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津渡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8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津渡的诗

(45 首)

向日葵

太阳的一群孩子
编着小发辫
站在黝黑的泥地里

他们跟着太阳
转动圆圆的脸盘
喷出一圈圈小火苗

太阳的一群孩子
拍打绿色的巴掌
奔跑在炽热的风里

他们追赶太阳
想要赶到西天边上
喝上最后的一顿晚霞


蔓与树

春天,一枝蔓爬了很久
遇到了一棵树

嘿,你真漂亮,树说
你能和我在一起吗

蔓递出一朵花
给了树一个笑脸

我会保护你,遮风挡雨
树挺直了身子说

夏天过去,秋天来临
蔓变黄了,越来越蔫巴

树想大声地喊醒蔓
但是蔓已经听不见了

冬天,人们从树下走过
只看到一个沉甸甸的果实

和一棵抽泣着的
不停地掉着叶子的树


蒲公英

我们是一群会飞的孩子
爱梦想
爱旅行

爱妈妈
也爱广阔的田野

找到光线的小脚窝
把背包放下

在土地里生根
像妈妈那样


捞月亮

男孩子们
总想把一口井
像拧根粗大的螺栓一样
拧出来

但是水倒出去后
得不到月亮

把井里的月亮捞上来
只需要一根绳子
一只
打水的铁桶
 
你要慢慢地拎起
整个夜空
和一张,月亮之中
熟悉的脸

嘿,小心
月亮已经晃荡出去
重新跳回了井里


T2先生和硬币

硬币趁T2先生不注意
在口袋里找到了个“空当”
(准确地说:是个窟窿
也是个机会啦),跳了出来

为了防止T2先生发现
它先是跟着滚了一段
(注意:它没有脚啦)
接着,悄悄躲进了草丛

(旁白:只有小狗
才会跟着你,跑前跑后
只要你一直吹着口哨
问题是,硬币才不是小狗)

我们粗心的T2先生呢
依旧吹着口哨
显得十分快乐,就这样
丢掉了这位亮闪闪的朋友

哦,也许口哨就是快乐
吹一下,世界更明亮
而快乐呢,只要他愿意
总会一直跟着他

(话外音:对这一点
大人们可不太理解
只要一劳累,就会发牢骚:
钱币不长脚,跑得比贼快)


浮萍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舞台
浮萍也有

浮萍搭建的舞台
露珠来过
雨点也来过

蚊子来过
萤火虫也会来过

浮萍搭建的舞台
四月来过,五月来过……
时间来过

假使什么也没有
阳光会来,星辰也会光顾

是呀,流水的日子风来过
停留的日子
寂静来过


雨的画

雨在玻璃上画画
它先画头发
接着画出了眼睛
鼻子和嘴巴
停一停
雨又画出了泪水
打湿的脸庞
一个
贴着窗子
埋下头来
等妈妈回家的娃娃


左脚,右脚

先是左脚,还是右脚呢
看着我的脚
妈妈,我不知道怎么走路了

来吧,看着妈妈
来妈妈这里
不需要知道那些

哦,妈妈,我来了
可是,我是先动的左脚
还是右脚呢


声音

声音有一双轻快的脚
无论是多大
还是多小

只要你喊出去
就会很快就不见踪影

只有一次
我对着大山喊
“你好吗——你好!”

它们很快回来了:
“你好吗——你好!”


