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阿沛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66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阿沛的诗

(21 首)

地下写作

二十号是一位职业挖煤工
同时也是一位佚名诗人

他在深暗的地下巷道的
顶桩,横梁,矿壁
写满了一首首《煤》的诗歌

直到一次矿难发生
搜救人员才偶然发现
这位地下写作者


性学家

张村在几十年前
就出了一位大名鼎鼎的性学家
他在外的名声越显赫
乡里人越是忌惮

每次专家回到乡里
年轻的女人都躲他远远的
有些人甚至听到专家的名字
便禁不住的脸红

仿佛专家在性学上的成就
伤了乡里的风化


安眠曲

佳静安定
三唑安定
硝基安定
舒乐安定
……
绑紧的神经需要安定
生存的重压需要安定
失眠的焦躁需要安定
社会的矛盾需要安定

国营团结药厂
大量生产安定


与先生书

先生的范
源自民国时期的一本柯罗版插画
先生黑且硬的一字髭须
犹带着篆书的趣味

先生瘦瘦的身影
像是一根旗杆
乃也是一根鼓槌
让我于无声处
听见惊雷

先生的呐喊
让我想到
爱德华·蒙克画作的同题画作
惊悚而夸张的口型
足以证明东西方艺术之共通

先生,读您的书
一路捡拾您的牙慧
格言,俳句,匕首,投枪

先生,人间多次邂逅您书中的小人物
计有祥林嫂,闺土,孔乙己,阿Q
老栓等
想向您汇报他们或后代
这些无名氏,佚名氏皆无缘于正史
野史或族谱中偶有记载
亦都乏善可陈
罢了

先生,想必是见字如面的缘故
昨夕重读您的《山海经》
夜里便梦见保姆阿长
太真实了,那个呆滞的眼神

先生,我醒来后第一件事
便是背诵您写给她的
也算是给您的祝福:
“仁厚黑暗的地母呵,愿在你怀里永安她(您)的灵魂“


火葬场的轻喜剧

亲友们聚拢过来
围着刚出炉的骨灰
仔细寻找着

果然找到想象的东西
吉兆乍现
于是开始欢呼起来

施炉的伙计忍不住了说
见多了
哪不是什么舍利
是死者烧不掉的假牙


一根断指

当值的医生回忆:
十年前的一个下午
一位操外省口音的年轻男子
扶着一只血淋淋的手
走入西郊创伤医院的门诊部

医生要他先交钱
男子摇头
要他填写信息
男子照样摇头
医生问伤者在那受伤的
男子说在附近的五金厂
医生说:叫厂里派一个人过来
男子嘀咕着说去找人
丢下一根手指头便走了

一小时过去,一天过去
为了给断指主人一个交待
医生将这根指头
放进福尔马林液里
一年过去,十年过去

这根犹带着工业裁刀切面
和依稀可辨命运密码指纹
的无名手指
一直就漂浮在玻璃瓶防腐液内
如同一个无所归止的游魂


无定河

在无定河改作
永定河
之前或之后
世事永远是无定的
流水
在时间的河床
改道复改道


怕痒

手术中的这位民工
为了省钱
拒用麻醉药
任由医生摆布折断了的腿骨

民工干的是铆工
边接受治疗边与医生
交流骨头铆钉的技艺

医生问他真不疼
民工答全身的神经都麻木了
感觉不出痛痒

话刚落
当年轻的女护士
用探热针插进他的腋窝时
民工一下子像触电

并大声喊叫
痒得受不了


钢的笔

英雄末路
永生作古


火柴

不是我爱充大头
我生下来就是这副
炸药火性
为了擦出火花
我不惜拿头
撞墙


吃人

人体胎盘
在妇产医院的偏门暗道
的交易中
被称作“小肚“
在中医药典
叫紫河车

不论他们吃的是小肚
或啖的是紫河车

无可置啄
其本质就是
吃人


长物志

医生要我
将体内的胆结石
赶紧做掉
我却一拖再拖
要等这块顽石,变得足够大
足够硬时才取出来
已经预约了刻印师
并拟好了印文
要在我的胆结石上
用魏碑的结体刻下朱文:
阿沛印信
边款则刻白文:
身有长物


同一块石头

石匠雕完了一尊佛像
将剩下的一块
又做了一个石磨


城中村趣闻

这是横的移栽
抑或是直的嫁接

总之,入赘不到一年
的肯尼亚籍黑人
昨天,为李家诞下了一对
混血龙凤胎

消息传开
坊间议论纷纷
黑鬼的家伙果然厉害
但谈论得最多的
是婴儿的肤色


豆芽歌

萌芽是必须的
在温室内
出人头地的理念
一旦被激活

便进入残酷无序的竞争
挤逼,踩踏,碾压
拿出浑身之力

按预设的轨迹
迅速生长
一统的范儿
白暂,颀长,典雅
虽弱不禁风但都水灵可爱
这正是培育者所乐见的

样子,每一根豆芽
每一个身体
都被塑造成一个音符的形状
冥黙里

被置于油锅里
合奏生命的最后颂歌

(虽来不及哀悼,间亦没有甚么歌子可唱)


鹅卵石

母鹅孵着的一窝鹅蛋
被黄鼠狼偷光了
因此兴味索然地
在窝边打转
养鹅人特为体恤母鹅的苦衷
在母鹅的窝里
塞进了几枚鹅卵石
让母鹅高兴地
回到原初


对火

我不远万里
来到火奴鲁鲁的火山公园
看一下活火山
其实,活火山也没什么好看
我便翻越栏杆
无视危险匆近的忠告
在流动的熔岩上
点燃一支烟


众生丸



独木桥

站着
是一棵树
被锯倒了
安葬于荒村断涧中
而成一座

   独
   木
   桥

不期然而成一渡者
此岸渡向彼岸,彼岸渡向此岸
彼此互换的岸

而我不分彼此,不辨东西
牲蓄也罢人也罢
欣欣然接受蹄子与脚板
从我身上踩过踏过
让他人少走些弯路
也就知足了

纵使孤独索影随形
纵使俯向流水的影子
对影成双人


甭管妻管严
甭烟草公司的甚么忠告

唏嘘间将往事吞吐成烟云
或于烟云里追摹往事

任烟棒于指间
做竟夜的接力赛
任肺叶的鼓风炉
激活这小小的火山口

将时间烧成灰烬
让烟头
将夜幕灼出一个个小洞

让弹出的烟屁股,空中
画出流星的轨迹

隐隐的发觉上瘾了

这恰好给咳嗽有了理论的依据
在这怵然的静谧里
总要弄出些声音来
即便是自己给自己壮胆

况我不咳嗽
谁来咳嗽
狠狠地将心中的块垒
吐在侯门的玉阶
或时代的粉脸

这也是一种过瘾
且隐隐觉得
遂人氏不为发明无继而发愁
普罗米修斯
也无需为火而行窃

甭管气管炎
甭管烟草公司的甚么忠告


深秋的向日葵

所有呈给我的赞美
都仅限于我生命的花季

蜂蝶们都如此
就连梵 .高的彩笔也不例外

热闹过后
退尽了铅华的我
成为深秋大地的守候者
梗着患颈椎病的脖子
我的头已经无力向太阳转

嗒然垂落的头颅
乃是丰收的见证
也是对大地深深的鞠躬

回首一生
狂热过,追随过,绽放过
重要的是经历过

在这硕果压弯枝头的时节
那会顾忌
架到脖子上
收刈的镰刀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