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陶里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565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陶里简介

(阅读:436 次)

陶里(1937—)原名危亦健,广东花都人,华南师范大学文学士。曾任越南西贡某中学校长室秘书;1957年到柬埔寨、寮国任华文中学教师及经商, 1976年回香港,任职贸易公司,1978年到澳门,任职中学行政至今。现任澳门笔会(相当于作家协会)理事长、文艺杂志《澳门笔汇》主编、五月诗社社长、国际华文诗人笔会理事。著作有散文集《静寂的延续》、《莲峰撷翠》、小说集《春风误》、《百慕她的诱惑》、文艺评论集《逆声击节集》、《从作品谈澳门作家》、诗集《紫风书》、《蹒跚》、《冬夜的预言》并选编《澳门短篇小说选》。

陶里的诗

(12 首)

履历

眼睛
是我的籍贯
眉毛
是我的年龄
持剑的时候 我是男性
执笔的时候 我是中性
我的嘴巴不懂得多说话
只让我的作品
说清楚我那不是学历的学历
勾勒我颠沛流离的人生历程
让你
一目了然我并不空白的一生


无题


很想很想接近你 靠着你
因为你我
近在咫尺
却又
距离很远 很远
远在天边
你 听到我的声音吗?
我却
闻着你的鬓香
一丝丝
一缕缕
飘来了
又越过千重浪万重山而去
我因此日日夜夜
很想很想接近你 靠着你
再一次闻着
你的鬓香
一丝丝
一缕缕
直到永远
你 听到我的声音吗?


我们
喜欢裸体的家族
五彩的体躯 充满
诱惑的梦
困顿的渔人
撒开迢遥的网 打起
一阵烟雨
一叠沙鸥的影子

流水的闪光在替
时间说谎
不甘寂寞的星星
提灯照着海
照着
浪涛的皓齿
潮涨潮落 殒星落在
海的无邪的梦
我们的邻居
有鱼的化石

我 等待你
从海的梦的那边
推来一颗
越过海浪而来的狂沙
让我怀孕


铜马象十四行

铜马驮着满天星斗
向夜空奔腾作势
给行人展现
一个老王朝衰落的标志
在那僵曲的蹄影之下
即使夜夜七夕
牛郎也不过鹊桥来
因为织女失足
爱情没了价值
还有那个豪赌的香港婆
输掉回港证
倒在台阶上
把自己廉卖给夜魔
梦里又是赌楼烟雾灯火


昙花开放的时候

带着夜的神秘
到夜里来
带着花的神秘
到花里来
带着蕊的神秘
到蕊里来
带着香的神秘
到香里来
带着梦的神秘
到梦里来

芬芳 刹那的
圣洁 刹那的
艳丽 刹那的
奥妙 刹那的

但是那么悠长
那么迢遥
又是那么永恒


在大英博物馆看埃及木乃伊

你们
一种吃沙子长大又死亡的动物
为了沙子的理由 你们又是
一种谜 一种灵验的楔形文字
上通天国 下与
盎格鲁撒克逊古民族的
罗宾汉文化对接

你们
抱着滚热的太阳运行赤道
非洲沙漠亘古回响
你们粗犷的野呼
许多绿洲倾斜于
你们善跑的滚动长腿
当老祖母哭别了红河
你们
坐上豹子的背脊深入沙的心脏
古老撕不开的黑色世界
无花无鱼 无笑声和
哭声 你们等待
死后重生

你们
生来就是吃沙子的楔形动物
描写不了沙漠的荒谬
却养肥了大英帝国


过澳门历史档案馆

我背手走过
澳门的历史档案馆门外
中国的古代滚滚而来
穿黑衣的老祖母坐上
爱新觉罗的轿子远去
回归原始 而燧人氏
正在苦苦寻找一点火

来自大西洋的海风
吹醒这一城文明
在它的历史档案里
有我族人的名字 光没有
我的卷宗 因为
我惯于长夜煮鹤焚琴
从未留下
我的名字于萍踪所过的城镇

其实 自从林则徐被鸦片烟
熏黑之后 我的先人便远适
金山

老祖母把柔肠挂在
荆林里怀念他乡游子
而浪子被卖猪你的名字
又记于
什么历史档案?

历史 永远的单程路 两边是
浮尸的江水
有太多的典故为它
诠释
每当我用古典的眼睛看雨
朦胧里有独夫
从金銮殿推历史出午门
斩首

历史的宿疾迸发于
我的现代血液
须要注下大量爱因斯坦的抗生素
升旗顽抗的城堡
终归是芦沟桥战役
我远走
焚烧的印度支那热带森林
感染盛暑难治的瘴疠

我归来于寂寞岁月
有固体支持我的脊椎作起
傲慢的线条
风追随我的跫音
我听到呻吟
自远古 自现代


我从新西兰归来

新西兰躺在南半球的
蓝海之中,我凌空而降,
似是仙家居处的原野,
翠草与绿树,迎我以
长春不老的盎然笑靥。
牛牛羊羊放牧
农场村庄宁静
惊讶了多少双来自南温带的
旅眼,又有一种俯伏母怀的
温馨,流灌于亚洲多难一族的
心间。始终难说∶我想归来!