悄悄话

耳朵是蘑菇
什么也听不到

耳朵里有条小渠
悄悄地流走


月亮妈妈

月亮妈妈是个勤劳的妈妈
总是在天上走呀,走呀

她从天的这边
一直走到了天的那边

走着,走着,月亮妈妈
又大又圆,变得又白又胖

呵,月亮妈妈怀孕了
就开始生下很多小星星

她从天的东边,走到天的西边
把生下的星星都放在空地上

后来,天上的星星多得数不清
月亮妈妈再也照顾不过来了

月亮妈妈整天发愁
又瘦又黄,连下巴也变尖了

好几天晚上,月亮妈妈都藏起来了
她终于想出了个好办法

月亮妈妈看到地上有很多商店
就给星星穿上了花衣服

睡在糖果店的棒棒糖盒子里
新生小星星们都有条可爱的小尾巴

那些可爱的小星星呀
我还看见小朋友们举着它跑呢


河的长发

河的头发很长很长
用了好多好多
拱桥来做发箍

河的长发一直拖到大海
那些小岛
就来给它扎上蝴蝶结

河很开心
一直在歌唱


电灯

从我蔚蓝的天花板上
淡紫的藤儿垂下
挂一个
晶晶亮的鸭梨。

白天,它好安静
晚上它好调皮。
我拉一下开关,光线的小脚
就伸在,我的童话书上。

它对着我微笑
还替我把黑夜挤出窗子
它给我光明,还有温暖。


来自葡萄牙的谎言只讲给孩子们听

我爸爸有许多蜂巢,蜜蜂许许多多
数来数去,我爸爸
数丢了一只

我爸爸扛着斧头去寻找,小蜜蜂
停在白杨树上,爸爸砍倒树后
得到许多蜂蜜

蜂蜜多的装不下,我爸爸
从胸前摸出两只虱子
他用虱子的皮,装了两大囊蜜

回家时,我家的母鸡却跳起来
吃掉了蜜蜂,我爸爸气急败坏
用斧子去砍鸡,鸡毛却又吃掉了斧子

我爸爸烧掉了鸡毛,却只有斧头
斧头送到了铁匠铺,敲呀
敲,打成了一只小鱼钩

我爸爸到河里去钓鱼,第一次钓上只
马鞍,第二次钓上一头
死了三天,眼睛还眨巴的毛驴

我爸爸给毛驴找药吃,铁匠
却只给他一些干蚕豆汁
哎呀,蚕豆汁飞进他的耳朵眼里了

转眼就结出了满树的开心豆
我爸爸摘下了所有的豆子,一直
吃不完,我爸爸送给大家一人一颗

注:本诗源出葡萄牙民间故事《一连串的谎言》。


魔术师的纸条大家一起拉

魔术师的纸条越拉越长,越拉越长,越拉越长
拉出来一条长角的蛇,咬着蛇尾巴的

是只大乌龟,大乌龟的尾巴后面
牵着小乌龟,小乌龟牵着更小的乌龟

九只乌龟都在一个盆子里,一个盆子
放在船板上,船板上方是片帆

一只钓鱼钩钩住了它
那根钓鱼线可真长,拉呀拉,越拉越长,越拉越长

拉到尽头才看到老渔夫,老渔夫
坐在小岛上,小岛在大海的怀抱里飘荡

大海,在一个望远镜里打呼噜
望远镜,握在一个小孩手上

小孩儿坐在椅子上,椅子靠着石墙
石墙上方有根常青藤

藤子又细又长,一起拉吧,越拉越长,越拉越长
一直拉到窗台上,窗台上

放着那个花瓶,一只水壶在浇水
水壶的把柄,握在爸爸手上

爸爸的裤子还是湿的,不是水
是一只大排笔蘸了颜料还在画着

原来是幅画
画笔,就握在亲爱的妈妈手上

妈妈站在电视里,电视放在舞台上
舞台中央站着魔术师

魔术师的纸条越拉越长,越拉越长,越拉越长
一群小孩子还在拉呀,拉呀,拉


给豆子一杯水
豆子发了芽
 
给小狗一根骨头
小狗摇尾巴

给屋子一扇窗户
屋子变明亮

给勤劳的妈妈一个吻
妈妈来拥抱

那么
给埋头写作的秃顶爸爸
给什么呢

给他头上顶颗大白菜
让他哈哈大笑一整天


七朵花

七朵花,七朵花
七彩颜色人人夸
七个蚂蚁扛着它
七星瓢虫绕着它

七朵花,七朵花
七个姑娘戴上它
七张笑脸笑哈哈
七彩童年胜过花


较量

有一把小斧头刚锻造出来
自以为很了不起
因为那些花草啊
小动物啊
见到它,都吓得瑟瑟发抖

可是有一棵大树
老是沉默着
似乎一点儿也不害怕

小斧头说
难道你不服气吗
我可是锋利的

听了这番话
这棵树就挺了挺身子
叶子哗啦啦地摇

小斧头很生气
决定教训教训这棵树
于是,它像风一样扑了过去

结果小斧头
刚劈开树干里面的花纹
就被紧紧咬住了

起先,小斧头很有耐心
可是一晃
很多年过去了

这棵树越长越高
越长越大,也越来越美丽
小斧头显得更小了

小斧头慢慢失去了光泽
锈了,烂了,最后
掉到了泥里

我们的这棵树呢
还是沉默着
那样挺着身子


海的肚皮

风变幻了一千只手
一万只手
在海的肚皮上搓
海的肚皮上
有一千个一万个褶皱
风使劲地搓啊搓
搓干净了
像面镜子一样光滑
海也平静了


另一只袜子哪里去了?

