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车邻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565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车邻简介

(阅读:3223 次)

车邻,山西榆社籍,现居太原,新诗馆项目发起人兼主编。出版有诗合集《在彼此身上创造悬崖》,翻译有《拉塞尔•埃德森散文诗选》和《谢尔•希尔弗斯坦童诗》等,作品入选天津“芒种诗歌节”2017至2018跨年度十佳诗句。北京上苑艺术馆“2019年国际创作计划”驻馆诗人。

车邻的诗

(32 首)

某剧院小感

这个时代
死物远胜活人
那些混凝土房子
影子很长,阻碍着
我们的骨头正常生长
而国家的手术刀
正在四处胡乱切割
我们只好把自己
隐藏在浓雾里
春天已经来临了
被修改的史书
并不能得到重修
一切都要等最高指示
大烟囱下的囚徒们
那就继续闭嘴沉默吧
小脚委员的汗臭
也散发着权力
没有人愿意丢掉
我们只关心
剧场里木偶的表演
垃圾剧活像一件
假古董,丢之可惜
藏之不甘,我们
只好自我安慰
一切都要四大皆空
是呀,没有真理的黄昏
陈旧的毛毛虫
又该打盹了
不要大惊小怪
它刚刚走出帝制
还没走出皇朝的阴影
它不信基督和佛陀
它热恋的还是
那颗缺了角的玉玺
它要看到所有的瓦罐
都刻上统一的花纹


断舌

月亮之下,母狗
学起小牛犊哞哞叫
它已被断舌,它只能
哞哞叫,它没有
太阳的户籍
它的舌头被放在
国家档案馆里封存
因为在它发春时
忍不住在领袖画像前
梦遗,致使祖宗
和权势颜面荡然无存
有人夜里追究此事
他们担心天要坏了,要给
民间所有的歌喉上锁
直到连悬崖边上
也是红旗飘飘


鸠人

以无产者的名义
鸠人打倒了鹊人
它抢占了鹊巢
鸠人成了主人翁
它规定在它住的鸟宫
三百丈之内的天空
不能随便飞行
不能随便鸣叫
更不能随便长出利爪
它又役使比它体型
更小的燕雀儿
为它找食捉虫子

然而在每一片
天空,都可能发生
一场战争


造神

他们把自己的神
抬得高高的
并给塑了金身
他们又把
别人的神
撕成碎布条
丢到风里

上帝呀
真主呀
带红领巾的菩萨
要让你们的弟子
相信他的神明


牧羊者说

羊娃儿们
你们要听话
草场上
还有狼烟

羊娃儿们
你们吃的那些
绿油油的草
都是用人的思想
浇灌而成

羊娃儿们
我已给你们
安排好头羊
它虽眼盲腿瘸
但它走的道路正确
你们要紧紧跟随

羊娃儿们,那些
乱长角的羊
那些不听话的羊
它们相互通奸
道德无耻,它们
会被秘密处理

羊娃儿们
有羊就是愿意
奉献自己
你们不要怕
被贩卖
被宰杀

羊娃儿们
羊命贵贱有序
要存人理
要灭羊欲


致天上的星星

天上的星星
我在梦里
为你写诗画画
我想回到春天
跟着小鸟
去学习鸣叫
学习怎样
用羽毛洗脸
后来天空
电停了
我就醒来
发现是冬天
大雪来临
有人正拆着
别人住的房子

你舔着
梨子的伤口
甜甜的


悼爱情

一匹马盯着一位女孩嚼口香糖
马双眼发直,它夸女孩嚼口香糖时
嘴巴很美,而女孩称赞马撒开腿跑时
马屁股很美,他们就像情侣一样
互相放电和倾诉,而后马向女孩求婚
女孩说,不行,我不能整天对着
同一个马屁股过日子,我芳心已归
县城畜牧局局长,就等他把我收为侧房
想想呀,他管制着县里所有的马匹
我可看到许多美丽的马屁股


