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昆鸟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43 首诗歌,总阅读 48993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昆鸟的诗

(22 首)

冬天的骨头

城市以双盘的姿势坐下
冬天,世界用一根骨头奠基
怀着长出肉来的愿望,这骨头
越来越老,越来越纯洁

冬天,一切都露着他们的骨头
于是,世上不再有羞耻了
穿过彼此单薄的影子,人们走路
过着更小声的日子 

冬天的骨头里全是漂泊
和母亲们浆洗遗物时的歌声
而我的兄弟们,已在单身汉的镜子里完成了穿戴
为了拄着一根荒芜的骨头痛哭

在全不相识的骨头之间
吹着公正的北风
靠近大路
一辆没有牌照的煤车,失火了


给S的诗

爱,一旦懦弱
就退化成美学和苦行
我们比着做琥珀
面对面看着对方
谁也不往外爬
我们都害怕破碎
因为我们都不善打扫

多少天我置身预感之中
我的整个心都在等着一种危险
而今夜的黑已经够了
黑得足够藏起我们
我藏在灯下
你藏进酒里
就这样,我们
大声地打起了电话

如果你在
我这里的灯就会打湿你的眉毛
那是多长久的水
在霜期的叶子边缘
那没能滴下来的沉默
又一次忍住了
继续等待更大的质量


自从那天

自从那天
父亲的目光从我的后背上脱落
我就像一条蜕了皮的蛇
窃喜着爬进春天

毋庸置疑
一直到今天
我都比贼还小心
只是那条信子
已经不知羞耻


紧张颂

三十多年的生存经验
让我选择了目前的吃相或绝食相
猴子一样不标准的夹菜动作
帮我挡住了倒霉催的真善美
就像一个开不好车的人
右手总是去抓手刹
姿势一定不是很好看
但这保护了他,所以

每当朋友们劝我放松点
我都拒绝了
我的举止很不自然
即使入睡时
也有一只猴子在体内规定着我
那猴子一直在模仿人们的自然
——而我模仿猴子,为了不致疯狂


自从那天

自从那天
父亲的目光从我的后背上脱落
我就像一条蜕了皮的蛇
窃喜着爬进春天

毋庸置疑
一直到今天
我都比贼还小心
只是那条信子
已经不知羞耻


新春天

春天,云还没有负担
在那些草刚穿过死者耻骨的时候

大地平坦
站满好人

他们在这儿
只是四下望望

他们还不会爱
因为善良,和太过完好


我决定自己忍受自己

我决定自己忍受自己
像翅膀忍受自己的重量
像一只钟表
忍受自己的发条

我将是哈姆雷特口袋里的钱
将是一种你无法理解的美
我一定可以忍住很久
成为最后一个发笑者


酒桌旁的女人

你,屁股那么大,那么温暖
坐在我的地毯上,把地面都焐热了
你感到你要坐下,就坐下了
仿佛你天生就是为了坐下
你把世界坐弯成一把椅子
把每一天都坐成结婚日的床

在这张床上,你喂我酒喝
我直挺挺的,像个走神的哨兵
直到我的头漂流在一个酒缸里
从鼻孔里长出墨绿绿的海草
一片马蹄,敲打着我的头顶
我感觉我死了很久
全身还热烘烘地难受


再没有少年

再也没有少年,再也没有少年们
面向薄雾时分的郊区呐喊了
他们为生命找到了理由,咳嗽着
他们推开屋门,日历上已经长出了蘑菇

这时,我们身后每棵树的脖子上
都套着一块眼珠似的表
我的周身流淌着和盲人对坐时的恐惧
我想转身
却又没了勇气

这时的世界只剩下一座黄金打造的摩天轮
坐在云端
我们破旧的灵魂一瓶接一瓶地开着香槟
而世界分裂在数不尽的泡沫里
只有醉意是真实的,只有醉意让我感到完整

我斜躺着,吹着泡泡,在那些泡泡里
我可以飞舞,并充满色彩


对将来的自己说

如果那天你突然回来
身上沾满日落的味道
像一个大病初愈的人
再次回到我这里
我们互相归还了歉意和悔恨
仿佛那时才真正学会了礼貌
再也不打断对方的讲话
我会听你说你走过的一切的路
而且知道你从来没有走过
我曾不断给你提起的那条
你曾一次次逗留在雨天的车站
和行人们一起
像个沉默而耐心的行人
你谈论无数个城市的女人们
甚至,你还带回一摞丢了封面的书
而那时博学对我们都已没有用处

这么多年来我却只有一颗老心脏
拥有同一个傍晚和同一片空气
我坐着,不等任何人
所以才终于等回你来
我们对彼此感到满意而又感激
就坐在门口,不进屋
也不出去


夜涌出奶

夜涌出奶
乳腥味的母亲
到来
又掸着灰尘
在屋里走动
多年以来
等待喂养
连皮肤
都被喂湿
母亲,夜一样黑
但只是奶
只看见夜
饱涨的凸起

贴近我的嘴
贴近屋脊
夜带来奶色的母亲
流动着石灰
在夜里脆响
但只是钙质
只是被夜
分解着的凸起

今夜,我被母亲梦见


《恐惧》

这个正午 
天顶,圆得野蛮 
一辆大货车翻倒在空荡荡的高速路上 
遍地都是仰面笑着的西红柿 

我也跟着笑 
却发现自己没能笑出声音 
我感到害怕,并开始怀疑 
那个司机就是我 

天,为什么蓝成了这个样子, 

还不允许我醒来?