是这只,不是那只
是那只,不是这只

反正,有一只
在阳台上,走丢了

是风,要戴上一只手套吗?
是雪,要围上一条围巾吗?

不,不,风雪多么冷
比不上我的暖脚丫

是小耗子借去当被子了吗?
是圣诞爷爷借用做百宝箱了吗?

不,不,没有它的好朋友
一个儿,它怎么走天涯?


维修外星人

这样的事情我一周干一次
他们从太空舱里走出来
我就准备好了护理床

雷德诺,丘拜停,或者伍云道
就是这样好听的名字
黄金手掌,洋铁皮一样的笑脸

清洗完后脑上的螺纹沟
盖上合金椰子壳
我给他们眼眶里填上五角星

再来一点简单的眼药水
捏一瓣桔子,挤几滴桔子汁
我用柠檬片擦洗他们的牙齿

我检查他们水晶花一样的心
香水瓶吸管一般的肠胃
我用雪花膏的润滑剂

我给他们长腿里的弹簧充满云
最后系好锆丝鞋带
他们就跳出去,消失在银河系里


你好,兔八哥

你好,兔八哥
你能做我的朋友吗

我的朋友有滑稽的米老鼠
还有聪明的乌迪

不过,米老鼠晚上老不睡觉
啄木鸟乌迪总爱说脏话

还有一个智慧的朋友
我对它也是又爱又讨厌

对呀,是狡猾的狐狸列侬
它骗走乌鸦的腊肉有些过份

只有你,勇敢的兔八哥
你用胡萝卜塞住了猎人的枪眼

你机智又仁慈
救走了大狗逮住的小野鸭

兔八哥,请你跳进我的院子
来对我讲个新故事


鸬鹚的歌声

十一月飞临南方的黑鸟
沼泽地里的白杨才是它们的家
我整天趴在土堆后观察
等待它们,吃饱后
竖起脖子唱歌
那个时刻,嗉囔里,涌动水
或者某种悒郁的东西
哦,灰白的,不
在水底,应该是暗黑的
像死去了很久的
人的脸
十一月的水面下
我没有看到鱼,只有
静静沉睡的树叶
像死者的一张张名片
当它们像鱼雷发射
冲向水底
我能想象那种饕餮
那使我喉头一阵发紧
使我胃里的血液猛地下沉
而在盛宴之后
它们在我昏沉的大脑里唱歌
在阴沉的云底下
唱歌,所有的鸬鹚
整个沼泽地,树枝上的鸬鹚
一起笨拙地摇晃
它们被自己的歌声唤醒


国家剧场里的蟋蟀

它的来历与身世我一无所知。
我能确定的是
它的声音发自内心,清晰、肯定
在众多的排练与表演之后
如此自然。
没有灯光
甚至也不需要任何道具。
空椅子是它的听众
还有我,处在那深沉的黑暗里
偶然的时刻
被叫醒了的昏睡的人。


蜣螂

同样安静的早晨,神
高高地,仍旧坐在看不见的地方

而蜣螂,腿毛与骨节
一起嘎嘎作响,某种使命正驱使着它
推动一个
危险,充满诱惑的粪球

瞧瞧那推过来的圆,正在冷却的砂粒
巨大的阴影
一下子将我覆灭


仁爱

鸡大腿应该给孩子
因为他们吃了好长身体。
鸡脯子肥美,给妻子
因为她操劳这个家,需要滋补。
鸡翅膀和鸡脚给父母
因为他们老了,快要死了
没必要浪费好东西。
——真实的场景是父母吃着鸡腿
孩子吃着鸡脯子
妻子的盘子里,架着鸡脖子和鸡脚。
而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在想象伸过来的一双双筷子
怎样把他的身体拆开、吃掉,连头也不要剩下。


直觉

黑暗中,我摸到楼梯的钢管
好像一个人的胳膊,很长,很冷
离她的心脏很远
我感到我的身躯,从中间裂开
一半在台阶上蹦着,另一半去数她的肋骨
水,不停地滴进耳朵里,不断地
流出来,很快汇成一条河
我想起她,是我站在深水里苦苦呼喊过的
某一个人,叫做琴,或者萍
从来没有谁完整地爱过我们的一生


