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雪克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2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雪克简介

(阅读:1568 次)

雪克,广东揭阳人,广东省作协会员。曾主编诗报、诗选,出版诗合集和个人诗集,有诗作被译成英、德、韩文,入选过《中国最佳诗歌》《中国先锋诗歌地图》《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等多种重要选本。现居广州。

雪克的诗

(24 首)

走进拉斯维加斯某赌场

一进门,你看见人与人赌
我看见路与路赌

一种主义与一种主义赌
自己与自己赌

脑子里闪过父辈,闪过界碑
闪过骰子,闪过乳沟

现在,要举起一只手
还是两只

我赌你不敢当一回壮士
断一条臂

你赌我无论握拳与否
都不想两袖空空。


赋闲

一个人,傻傻地看电视
看电视里的人,在傻傻看电视

一个更傻的人对着镜头
教育我们如何看电视


在路上

你说你在路上
吉普赛人也在路上
一些名字丢了,一些灵魂
栖居在歪着轱辘的驿站

远征军在路上
斗牛士在路上,我相信
牛,也在路上
威尼斯商人走了两个世纪
现在,他们又从起点出发

而我的出生
即出发,这么多年的春夏秋冬
只在原地空转。


男狗女狗

年龄差不多的
男狗,总是跑不过女狗。
这话不是我说的
是澳门赛狗节目女主持
平姐说的。
这句话害得我
忘掉
许多抒情诗的句子
每次下注,还要凑近屏幕
作内行状
去分辨男狗女狗。


最佳规划

死去活来的爱情
最好在40岁时来一遍
40岁
喝得起酒
抽得起烟
摔得起电视和手机
够胆私奔
知道哪里是目的地
即便
七年之后
老天瞎了眼
也来得及租个小店
卖豆汁油条
暗夜陪着老狗
手攥照片
把死去的爱人当活着爱
把活着的爱人
当死去怀念


雨天的色彩

雨下得很猛,可不可以
暂时忘掉一些东西
把自己关在屋里,在晦暗中
想象一些色彩--
飞扬跋扈的酒红
黑白分明的黑白。

多年以前,这些是
一个女人的衬衣、底裤和胴体
多年以后,是一盘围棋
一杯红酒
雨下得很猛,日子一黑一白
众神脸上的光
重新漆过,雨赐予我们的平等
伸手可以触摸。


万物生

这阳光,这月色
一定要钻过草叶的缝隙找到我

拽出我,让我听鸟鸣
听世间嘈杂

让我看刀斧手出发
霰弹枪在他们身后拉开阵势

凤凰与乌鸡疲于奔命
虎豹牛羊成为一对对难兄难弟

我们共同的命运,被催生被沐浴
被眼睁睁看着死去

终将归还的日月之光
这天地,安排一场一场的盛典


视线

车速慢了
风声弱了
伸向远方的路没有收窄
天还是老样子
它准备下雨
它告诉世间万物
这时候的心情可以黯淡下来。


所谓千古事

我死后,一把火烧了
那些散落在小巷小胡同的诗句
不是骨骸
不必一块块寻回,拼凑完整

记住,文章千古事
太过完整的东西
总是与人方便
我不想千古,也不想有事。


灰调一日

陨石,飞行器
天降异物,轰鸣而至的灾难。

凛冽寒风中
广场舞大妈被一粒血栓放倒。

星期三,很多人在同一地方相遇
几位死于亢奋的
顺利加入天堂合唱团。


或者钓鱼

万绿湖是千百万人的
命之所系,我在这里猫半天
只为钓上一条鱼
哪怕小一点,都是我自己的
生火烹鱼,我可想想那么冷的淫雨
独钓寒江的滋味
入口时,品尝一下什么叫
愿者上钩
但,如果钓不到鱼
在这里,我就真的赤条条一无所有
等着,被鱼钓走。


