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金铃子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50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金铃子简介

(阅读:960 次)

金铃子,重庆人。中国作协会员,诗人,画家。80年代末期开始发表诗歌。作品曾经被翻译成英语、希腊语、 罗马利亚语等多国语言。著作有诗集:《奢华倾城》《曲有误》《当太阳普照》《越人歌》。诗画集《金铃子诗书画集》《面具》。曾参加24届青春诗会,就读中国国家画院,鲁迅文学院第17届高研班学员,获2008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第二届徐志摩诗歌奖,第七届台湾薛林青年诗歌奖,第四届中国散文诗天马奖,2010年《现代青年》年度十佳诗人奖,《诗刊》2012年度青年诗人奖等文学奖项。

金铃子的诗

(28 首)

我这样厌倦了词语

我这样厌倦了词语
它们让我左右为难,十分棘手。有的词语
仿佛庄严的雪,堆在心边
我真害怕,稍不留神,就悄悄化掉
有的词语,藏满火焰
恰似铁的枝条上,花朵等待燃烧
我不敢去碰它们,担心一碰
花蕾中的火星,就会
毕毕剥剥地炸裂,留下泪水的灰烬
有的词语,浑身是刺,如同
眼中的钉子,夺眶而出,那么的快速
那么的惊心,好像
尖锐的往事,一下子就将我钉穿
有的词语,澎湃似大海
巨浪拍天。我被它衬得无比短小
无比浅显,不及鲸鱼的一滴泪水
不及海带的半丈狂欢
有的词语,就是明明白白的石头,既硬
又重,对于我的爱情,它就是
泰山压顶。而且
每重复一次,每次都有电闪雷鸣
有的词语,就像磅礴的日出
光芒四射,照得我的忧伤
睁不开眼睛。照得我的山峦胜过最美的乳房
啊!词语,词语,我虽然
厌倦了你们,但词语中却有一股
故土的花香,让我反复嗅及
让我一遍又一遍地
喃喃自语:妈妈!


我在海棠花边红了八分钟

今天,我在一枝海棠花边红了八分钟
第一分钟,红得有些模糊
如同鱼虾混在剩有朝霞的浑水中
第二分钟,红得稍稍清醒
顺手摸到了太阳的胎动。第三分钟
红得兴奋起来,开始想到了火
第四分钟,红得慢慢燃烧,内心的雪
潺潺地融化。第五分钟
红得像我爱人的嘴唇,尝遍樱桃
悄悄发问:谁痛苦庞大
谁幸福玲珑?第六分钟,红得
映红了正午,那么多的鸡冠花,提前啼叫了
第七分钟,红得夕阳西下
落日坐过的山脉
我来再坐。感到诗歌的屁股,微微发烫
第八分钟,红得脸庞像红月亮
夜晚翘起拇指,大声地
赞美:顶好


梦醒了无痕

这千山万水,我总是单人独骑
我把自己当女英雄
昨晚和我喝酒的几个书生,有一个爱上了我
那是落魄江湖,无心进取的秀才
与我一样
偶尔提笔写诗,喜欢笙吹明月
喜欢夸大其词:你的感情是我独一无二的财产
这句话,我曾经对多少人说过
我爱过谁?
风在吹。百草园,紫竹,化香,桐子树
我常常忘记它们的名字
曾经的知己
我抬头看见天空的明月,低头就看见丧钟

这一生,终究不会成佛
爱,就要停下来
也许有来世——我认得你
你却不认得我了


不替先人丢脸就好

雪落不止的时候
就升起一种想入非非
穿一身簇新的衣服
在空荡荡的城南村
扫雪
把雪堆放在破旧的石狮上
敬它三杯淡酒
谈天大的事,瓦解冰消
直到石狮咆哮
我便咐在它耳朵上说
“江山热闹,都是假的
不替先人丢脸就好”
它果然明白
果然,把心放下


三步台阶

走进朝门口是三步台阶
这台阶走过我的祖辈英雄
走过流浪者和小偷
破旧的老宅,活着的人们已经离开
死去的人们常常回来
白蛇在夜里破箱飞出
成群的狐狸在清除杂草,打扫灰尘
每到春节,我会回来坐一坐
和它们说说话
谈到高兴处,会咯咯大笑
只有谈到我的奶奶
我才变得毕恭毕敬,而它们也声息全无