亚丁村落

出现在晶蓝山峰之间的峡谷平台
此刻正被煦暖的阳光洒照。二十多间蓝灰的房屋
领养一条发白的小路
更多的,小人似的青稞束已经收割,在脖颈处捆扎
摞到打谷场边,占据了
小小天堂的一角
还有大片的金黄,云朵与梦想
不受惊扰的时光
躺在一个秋天的童话里静静地生长


麻雀的可能性

从麻雀被嘘走
到麻雀飞进我的大脑
找到鸟巢
这一天,我等了许久

麻雀飞不高
也飞不快
麻雀,是赶在路上的
一些逗号

麻雀
站在一堆糖纸当中
在垃圾场
有亲临节日的幸福感觉

但麻雀站在谷仓顶上
带本地口音
也是外省身份,需要
提防一杆土铳

麻雀的亲戚
是稻草人
在它的手臂上
也许,能啄到一只苍蝇

麻雀被孩子们活捉
放开
起劲追赶的时候
腿上的白线,特别醒目

麻雀在檐下
只能用一块破布
当作暂住证,非法居民
随时等待拆迁

麻雀有民工身份
在城市森林里
麻雀是木工,泥瓦工
麻雀有搅动油漆的激情

为什么要把一首诗
写这么长呢?
因为只要是麻雀
就具有多种可能性

麻雀是文艺青年
沙窝里的摇滚歌手
麻雀飞进夜总会
一样胜任钢管舞

麻雀进了群艺馆
是从窗子里飞进去的
麻雀的脚印
差点成为稀世大作

麻雀,本身就是艺术品
枯枝上的八大
麻雀坐禅,踩着
380V电流的高压线

麻雀很小
但作为一首诗
麻雀很大
麻雀的内脏是整座工厂

麻雀在城乡结合部
是无产者
麻雀进了城,是临时工
潜在起义者

拍电影的人
考虑应该为麻雀制片
麻雀是小个子列宁
穿短大衣

麻雀的本能是教授
在黑板前
在粉笔盒里
经验丰富,学会了饶舌

麻雀可能不知道
它代表了中国人的命运
从洞庭湖飞到深圳
麻雀可能是位成功的商人

从秦岭飞到西安
麻雀当中有只王维
讽刺的是,麻雀在火车站
可能是个扒手

麻雀最不可能是警察
麻雀想象过
最多是位兵马俑
麻雀不够光鲜,调子太灰

麻雀从东海开始飞
飞到杭州
麻雀是西湖长椅上
摆弄粉饼的小资

麻雀从坝上
飞到故宫
飞到天安门
接受欢呼,供奉为国宝

麻雀从这里
到那里,其中的变故
完全可以置换
麻雀有007系列的专辑

麻雀不是瞎子
不用担心出不了门
麻雀飞到泰山上
就可以封禅

不要再写了
写不完——麻雀会叫
也会抗议
麻雀集会,占领了华尔街

麻雀的朋友
下海变成了鼠标
麻雀钻进夜里
也当不成一只乌鸦

麻雀做做游击队员
这还差不多
麻雀那么灰暗
其实灵魂,和你我一样

麻雀是会飞的
麻雀有自由的羽毛
麻雀在盘子里时,剥光了
有枣红色健康的肌肉

麻雀可以是棵树
树上的疙瘩
麻雀在风雨里,在我大脑里
飘摇,麻雀在孵蛋

麻雀几次跳下来
教我写诗
麻雀的超现实主义
像极了一位潜在的大师


小镇

黄昏,下着雨,又停了
轮胎轧过一群荞麦的尖叫
柏油路面上,慢慢爬出的亮点
一阵风吹过,又全部熄灭

天空,穹顶,压低了的弧线
一排小小的窗格,麻雀
像砂轮那样溅出,卖花的女人
拎着惨白的花束

沿着运河,树枝拼命地摇晃
驶入港口的货船,触到了胃壁
有人敲碗,有人走进角落
在黑暗里吃,从他们的脸开始


两个我

我母亲只生下过我一次
我一生要写两辈子的诗

在酒精里我与我搏斗
在镜子里我伪装死去

肉体在床榻上忍受鞭笞
灵魂却轻轻跳出了窗子

我在扉页上开始
在封底与我巧遇

一百年前另一个我替我活着
一百年后我替另一个我去活

我活着是为了见证我的多余
我死去后人们会传说我活着


一个人的小镇

这首诗里容不下别人

只有我,和我现在
开始写到的小镇、我的小镇
我是惟一合法的代表
一个人独裁,一个人民主

我演讲,我辩驳
左手团结右手,双手又划分阶级
我还打一个乌托邦似的喷嚏
但绝不是因为脸红——

因为我彻底赤裸,因为我
一个人,因为不需要可耻的遮羞布
我此前的否决,完全藐视了人民
驱逐了群众

我反对多数,我不反对一
我反对到底
就是另一种绝对的赞同
比如我说到理想状态:

