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陈秀喜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50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陈秀喜简介

(阅读:711 次)

陈秀喜(1921年—1991年),台湾著名女诗人,曾任倡导台湾本土精神之“笠诗社”的社长,其诗〈我的笔〉也曾在1978年获得美国全国诗人协会国际诗奖的第二名。由于她扶植文坛后进不余遗力,文友称她为“大家的陈姑妈”,也有人称她为“台湾第一位女诗人”。

陈秀喜的诗

(15 首)

茉莉花

晚霞 那少女般
抹胭脂的脸
被月亮的披发掩蔽
成为黑漆漆的夜
爱梳妆的月亮
摘天上的茉莉花
点饰于秀发
等待太阳而徘徊
又说:
茉莉花是女婢花
欲把整天操劳的倦意熏透
晚上才绽放芬芳
而两片青叶衬托一束茉莉花
插在我的头发
便渴望
偎依着他的肩膀
小小的白花具有相思的魔力
小小的白花比星星更芬芳
使我渴望着 他的肩膀
使月亮不停地徘徊
尤其是今夜
茉莉花就是相思花

编注:发表于《笠》四十五期,一九七一年十月十五日。收入诗集《覆叶》。


火车

轨道迢遥
何必颓丧
偶而车站稍停留
你怜我的负荷
我怜你的重载
互慰的眼
确定相悦的片刻
裂绢的汽笛
似你我的心声
喷出朵朵的白烟
涌出 跃升 无拘束
捲成一条舞龙
灵魂互相融合的瞬间
那么缠绵 那么美妙
电铃催醒宿命
你走你的轨道
我走我的轨道
各自都载着灵魂融合的幻影
奔向夜空

编注:发表于《笠》三十六期,一九七○年四月十五日。收入诗集《覆叶》。


关帝庙晨阳

鸟儿醒来的当儿
关帝庙的屋顶
隐约在雾中
保有古老的东方故事
那么感人的奇幻
向东的脑际
热带鱼的游影轻曳
一个圆大通红的脸
自那彩色的翘鳍边伸出
欲证实昨夜绮丽的梦
偷偷窥看庙裡的美男
却又默然惨白地离去
远离翘鳍之后
慕情愈燃愈炽
烔烔的光注视着祂的红颜
重义的关公却无动于衷
不知情的斋女
插上第一枝香
欢迎众多的膜拜者
贪睡的街道被吵醒

编注:发表于《笠》三十三期,一九六九年十月十五日。收入诗集《覆叶》。


乡里之树

遥远的地方下雪
共存于乡里亲切的灯下
和你同尝热腾腾的乡下浓汤
真够有母亲的味道
互诉曾患过怀乡之苦
那夜 酒冲洗了我的俗念
夜冲洗了你的影子
白壁上你的影子
如雪中之树
清洁而茁壮
心 如真是有扉
你不是我的钥匙
你不曾来叩门
为何 别后你的影子会在我心房
也许是同嚐乡下浓汤的那棵树
清洁而茁壮的树
擅自 跳入没有锁的长窗
直到我的心房
不然 扉门是锁着呢

编注:发表于《笠》三十二期,一九六九年八月十五日。收入诗集《覆叶》。


思春期

神的杰作中最成功的季节
透明全盲的瞳中
天使和魔鬼一样可爱
海贼和王子一样可亲
最驯良的动物
自己恨不得跳入狩猎者的心
于是便利捕获的好机会
千古不变

(选自《覆叶》诗集 笠诗刊社1972年版)


秋夜沉思

心溶入思索的连环
眼似行星的痴钝
数着累积的幽怨
寻自我的分辩
忧虑已长叶
谁来抉摘它
恆星忙着眨眼
莫非是唤我的回忆
曾属于我的怡悦
温柔的情愫姗姗而来
忘了忧沉在思维中
醒着织梦最好
蓦然
毒蝎的妒心织焰
可望的梦等着我
谁去遮住它

原注:毒蝎是星座名
编注:发表于《笠》七十六期,一九七六年十二月十五日。收入诗集《灶》。


生日礼物

心驰跫音的黄昏
客人应该来的时候了
我翘望你的到来

忽然接到一件礼物
如触电流
自那笔迹察知你不来的消息
我抑制颤抖的心
你竟变成一件呢衣料
暖和如小鹅毛
黄玫瑰花瓣的颜色

啊!多么渴念你代替这件礼物回到我的怀抱
默然低问∶
「买你的人儿脸色可好?如意否?」
它不回答我
徒温暖我颤抖的双手

不禁泪滴在呢衣料上
望礼物如秋天的颜面
望礼物如沉重的岩石
而生日晚餐
我失望的心便急急启程
奔赴向你

编注∶发表于《青溪》二十二期,一九六九年四月一日。


一杯咖啡中拾到的宝石

她的信笺是月亮
月亮上面的墨水的笔迹
朵朵如幽兰
我就热爱这样的月亮

出现敢死队的时代
我的国籍观念更倔强
她责我∶你为什么不能娶我
面对着敢死队员
我答∶因为我是中国人
我是中国人才胜过敢死队员 爱的忠诚
从此我拼命想忘却那朵朵幽兰
然而却忘不了埋怨的墨水