春歌

春天,白血病盛开
我们在一边旁观
有黑裙子飘过
落下厚厚的影子
充满锈气的老英雄
只好披头散发
走向落幕的黄昏


情景

车站,警察和一位旅客吵嘴
警察说,你在用唾沫袭警
于是,他很熟练地拔出配枪
对准那位旅客的脑袋,人们围拢
过来,他们说这情景很像两具
蜡像表演对峙,之后枪响
人们并没有走开,他们不管
溅到身上的血,只是像法医一样
绕着被击中的脑袋检视起枪眼
他们很希望自己的眼睛
能顺着弹孔钻进被打坏的脑袋里
看看子弹在脑浆上荡起的涟漪


亡词

风咬破船帆,暴君想
控制早霞,朋友们,斗争
可能随时随地扑面而来
而菩萨表情背后就是阴谋
和闷棍,木头武器都可打出
骨灰,首领乘机登台封神
骗局跟着上演,工农集体中毒
关卡前,革命匪帮勒索逞凶
公社阴风四起,月亮只好
在县城飘来飘去,地主富农
一边忙着咳嗽,一边忙着逃命
至于重建后的灵魂,到处是
孽障,有人一直都在克扣
少年饭量,并把篝火扔进沟壑
史记此时安静,大使馆
也仅仅只有鸟爪暴动


底层夕阳之歌

今天你如想有奶油的幸福
你就必须向政委靠拢
你的天真不属于你
你的夕阳不属于你
还有你祖传的乌木
以及你身上所有的物件
都要被封存,连你的鼻子
他们如觉得它碍眼
就会随时拆掉它
这样还可以防止你
到处嗅来嗅去
这样你只剩破铜烂铁
你呼吸都小心翼翼
你要扔掉你全部的个人色彩
你若保留,你会被剃头
或被强制扣上屎盆子
你不能向国家吐痰
有人在居委会监控记录
你必须听话,必须
让自己变成白痴
或自言自语的精神病患者
你要按照国家指令活动
让自己渐渐机器化
你压根就没什么保护神
你都不敢大声喊痛
你最多是哀嚎的动物
哀嚎和肿瘤缠身
为此你要把自己尽早
结束,因为你劳动
所获的糖果甚少
更无法进入高干病房
去闻菊花香,这时
你真的只有百步之寿了


一个人的行政大厅顺从史

在国家忙碌的制式大厅里
到处是圆滚滚的妥协
以及掌握文件命运的人士
当你走近他们,你低头
弯腰就行,你的站立
不能超过他们的眼平线
你要脸红,要及时去领悟
他们的意图和国际精神
当他们说是在拯救你
你都不要有毛发的判断
你只管激动、哽塞、发抖
并绽出来自内心的微笑
他们会安排鲜花场合
让你去做绛色的感恩戴德
你要把自己浓重的阴影
漆成红色,保持微笑和逢迎
当然,他们有时会用眼光
扎你,你不能没骨气地喊痛
你要咯咯高兴,并像母鸡
一样装呆,你若想摇头
你就得留下你铅质的舌头
你不能在肠胃积气反驳
不能让自己的毫毛直立对抗
你在行政大厅里的人格
只有大葱酱和薄棺材
若你遭遇红色的拈花指
弹你脑瓜时,你闭嘴
主动把屁股和脸蛋凑过去
要忍受他们对你的翅膀
拆迁,他们会在你伤口上
粘上废纸张糊弄你
让你去飞翔,你飞翔就行
若你啃声,你便被钳制
你要时刻准备好被暗中剥皮
你像牲口一样,先是舒筋
活血,再是剔骨削肉
届时你都不能哭喊
给自己的嘴巴塞木塞
并要假装投入,摆出沉醉
之态,至于你的死活
或投胎转世,你只有毛虫
和石头的选择,他们
又会把你打发到旧县城
那里气候狭小,让人无法
自燃,你只管等着发霉
因为无论何处,总有
国家巨大的淤泥层层包围