《鹿苑》及其阐释

春天,干燥的风吹在已经完全开放的花上 
遍地坐着心地良善的少年人 
地面之下布满平静的暗河 
空气中到处弥漫着鹿的新粪的气味 
人们坐着,就像一次回忆 

这时地上还没有墓碑 
人还没有死过 
也没有戏剧 
这时的人还没有往事 
却拥有一个回忆 
那时的人还不具备目的 
就在那儿坐着,像经历着一次回忆 

在这个未被保留下来的回忆中 
我不充当任何一个人 
我就是这个回忆 
我愿意只是一个意识 
淌出颜色和形体 

这种想法完全出于懦弱 
甚至是卑鄙 
连它臆造出来的美也是懦弱和卑鄙 
读者可以想象一下: 

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白痴 
跑上一座荒废多年的大剧场 
展示了一个长达数秒的笑容 
就是用这段时间 
他完成了自己的白日梦 
并用一个笑容把它演了出来 

回头看看这首诗吧 
它到底有什么意义 
我试图告诉你我是个畏惧外部世界的人 
但这对读者来说没有一点必要性 
我甚至想过变成一个打手 
这样也能与人们发生点关系 

你一定也尝试过自我分析 
而且一定会发现自己某种强烈的趣味背后 
其实只是精神上的病变 
而打手就没有这个问题 
他们只需要展示力量或恢复力量 

我写这首诗,是因为我想要那样一种状态 
人可以不需摄入和占取地活着 
但那种状态确实不可能存在 
因为在《鹿苑》中,人是缺乏内容的 
所以他们才会没有痛苦 
像被辞退的打手,若有所失 


佛陀之子

佛陀之子的血珠砸响一只僧钵 
世界便爬过来舔舐里面满满的空无 

整个夜晚包裹在一个大大的谛听之中 
浸透了沉甸甸的真理与悲剧之喊 

这时的每一间屋子里都没有梦 
这时的每一个门口都有一个准备敲门的人 

甚至那些熟睡者也坐了起来 
他们被这恢弘的寂静震醒 

月亮破窗而入  


告别

很多天来 
我一直感到有人在告别 
也一直在寻找这个告别者 
寻找他所告别的 
渐渐地,我发现 
我已站到了远处 
从远处看来 
我们并不爱动 
总是坐着,坐得很久 
忧伤占去了我们大把的时间 

虽然仍是一身傻气 
虽然这身傻气仍可能招人疼爱 
可是太远了,我不再是这世界的少年 
我爱过的一切,都成了疤 
只比生活的肤色明亮那么一点 
一到阴天下雨,就格外醒目


白面具

子夜时我看见一张白面具流出眼泪 
一只踉跄的蚊子在白面具上找着血 

哦,白面具 
哦,日夜不停的大风 

为什么,我活得如此生疏? 
为什么,我要听见风声? 

白面具,你在今夜多么无辜!


伪果

我们是在一场热风中过早变红的伪果 
我们正享受投降时的解脱感 
放下愤怒,放下悔恨,放下爱 
百无禁忌地在枝头上摇晃 

我们的头脑刚刚够得上怀疑 
嘴也无法用来歌唱 
而失去肯定的能力 
又如何为大地带来种子 

我们,再也无法成熟 


布谷鸟

布谷鸟,布谷鸟 
在人们今夜的梦外生成 
五月里唯一的叫声 
从不穿过耳道 
每一次都消失在耳廓边缘 
祖先留下的最后一件神器 
只在五月发出轻响 
这时,世界的中央定有一片野火 
火焰底下是我前世的骨头 
祖先正循着骨头的裂缝勾出年景 

那是在我之外的月份 
土地的巫师开始召唤布谷鸟 
却不给她栖身之地 
她时常停在人们遗忘于田野的空水罐上 
停在众人熟睡的楼角上 
和所有我们刚刚去过的地方 
气喘吁吁地计算一下日子 
又惊慌失措地起飞 
这寄居者,形迹可疑的歌手 
我只见过它投在地上的影子 

每次我听到布谷鸟的叫声 
骨头就发出一阵轰鸣 
来年的布谷鸟将拥有人骨搭成的巢 
而我的诗将变成大地尖刺状的叫喊 


止痛

我听见了 
地层里的产妇在叫喊 
我的脐带在愈合成一朵花 
母亲,我想起你的头发 
是药,气味好大 
抓把土止痛 
我想起你的爱 
想到所有所有的人 
都在挖掘肚脐 
都没能摆脱这童年的嗜好 
这致命的乐趣 


突然的理智

在一些路口 
遇见那致命的背光者 
无脸地雀跃着挥手 
“再见” 
无人路过的路口 
他这样喊着 
黄昏正在他背后暗淡下去 
我猜他是白昼的平庸剪影 
是我在睡眠中孤独奋斗着的对手 
热情的灰家伙 
日历上流出的无名日子 
轻薄而活跃 
“再见”,他说 
“再见,丑角” 
我嗫嚅着 
同时学会了背光行走


我固执地觉得

黎明在人的恢宏边界上喝着一条河 
东方的鸟群插进倾斜的烟柱 
生活的信徒们走进了红白相间的操场 
新的一天就这样被他们喊醒 
并将早报上的霜冻读得皱皱巴巴 

而有史以来的梦想者又迟到了 
有史以来的梦想者 
都是让大地空等的人 


潭柘寺

我 
出山门下地狱 
遇见一位满清皇帝 
他满嘴苍生 
我信口雌黄 

我们互抽耳光 
两个对不起世界的混蛋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