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木郎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565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木郎简介

(阅读:581 次)

木郎,苗族,1985年生于贵州,现居贵阳。著有诗集《操》《日》《狗日的诗》。颓荡写作探索者、倡导者、践行者。

木郎的诗

(28 首)

过年

苦楝树上结满麻雀。人们
陆陆续续回到面目全非的故土
悲伤是多么不合时宜
在麻将桌上,我和你交换喜乐
笑声刺破黑夜,似乎
所有的疼痛,都未曾发生


难言之隐

人民路有许多流浪狗。没有一只
叫乡愁,他们背着背篼
从村庄闯入城市,这里没有他们的墓地
男人“斗地主”,女人在绣花
她们说着我的
母语,我不敢叫其中一只为母亲


狗日的跳花坡

每年七月,我都要回公鸡山
蚩尤家的小女儿
并不一定到,到了也必是人妻人母
相夫教子,使她终于忘记我
我们相视一笑,用苗语说些客套话
这一天,阿尤可以不醉不归
百褶流苏,必然会眷顾我的咪彩
这一天,迁徙的候鸟
终于回来了,没有提及故国的马
而我,不该为此枯萎啊
至少他们曾经振翅
在这个花坡。吹着木叶或口琴


关键字和关键词

深渊。自杀。死。纠缠不休。
操。争吵。滚。控制狂。歇斯底里。
暴力。戾气。情绪化。贱。
哦。折磨。怀疑。欺骗。
他妈的。爱。词典。这些。
尾声。我。悲剧。你。面对。


雷声掩埋了所有的蓝

暴风雪再一次席卷三月
偷食桃花的野兽,自体内跃出
雷声掩埋了所有的蓝
然后是急促的鼓点,
然后是雨,雨,从不停歇的雨


饮无

风声告诉我,冷空气已经南下
在孤山,落雪吞食孤石
无可否认,孤石上
住着一个



在每一个早起
的晨曦,孤都抚摸自己的睾丸


敏感词

不管是否睡醒
一伸手
我定能抓住你的
敏感词


美学概论

你创造美,又亲手毁灭美。站在月球上
你指着要我脱下人的外套
陪你飞翔——原谅我是人类
直到你张开翅膀,要我梳你的羽毛
我缩回一只伪装羞涩的手,并不是
不敢触碰美的修辞,而是我必须把手
放在山河呼啸的地方。你讲述辽远
多么兴奋,鸽子们亲吻,以梦的名义拥抱
鱼类划过柔顺的海草:从边垂,至腹地
暗语把我引致深不可测的地狱,我的马匹
飞越三千里水路,湿地传来迟到的音符
大地已背叛它自己,但你颤抖。这让我无法想象
带着黄河的喘息,我要打开水闸
你唤出的每一个字,都是宣战的号令
美的演习,瞬间变成一场肉搏
齿印以诀别的仪式留下病根
药丸在失眠的肝脏面前
束手无策——美之破灭,正如死之到来


秋日感怀

树叶落了,猫也开始掉毛了
秋天就这样悄悄地来
又这样悄悄走了
我还是一个人,住在原来的老地方
有一份不死不活的工作
可以混吃,等死
我还在写诗,但越写越不像诗
我越来越搞不懂这个世界
被我操过的鸟,现在又被别人操
爱过我的风,又爱上别人了
每一天就这样重复着重复着重复
没有一片叶子,能侥幸逃脱


征婚启事

飘得远了,就以为自己真的是鸟
张开翅膀才发现,这一副
臃肿的躯壳,终究离不开大地
闪电只需要轻轻一锤,我的蛋蛋
就被打碎了
空想主义者称之为妥协,存在主义
则赋予它理性的意义
想起这些年,我浪费了太多时光
练习飞翔,让我忘记了
根部的重要。我累了,不再迷恋远方
像一只需要栖息的鸟
从此刻起,踏踏实实工作
挣钱,买房,找一个安静的女人
结婚,生子。其条件
如下:一、会做饭;二、会做爱。


房中术

习惯太容易害人,且害人不浅
先刷牙还是先洗脸?先亲吻
还是先做爱?我不知道
每只虫子的存在
都不一样,我喜欢念一首诗
之后潜入到你的思想(我在那里
偷偷吻你,你并不知情)
像一个偷窥狂,我窃取你身上
每一个器官,烙下我的专属
“爱妃,还不速来侍寝?”
以皇帝御用的口吻,我在自己的领地
逡巡:“嗯,这里适合插秧
这里适合遛鸟”
(必须强调,这不是隐喻)
一寸河山
一寸血:需要用一生慢慢测量


元宵节

烟花绚烂。窗外亦鞭炮轰鸣
我把自己囚禁于冰冷的石室
一如当年
廉价的爱,如同啤酒的泡沫
人们把空虚交给了电子产品
突然很想
抱着一个陌生的女人
狠狠地操上一次
或者,狠狠地痛哭一场。但
我没有这么做——确切地说
我没有机会这么做
喧嚣,让这个夜晚变得疯狂
在酒醒之前
我又看见了当年牧马的少年


风信子的冬天

豹子重回森林,版图又种满乳房
海水漫过堤岸,黑夜里有花开合
你咬了一下牙,小鹿
从杯中跃起
一万匹马,从我的体内跑到体外


性病广告

把自己放空。在一场病痛中
寻找属于自己的冷

暴雨过后,群羊吃雪
雾气笼罩着城邦
有时候,
风也会滞留,鱼也会焦虑

关于难言之隐
祖国之癌。详见于性病广告


青阳渡

儿童节已经过去
想一下,
我应该写下些什么

可是,我还能写下些什么呢?
一首晦涩的诗?
还是,一个娇媚的隐喻?