纪念美国平民作家卡佛

帝国的作家死于
酗酒和人生不安

平民低端的史书记录
开始生锈,甚至荒芜

而财阀和议员
照样顺手掠夺

政府多金玉
平民怀草木

国家并不喜欢
那些火药的思想

夜色下的剧情,月亮
必须被正面英雄拯救

那法律的太阳
只为强者而升

国会泥沙俱下
平民穷困见底

平民是可怜的裸者
只有寒冷的宗教

受困于病历上的脑水肿
和慢性焦虑症

孤立无援的伤口
经常遭受撕扯,无法结痂

之后暗色的鲜血涌出
接着是袖珍的死亡


月菩萨

那天,千年轮回
我在小寺庙
碰上了月菩萨
她纯洁的心
有小小的莲池
清波荡漾,浮着
寂静的月亮
生命的黑夜
有枚金色的印章
那天,鸟鸣不绝
太阳暖照,春天
到来,那天
我的内心
开放莲花
那天,前面的风景
让人多贪着
那天,情肠开始
咕噜咕噜修缘
那天,有人
无畏施


车站见闻和遐想

年老的矿工,一次爆炸事故
煤渣深入他的皮肤和眼睛
之后他只好双手乱摸
用一条棍子在后山探索和劳作
而民族巨大的处理器
无法让每个人享有月亮
有些是不值钱的命呀
那喋喋不休的精神病者
那散发脚臭的女孩
那傻笑的智障儿
那业务生疏的楼盘销售员
那遭到无端殴打的青年
他们人生的大耳环不断晃动
密密麻麻的建筑根本不愿
给他们遮风挡雨
文科硕士生摇摇欲坠即将饿死
小国民只能捡烟头为生
或者坐在轮椅上制作炮仗
看看乡村的场景吧
下身瘫痪的刺绣艺术家
流着铁灰色的泪水
他的骨骼和生活充满畸形
廉价的劳累将付诸东流
这是死角背后的死角
世间若有菩萨出现又如何
他们不会专业理发买卖
他们高阁的慈善理论
难以融入人间庐舍
诸多法门亦无法度厄众难
因为民众薄弱的内心
只有弹药式的心跳
因为个体的卓越感已归零
而从国家的打印机输出的命运
色彩或许斑斓,却躲不过
那致命的烘烤和褶皱
事实如此,国家钣金的过程
就是要让人和深刻的划痕为伴
并一直劳动到饥肠辘辘


天命

这是天命,无论你
如何努力,周末
只能像狗一样蜷缩
在出租屋里偏安
这里鲜有阳光进入
高大的建筑阴影
横在你吃力的生活中
你想到无钱医治腿病的汉子
他遭遇巨大的疼痛
并亲手锯掉自己的大腿
血淋淋的断肢
让你的心脏震颤
你也难以逃脱
你更无处可去
你远不如耗子
和已栖息的毛虫
它们有洞可钻
你失去了土地
你被剥夺了庄稼的户籍
你连块石头都没有
如今你就是个彻底的穷人
周边堆满破铜烂铁
尽管你的血管充满才华
可抵不过对着国家
发伪誓的同学
他正迈着气派的步伐
他爸爸是乡长大人
如今他们只在省城打鼾
所以你就省省吧
你早被排除在外
让自己容光焕发的宏愿
只有夭折,就因你
庄稼的背景,你争竞
不过这些县镇权贵
你就是弱者,弱者翻身
艰难,况且你连走路
都显得惊慌失措
你只剩羔羊的胆性
你石灰质的前途脆弱不堪
而血红的手术
又从你身边掠过
带走你唯一的财神


奶牛追悼会

我们要为你们奶牛哀悼
你们虽是不会说话的牲畜
但你们勤勤恳恳产奶
可换来饿死的结局
定是怨气冲天,无法瞑目
为何连草料的生活都要
遭到乡镇首领的盘剥算计
他们拆你们的草棚
断水断电,封堵你们的家园
不管你们死活,就是
这些大嘴巴的地方公权者
他们虎视眈眈
不准你们的主人控诉
他们早已割掉乡下
所有可以伸张的器官
并强制用橡胶皮
包扎敢于反抗的伤口
这是种憋闷的痛苦
饿死的奶牛兄弟
不是我们荒唐胡闹
你们饿死,我们无力作为
面对乡镇花样政治
和干部强有力的喇叭
我们只好搭建灵堂
为四条腿的兄弟做起法事
告慰在天受屈的灵魂
饿死的奶牛兄弟呀
你们要地下有知
我们是出于弱者的诚心
而非发泄变异的怨恨
或展示内息的暴力
困境早已遍布田野和乡镇
靠牛毛薪酬生活的我们
叫嚷和回音总是微不足道
内部的月亮又伤痕累累
不过饿死的奶牛兄弟
我们早已把你们
当我们的亲人一样祭奠
你们无须再为死亡
哞哞叫嚷,太阳即将沉落
坟头将有美丽的晚霞
奶牛,入土为安吧