石榴花

有石榴花的地方我都到过
天浆、珠实、丹若,这些小名
我全记得
有些名字太粗狂了,大屁股果花
尖屁股幌花。整个夏天
在我看得到的地方开
看不到的地方开
这个城市变得香艳。暧昧。浮华

只是有一株,开在老君寺,祖父的坟头
半山腰,足够甜美,野火一样
我说:“山前山后,一个人也没有,你不怕么?”
它显然没有听见
显然笑我,不知道
最可怕的是谁


水鬼

一个男人,在水鬼回荡的回水沱
从河东飘到河西
他抱紧我的桃花红心木
把声音低了一低:嗳,表妹,你还好么?
我突然流泪
突然抓住两岸秀美的江山
我要拖个人下水,找个替身
已不可能

哥哥,请回!我不要紧的
要紧的是你那一身端正的长衫
打湿了


不过是

不过是,天空下起了雨
不过是一只狼,无数代的悲鸣卧在老君寺
不过是沉寂的树木,掉下杉果
不过是一个女人,说到山河岁月
不过是我经过天地之间
太空虚
把思念——放逐到极致

不过是你,让我数着钟点,一扇大门和两棵树
必须这样才行
必须这样才衬得起朗朗乾坤的湖光山色
衬得起我对光明的希求
太迫切


也许

也许,今天我去看了桃花
会对着桃花
说几句好听的话。也许,今天
我最关注的是那只鸟
也许,那只鸟的衣服,就是我前生的嫁妆
也许,那只鸟的心脏,就是
我给的热血。也许,那只鸟唱的歌谣
也是我教的曲调。也许
我曾藏在那只鸟的翅羽里飞翔、流汗、难过
也许,那只鸟飞去过我的学校
停在教室窗边的枝上
听女老师怎样用桐子花般的嗓音
为我讲课。也许,那只鸟
丧失了父母,全靠自己
在风雨中拼搏。也许,那只鸟,看清了
桃花是谁抹红,青草是谁染绿
也许,那只鸟的叫声
永远苍翠。偶尔,也会将黄的、紫的、灰的
狠狠触痛。也许,那只鸟
受伤时,我就在它的伤口中。也许
那只鸟结婚时,我应该
送点什么。也许,那只鸟的眼里,有我的泪水
转动。也许,那只鸟失恋时
我也两手空空


祭祖贴

我的祖父,安静于五华山深处
从不想我,我也不想他
我要摆迷魂阵,写无用的诗
每天六点起身,看江山是否太平
他,腿脚不好,走不了远路
我这个不孝之人。去看他
一定是刀刃和石头在我心里乱飞
是那些值得流泪的,歌咏的
变得浅薄的时候
啊,除了偶尔的虫鸣
找不出别的声响
我只是向坟头张着嘴
向他吐出胸中唰砍的碰撞的……嗷……嗷

我就知道他原谅我了
原谅我的狼狈,像走夜路的鬼
于是,我重新梳洗。重新做人


从来没有……多余的爱情

在画布上画出落日
但我,决不画出长河
这一生没有多余的风景
正如从来没有……多余的爱情
颜料里有简单的筋骨
意象中埋透明的四肢
调色盘
显现前朝的碑文

我的画笔,如同瘦削的枯僧
面对青山
……小小耸立。偶尔
也默默的
垂泪

今天的画布上将响起,叹息
黑花瓣……缤纷的黑

我,从来没有……多余的爱情


雨鸠

每当你啼唤,春天就下雨
你不喜欢晴朗,讨厌爱情热烈
却怀念另一只鸠的眼里,含着阳光
湿了婚床
即便在棘丛,也有两只斑鸠
将荆棘睡成天堂

噢,每当你们啼叫
我的诗就下雨
我写你,因为你的叫让我的春天一举成名
让我的爱,多了警句


只是想象

把六只蜜蜂放在同一首诗中
让它们在文字的暗箱
惊惶一会儿

第一只蜜蜂在喃喃自语:我有花粉症
遇见爱情就过敏
第二只蜜蜂
低声说话:爱情也有饥饿感
谁来
喂我一勺阳光的蜜
第三只蜜蜂嚷道:群狼在嚎叫——把爱情
包围起来
第四只蜜蜂在回答:爱情
到了这种地方
我理应帮它除险突围,没有武器
就用尾部的刺
第五只蜜蜂大声疾呼:金铃子,快来,快快
放我出来
我得到无数爱情绝处逢生的文字
它们,一定会成为
你的暗器
第六只蜜蜂不说话
但凭我的嗅觉,能够听出它心里的语言
它说的是:不必为爱情
豪言壮语,更不要说东道西
爱情就是爱情