一个诗人,就是一个小镇


春天的花园

这些妖精们呀,这些泛绿的枝条
蘸露的枝条
这些在春天里摇荡起来的腰肢
多么快活
这些妖精们呀不知道我是谁
这些妖精们呀
正在做梦
唉,唉
在梦里
我是一个把果子装满器皿散落案板滚动在地板漂浮在空中忙碌着调味的厨子
我是一个把缝纫机踏板踩得飞快像小马驹在细雨的石板街上拉风狂奔的裁缝
我是一个吹到了风
就要放风筝的人
听到水声
就会在波光粼粼里撒网的渔夫
这些妖精们呀
不知道我的梦
不知道我是调制霓虹的调酒师
手杖里
喷火的魔术师
这些妖精们
不知道我是一个把胳膊上的咸腥晒干了会把手搭在她们肩上和臀上的水手
唉,其实
在梦里
我多想做一个潜伏在灯光的影子里和帐子背后的刀斧手
只等着一声令下
但我只是一个马伕
一个整夜逡巡
只给良宵可着劲儿填喂锦衣玉食的马伕
唉,唉
没有用
梦把我反复拉扯
揉搓
转眼间变成了一个花匠
这些妖精们呀
不知道我带着剪刀
我的右手
因此沉重了许多
我的右手
因为沉重而下垂
比左手还要长出许多
长到
拖到了地上
我甚至都不敢去看一眼
唉,唉
这些妖精们呀
不知道我偷偷地看了
我偷偷地看
我右边的胳膊连同右手
就是把剪刀
这些妖精们呀,这些泛绿的枝条
蘸露的枝条
这些摇荡的腰肢
从绿里又努出了小嘴
红的,粉的,黄的,蓝的,紫的……
这些妖精们呀
嘲笑我的白发
这些妖精们呀根本就没有理会过我
从一开始
就没理会过我
而我走的如此沉重
她们本应该害怕
至少
也应该颤抖
一声惊叫
但是整座花园里只有我沉重的脚步
我的喘息
连同我的忧心忡忡
唉,唉
这些妖精们呀
没有谁
哪怕收紧一枚树叶
伸长的,舒展的,打开的,招摇的,放纵的
为所欲为
正在铺盖整个春天
而且
最令我担心的事也终于出现了
唉,唉,不是这些妖精
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是我
突然感到
走到了枝条边上
走上了歧路
走在另外的世界
陌生的,黑色的,荒僻的,孤寂的,腐朽的
包围了我
在树枝折断的地方
在树干的瘤疤处
在伐断的树桩断口上
在腐烂的树根里
唉,唉
为什么我带的是剪刀
而不是一把斧子
斧子多好
它能拦腰砍断我的半生
唉,唉
这些妖精们呀长得如此之快
她们涌动得如此之快
甜蜜的,芳香的,清新的,馥郁的,迷幻的
把我拥挤到陌路
我的剪刀
在迟疑里生锈
无法打开
也无法举起
掉在地上
烂在泥淖里

手无寸铁
已经在加紧后退
我在隐秘的小径上后退
退到了花园入口
我一直退到了墙根
房子前面
这些妖精们呀,这些泛绿的枝条
蘸露的枝条
这些摇荡的腰肢
不知道我有多么难堪
春天的花园里
一个残损的身子在绿叶与花朵的轰响里后退
在热得发烫甜得发黏的泥浆里后退
我这样小心
这样过敏
这样为难
甚至
一心想要刻意避开木门
避开木质的地板
避开木桌
木椅子
木床
唉,唉
逃避不了
我走投无路
只有投降
我最终躺在床上
仿佛躺在花园上方
沉沉睡去
像一把剪刀那样躺着
打开


车站茶馆赋别

我们的手在桌上摊开,紧握,塑造的形状
如同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在他们拥有欢爱的床上

