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孔令剑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56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孔令剑简介

(阅读:523 次)

孔令剑,1980年生,山西绛县人。曾任《山西文学》编辑,现任山西文学院副院长,兼任省作协诗歌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有诗歌在《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中国诗歌》《星星》等发表,部分作品入选《中国新诗排行榜》《中国诗歌年选》等国内各类选刊、选本。出版诗集《阿基米德之点》。

孔令剑的诗

(24 首)

颓废

带走最后的证明,死亡从我身上
证明他曾光顾,并鼓起勇气
将我带入黑暗的天堂
是我拒绝了他,还是他最终放弃
不是。是生活把我一次次从阴影里扯拉
令他害怕。一个不健全的人背后
连影子也没有。他说。当黑夜降临
巨大的影子把我遮蔽,我才猛然醒悟
波浪里浮沉的生,只是死的复数


一些事物从墙壁中涌出
正如你的想象
打开一本书,读
曾经读过的文字
窗外,阳光闪烁其词
说不想说的话语
在风的寂静里
过往躺在床上
而未来站立
空如一张白纸


下午三点
他独自坐在窗前
看,天上的云
堆积心事
空气中微尘漂浮
那是他身体里
飞走的鸟儿,带着秘密
文字的秘密到处都有
他要努力破译,还有风
在其中来来去去
为迎接这一时刻来临
他很想在自己的言语里
放声哭泣


厌食症女孩

你牵引未来的双手
透着冰凉,仿佛
你已放飞的日子
在空中,温度下降
而你依然在坚持
即使忍受风的饥饿
即使在夜的空空的胃里
你也要把自己身体里的忧伤
轻轻,安放在梦的边疆


秋夜

孤单的人,和
同样孤单的房间
相互取暖
他们说话,用
窗外的落叶
金灿灿的文字到处都是
偶尔有风走过
他们停下来
听,刚才说过的话
乱成一团


现在

他不再谈论死,想也不想
初恋情人被遗忘
他也不再追求永恒
永恒里他只看到虚妄
白云无助的忧伤
他只活在现在
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分秒之中
甚至不肯跨越一步
他说:零点的月亮
也是太阳


零点

无限大或无限小
指向更远或者更近
一副画,一片灯光
有时仅仅,是一次碰杯
一句错话
不是因为即将逝去而是注定
要不期而至
小心翼翼将一个又一个夜晚深藏
区分,隔离,为它们
贴上标签,它们因此不会篡改
连成一体
就这样,黑夜闪动睫毛
保存阳光的秘密
现在,当我坐进又一个零点
它们便会列队走来
让我欣慰:无论如何
又走向新的一天


场景

除了四壁
没有什么可以支撑
一个中心
一群人坐着,紧紧环绕
飓风的中心什么也没有
也许正因如此
大家才能坐进同一片静寂
空气也不在
作为意念,他们已全部吸入体内
没有言词可以逃逸
他们复制般统一的表情
悲伤和欢喜,保持
绝对的平衡。毫不费力
为什么会在他们中间
坐在一起还要多久
大家才会站起来,各自走掉
继续明天


言说

洞窟里的蛇
和土地有关,和
一切对立的事物、影子
以及影子里的“生活”有关
为何不能忘掉生,生已完成
没有了水,只有蛇
在愿望的草丛中曲折
一个人沉默,不是
真的软弱
镜子上升到天空的高度
你终究身陷其中,无以言说
把整个字典吞进腹中
不用咒骂和称颂
在内部,词会排列组合
产生毒和有用的诗歌


一些往事

一些往事总也不死
一次次从它的遗像里复活
白天,它在你嘴边
在你言语之外的标点里
夜晚,它来到你床边
在你反复回忆的呼吸里
回忆不起,它就跳上你的脸
在那里挠啊挠,直到
你的脸皮发烫再也睡不着


麦田边的小屋

道路在面前延伸
像一条即将冬藏的巨蛇
一个闪着亮光
到达或远去的愿望。右侧
块块田地掠过车窗
彷如掠过四季,迅速或缓慢
各自取得意义。晨光照耀
一切都变得虚幻而令人信服
突然,一间小屋远远出现
在麦田边上孤独站立着
守护大片绿色如守护自己
内心的希冀
一道标志牌显示数字:
三十,是速度还是距离
或是两者的交错——
一个即将而立的年纪


顺序

你的童年在空中
在白色的云朵,在蓝的远
以及飞鸟隐约的金翅
少年时,你在树上
叶子是翻动的课本
风是吹奏,阳光是捕捉
 
青年,你来到地面
在树的阴影里建立国度
在道路旁描绘道路
 
然后你学会了奔跑
梦想在人群的高原
找到爱情的山谷
 
谷中,你要建一所小屋
要在屋前开出一小片田地
日升日落,勤苦种植
收获,信念的土豆
 
许多年后,你自愿埋入地下
并在淡蓝色的花瓣上
写下简短的墓志铭:
我正步入人生的顺序


一只鸟

天空向人们缓缓打开
它的门窗,阳光藏起双脚
走出沉睡的梦乡。孩子们
在哭声中成长
嘈杂喧闹的菜市场,说话声
高高低低拥挤在街上
汽车鸣笛,自行车尖叫
所有的声音掀起一阵阵尘土
在清晨的光芒里缓缓上升
直到头顶的大树
每一片叶子都是绿色的吟唱
歌声中,一只小鸟飞过
扇动灵巧的翅膀就像
挥舞手中的指挥棒