我又何曾归来?却又难以
再去!虽然海港里泊着船舶
万艘,虽然郊原上平价小筑
亭亭玉立,虽然伊甸山上
风光如画,虽然海滩如梦,
沙如雪,草如茵,虽然海鸥
友善如故人同剪西窗烛
虽然我的依恋象白云缠绕
故乡的山,然而我如何诉说∶
从此不归去,宁作一个土着?

划着独木舟而来定居的毛里人
把原始的长矛和粗犷的舞蹈
传授给半文明的族人,瞪眼伸舌
是诚意和不说假话的表现
他们的族长,与你以鼻相碰,
是一种视切的见面礼,他们的
村里姑娘,用麻纤为你编织
一千个绮梦,挂在项间。

永远有一阵阵毛毛细雨,一阵阵
挥不去的雾,一阵阵浓烈的
琉璜气味,象摄魂令似的引诱你
走进丛林曲径,走过小桥小坝,
走进萧伯纳三十年代的地狱门。
琉璜的雾从地缝补上来,从石隙
补上来,从坟地的十字架补上来,
从滚热的泥浆补上来,成为云,
一圈圈的云,飞去山腰,遮掩了
绿树,人群和红裳黄伞在云中
飘忽,象仙境,也象地府。何所
为而来?何所感而归?萧翁曰∶
我庆幸来此而活着归去。

我归来时,奇异果长得
满树累累,奇异鸟依旧
在黑夜里觅食和歌唱;
不曾被杀戮的毛里族人
依旧原始。新西兰依旧
在南半球的蓝色海水中
不再有人提起一个中国
诗人在荒岛杀妻的故事


白夜

金色的黄昏 落在
黑边蝴蝶帽的背后
病窗外的杜鹃灿烂
映红了脸庞 一汪盈盈
纤指持银剪 剪下
母亲赐给我的睫毛
丝丝珍贵殒落 铺一流
通向无边白夜的河

白夜边缘的手术床
是生命唯一依靠的船
愿望是一片无垠的旷野
依稀兀立着一尊风化石象
芳芳幽幽飘过 遥远的微音
响过 又际有超音波飞机载着
移民和非移民飞向或然的空间
仿佛有蚁员的激烈争辩声
又有晚虫在败草的孤鸣声

殖民地和非殖民地的
医生和麻醉师和他们的护士
打着学院或非学院的口吻说∶
“把人造晶体换上原来的
是割除白内障的基本法"
麻醉师并不热衷于甚么法
一针药液注射下去
很白很白很白的夜覆盖下来
香港归香港 医学归医学
人 只是一具标本在白夜


乱章

共和国的国旗风采
是那么一卷
八千里路云和月
一曲满江红 何补于
大地绽开的伤口百年
圣女贞德问吊于风波亭
花枝招展的巴黎街头
来往多少个罗敷?
使君蜘蹰 建安悲风拂过
你我青的白的乱鬓
谁去法场秋点兵!

且安然恬然默然无可奈何然
咀嚼红豆 挑灯夜读
江南的辛弃疾 或者
揣摩岑参野营淌滴的
塞北雪融的泪
忠的图强和奸的对立遂成为历史
雨果从来都比屈子幸运百倍
法兰西共和的公民 没有
流落异国的凄楚经验
素女走进追求法兰西异乡人的梦
雪崩之后 大理石上出现
血染的誓言


稻草人

我没后悔 打从
你把我扎成稻草人 架我起于
你的金色田野
我只懊恼于不必遮闭
身上有了衣和不怕阳光
头上有了帽

我高兴不会摆动的手从此
持了扇 每当
扇子摆动 平原的风
拥抱我
我赶走乌鸦麻雀 减去
你的烦忧

每当没有风而
扇子摆动 我最幸福
因为你已向我走过来
在小荫丛中牵动绳索 叫我
起舞 你掌里的温暖沿着绳索
一下子传进了我的心坎
我带着幸福守望
你的田野 你的梦和
你的爱

秋后的晚霞映红
你的收获车子归去
我被卸落于黄昏的阡陌上
随着野火 我发微光于
枯叶败草 化一撮灰
去肥沃你的土地


雨夜寄北

你的南归日子红得发紫
我打开窗子承受一夜热风
尽管骤雨之后又有骤雨

死水池里泛起蛙声的泡沫
我在镜子里寻找你的笑容
又看到你脸上太多的情绪变幻
摊开曾经轻捧你梨滑的双掌
惊呼上面蜷伏着难数的断裂皱纹
我的心网结成的绿叶曾经盛载
你的笑声在掌中的漩涡覆没
灰白的月亮从此照着我蹒跚的脚步
夜夜滴落在你紧闭窗前的青板石上
我的名字是一堆破碎的青铜雕刻
散落在饮醉的河畔
款款心曲是一阙广陵散

南方的翠湖泛着未央的夜心
我在火烧的红棉树下隐藏受伤的瘦影
等候你带着百合花样的笑容归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