你此时纵容激情与幻想,透过窗子眺望
太阳,在群山和树丛中投火
鸽群炸开,合拢,在信号灯前指引

年轻的茶馆服务生,少不经事
耽于纯粹劳作的创造,只是在刀刃间
回应分离,香味分布于间隔的日子

纷纭的柠檬片,透亮的轮圈,松饼
花束和礼乐,拼凑出发甜的火车
榨汁机一经嗡鸣,便驶向隐秘的腋窝

一个谕诏,你的心跳跟上鼓点
人群中,脸庞涌动的波浪敛息了哗响
无辜的吸管突然折弯脖颈
远方,河流,将在钢架桥下闪闪发光
而紧张的哨音,已经收缩
女人的小腹,寓示她将孕育星辰与云朵

在每个未来,无限又有限的排列里
跳出来的你凝视天穹
词语贫乏,雨水穿透虚无之处落下


明亮的画面

父亲走来
额头上,像是用镰刀
割出了一片光。

“来吧,来看我的画——”
他嗓音宏亮
两眼熠熠生辉。

来到桌子前
再次看到了明亮的房子
桑树,水塘和稻子……

未干的颜料
也有了色彩的涌动。

……父亲又回来了。
每个人心里
都有一块光斑在跳动。

(自从他疯颠之后
就迷上了画画。)
而我们,回到了画芯。

他清醒时哈哈大笑
就像天真的孩子。

但是在漫长的岁月里
孩子们
已经成为父亲。

我是我自己的父亲。
每个孩子离开
心里都有一捧灰烬……

直到他们,丢掉
手中的荆棘
牵着自己的孩子回来。

今天,同样的戏谑
在笑声中诞生:
那个从无答案的话题
仍然需要回答。

当父亲按紧画面上
一块漆黑的墨团
孙子们掰开了他的手指。

……“那是我们家的荒地。”
父亲今天的回答
快捷,意外
令人如此熟悉。

那一年秋草点燃,雨水
淋湿灰烬
孩子们捡出了一堆瓦砾。


后河

清晨,我们骑马前往原始森林
艰苦的跋涉
触及骨头深处的疼痛,仿佛全身的骨架
已然摇松。
正午,在河谷安顿
我的表哥,解下鞍鞯
给马打来了青草。
然后,把草帽扣在脸上
躺下来休息。
我抱来柴禾,生火
不多会,搪瓷盆子里的麂子肉嘟嘟地翻滚
我们的狗巴望着
流出了口水。
是的,这些肉都可以给它
我愿意取悦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动物。
只是,将要加进去的
青菜是我的。
我既不看书,也不思考
有时会让风,再把大脑吹干净一次。
自然教给我的一切
仍然是迄今所受的,最完整的教育。
我像牲畜一样驯善。
如果还有闲暇
我会继续观察苍蝇
像许多年前一样,我对它迷恋有加。
它在圆石、草尖,水壶盖
和搪瓷缸子边沿
翅膀透明,轻盈,来来回回
毫不费力地飞行。
它使我想起一位古代的侠客:盖列
轻易放弃了功与名
最后不知所终。


腐朽的香味

夜色中我们收拢翅膀
萤火虫一样
在你的坟墓周围麇集

一位死去多年的智者
像极了今晚惨淡的月亮
仍在垂耳倾听
星星的交谈

而在草丛深处
我们渐渐闻到了花萼和茎管里
腐烂的气息

大师,当你捡起骨骼间的纽扣
拢好头发,推开棺盖
你将和我们一起
度过如此醇香的夜晚


打烙

当我还是少年
在竟陵城南转悠
他们给一匹小马打烙

是怎样的岁月?
它拉断缰绳
撞垮了铁匠作坊的顶篷
它冲翻包子铺
踢倒了青菜篮子
它径直穿过树林,趟过了小河

它被眼睛里无边无际麦苗的海洋吓得止住脚步

谁还记得那样的温驯?
他们在哄笑中绕着小河回来
谁又在使眼色,看你抽搐的屁股
哦,我的小乖乖
他们用粗糙的手指抚摸缎子似的脊背
捧你的脸

又是谁在夜里流下眼泪
为一种严苛的教育,相似的命运
失眠至今


守林人

如你所说,我要的太多
背倚长林,面对湖光,你只要
一间漏风滴雨的茅屋。
时间骇然地生着长毛,因你的手掌
拍打大腿上的牛虻,愈发地空洞。

每一次白鹭扑腾在鸟网上
你总是下意识地提紧幼犬,脖子上的皮圈。
三个华里长的小路,柴刀
从菜地里砍回来一颗白菜,婴儿般的头颅
光洁的额,献与刀砧与炉火。

如此开怀地大笑,各取一瓢净水豪饮。
我给你带来的镀金棋盘
楚河,汉界,三十二颗亮闪闪的水晶棋子
在屋顶,一个孔洞里的星空注视下
全部停止走动。如你所说
我失去的同样太多。