——夜那么沉,雨越下越大
有莲花开过
鼓点便落了下来

彼时,故事躺在兰舟上
船夫已经老去
是雨声,用虚线把我们连起


写给自己

运一车隐晦的石头,筑一座监狱
用来囚禁自己。在落满桃花的酒馆
犹大又一次把我灌醉
浮肿的左脚,尚未从去冬的被子里
撒娇出来。偷腥的色鬼
早已把十指伸向春天的乳房
在镜中,我不得不哈出最后一口气
像一个布道者,在滴血的鞋印上
写下了一个巨大的“戒”
待到酒散人醒,午夜已经被月亮包养
云彩悠闲地散步,
黑蝙蝠又回到漆黑的山洞
突然,守夜人的声音
劈空而来——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叫春

天欲流云,树欲啼鸟
一阵海风吹过
色鬼诱放桃花
柳芽初透,梁祝翩跹
鸟人栖在树尖上
快来听呐,
那人又要开始叫春了


故人

和故人对坐
她点了隔夜的咖啡
我喝的,却是
今朝的流水
闲聊中,她又说起往事
眼睛遥望着窗外
那么多年
我早已放下心中的石头
我看见
有一只小鸟
从她的眼中飞起
而后,便落到我的湖里
“干了,来生再叙”


祭台上的猪

在尘世的祭台上,我看见了自己的肉身
鬼师的口,念念有词
人群中,有的东张西望
有的冷嘲热讽,大放厥词:
活该,这狗日的,活该!
——我看了看祭台上的身体——
(莫非他们在骂我?
不对,我可没有害人啊!)
我侧耳再听,人群中,竟飘来了熟悉的呻吟:
插我,快插我!
靠,那不是我的女朋友吗?
可是,也不对啊
我只是一只猪,哪来的女朋友啊?
这么一想,我笑了
我转头,又看一眼祭台上的身体
猪身不见了——有一个鸟人,自碑后跃起


写字

听说,写字能打发孤独
为此,我写了很多
让我不解的是
我所写的字,还是当年的方块字
而孤独,也还是当年没法打发的孤独

我想,一定是我听错了
也许,只有打炮,才能打发孤独
不然,为何有那么多出轨
为何有那么多背叛?


道别仪式

要么一起去西藏
从布达拉宫
纵身跃下
要么,就去你们偷情的地方
用相同的姿势
泪流满面地做爱
天亮之后,说晚安
说一生珍重
然后相忘于江湖


女人,或者青稞

说起你,如同说起一杯矫情的青稞
在打谷场上,诗人已经醉倒
我们躲在谷堆里,像动物一样
撕咬,亲吻时代的伤口
你说,这个世界没救了!我也知道
可我们仍然爱它,爱它的荒凉
爱它低俗的阴毛和屌毛
我们仍像初生的婴儿,用好奇的眸
摄取尘世的芳华,即使
我们得到的,只有罂粟,只有谎言


所谓爱情

在一朵白莲中醒来,风已把前世偷走
我能为你祈求什么呢?
黄泉路上,泪水打湿了幸福
此后,便是千年万年
在永世的黑夜:花不见叶,叶不见花
而后,又在荒诞的逻辑中
痛饮形而上,并配之以后现代的解构
取下王冠,解开王后的肚兜
向五千年的凤凰
发射,射出他妈的
一团白雾!哈哈,所谓爱情,不过如此


冤家

冤家,我又要上班去了
昨夜坏掉的木床,向晚再修理
等到月亮再出来呐
冤家,铺开你的天鹅绒
陪我跳舞。我们竖起耳朵
听平原上流过的水
听小床儿,嘎嘎歌唱
冤家,你是我的药引子
取名为春。我要打开天窗
说一些不要脸的话
让偷窥的嫦娥,也感到脸红


欲望

毒蛇和猛兽,从彼此的身体里蹿了出来
他们撕咬着月亮也撕咬着树
点燃黑夜,地狱之门便会打开
进去吧,这就是黑夜之光
它领你到黎明,同样也领你进入黑暗
劫后,你双手合十:戒除欲望,戒掉爱


月亮,月亮

囚我于苍穹,囚我于茫茫黑夜
沧浪之水,解不了人世蛊毒
逃亡在光年与光年之间,谁也测试不了
江湖的冷
那些涉水而过的人,多数死于水上
我开始嫉妒那个垂钓时光的老头
我要拜他为师,学习做爱
练习飞翔
我要收养一块石头,在上面刻下晦涩的姓氏


阿弥陀佛

夜了,游子用钥匙凿开天空的头盖
月亮是故乡的另外一张脸
佛下打坐,一群女观音闯进来
出家人不打诳语,老衲和她们一起参禅


初恋

不知为何,我忽然又梦见她了
就像多年前,我又潜入她家的小平房
多年不见,她的笑容依旧
只是,她的臀部
好像变得更加硕大了
故人重逢,本该是充满欣喜
可是,她竟对我说:“我爸
一会还要过来”
十年前她就用这句话吓唬过我
没想到,
十年后,这句话仍是我忧伤的梦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