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星汉(辽宁)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44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星汉(辽宁)简介

(阅读:808 次)

星汉,原名张守贵。祖籍山东省单县,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做过编辑、记者。作品刊发于《诗刊》、《人民文学》、《鸭绿江》、《诗选刊》、《北京文学》、《诗潮》、《诗歌月刊》、《芒种》、《中国诗人》、《诗林》、《青年文摘》、《星星》、《海燕》等刊物,作品被收入各种诗歌选集和诗歌年度选本。曾获《鸭绿江》文学杂志诗歌奖。主编《震撼中学生的101首诗歌》等图书80余部。辽宁日报曾开设“星汉诗歌专栏”。曾出版个人诗集《走着走着》、《一闪而过》。

星汉(辽宁)的诗

(21 首)

我们还算不上朋友

我们还算不上朋友
只是见过几次
此刻,他坐在我的对面
半举着酒杯
不停地说着
说拥挤的地铁
说城乡结合部的杂乱
说他一半晴一半阴的爱情
及孤独
 
他说这异乡的雨凉啊
他说这异乡的风硬啊
他说这异乡的夜长啊
 
他,比我壮实
比我还高出一头
他说着说着
把头扭向了窗外
宽厚的肩膀不停地抖动
 
说实话,他说的那些
我心里都有
只是我对谁也没有说
从外表上看我比他坚强


描述一只麻雀

它一直没有动
像一个蓬松的线团
如果真能找到线头
不停地拉
就会渐渐变小
越来越小
最后连影子也不会剩下

我不应该这样描述一只麻雀
应该把它描述得温暖些
健康些
快乐些

应该给它谷粒
让它嗉子鼓起
应该给它树干
让它上下跳跃
应该给它故乡
让它朝思暮想

当我描述到这里,发现
送给麻雀的
好像也是我自己想要的


地板上的老虎

它安静的样子
和它身上的花纹一样安静

它低头、轻合二目
像一只孤单的老虎
像一只寂寞的老虎
像一只伤感的老虎

今夜,星光灿烂
有可能它在用大把的夜色
怀念另一只老虎
另一只老虎
应该是一只遥远的老虎

这一刻,仿佛它
不是山野之王
不是一只凶猛的动物
而是一团柔软的情感

我说不好,它来自哪里
也许来自天上
也许来自某本翻开的书中
也许是因我眼花
错把脱在地板上的
毛衣,看成了一只老虎


掏耳朵

每过一段日子
我就会掏一掏自己的耳朵
担心时间长了
耳朵里的杂音太多
听不见自己想听见的
 
把汽车相撞的声音掏出去
把桥梁坍塌的声音掏出去
把石头落井的声音掏出去
把树枝折断的声音掏出去
把隔壁争吵的声音掏出去
当然不会忘了
把打桩机的声音掏出去
一直怀疑
是这个笨重的家伙
一下一下
把我死死地钉在了异地他乡


浑河,是一条怎样的河

有一天,我指着它
对外地来的一个朋友说
看,这就是我在诗中写过的浑河
朋友望着清澈的河水
笑了
问道:河水那么清澈
你们怎么叫它浑河呢

是啊,河水那么清澈
我们却一直叫它浑河



敲门声

门是夜里十点
被敲响的
响得挺急

透过门镜发现
敲门的
是对门新婚的男子

打开门才知道
他敲门敲的那么急
只是为了借针线

此刻,我在阳台上
一边吸烟,一边想
天,这么晚
他借针线干什么
有什么东西
非得要在新婚之夜缝


白云飘动

和飞翔的鸽群
不一样,它不上下翻飞
也不在空中盘旋
和山峰上的积雪
不一样,它不溶化成水
也不瞬间崩塌
和低头吃草的羊群
也不一样,它不留下痕迹
也不散发腥骚的气味

白云飘动
白云在飘动
有人认为这件事毫无意义
有人认为这件事挺有意思


一溪好水

在一本书中
我读到了一溪好水
从书的开头
一直流到书的结尾

书中说好水不腐
好水甜美
可煮茶
可煮五谷
可明目
也可濯心

书中说一溪好水
可养两岸花香
可养人畜两旺
但,需青山与之相伴
需良木与之相随
需十万吨月光与之相配
更需江山安稳


江山

崩塌之处
已由树木举起
磨损之处
已被花草修好

不管从远处看
还是在近处看
刚刚被白雪装饰过的江山
像一座崭新的江山


我想告诉……

我想告诉正在等绿灯通行的司机
我想告诉股市里的操盘手
我想告诉医院里的医生
我想告诉看手机的低头族
我想告诉街头卖菜的小贩
我想告诉墙角修鞋的修鞋匠
我想告诉他们
河边有一棵枫树
让秋风吹红了