半截英雄

逗留多么短暂
那些半截英雄

皇朝不允许
人民健康
半截英雄
和饥饿的群众
武装暴动
高贵的老王爷
嘴唇结冰
并和野心家
勾结,月亮下
财阀的刀刃
也砍向半截英雄

断崖荒野
云朵飘过
死亡频繁呀
到处是坟头
和婴儿的脑袋
春天的河畔
都不生青草

皇朝不允许
人民健康
半截英雄
血水洗刷
历史的道路
帝国的残局
在哭声中结束


春天的小巷

春天的小巷
石头脑子的少女
嘲笑卖身的花朵
酥暖的阳光洒在
布娃娃的尸体上
而此时得意的人民
在努力遗忘雪寒
并陶醉于梦遗
不管贫瘠和腐败
梦到喜鹊射精
自己激动不已
在春天的小巷
人民薄弱的情感
其实营养不良
并被公仆催泪
陷入月亮骗局
春天的小巷
乡村美丽的图纸
遭到篡改,变成
虚假的集中营
硬质的混凝土疾病
像火一样到处蔓延
春天的小巷,人民
真的只是灰尘呀


累乡纪程

这是劳累的时代
货币的炸药和炮弹
疯狂砸向人民
高楼大厦的碉堡
到处林立,难以攻破
人民必须你死我活
之后形成鲜血的洪水
被困在山谷,因此抑郁
就像水葫芦一样疯长
有人不堪重负
撕扯自己的神经
诱发癌症的农药产品
早已潜入国家体内
阳光美丽的乡镇
贫穷继续裸露
地方政府又大发癫痫
收购泥土和花草
装饰精神病院
他们要用政治的情义
液化一切个人自由
此时,某段历史即将打烊
温热的尸体遍地
国家霜寒的秋天
收获残疾和衰老


《癌症楼》和狗

我在房间里读着《癌症楼》
脑子开始散发出医院的味道
我意识到自己某天会死去
神经已被生活的陨石紧紧挤压
将要断裂,而我可怜的青春
也正在物质的历史岩层中沉积
逐渐形成化石,别无选择
当寒暑和疾病频临,我想起
许多人伪装自己,像狗一样表演
而后被遗忘,但不能留下尿味
命运如此,我也走不出峡谷
又恐惧被隐形的独裁者挟持利用
他们一直都在抽取别人的血汗
勾勒自己美丽的政治风景


写给不知名的鸟儿

有只小鸟儿死了
它静静躺着
一个孩子用稚嫩的手
摆弄着瘦小的尸体
他在玩耍,他如
医生,解剖着
鸟儿的内脏
他没有把此当作死亡
童年不去想象死亡
而明媚的蓝天
没有悲伤的颤音
偶尔有不解的叹息
缓缓落在地上
激起少量的灰尘
这是某种探索
和死亡无关


古典童话里的金月亮
降临小贩子的菜市场
遭遇各种公务人员的白眼
绿色闪光的蔬菜在痛心
太阳下的辛勤汗水被否定
大大小小的鱼虾心里
倾向优仕生活的安稳芳香
看看哪些细嫩女孩子们吧
她们用大腿表达政治爱意
而勇气尖锐的青年
血性感染压抑和妥协
过早地被推进太平间
灵魂腐败自然肉体萎缩
洁身自爱的荷花大片死亡


