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陈黎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708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陈黎简介

(阅读:593 次)

陈黎,本名陈膺文,1954年生,台湾花莲人,台湾师大英语系毕业。中学、大学教师三十余年,一年一度在花莲举行的“太平洋诗歌节”策划人。著有诗集、散文集、音乐评介集等二十余种。译有《万物静默如谜:辛波斯卡诗选》,聂鲁达《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疑问集》,《精灵:普拉斯诗集》等逾二十种。曾获台湾文艺奖,时报文学奖叙事诗首奖、新诗首奖,联合报文学奖新诗首奖,台湾文学奖新诗金典奖,梁实秋文学奖翻译奖等。

陈黎的诗

(15 首)

岛屿边缘

在缩尺一比四千万的世界地图上
我们的岛是一粒不完整的黄钮扣
松落在蓝色的制服上
我的存在如今是一缕比蛛丝还细的
透明的线,穿过面海的我的窗口
用力把岛屿和大海缝在一起

在孤寂的年月的边缘,新的一岁
和旧的一岁交替的缝隙
心思如一册镜书,冷冷地凝结住
时间的波纹
翻阅它,你看到一页页模糊的
过去,在镜面明亮地闪现

另一粒秘密的扣子——
像隐形的录音机,贴在你的胸前
把你的和人类的记忆
重迭地收录、播放
混合着爱与恨,梦与真
苦难与喜悦的录音带

现在,你听到的是
世界的声音
你自己的和所有死者、生者的
心跳。如果你用心呼叫
所有的死者和生者将清楚地
和你说话

在岛屿边缘,在睡眠与
苏醒的交界
我的手握住如针的我的存在
穿过被岛上人民的手磨圆磨亮的
黄钮扣,用力刺入
蓝色制服后面地球的心脏


被忘录

在一条清凉水声的蚕丝被里
遗忘了的生之喧嚣

覆在我身上的你的肌肤是薄薄的
被单,你自我掀动出风
噢那是群星的叹息,把你我吹塑成浪

窝藏我们也被我们窝藏的被窝  是
时间与温度的混凝土筑成的防空洞

我们被动
神主动


花莲

以浪,以浪,以海
以嘿吼嗨,以厚厚亮亮的
厚海与黑潮,后花园后海洋的
白浪好浪,后浪,后山厚山厚土
厚望与远望,以远远的眺望
以呼吸,以笑,以浪,以笑浪
以喜极而泣的泪海,以海的海报
晴空特报,以浪……


上海

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
我从花莲
上海街来到上海街上
在城隍庙星巴克坐下
喝一杯焦糖玛奇朵
上海老街甜甜地变焦为
上海街。上海在我的
舌尖

在我的鼻尖是比整个外滩
还重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棉花酒吧里笑语如棉花
很轻。海上灯火明灭如花
以不时流泄出的暗香开示我这个
自动从花莲来补修上海学的学生
轻盈,真好。
上海自学生生活活生生学自海上


晚课两题

1 翻译课

美的罪过是永恒的
玩具:我有罪,我
背错单字,我记错
年龄,分不清济慈
叶慈,现在式过去式
我为了雅,为了美
为了达我所欲达
而背信,毁义
我把稍纵即逝的飞霞
误译为树荫下的盘石
我粗心因为惊心,我
大意因为不敢大义灭亲
除三害,除至亲的自己
我弄错词性,把握不住
迷逃或蜜桃的本质
我咬了一口又一口桃
闻到它的香,吃了它的
色,始终没有把味道
翻出来。我重修翻译:
美的罪过是永恒的
成人玩具——

A sin of beautyis 
a toy for adultsforever.

 
2 自修课

自己做自己的,不要
吵到别人

不要吵到
帮仲夏织听觉的窗帘的瀑布

不要吵到午后水边偷情的
两只蜻蜓

不要吵到
苦思改蛙泳为蝶泳的青蛙

不要吵到
静静准备自学能力鉴定的自行车

准备插班考的迷雁的航班
准备跳级入禅学研究所的蝉和芭蕉


自己修自己的俳风
不要吵到晚风

注:诗人济慈(John Keats)有诗句“A thing of beauty is a joy forever.”;叶慈(W. B. Yeats),爱尔兰诗人。


