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蒲素平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75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蒲素平简介

(阅读:645 次)

蒲素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评论家协会理事。鲁迅文学院31 期高研班学员。作品见于《诗刊》《文艺报》等。获首届河北省文艺贡献奖、河北省文艺评论奖等。

蒲素平的诗

(24 首)

天地苍茫,娘已苍老
我彻夜不眠,担心
“儿子”,我这个金灿灿的名字
日后,无人喊响
成为一个废名


失眠者

黎明前的狗吠与深夜的狗吠不同
失眠者醒来,他看见
黑暗和安详

狗定是听到了黑夜将尽的消息
发出一种细腻的叫声,表达自己的情绪
失眠者反观内心
他一再想起一个人

失眠者是觉醒者,他知道
狗吠一会就会停止
天空中的黑暗正在流动
狗吠声,无非是加速了这种流动
无非是世界提前发出的响动

身边的亲人发出了梦呓,声音不大
可以忽略不计
失眠者决定站起来,搬空尘世的灰尘
看看黎明之光何时从海边的树梢上
悄然升起


肉身

一只乌龟的肉身大于背壳,导致
肉身无法收回壳内
上帝啊,请做大我的肉身
为灵魂出入留下通道
不要让我的灵魂成为
野灵魂


旅人

火车站里人如蚁,乱哄哄地奔走
看起来他们都踩在大地上
我在天上看时,他们踩的都是虚空
在时间的坐标上不值一提,连一个小小的支点都没有
他们不知所去何处,更不知归途
我从天上下来时过于匆忙,亦忘了何故来到这里
只好呆呆地站着,看尘世忽隐忽现


独坐书

多少话,欲言又止
一只手在夜里撒豆成兵

冬天的收缩从语词开始
仁爱从天而降

整个晚上,我独自抱着狂热的胸堂
华北大平原的生灵正依次走过
去年或者前年
我已举目无亲。每一盏灯
都是黑夜留下的情人
燃尽了,也不撤退
匍匐于夜,等待救赎

一切风吹草动都暗含了悲喜
端坐于镜子里的人,随手一指
一个人终结一生的奔波之苦


旷野

旷野越来越窄,并有许多裂缝
一个人说出的话迅速被雾霾淹没
仿佛这个人从没有开口

十米之内,我们看不清彼此的面孔
也看不清彼此的内心和谎言
雾霾,让所有人的来处
成为归途

旷野正由辽阔变的荒凉,所有的光亮
转入了地下。地面正在溃败、塌陷
坠入地心

时辰未到。旷野继续变小,四周喧嚣
众神尚在另一个空间沉睡,置世界于荒凉中
令终生接连犯下更多的错误

我奶奶在世时就曾说
哎吆,我的老天!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尘埃

尘埃纠缠着尘埃,彼此亲密又相互拒绝
甚至不能确定下降的那一粒,是否就是
上升的那一粒

阳光越好,越是彼此的纠缠
如果阴天,就闭上眼,于乱世中下落
身下是无底洞了,又能落到何方?
我咬紧牙齿,决定逆势起飞
向高处,向横处飞,就是向下
也用飞舞之姿
也许,穿过时空之后,遇见的另一粒尘埃
就是真正的我