血梦

有人说月亮没有金属的肩胛骨
月亮也不会梦到带红晕的向日葵
此时,桔子肥胖的腰肢被工业挤瘪
人们自由的双唇紧闭,萤火虫不愿发光
而权势的癌细胞在家庭暗暗滋长
商业疯狂,让花朵沾满汗臭
卑微的职业者羡慕安睡的狗儿
他们燕子的梦想早已装进棺材里
经济有很多迷雾,良心的镜子
纷纷破碎,纯贞数星星的少女失踪
孩子们的想象一定有巨大的创伤
不认识青蛙、毛驴、骡子和麦草
到处是秃顶的老公务员无力呻吟
其喉管充满地方政治失意的悲伤
繁华似乎与失败的铁钉弱小者无关
只有韧性的贫困之神双耳倾听
社会圆号演奏的歌舞升平
少年的思维没有丰富多彩的汁液
青春生锈,民族的月经不正常
一无所知的无辜者生计凌乱呀
唯有棉絮、风和小草的心房
在固定的水泥房子里闭眼梦想
失意和颓废的泪水构成命运的风光


褪羽

充满阳光的道路
乡下喜鹊的孩子
并不幸福
没有城市的各种证件
夜间无语啊

多少梦想
在泛黄的路灯下流过
无影无踪
剩下石膏的心灵
青春血性的结局

多少梦想
只是历史的旧星星
然而太寂静
或者太沉重

媚俗的极权
古神女
褪羽埋心
春天也积起
厚厚的灰尘


民歌与政治

爹娘生的俊胎面儿
乡下好人才哥哥
晴朗朗的天
好多麻阴阴的愁
那铁秤砣心儿的人呀
让梨花白白的日子
充满苦艾艾的味

红花花只是表面红
冒高耍威风的人呀
打哈哈的语言
散出政治的狐臭
欺骗光棍哥哥

懒断腰的灰毛驴
漂亮的嗓子
黑漆漆的失望

为什么长长大渠
只有瞒哄人的细流


民间

空空小巷
躺着破嘴巴的瓶子

八月叶子荡秋千
湿花布上跑着黄铜马

村民,手提羊肉
淌着河水远去

家乡的草鞋
眼望麦田,颗粒无收

寝食不安的草原英雄
像颤抖生病的小绵羊
坚强不是坚强
懦弱不是懦弱
 
民间,民间
到处是口粮短缺的瞎子


杏花姑娘

车间传来
鲜血的呻吟
断手的杏花姑娘
洁白如霜

老母亲梦到
杏花姑娘                                   
两只手
早早凋落
埋入泥土
无声无息


春尽

春尽花熄
月晦苔生


给小人物的诗三章

一、

在传言里
希望的寸草被误解
南方的小溪流
阳光下的彩浪花
有种地球的孤独
这是高傲的孤独

阳光深处
头发黑暗

二、

夏季的女孩儿
表面汗水
调皮的长裙
绣满小星星

不久雨水降临
雷的强音
植物开始退缩
红柳
吓弯脖子

并不是所有的胆量都坚强

三、


鸟鸣裂开松果球
我熟悉的麦子
死亡的麦子
吃饱的鱼儿
醉醺醺到冬天

在冰雪的意境中
酒足饭饱的鱼儿
开始哭泣白色的少女
流出火光的血液

这是世界最后的美丽
有人血管寒冷


秋天的童话

断枝苹果
残脸月亮
火把,火把
黑夜最后的心脏
要熄灭

从前大肚子的蝈蝈
开始消瘦的蝈蝈
自己坚持的绿衣裳
被季节孤立的绿衣裳
秋风中鲜明

穿绿衣裳的蝈蝈
躲在老蘑菇的亭子下
数着稀稀落落的黄叶片


白糖月饼节的哀诗

白糖月饼节,树叶
打疼蛐蛐的耳朵
胖肚子的官
赞扬见风使舵的眼色
合伙的牙齿,肮脏
散发出酒色热闹的味道
并感染着周围容易妥协的人

性子妥协的人啊
动摇的内心
让青春的皮肤颤动
连蠕动的虱子都嘲笑
人们全部的梦想
只会不断地缩水

白糖月饼节,人们
干巴巴的心灵
和光亮光亮的晴空
和上下错动的云朵
看着唯一的鸟儿
在固定地飞翔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