我仅仅用了十分钟,就把六只蜜蜂
弄得一清二楚
我只对它们说了一句话:这只是想象

正如每到情人节,诗人们就会写如此多
无病的诗


夜读,李白仙诗帖

夜深人静,李白和东坡都已熟睡
我将脸紧紧帖在宣纸上
墨香,犹如一株紫草
仿佛长在荒山田野,淡淡的泥土味
置身于多石的山坡
灌木丛里。那飞起的几笔
是一只、两只、三只
晚了也不愿归的鸟
懒倦,寂寞
我读“我昔飞骨时”
有人说这是苏东坡的诗
谁知道啊
他姓苏,也可以姓输
那死去的字,或即将死去的
在我手里死而复活
又在我手里,复活而死


他和我说起悲伤

他和我说起悲伤
瞬间,我的心被击碎
爱过许多事物。孤独。眼泪。草丛
唯独没有爱过悲伤
今天,仿佛例外
紧紧的抱住它,温暖它
这个寒冷的初春,我与悲伤
相依为命
我用笨拙的方式爱上悲伤

犹如我爱上他的沉默
或者歌唱


雪停于傍晚

雪停了。白色依次熄灭
大地处女一般柔软。新的诗篇把我击倒
梧桐树在冬日里安眠
我这个乡下人……对它保持一种礼貌
为它画上白鸟
一束阳光穿越它们的身体
光之舞吞噬了大半飞鸟
我画上今世的幻象,前世的姻缘

雪在融化,白鸟终止于时间的辽阔
世界在下沉……越沉越深
它把我的一生惊醒
我的一生啊
像那株倒伏……再直立起的白菊
任何故事都是重复,都是盛大的告辞
仿佛四季,它们轮回
它只看到寒霜

天地之间,别无他物


我想到的地方

我想到的地方
是远离生活一步。
闭起眼睛,总能涌起无数的红籽
无数轻柔的草木。
你爱着的人,没走多远
可能在那些绿里,一张细小的叶子
足以藏身
像它们,在田野恭迎雨露、甜润、幸福。
而我们
无须显示出豪华
显示出古国春天里的那行诗。

阳光,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
这就足够了。


化香

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同类
我要和你一起
和你一起
让我生根吧
整个秋天,我要长出绿叶
开金色的花。结非黄,非青,非白,非黑的果
扎根在此,皈依佛门
法名,因果。自称,化香居士