回乡书

把门打开,老母亲把目光安放在我的背上
越来越矮的门,关不严了,为风留下一个豁口
若不是天空的云彩尚好
我一定会忽略了倚着门的母亲,她小如手指

越来越热,我决定到外边走走
仿佛城市漂浮于空中,不断与树枝剐蹭着
记得衣袖里装了一把西董村的尘土
敞开衣袖,仅剩一片星光
伸手一抓,两手空空

喉咙因说话过多,已发烫冒烟,似要破裂
我抿紧嘴唇,绝不说出西董村的秘密


磨刀人

磨刀人的手指越来薄,汗珠子是凉的
啪啪地掉在白纸上
白纸一边摇晃,一边被湿透

周遭空无一人,磨刀人终于停下来
把刀挂在空中
不知何时起风了,风把刀一点点吹弯
吹成弯月,滴着夜色,越来越浓

磨刀人已不见身影
天空空余一把弯刀


太行山

原不知于何地,神仙背负于此
平原堆起石头
荡荡之风从天边来,吹动荒草、鸡鸣、人家、数不清的星光

山中之人说古语,穿短衣,唱慷慨之歌
五短身材,气势昂扬
我途经他们身旁时倍感羞愧难当

无数次走进太行,又遥望太行
我不知何去?亦不知要到达何地?
一个疲倦的人,深入故乡
又不认得故乡

远兮,近兮,太行兮
山中一日,竟不知何年
唯有一股山风把我的身体一再吹凉


秋风过后

人世间有多少条道路,就有
多少种可能
你的吃苦耐劳,你的节勤节俭
你的长吁短叹,你的白发苍苍
都一次次落空

田埂下的野草,你抽的烟一样缭绕
你更加瘦了,比你的瘦儿子还要瘦
对了,说起你的瘦儿子,我才想说
你的瘦儿子刚刚死去一个月

他比我小12岁,那年第一次见面
你让他喊我叔叔

只不过才是秋深
只不过下了一场秋雨
你就穿起了
棉大衣,像一个空空荡荡的
声音

我们在老纪念堂里相遇
我们笑了笑,哎
各自为自己的亲人烧纸,送钱
买寒衣


太行山的星星

太行山深处的星星连着屋顶
一棵树获得新生

在你我之间
是星光的边际
凡人不可擅入

我以退再退
不可再退了,背后是天涯
沉默者最明亮,多语者
丢盔卸甲

唉,不觉千年已过,星星停止了奔跑
我低头自语
“不乱于心,不固于情”
如此,可好


落在黑暗中的人

黑总是提前来临,远山的影子
投进我的眼里
身边的铁塔,成为我的孤鸣

没有人记住我,我只好
从空中回到地面
卸下身体的附属物
暂时轻如鸿毛

所有的人都走了,旷野干净起来
点一把火,照亮身体深处的人
那些进进出出的亲人
重新回到火堆旁,他们
伸手向着光亮处,转过身
我看见背后的荒凉

如果,远处有一处灯光
那一定是移动的
那么我是幸运的
我将重回人间


在空中行走

想一个人的时候,我就洗净身体
到空中去,踩在一根导线上
接受风的抚慰
也抚慰风

就到空中去
就离开地面
让风把积攒半生的脚印统统收走

在一根没有带电的导线上
走出带电的感觉
让血压一浪一浪高过树顶

在空中行走,这让我显得特立独行
不拖泥带水


溺水者

庆华嗜酒,爱赌,打牌手抖
但有一个好脾气

庆华从一基铁塔上下来,满身铁锈
他说,这老天,热死头死牛
哗啦,他卸下安全带,解开裤子,
迎风洒尿,溅在铁塔上
反射到他的裤腿上
他不由得一激灵,抬头看了看天空

庆华有病妻、弱子,家住山里
他弯腰用铁锨挖坑,一阵风吹来
眯了眼,咣当扔了铁锨
他说,与其挖坑不如喝酒
喝着喝着,酒瓶自己倒了
他说,与其喝酒不如游泳

庆华横着身子走到一条河边
假装一条鱼,扑通跳进去
他说,我要洗的干干净净


倒下的铁塔

一座站得高,望的远,又坚强的全是
由钢铁组成的铁塔,倒下了
我的心一揪,那些我曾经亲手抚摸过的角铁、螺丝
扭曲着身体,象一个委屈的孩子
被一场雪的鞭子抽打着
被一场风轻视着

我无辜的爱啊,在这无人的旷野
在这寒风凛冽的文字中,无人指认
我多想拉着自己的手,痛哭一场
然后,起身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铁塔,你这样躺在我的面前
一排向上的脚钉,落满我的足迹
被冰雪覆盖了又怎样?
那种子一样的痕迹,在人不经意之处露出头

现在,我安静下来
不团团转,也不急于表达自己的感情
我矮小无力,我无法象电影上的英雄一样
可随时拯救自己心慕的人,那么
我短暂、平凡的一生
就从我捡起一根折弯的角铁开始吧,或者
从我重新把一颗螺丝,安装进生活的身体里开始吧

