别人的气

一棵棵白菜的尸体躺在那
风,老中医似的,一棵一棵地抚摸它们
摸到那棵心脏跳动的白菜
风就停了


餐桌上的那条鱼

那条鱼,来历不明
和我一样
它的眼里没有十六张迥异的脸
鱼的嘴始终对着木架
木架上挂着撕碎的茄子
桌子旋转,它也旋转
我看着它,傻笑,装做深沉,若有所思。
一个男人站起来,坐下
一个女人站起来,坐下
他们摇摇晃晃地,
说话、喝酒、读诗,他们活着,多么美好。
鱼有没有耳朵
我不知道
但我确信,它一直在听。
肉没了,它用骨头听


耳鸣

夜里又失眠了
我没有像往常那样焦虑
我不对抗。我闭着眼,均匀地呼吸
我对自己反反复复地说:
失眠挺好的。就这样
体内的天宁静慈悲起来了
体内修行的蝉,也开始
一只一只的出关
红色的土壤变得千疮百孔,可我依旧心平气和的
看来,我真的长大了
童年的那个罐头瓶空着,我没有捉它们进来
我没有把它们埋入灶膛的欲望
一点都没有
我任由它们不急不忙地在我的体内
行走,任由它们
在那片茂密的林子里蜕皮,任由它们
对着我的耳鼓
念大悲咒


太阳是一枚精美的陶罐

海堤上,他
一动不动
像块老了的石头
路过的风
让他的衣服呼呼作响
那是一套笔挺的西装
四十年前
他以新郎的身份穿过
可今天早晨
他的新娘
从他手里
慢慢地
沉入了大海
儿女们都走了
他没有走
他在等
他怕他的新娘子冷着
他要亲手把第二个陶罐
也慢慢地




爱人病逝后
我的体温一直在下降
昨天夜里,那条河
循环到肺叶时出现了红色的冰凌
两岸的树木开始枯萎
趴在枝上的蝉,只鸣叫一声
就白了头,之后
我体内的山河
摇晃了一夜


无题

从拉萨到印度
究竟有多远
两个兄弟发愿后
用等身的长头量了七年

白天
回到故里的兄弟
背靠着雪山,用
旋转的经筒
颂唱体内的经文
到了晚上
他又赶着羊群去酥油灯的梦里
卸下肉身

之后,他会投入恒河
让盛大的水洗亮自己的
每一块骨头
他相信
过不了多久了
他就会像他的兄弟一样
被佛接走


傻子

很多年前
他的头发和胡子就白了
可他,只会乐
只会拿着根树枝
在地上画
在雪上画
画对他乐着的小人
小孩子喊他傻子
喊着喊着就大了
又一拨小孩子喊,喊着喊着也大了
谁家孩子喊,他都不恼
他只会乐
只会乐着向喊他的人
含糊不清地
叫“妈妈”

2005年,他死了
那年夏天
在贡格尔草原
两岁的儿子只抚摸了一只羊
那只羊“咩咩”地叫
儿子管那只羊叫傻子
还说
那只羊在乐


张婶

张望偷生产队苞米的时候
被侄子扔出的那把铁锹
铲断了颈部的动脉
张婶没有哭,用七六年的黄土
把丈夫埋了。五年后
她七岁的儿子
又莫名其妙地
被封在了烧砖的大窑里
三天后
得知消息的张婶还是没有哭
她用瓦罐收了儿子的骨灰
用八一年的黄土
把儿子埋了
那块儿子用手指写着“妈妈”的砖
没有埋
直到现在
张婶都把它当做枕头
枕着


局外人

其实
很久以前我就消失了
今夜,我趁着你留下的香火
从前世的骨灰中
挑出那些染了情毒的文字
知道你是诗人,我就把她们排成了长短不一的句子
我让她们借助我留在你体内的心跳找到你
你骨子里的痛
就是她们的解药,你只要交出来帮了她们
你自己的毒也就解了。我留下那么辽阔的时空给你,是要
你欢欢喜喜投入的
知道吗
在你身边,更加美好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你要学会乐着感恩着接受它们
你这个傻瓜
我已经放下生死了
你还执着什么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