等待

我在黑暗中耐心等待
一壶水的沸腾
窗外,月光窥探
寒冷漂浮
有关火的秘密
我已隐藏多年
曾多少次仰望天空
阳光,无法自由开关
也曾清洗每一个窗外的
日子,和日子血缘亲近
 
这不是哪一滴水的缘由
我们承担共同的命运


日子

轻轻的,起风了
一些旧日子被带走
 
留下灰尘
在寂寞的角落
 
房间很安静
另一些日子来做客
 
没有声音
阳光一样拥进来
坐到长条沙发上
咯吱作响


月色

我在河水中啜饮
不知水从何来
 
月光下的身影
月光是你的清白
 
我是抒情的王子
你是新婚之夜
 
月色贵如黄金
今夜重新开始


诗歌与马

天空的韵律在黑色琴键上
起伏不定,呼吸滑过指尖
如风吹过草原的脊背
 
马匹踏着木梯一路北上
缰绳在抖动中完成想象
闪电,惨白的面孔带着忧伤
 
皮肉的鞭子在皮肉中反复抽打
雨水一次又一次刻画
我最后善意而温暖的马


解密

秘密到处飞翔
飞翔,并传播理想
为什么会飞
为什么会有梦乡
我的童年在发问
而我正坐在过去的石头上
感受它的体温
一棵草为什么
会从石头中长出,石头
为什么会向河水屈服
真的破碎,这世界
摸着石头走进深夜
一个梦和梦对抗的地方


睡眠

由浅入深,睡眠分为
河流:波光轻叩眼睑
有细语在耳边,一枚硬币
在水面飘荡如无物的小舟
壤土:明暗适中如
黎明和黄昏时的天边
一颗种子发现睡梦的房间
最深一层:寂静的森林
风吹不曾动容
鸟叫不曾应答
交错盘绕的根在泥土深处
汲取暗的光芒,生的力量
当然,还有深渊
身体如失去身体的衣裳翻飞
在天和地、梦和醒之间
失重穿越


问答

你问我为何
不曾在一首诗里出现
转过脸,一只事实的鸟
飞过屋顶、高空以及无限
难以启齿的玻璃
一片浑浊的光照耀,更加腼腆
别处有一扇不能穿越的门
看见看不见的情感,越收越紧
而平淡生活成就或者损坏
正如语言。尚未达到顶点
飘忽不定的光斑仍在心间


幻境

午后的阳光埋人
比夜晚更深。强烈的光
夺取你的瞳仁。即使
眼睑在困倦中紧闭
逃往短暂的白日之梦
即使曾经所见,以及
别人在你身上的种种预言
窗外,鸟鸣和寂静借助
同一片光亮,只为
看见那光亮里虚幻的叶片
看见那热风,席卷世界


鸟巢

飞鸟已经带着翅膀离去
只留下这鸟巢,在单向度的风中
回忆每一片叶子的存在
那是一段虚幻的光阴
在生长和枯亡之间
曾经画出宿命的弧线
跳跃或者逃离
无法抵挡一种声音的消失
缓慢,寂静如这空荡的田野
一眼望穿整个冬季
在睡梦中找寻希望
最终都要回到孤独的色泽
即使心脏仍然跳动
这心却也逐渐消瘦
任谁放开喉咙嘶喊
都不会听到回声
只有身旁的铁轨
耸着肩膀走完最后的旅程
身体也开始倾斜,这树
已厌倦了直线的上升 



甘蔗

为什么总要回到过去
深紫色的童年,在根部
贮藏一生所需的养料
那时天空没有牙齿,只有
嗅觉在风中引导
只有云的舌头在远远品尝
美好的时光。快乐在每一天
总是向两侧倾斜,而正午
从来失去前进的方向
还是我已经在平常事物里
把发现的心丢掉,却被许多人
牵引着,一步步走向变异的糖浆 


魔术

世界变幻,在表面
你根深蒂固的眼睛,在欺骗
一道不能看见的光
带着无奈,在沉重的巨石上
反复摩擦。如果真相的背后
永远有不能终极的真相
疼痛只是年轻母亲
腹中喜悦的震荡
你还能相信什么?我的朋友
走在尘土飞扬的街市,被
无数个事实挽起胳膊
犹如走在漏洞百出的蛛网
你能挑选什么?除了代价
你将不再拥有坚定的信念,因为
你的心变幻,总不能如愿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