尽管,四处都是冰雪,寒冷依然刺骨,但
哪一颗响雷不是先从内部响起
哪一道闪电不是自己锻造光亮
一场暴风雪改变了一基铁塔暂时的走向
在生活中,如果我们自己掉转头,那么
一个冬天,十场冰雪也不得不草草收场


火焰

我迷恋火焰的光亮,犹如
一次旅行,打开了身体的囚徒

冬天,天空低沉的如同一张病床
所有的道路上都充满寒冷
我爱的人正彻夜难眠,为了一把
即将熄灭的火焰。我加快了步伐

那把即将熄灭的火焰,留下了亮光
如同闪电,终将被黑夜按灭
那刀疤的痕迹,比文字更加清晰
唯独我说出的思念,形同虚构

如果光亮在内心照着一万里的路程
那么,火焰
也只有火焰,能穿过我身体的国度
保全我最后的尊严

一转身,我看到的却是
火山联营


荒芜与崛起

一片茫然
山秃着,草不长,地泥泞
我两手空空,你不语

学生在课堂做作业,工人低头
在换上工装
湖水一再退回内心
我啊,与天空对望

蛹在树干上爬
一边脱壳为蝉
湖水顺势泛出浪花

我禁不住,侧过身
靠在铁塔上,远方
黑夜里璀璨如花

其实,这一切说的
都是我与你


广场

啪,夏天的树上
掉下了最后一只禅
火光顿起

视野开阔起来,越过山,越过影子
越过一个绳子结成的套

如果有新的启示,那么
就搬起一块石头前行吧
没有什么不可以向往和怀念
我再次感受到了羞愧

假扮成陌生人,骑上马
奔向天空
之后,我常常半夜听到
忽轻忽疾的马蹄声
在广场上
一再响起


一头牛时时想着自己的饥饿

晴空下
一头牛随风赶了多远的路啊
腿上沾花带露。气喘吁吁的声音
转过三道坎之后还能听见
呼哧呼哧,太阳就偏了西

绕过几滩雨水,绕过几株生长的小草
一头牛  
沿着自己的思路前进

春天来了,又能怎样
满世界的颂歌和赞美都抵不上胃的饥饿
一头牛,对春天保持了足够的警惕

晴空下
一头牛必须时时想着自己的饥饿
累了,就卧下,就自己弄松一小片土地
自己睡一会


晨风书

身体发出空荡荡的声响
骨头在晨风里发出将熄的磷火
不知道千里外的你,是否愿意接纳
我这最美好,也是最无助的时刻

还是想念。昨夜之水还未有完全退去
一些泥沙还在河床滞留
闭上眼,晨风如刀  一下一下
斩着我的雄心和苍凉

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列火车,即将到达
铁轨从南方伸出手臂,我不知道
该拥抱,还是要等待她的一声长笛

无法确认,心中的自己
是该抓住她,还是暂时松手
古老的问题,早已诞生千年
惶恐的爱,在徐徐而来的晨风里
再次集结,我仍像一个蜗牛
又慢又荒凉


不觉冬天已至

落叶端坐泥土中
飞鸟从天空
缓缓掉下,风
已在北方浪荡了大半辈子

时光在华北平原上摇晃着
一张渐渐褪色的脸,正在失去
鲜艳的水分
何等的突兀和沧桑
该说的似乎都已交待
可我依然处在荒芜的情绪中

唉!万物垂怜
唯我独自留下泪水


父亲

父亲走了。

一夜之间。风
死劲地把房前的那棵老榆树
刮得,歪了身体
寒气沿着弯曲的肢体缓慢爬了上来

垂下头,我看见
一片黄了的叶子,飘到
裸露的凸起的树根上,覆盖着
一动不动
依着树根的一顶旧帽子,不知所措
东张西望

唉,平原深处的小村庄更加
空空荡荡,至到它
彻底隐匿于我内心刮起的
那一阵又一阵的风中


低矮故乡

哎吆!我双手捂头
蹲在故乡门口
额头,一个紫红色的包
应声而起

外面越来越高,故乡越来越低
老了的故乡,骨头
依然坚硬
走进去,得把头
一低再低

日子越来越远,回家越来越少
一年撞疼一次,这疼
我得忍着

唉,多少人像我一样
离开了,却又想
把疼还给故乡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