论白云

年轻时赞美她
像爱着少女,狂热地爱她。
又在床单的梦境里
像是突然失去了撞针,留下
羞于表白的记忆。羞于表白的记忆。

正如垂柳只顾着低头
溪水中有一个它
而风筝,总是在挣扎,幻想着
从上面去看一看她。
中年后我们被一场大雨淋湿。

如今隔着门槛看它
它离我们不远,也不近
还给我指缝间的一绺白发。
我也曾起越过神庙的檐角眺望它
它垂下额头,一语不发。

当缥缈的势必成为永恒
该告别的告别,要说的也不会太多。
谁想过狮子的颈上会发生雪崩
留恋它,怀想它
极度的狂欢之后,痛苦地埋葬它。


直白

为了接近你,我更换身份
为了安抚你,我剔除个性。
为了验证时光的苦味
我们一起生活多年。

活过那些岁月吧
比你的耐心还要长。

为了一副棺材
我在银行里开好了户头。
为了死后不被嘲笑
我们阴险地留下了后代。


咸鱼铺子

只有咸鱼们知道,冬天有多么寒冷。
咸鱼们在竹杆上排好队,咬紧了生铁钩子
咸鱼们互相问候,挤紧。

走进来的人低着头,说:咸鱼
走出去的人低着头,也说:咸鱼
咸鱼们眼眶深凹,嵌着窗外的乌云。

开始下雪了,像盐粒一样簌簌地落下。
有人往灶塘里扔咸鱼,用咸鱼取火
有人用柴禾串起咸鱼,在炉子上烧烤。

有一只炊壶里装满了水,咻咻地
喘着粗气,而店老板有事没事
会打开咸鱼皮夹,翻捡里面的纸钞和硬币。

有人用旧报纸包走有文化的咸鱼
有人小心翼翼,用竹篮提着水
带走了一条性感的咸鱼

有人替咸鱼翻了翻身,就放下了。
有人穿着双咸鱼的鞋子,吧哒吧哒
跳过了门前的臭水沟。

天色渐渐黯淡下去,天气更加阴冷
红灯区里的红灯,红得滴血。
咸鱼们松开口,放掉了生铁钩子。

咸鱼们溜到了大街上,咸鱼们
像件深色的外套,伏在人们肩上。
咸鱼们伏在屋脊上,一声不吭……

而在最宽阔、最阴冷的海面上
最大的一头咸鱼甩掉了身上的鳞片
咸鱼彻夜难眠,身下的脓汁和血污粘成一片。
这可不关店老板的事。


休息日

一整个星期都在抱怨,用一个窗台
面对日子,偶尔
会听到大海的雄辩,但是三棵云杉
撑住了天空

现在,缓和下来了
在早上的豆浆里,那狠狠地
加了一勺子糖的恨意
我甚至愿意去回访繁忙的津渡先生

当面粉沾上母亲的手臂,蜂蜡
涂满孩子的铜匙
这甜蜜得发亮的一天,有时
却想让人一下子死去


木偶

每一棵树里
都住着一个木偶
每一个傍晚,他们都会脱掉树冠的帽子
掀开树皮,走出来

哦,他们在原野上走着

我记得他们天牛翎一样的眉毛
白蜡杆一样的鼻子
我记得,他们喷水壶一样的脸
马蹄铁一样的下巴

就是这样生动的面容
这样冰冷的伤感
一颗木头的心,这样永不开口说话

一双木头的腿,走着
像你我,在傍晚的原野上走着


蜗牛

五月的田地里结满了豆荚
只有蜗牛的头上,还顶着两根菜花
哦,孤独的王子,一个国家在它背上
已成为一个忧郁的包裹

而诗人是在南方,在杜英苦涩的枝上
注视彩虹的小小螺壳
最慢的闪电,一寸寸抽出
最后的家园飘起来,如同心思幽暗的叶片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