酒后

一定要戏说国事
一定要扯到后宫佳丽

三千如何
三万又如何

我们不是出入金銮殿的书童
一定要匹夫有责么

喝酒吧。坊间也有风月糜烂
烂到深处,情比天高

我们拥着口口相传的野史
琵琶只是配角

半遮阴谋,半遮阳谋
半遮满朝文武,不阴不阳


我的骨头又长刺了

没有。我想说的一个词
简单的疼痛
我的骨头又长刺了
它要穿越三列火车并排的铁轨

没有香槟、口红、玫瑰
没有哈根达斯的异国风味
这些欢宴的起始
不归属渴死浪漫的水

在河流之上
柳枝条仍在飘拂
有一些悬浮物经过
有一些我们的杂质,慢慢沉下


老船

孤独。弃置。
黄昏的手折叠起航程
风浪。而后又在夜深人静时
一节节翻看

确信沧海一直在他身下
恋人没有离开

礁石碰磕的伤口
偶尔发痛,偶尔呼啸
毎一片锈屑剥落,都卷起一片涛声


轮回

冬至以来,老天一直阴着脸
雨已下在半路上
你不带伞,身上没盘缠
官道要走几千里

野菊花微闭双眼
柳絮迟迟不飞
结发妻昨夜收拾老屋
听到你一百年前放声大哭。


夜过蝶山

(一)

我与一堆走失的风声
狭路相逢,一只白狐从胯下钻过
夜晚的毛色发亮,一些人
灼灼其华
在月亮之上
洗磨几把削铁如泥的青铜剑

(二)
我捂耳朵,厉鬼捂住嘴
她长发遮面
不出声,她拨开凌乱的草丛
看到我的胃里
史学家们
为秦皇朝一只笨重的夜壶
争论不休

(三)
这时很多的饵,纷纷下沉
有人屏住呼吸,独钓我的警觉
月光惨白呀
脖子的味道一定新鲜
三更后的馋言
更馋,厉鬼调配着吸血的佐料

(四)
夺路而逃,英雄的颜面哪里去了
墓碑林立的地方
你拍响其中一块
古老的祖宗会探出头来
他生前死于女色,死后憎恨女鬼
他为声名佑我生者
唯求刀斧文字,不要掘地三尺
翻烂他的风流韵事


雨中阿姆斯特丹

在雨中,我来到阿姆斯特丹
我离开时,天也下着雨
哦,中间一个雨夜
我披着风衣
去了一趟红灯区
我没干什么
也没有看什么
在一条小运河的尽头
我想着
怎样把十里秦淮的晓风残月
塞进荷兰的大口袋


不是变态

那个男人
归案了。
那个男人白天遭到老婆、情人
有过一腿的女同学的
羞辱,晚上提刀
杀死了他
最最喜欢的妓女


雾中断想

水,一定要跑。雾一定要
争夺地盘。在山与山的接壤处
他们翻卷、渗透、撕杀
直到谁也认不出谁
直到白刀子捅了自己
还以为抹到
对方的血。直到我走来
被簇拥着,坐上王的宝座。

哦,幸福。莫过于执掌江山豁口
一头雾水,不问是非
而天下,相安无事。


暖冬的猫

谁家的猫,跳上断垣嘶鸣
开始是一只两只
接着是三只,或者四只
冬夜的风声,被它们叫得滚烫。
我相信,不只我听到
一条村子都听到
一个镇,甚至一个县的人都听到
没有人起身反对
没有人祭出法条,要求夜幕下的猫
停止对气候的睥藐。
黑夜的厚度一致
月亮被它们的利爪提上中天
无知的孩子已经熟睡
失眠者这时多么宽容
精灵们迷失于季节,也许要干
一些理所当然的事了。


孤单

一棵树被打倒了
另一棵树从此郁郁寡欢
无风的时候它低着头
有风的时候,它就向周围看看
然后再次低下头-


夜行列车

穿过雨幕,穿过梅花鹿的
狐疑。水草的诱惑
在忽明忽暗处。

第一座桥梁过去了
水仍向东流去
第二条隧道,曙光招摇
第三个山洞扑来时
追逐者脚步已慢。

有光亮逐一指引
有腥红地毯。刻意的铺张下面
有凹凸的事物
被掩盖。


戏说拜拜

听到拜拜,要回应
无论白天黑夜,阴晴雨雪
无论在偏门、僻巷、码头
地铁的出入口
无论是鹦鹉
抑或不共戴天的敌人。
回应是礼貌
不仅仅是人之常情
阴间的鬼,有时也会出来走走。


撞鬼

我已做好撞鬼的准备
才去走的夜路。
而实在,不走夜路的人很少
撞鬼也不可怕
我想告诉他,我身上的鬼比你的多
你带走一个不少
再给我一个,也不多
活得不耐烦的人,想看看鬼的模样
挑几套最帅的鬼衣服
聊慰生之体面。
我想说的是,当年林冲夜奔
一身血迹,哪个鬼去惹他
哪个鬼不怕他的
一柄银枪,雄风飒飒。
既然在夜间相遇
还是素白谦让,各行各路
现世暂无风雨,人鬼可以媾和。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