水面上的鸟

水面上的鸟
是什么鸟
可能是本地的鸟
也可能是一群过路的候鸟

为了果腹
一会儿钻进水里
一会儿钻出水面
它们胆小,警觉
仿佛受过深深的伤害

现在是阳历的十二月
北风刮得正紧
不用细想我也知道
河水该有多么的冰冷

可你看它们
在水面划出的波纹
多好看啊



抓青蛙

小时候,经常和小伙伴们
去附近的稻田里抓青蛙
一片又一片的月光
被弄浑了
被弄出了哗啦哗啦的响声

单个的青蛙,不好抓
反应快跳得远
我抓到的
大部分是抱在一起的青蛙

抱在一起的青蛙
被抓在手里
也不愿意分开

多年之后
我才明白
抱在一起的青蛙
为什么抱得那么紧


合欢树

合欢树确定了春天的位置
在世界之内
还有什么能使春天来的这么真切
礁石下的大海
多么适合在合欢树的体内涌动

如果不是你在走动
怎么能使合欢树
忍不住掏出了花香
而你用舌尖传递给我的花毒
伤了我最硬的一根骨头

这让我不能不尾随着你
把世界一圈圈走小
从起点回到起点
用力打开合欢树
那里有我们反复描绘的另一个世界
那里有另一棵合欢树


白桦树

每过一段时间
我都会走进树林
去看看它
尤其在冬天
当所有的树叶落尽
它洁白的样子
十分耀眼

我不明白,那么大一片树林
为什么只有一棵白桦
不知道它
是不是孤独
是不是寂寞
是不是也像我一样
在深夜
借着月光
走出去很远
天亮的时候
又回到原处

其实它一直没有动
就那么站着
即不翘起脚跟与高处的事物攀谈
也不弯腰
躲避迎面袭来的北风


我的身体里有早年种下的荷花

有人在挖池塘 
用力把黑塘泥 
一锹锹地甩到岸上 
个头最大的那个人 
用力过猛 
有几锹黑塘泥 
被他甩到了天上 
弄脏了几朵路过的白云 

那是一口开过荷花的池塘 
我曾在那里,钓到了我想要钓的鱼 
这几天,天多冷啊 
这些来自外地的异乡人 
干嘛要把池塘清空 
难道要用它盛满一场来自家乡的大雪 

黑塘泥湿滑、粘稠、沉重 
如同沉积的夜色 
我的身体里也有这样的黑塘泥 
太厚,怎么挖也挖不尽 
我的身体里,有早年种下的荷花 
一直在黑暗的途中 
从不盛开,也远离了凋零


春天的窗台上

春天的窗台上
植物在生长
花朵在开放

一个新婚的女人
一边唱歌
一边擦着玻璃
像一只鸟
细心地擦着
自己的一片天空

当一架飞机飞来
这个被幸福冲昏头脑的女人
挥动毛巾
想让飞机
在自己的胸脯上着陆


在路上行走的人

在路上行走的
是一群被生活吹动的人
他们每天从低处出发
傍晚又返回低处
也有回不来的
那些回不来的人
不是在拐弯处
走到别的地方去了
就是永远地卡在了路上

我愿意把他们比喻成英雄
是他们使路途不断地延伸
直至耗尽了卑微的生命


葵花地

火车上坡的时候
慢了下来
在慢中看见一个少年
躺在种满葵花的坡地上

很多年以前
我也像他一样
躺在葵花地里
想着什么时候
能被火车带走

那时,不知道自己
躺在光里
躺在美里
更不知道火车上
有很多人
羡慕着自己
能躺在葵花地里


去看你

去看你时
要经过一座小桥
如果是在夜晚
桥下流淌的不是河水
而是清澈的月光

过了小桥
就是我给你讲述过的菜地
如果是在春天
成片的油菜花
是蝴蝶的乐园

再往前走
亲爱的
就是通向你的高速公路
当我坐在车上
沿途所有的事物
因我离你越来越近
而迅速地向后飞奔


喜鹊

有时是一只
有时是两只
当然,有时也会看见
成群的喜鹊
低低地飞过浑河

南岸的草坪已经铺开
喜鹊在那里
走来走去
仿佛是在丈量
春天的宽度和长度

往往是在太阳高过树梢的时候
那些喜鹊
会依次飞起
飞向北岸的山坡
那里有繁茂的树木
那里有寂静的庙宇


池塘里的七只天鹅

池塘里的天鹅
刚好七只
如果我的脚步
再快一些
眼中呈现的
就不是天鹅
有可能是七块白色的漂浮物

我看见时
肯定有人比我更早地看见了它们
我想,不管好人
或者坏人
经过池塘时
都会因天鹅在那
而多站一会儿

此时,周围的树
不再摇晃着互相模仿
池塘平静
像一块铺在地上的天空
天鹅有时分开
有时聚集
荡起的清波
时而在我的眼中消失
时而在我的心里荡漾

我庆幸自己看见了天鹅
刚好七只
刚好和我手中折扇里的天鹅一样多
尽管暮色渐浓
它们的白
仍是天鹅的白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