无言歌

牙痛与新月一夜阵阵增辉
老妪枯指下少女的琴音流泻

病后的宇宙坩埚,绿豆稀饭上
一点点细砂糖:足够甜蜜

啊音乐,音乐!不插电,从
一颗心荒废的杏核里重新回味

曾经长舌搬弄土星腰环造型色泽质地
如今但求短指偶触衣摆风中轻曳

还有你,还有你!还有格物的
云云游的僧衣里被掰开的破格的蓝

一只不知名的鸟(它也不知我名字)
推来几道新出厂的可折式音阶

一半为了引诱我们爬上树找它
一半替换季大开张的春天做广告


香客

你没有依约到来
只派遣一阵风,在黄昏
把似乎是你润发精的
气味吹来。我分辨不出
是什么品牌。或者根本
不是润发精,而是你的
香水味,从颈部,腋下
脐上,或胸间……
天逐渐黑了。我立在
教堂墙壁清水板面前
多希望自己是某个秘密
教派的信徒,而你是
圣者,藉暗香传教


五行



我想你的发掠过你的颈
我想你的颈顺发而下你的脊
我想你的脊转旋横陈如家乡的一列山
而我的呼吸是一队小蚂蚁,一步
一步造反向一切的峰顶



有着倩兮美目、情人兮湿唇的监试
委员啊,你看到我偷看你两件白衣下
肉隐肉现若有若无的答案。请补我
不要捕我:罚我在你双唇双肩间补修
强心壮胆、动手动脚的营养学分吧



那枯鱼跃进夜的锅子里变成一尾
煎鱼,你的舌影是暧昧的锅铲
以湿意诱其彻夜翻转,直至全焦
用你的目光刀叉它吧,让它形销骨立
去肉存神,成为一堆发亮的刺



时间的汇率:见面时,那葡萄牙
民歌说一小时短似一分钟。不见时
有人度日如年,有人以一日易
三秋。刺桐花方红时,我们
尚未满月,如今已一千几百岁



我选择,譬如说,为一张木质的椅子
在当你坐下,奋力承接你喜悦的重量的同时
舒缓自在地测量你股间布料的湿度韧度
甚至当你蠕动胃肠轻轻排气,众人全然不察时
感觉自己像一面咚咚作响的得意的鼓


力学

虽然是夜间学园
他们还是让我们这些
补修物理学概论的高年级
学童,在休息时间
到教室外思考力学实验
将近三十年,我像一颗球
朝你的天空飞去
为什么从未坠入、消失于
你身后虚无的太虚,即使
我是顽固的虚无主义者
秋千下,我感谢你允许
我的浪荡,一次次把你从
失望的地平线荡向
短暂的高潮。一牛顿的
渴望,和一牛顿的忧伤
击向你,何者较重或痛?
我依然是一个在课堂上
不太专心的学习者
我们从跷跷板上站起来
我看到一端摆着我
上课时想到的几个暗喻
另一端,则是满天星斗


二月

枪声在黄昏的鸟群中消失

失踪的父亲的鞋子
失踪的儿子的鞋子

在每一碗清晨的粥里走回来的脚步声
在每一盆傍晚的洗脸水里走回来的脚步声

失踪的母亲的黑发
失踪的女儿的黑发

在异族的统治下反抗异族
在祖国的怀抱里被祖国强暴

芒草。蓟花。旷野。呐喊

失踪的秋天的日历
失踪的春天的日历


阴影的河流

每日,从我们的茶杯流过
一条阴影的河流
唇印斑驳的地方
是一遍遍消失的
河的两岸
满室的茶香引诱我们睡眠
我们喝的也许是时间
也许是自己
也许是掉进茶杯里的我们的父母

我们在淤塞的杯底捞起
去年的风景
满山的茉莉
纷纷开落的花瓣
我们目视冷却的河水重新沸腾
温暖地溶开逐渐降临的黑暗

然后我们坐在灯笼般亮起的
杯前喝茶,坐在
与梦等高的岸边
等茶水变成河水
等群树开花结果
直到,像我们的父母,我们也化身
成为一粒果实
一朵茶花
逸入阴影的河流


小宇宙

1

寂寥冬日里的重大
事件:一块耳屎
掉落在书桌上。

2

向死亡致敬的分列式:
散步的鞋子工作的鞋子睡眠的
鞋子舞蹈的鞋子……

3

寒冷如铁的夜里,
互相撞击、取火的
肉体的敲打乐。

4

所有夜晚的忧伤都要在白日
转成金黄的稻穗,等候
另一个忧伤的夜晚收割。

5

“草和铁?谁跑得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