三十年后
伫立已没有敢死队而现代化的道路
曾经散步的小径
暮风送上草香让我俩踢小石子嬉笑的
那光景已杳茫
孤影在人口如蚁的异国
无法寻找我的女王
如今国籍观念低潮
更增加了我的痛楚
数根灰白发的绅士苦笑
    朋友 你对于未完成的爱的怀念
    比那名贵的宝石更珍惜呀
    在这杯已冷的咖啡中
    拾到 怀念的宝石
    是你自国籍观念倔强中得到的
    直到老迈这颗宝石更发出光彩来
    朋友,你我是中国人
    才知道珍惜这颗美丽的宝石
朋友点头微笑 幸福底——


重逢

如今你拥有美丽的花园
茉莉花开放在你的足傍
我也拥有茶饭的江山
君临这个可爱的—房
我是你的邻居怕羞的少女
不知愁只怕羞
更怕穿过墙射来的少年深情的眸光
追思往事
你给我的青枣子酸甜的滋味涌上

当我飘然探访南方的小镇
只有你是认识的镇民
然而镇上的人我都觉得可亲

自从彩色的梦被一座低墙隔离了三十年
初次在你的花园共游
当年偏爱插上茉莉花的两条辫子
已成稀疏的短发
怎能再配上那不变的芬芳
如今茉莉花开满你的足傍
唤起了我漠然的妒意
挥手向你的笑容道别
踏上宿命的轨道
青枣子酸甜的滋味又涌上


复活

女儿出嫁之后
黄昏任寒风变色
倚立窗口
凝望对面的低山
山腰上有一棵老树
树梢的叶子都随风飘去了
苍老的树干已灰白
我寻到
共患相怜的对象了
当梅雨细细的早晨
我撑伞走过老树下
已不见它那灰白苍老的影子
年青的翠绿承受细雨的弹珠
调皮的丢掷在伞上
仰望复活的繁茂
欣然以微笑告诉翠绿
我的女儿怀妊了
自那丢掷下来的重量
我知道老树也有它的喜悦
我知道复活的欢欣


爱的鞭

祝你订婚的花篮 弯曲的藤条
曾插满美丽的花
如今花凋谢了 花篮蒙一层灰尘
我以颤抖的双手
剥去卷贴藤条的银箔纸
裸藤条弄直劈成三尺的家法
慈爱及责己
爱与怨 满怀沸腾
最小的女儿啊
你可知道「母爱如海」的比喻
无须我说「如何地爱你」
你该知道「逆女」的态度
必须我来教训
自从你未成熟的十八岁 曲解了母爱 自由 民主
忘却了东方美德是「孝」行
不愿让你背着「不孝顺的女儿」的名出嫁
尽管你认为我是老朽的思想
以野蛮的行为 鞭打你
当鞭打下的刹那
疼极的心流泪
求神赐助汝 反省 觉悟的一念
爱的鞭唤你 重回母亲的怀抱哭泣

编注∶写于一九六七年五月十四日母亲节。


农历五月十九夜之月

自怜的心不堪望你
那次得到圆满默许的启示
我曾抬头想瞻仰你
然而
你藏在 光年 黑暗的天谷里
更是觉得杳远的距离
我低头而归
深怕众星嗤笑的眼睛

自怜的心更不堪望你
当我蹲局在自怜的城里
毫不晓得

你推开了黑幕的群云
整夜等待我的情意
你的深情
我无法以 光年 衡量
你已在我的心里

编注∶发表于《笠》二十一期,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五日。


嫩叶——一个母亲讲给儿女的故事

风雨袭来的时候
覆叶会抵挡
星闪烁的夜晚
露会湿润全身
催眠般的暖和是阳光
折成皱纹睡着
嫩叶知道 只是这些——

当雨季过后
柚子花香味乘微风而来
嫩叶象初生儿一样
惶恐栗栗底伸直了腰
啊!多么奇异的感觉
怎不能缩回那安详的梦境
又伸了背 伸了首
从那覆叶交叠的空间探望
看到了比梦中更美而俏丽的彩虹
嫩叶知道了欢乐 知道了自己长大了数倍
更知道了不必折皱纹紧身睡着
然而嫩叶不知道风雨吹打的哀伤
也不知道萧萧落叶的悲叹
只有覆叶才知道 梦痕是何等的可爱
只有覆叶才知道 风雨要来的忧愁


白色康乃馨

过去每次母亲节
    她羡慕别人胸前的红色康乃馨
    几乎以嫉妒的眼
    等到夜阑向窗外唤数声 妈——您听不到我的呼唤
前年母亲节
    她的女儿自学校来信写着
    「谁也不知道我爱您多么深
    不为了什么 只因为您是我的母亲」
    她惊喜女儿会写这句话祝福
    她负咎 自己不曾向妈——说过
    她感到无比的幸福比妈——更是幸福
去年母亲节
    女儿的男友来谈判
    为着解释欧美式的爱情和强调欧美式的……
    她失望地自廿世纪后退 后退
今年的母亲节
    她的女儿私奔了
    曾使她惊喜的字眼浮现在眼前
    她虽然心疚 不曾向妈——说过那句话
    依旧羡慕别人胸前的红色康乃馨
    在母亲节的电视机前流泪
    誓于明年要一朵白色康乃馨


希望

春的使者
载着满袋子的春
给年轻人的祝福是玫瑰色
给枯枝的祝福是他的上衣的颜色
而给我的却是灰色
为什么不给我那美丽的玫瑰色
为什么不给我那欣欣向荣的颜色
他说∶轮到你的时候晚霞快消逝
不,不,只要我能再忍耐黑夜
太阳会带来我喜爱的颜色

不只是属于春天
也属于我的明天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