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苦丁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73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苦丁简介

(阅读:430 次)

苦丁,原名陈殿功,河南漯河人 ,中学语文教师,2015年10月正式习诗以来,诗作发在《创世纪》(台湾)《野薑花》(台湾)《秋水》(台湾)《葡萄园》(台湾)《关雎爱情诗刊》《山东诗人》《香稻诗报》《大风》《长河》《诗领地》《冰峪》《浮梁文艺》《泯江文艺》《流派》(香港)《华山派》(创刊号)《湖北诗刊》《雪魂》《河南诗人》《四川文人》《呦呦诗刊》《香港诗刊》《漯河文学》等,诗编入《北京诗典》暨(北京诗报丛刊八周年典藏)《诗潮流》《2017网络诗歌作品精选》《中国百年诗人新诗精选》(下卷)《网络诗选短诗选本》(2017/2018)《中国民间短诗》《中国民间短诗精选》(精装限量版)《中国当代诗歌精品60家》《2017中国网络诗歌精品工程》并获优秀作品奖等。有诗作获首届《诗潮流》文学论坛诗歌大赛三等奖。《中国当代汉诗精选1000首》大赛获银奖。

苦丁的诗

(21 首)

流星

晒场上
点燃旱烟袋的爷爷
冲涂满磷的夜空
划着了
一根火柴


头羊

通往屠宰场的路上
头羊领着羔羊走

羔羊温驯跟着头羊
一步一步往前走
羔羊走得又是那么平静
那么安祥
谁都知道
头羊是值得信任的

只是这让人看得
心中发酸


笼中兽

植月光成栅栏
绕栅栏走来走去
它仿佛
奔走在星光下
森林中,趟起
落叶片片

它企图寻找
逃往故乡的缺口
在一千零一次的失望之后
咯咯鯁在喉间的
是那一声
吼不出口的乡愁


夏天的正午

正午。天气晴好
阳光亮得似锋芒
人们看什么
眼睛都眯成一道缝
小鸟缩在浓荫里
怕一展翅
影子就被晒化了


黄昏

此刻仿佛正在迎接那
最为神圣  庄严的时刻
风将自己贴在树叶上
鸟将自己笼在树林里
落日将封存自己那枚
鲜艳的印章
走过小桥的一只只山羊
仿佛从钟摆上荡落下来的
一粒粒风尘


心囚

一个人
喜爱孤芳自赏
太垂怜自己的影子了

他将设防
筑成四面墙壁
却忘了
给自己留门


算命先生

云游四方
走街串巷的算命先生
命苦
苦得拿自己的命没奈何
开始算计别人的命

算命先生手捻子丑寅卯
口中念念有词
人人知道他的话不实
人人又被他说得
口服
心服


回忆

你饶有兴趣地
拿往事擦燃
一根一根火柴

擦燃一根,心里亮堂一下
擦燃一根,心里亮堂一下

擦着擦着火柴没了
你也擦失了自己


喊桃花

面对桃花
面对一朵三月的桃花
我惊羡她的艳丽
忍不住一声嗨
桃花仿佛吃得一吓
打一个激灵
羞涩
涨红了满朵


放生

刚刚钓上来的鱼
在一声阿弥陀佛中
被投放到了水里

鱼摆了摆尾巴
顺水游走
感恩的泪水
还没来及被风干
就一头撞进一张网里

鱼挣扎了几挣扎
悲绝地想
人类的把戏玩得够绝的了
他们说的放生
是放我
脱离鱼钩游到网里


小站

缭绕着
一个心结

总是
有人在解
有人在结


月亮把自己看成牧羊人
在青空的草场
放牧星星

落花是春天的信物
流水将她寄到远方

犬吠惊动的风声
是从老家带来的口信
由树叶一遍一遍
说给失眠的小窗


冬日下

避风的廊檐下
坐着晒太阳的母亲
扯着针线
正在一针一线缝补
父亲露出脚趾的袜子

正院晾衣绳上
迎着冷风晾晒着
母亲刚刚浆洗过的家底

篱笆墙下
我们护家的那只白鹅
踱着将军步
大大咧咧游走着


不能省

一只大瓷盆
装满我家枣树结下的
又红又甜的大枣
母亲端着串门去了

等待端回来
大瓷盆更满了
里面装着花生 核桃  苹果  
鸭梨 还有月饼

在我们家乡过节
这只大瓷盆不能省
省了  省得人心
空落落的
觉得这节日
也没了节日气氛


小村

我们的小村很小
有一棵苦楝树
那么大

我的父老乡亲
命苦
像一粒粒苦楝子
把苦含在嘴里
忍住不说
风雨来了不说
即使冰雹袭来
砸伤了脑袋打掉了牙
也忍住不说


请爹进城

家搬进城里安顿下来
请爹进城小住

晚饭后带爹上街走走
爹像没有出过远门的孩子
这里看看咂咂嘴
那里看看咂咂嘴
等待嘴咂完了
爹手指头顶的路灯说
没有人  这灯还开着
该有多浪费呀


他们说我像一个人

他们说我像一个人
只是说了说  没有说像谁

像谁呢
面对镜子 我寻找着
像某某  可是没有他帅气
像某某某  可是没有他卑鄙
像某某某   可是没有他风流
像——
我越来越觉得自己陌生
像的那个人没有对号入座
却把自己给像丢了  

我真的像一个人


根雕

一刀一刀刻下去
仿佛在拯救

让她从死的根里
活过来 


擦玻璃

手按玻璃擦
我擦

擦去一层浮尘
成一面纯净的明镜
擦出一朵朵白云
像花,风一吹
漫天地盛开
擦出一串鸟鸣
几声啁啾
一展翅,飞走了
擦着擦着,我一恍神
竟把自己也擦了进去 


路上倒下几棵树
拦了道
孩子问  树怎么躺下了

我说是风
孩子四下望望  眨着眼问
风在哪里

我指给孩子
一面飘扬的五星红旗


一只小鸟从当空飞过

一只小鸟从当空飞过
伴着一声啼叫
消失了

我在纸上
画下了那只小鸟
我费了好大力气
也没有画出那声啼叫

我望着
纸上飞不去的小鸟
越来越觉得
画不出啼叫
小鸟该多么寂寞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