我静静地站立
我的孤独啊!
来,快把枝条拿去,你们用来点火
快把种子拿去,你们用来榨油
把树皮制成麻
把叶制成药
顺气,祛风,消肿,止痛


桂溪河

我希望坐在那里的人,不是我
是三十年前,桂溪湾的白荷
 
它入睡了,枕着泥土
枕着纠缠不清的水生植物
我们都是彼此的一部分
阵亡的一部分,相爱的一部分

没什么信仰,只是喜欢
顶礼膜拜的是,湾旁那口水井
井水,好甜
井边的青苔,想怎么长就怎么长
可以死上九回,甚至,更多
肉,骨,都烂在土里
还在诞生,它们的幼子


蝴蝶

一只蝴蝶在摊开的报纸上飞来飞去
落下。飞起。落下
卖报女人的脸,如浸泡在水中般苍白
她向天空望了望,有什么就要发生了
果真发生了

啪。蝴蝶从她手中滚落
她啐了一口,说道:哼!你以为你是梁山伯
一张报纸在她手上,随后摊开
我听她呼吸有些粗了起来
脸上也开始有了红晕


飞过天空的鸟

飞过天空的鸟多么的像此时的我
在文字中,打开
虚拟的翅膀,在假想中高高地飞

飞过天空的鸟
似乎有点糊涂,它未曾看清我为什么想飞
它也不知道,是谁

将我的思想按在纸上,像按住
一对翅膀

飞过天空的鸟此时多么的不像我
它在飞。而我不能


我热爱小蚂蚁

我忽略花蜘蛛
它编织着恐怖而等待的网
每根丝上,暗藏杀机
它的卵囊里装着无数奇怪而狠毒的卵
孵出的不是小天使
而是邪恶

我痛恨大螳螂
它长着一张狭长而阴险的青色脸
能够让同类雄性的欢愉
汹涌如潮,而幸福照旧死水一潭
但它却忘了,当它
偷袭蝉的爱情时,却有黄雀在后

我热爱小蚂蚁
它们既搬动米粒大的天堂,也移走
落花上的地狱
从不妄称伟大,自诩光荣
我暗自发誓
如果暴风雨乍然到来
我一定给它们建一房,一庐,一阁
唉,如果可以
我会把江山送给它们搬
它们既搬尘土
也搬臊气


坡上

斑鸠的啼唤也有百合的颜色
树没有说
野雉的面孔比美人漂亮,叫也一样
荆棘的泪珠,悬垂于蜜的刺尖
来来往往焚香的人
我看到的全是天地神仙
崖壁的刀峰上依然开满牡丹花
在废墟上堆放晚霞的人,是谁?
这沉寂的黄昏
一树梨花惆怅,唯风
不时环绕
此刻,我忘了山的巍峨
落日在我的头颅里
我的头颅在落日中
天空转暗
有一片霜叶,让悲伤发红
让祭祖的人,思念旧事

我曾对爱说燃烧,说横卧,说欢畅
站在这坡上,才领略到爱崎岖


清明时节在田野上眺望

清明时节在田野上眺望
寒山转翠,油菜花金黄,麦田好绿
鸟雀
依旧是春天的叫法
桂溪河横穿记忆,蜿蜒于正午
小鲤鱼隐逸在春水之后,杨柳风乱酌春酒
飞来的燕子是旧的
翻的古书是旧的
不一会儿,细雨降临
胡豆花中,我同故旧不期而遇
隐隐出现在墓中
我欲举杯,却又放下
他问我,沦落人间可好

我无法回答,这忧国忧民的
这苦中作乐的


允许

这一生,你一直在开会
牛和牛毛,数清就可以走人
茶杯可以装茶,也可以装江山
茶不等人,江山也不等人
你看的历史,每一页说的都是会
一场会,可以风吹草动
一场会,也可以改朝换代

允许,会中人
发言时,风呼啸而过
闭嘴时,草木低了低
允许,人一走茶就凉
相遇之时,又倒上一杯新的
允许,那个国家的公仆
一个劳神苦形的人
走在冷风中
开一场没完没了的会
想一个想见却永远无法见到的人


今夜

他用赤裸的眼睛望着我
他用亲吻把我变成瞎子
谁拥抱我,我就拥抱谁

他用风把我变成聋子
小兽集体睡去
他雄狮的手指滑过我的背部
滑过,它想抵达的任何地方
在我身体
或者不在我的身体

昨日的,今日是否还在
今日的,明日是否还在


我的痛苦

我的痛苦布满乌云
我的痛苦如同闪电撕裂大海激起的惊涛
我的痛苦雷声隆隆
我的痛苦暴雨倾盆只淋湿一个人
我的痛苦没有伤口
我的痛苦只等待日出
而不是重庆该死的高温
呆着房间写字
每一个字都是破绽
正如我的肉体全是破洞


我想

我想找个古时的下午,很小的亭子
同李白畅饮
不怕他酒量好,我有的是千金裘

我想寻个细雨天
同杜甫一道,去看那间被秋风吹翻的茅屋
送他跛馿
一步一叹息
衣衫上,尽是朝代的漏洞和词语的虫眼

我想同李清照成为闺蜜
叫她不再填绿肥红瘦,只对着断桥
遍蘸天下墨汁
银笔书空:“怎一个情字了得!” 

我想陪陈子昂走一走
体验一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我想,现在很远,从前很近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